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去宋朝 > 第330章、地球纷争

    蒯飞抬头望向夜空。

    夜幕深沉,有重重叠叠的黑云,今夜天气并不晴朗。

    饶是五感大幅增强,也没法看透厚厚云层之上一万五千米高度的飞行物。

    一无所见。但空中肯定有东西存在。

    于是武大郎大声喊话:“哥们,我看不见你。你下来说话好吗?”对方首先使用了汉语,所以交流上完全不存在语种障碍。

    半空中乘龙盘旋飞行的林大领主通过舰载音频功放系统,也就是扩音器,大喇叭的什么,冲着地面广播道:“入侵者,首先,请自行解除你们的武装。”

    林姜文一生经历过无数危险。他自己曾经就是极端恶劣环境下一名遗迹探索者,一个玩命的冒险者。敢玩命,跟傻乎乎地送死,还是有区别的。林姜文不怕玩狠的,却不能容忍自己因为愚蠢的缘故遭菜鸟偷袭而死。在蓝星遭遇大灾变之后的两百多年历史上,劫后余生的幸存者们躲在地下堡垒得深处,不断派遣探索者冒死回到地表,试图尽可能召回更多一些所谓“遭遗失的科技和文明遗产”。每年都会有大量探索者遭遇各种各样的意外,惨死在探索途中。

    有些死于准备不足,装备不良,有些死于胆大,有些死于无知,还有很多是死于自己队友发起的致命偷袭。在世纪,遭遇大灾变之后的地表生态圈完全刷新了新的食物链规则。人类的生存变得异常艰难。换言之,新的生态圈和新的食物链,是为体型更小胃口更小的酸性碳基水族生物服务的。地壳支离破碎,炽热岩浆和硫磺气体不断涌出,天空中不断降下酸雨,大气层成分发生了剧变,电离层变得更加厚重,阳光已经无法顺利穿透浓稠黑暗的大气圈。人类已经成为不合时宜的即将被淘汰的过期物种。

    地表得不到充分的阳光照射,导致绿色植物无法恢复旧时代的欣欣向荣景象。进而导致二氧化碳和一氧化碳以及二氧化硫的含量严重升高,空气含氧比例低到谷底。以肺泡交换为主干的哺乳动物血液循环系统,已经无法适应新时代的生存法则。绿色植被的消失同时还导致固氮植物的全面灭绝,空气中现在含有比例更高的氮元素,这使得人类文明的苟延残喘更加步履维艰。

    海洋和河流变成强酸性,人类生命的模版却需要偏中性的值。

    于是,酸性史莱姆形态的软体水生物在海洋中蓬勃成长起来,一部分能够适应强酸高氮缺氧环境的甲壳类昆虫类生物在大陆上大行其道。

    大灾变爆发之后,多数小国遭遇了不可抵挡的灭绝之灾。但列强国家和数十大财团百多年来斥巨资在地下深处营建的大大小小数千个庇护所起到了作用。有超过一千万幸运儿和社会精英成员辛免于难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来异常复杂。地下庇护所里的资源不可能供给上千万人类无限期的需求。这些战略储备资源,终有耗尽之日。

    还好大灾变事件被拖延到世纪才得以触发。倘若是年提早爆发的话,这些掩蔽所就连十年都撑不过。千万人口以十年单位的资源消耗总量,是一个可怕的天文数字。

    还好世纪人类科技工业已经可以规模化净化提纯氧气为主的各种空气成分,并顺利将其重新配比成正常空气应有的成分比。也可以不太费力地净化被污染的淡水。这些科技使得人类文明蛰伏的期限,变得更长。但仍然有令人焦虑的致命瓶颈存在。

    直到世纪,人类营养学家以及生命专家笃定认为,维持人类健康生存繁衍的,不外乎光能、各系维生素、五元素,少许叶绿素,以及若干以锌、硒为代表的必要微量元素。

    地下眼闭锁不担心能源问题,民用核能还是很安全的,工业机器人不惧污染,在大灾变后爬上地表世界,重新搭建了大量的太阳能和风能发电机组,完全保障了能源供给。

    在地下世界,模拟光照也没有什么难度。除了可见光,不可见的光谱也都可以人工制造。地下城的居民均能享受定量的人工光照理疗服务。

    蔬菜和叶绿素也不是问题。以蓝藻为基础,生态培养中心可以栽培少量的简单绿色植物。虽然再也不可能恢复地表世界曾经拥有的大森林和大草原。但小规模的蔬菜基地什么的,维护起来并不吃力。

    唯一让生命专家略感尴尬的,以锌、硒为代表的必要微量元素,这个获得的成本略高,却也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大难题。

    反正大灾变爆发时,基于人道主义救助精神,除了各**方掌控的军事基地之外,民用掩蔽所均按其最大载入量收纳了尽可能最多的人口。

    当最恐怖的死亡月过去之后,也就该驱赶一部分不合格的劣等人类出去探索外面的世界了。于是有超过百万人组成了无数探索队,抗着污染,回到地表世界,为躲在地下的幸运儿们收集生存所需的各种必要资源。同时,也尽可能收集地表世界残破的各种文明碎屑。虽然注定不可能恢复人类文明曾有的繁荣气象,能够多多少少捡回一点也是不错的。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危机。

    藏身地下深处的幸运儿经历了五代六代的繁衍和传承之后,新生代的专家们惊恐地发现:世纪构建地下掩蔽所的专家们,,犯了一个大错。

    人类生命的维持和发展,所需的,并不仅仅只是光能和绿色,并不仅仅只是五元素和其他微量矿物元素。

    还需要一种或一种以上人类直到世纪都没能弄明白的其他项目。之所为使用“项目”这个措辞,是因为新生代专家们甚至不确定这个是一种新元素呢,还是一种电磁力效应呢,又或是别的什么不可描述之物。有少数专家提出假说认为这个必不可少的生命支撑力,可能是暗物质和暗能量。但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项假说。

    总之,人工蔬菜培养基地里的植物,从物种上出现了明显退化的迹象。

    从第五代开始的新生代的幸存者,身体也同步出现了隐约的退化倾向,第六代的退化特征比第五代更加明显一些。

    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预估最多不超过代传承,人类的子孙就会沦为不可治愈的异种怪物。

    核大战没能消灭人类,能源不是问题,饮食和空气都不是问题,扼住人类命运咽喉的,是一种或者不止一种人类从未理解的其他力量。

    这才是真正的灾厄。

    地下城的幸存者们迅速行动起来

    至少有十项不同的灾难拯救预案先后被激活

    人类无愧于自诩的“智慧”之名。他们早在灾难降临之前无数年,就前瞻到自己可能遭遇这样或者那样的困厄,并一丝不苟地做好了各种应急预案。

    一号工程被首先启动,这是个以前只能偷偷摸摸尝试,从来不敢公诸于众的生化改造项目。

    看来地下是呆不住了。幸存者必须回到地表世界才能免遭基因蜕变之厄。但地表生态遭遇了天翻地覆的大变,乐观估计未来三千年都恢复不到可供人类生存的状况。无论是含氧量,还是值,以及各类其他污染,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质变。

    地表世界生态圈在微创量变模式下,是可以在百年左右的时间里自洽自愈的。

    然而这样的改变力度一旦过大,一旦从量变成了质变,那就不是三千年可以恢复的了,甚至很有可能是永远不会再恢复原貌。

    个别专家十分尖刻地指出:地表世界在前数亿年直到世纪大灾变年之间的状态,并非是自然演进的必然结果,仅仅只是蓝星生态环境意外演变出来的一个不稳定的半自洽状态。这个半自洽机制一旦遭遇尺度过大的破坏,蓝星生态会向另一条线路上一去不回头。没可能也没必要自我修复到曾经有过的历史状态。

    这就意味着幸存者不能坐等生态圈的自然恢复。复原之日,很可能永远不会来。

    归根结底人类并非地球主人。虽然人类发烧友经常叫嚣着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什么什么的屁话,事实上人类从未触摸过蓝星真实底蕴的万分之一。

    人类文明倘若把智人阶段也一并算进去,折腾了百万年之久,不过就是毁灭了地表一半的森林,灭杀了数十万种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以及鸟类。除了乌烟瘴气之外,别无重大成就。

    人类从未征服过任何真正属于生命本源的对象,甚至连自诩破坏大气层的壮举都做不到,他们仅仅只是把大气的成分以及海洋的酸碱度改得来不再适合自己生存而已。

    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大气层,其实是可以适合其他物种的,尤其是某种可以预见的新物种。

    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强酸海,其实是适合某些喜酸性物种的,尤其是某种即将应运而生的喜酸性智慧新物种。

    地表生态圈好比大舞台,不过就是换一代属性不同的新演员登场而已。

    这一派专家相信人类不必为了自己破坏环境的“罪业”大声悲鸣,这其实没什么的,盖娅母亲泉下有知的话,应该根本不在乎这些小小的改变。

    人类幸存者也没必要祈祷得到来自神衹或者外星文明的救援,事情根本就没那么严重,这不是末日,仅仅只是改变。

    把一向考究平衡的旧人类,改造成喜酸性的新人种即可。

    就是这么简单一回事儿。

    一号工程的技术储备,历时已久,其最早的构思甚至可以上溯到黑暗中世纪。这时候厚积薄发,基本上立即启动了这项堪称壮举的人类拯救计划。

    以前被作为异端打压的邪恶科学家,现在登上台面,主持工作。

    但一号工程并不是全部。

    坚持捍卫人类基因尊严,严厉抵制邪恶科学家非法改写人类基因源码的激进分子,几乎是同时站了出来。

    激进分子将邪恶科学家斥为生化恶魔,将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定义为“堕落者”。

    与堕落者相对,这些热血燃烧的激进主义者,自称“捍卫者”。

    堕落者与捍卫者之间的内战,一触即发。

    然而人类生存的危机问题尚未解决,达克摩里斯之剑高悬在一切人类头顶,在这个险恶背景下人类理应团结,根本不该发起丧心病狂的内战。

    于是,第三方“调停者”也跟着粉墨登场。

    调停者要求内战双方搁置争议,共谋人类出路,这说法听起来足够伟光正,然而调停者的调停活动却毫无成果。

    因为各大庇护所势力储备的资源总量是有限的,而一号工程以及捍卫者们折腾出来的二号三号四号工程,对于资源的需求是无限的。

    调停者解决不了资源分配问题,也就没办法实现真正的调停。

    内战虽然没有大规模爆发。但突袭,掠夺,刺杀,爆炸事件层出不穷。

    于是第四派“仲裁者”势力浮出水面。

    仲裁者比调停者强悍得多,一句话,谁特么的再敢窝里斗,劳资就灭谁全家。用暴力来压制暴力。

    幸存者的世界,顿时变成了阴谋暗战的世界。比古代历史上大战的传说,精彩百倍,险恶百倍。

    除去这四大势力,那些地位最低下,性命最不值钱的,被强行扔到地表世界去拓荒的“探索者”们,也迅速组建了自己的政党和公会。

    在这个五派纷争的乱世,随即又降临了第六派:“回归者”。

    回归者是人类向外太空投射的载人飞船宇航员,他们从天外归来,带来了来自外星文明的福音。

    于是调停者和仲裁者们没能达成的和平使命,当时就被回归者毫不吃力地做到了。

    地球纷争,顿时平息。万众都在瞩目这些回归者。

    当然这样的和平,不可能长久。回归者倘若拿不出靠谱的拯救方案来,战火还将重燃。

    林姜文恰好就是这样一个回归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