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一百零七章 难兄难弟

    严礼强拿着的钥匙上有“天巧三”三个字,这个小院外面的的木质门牌上,也挂着一个“天巧三”的招牌,严礼强就进来了。

    小院里有一栋小木屋,小木屋分为两层,在小木屋的一层下面,就矗立着四根合抱粗的柱子,柱子之间没有墙,四面皆空,只有三道一米多高的土坯在四根柱子的三面围了一下,露出一个缺口,院子中间围起来的部位,放着两个鸡舍,堆着一些稻草秸秆,鸡舍旁边放着一大堆扫帚和木桶之类的工具杂物,就在那四根柱子的旁边,有一道楼梯直接通到小木屋的二楼。

    乍一看,这小木屋还有点像是高脚屋的样子。

    小木屋的楼梯踩上去嘎吱嘎吱的会响,不过还算结实,人在上面不会摇动,严礼强拿着钥匙上到小木屋的二楼,就在楼梯的左手边两步的距离,就有一道上了锁的门,用那把钥匙打开门,严礼强就进入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似乎很久都没有人来住过了,屋子里的地板上,都有一层灰尘,严礼强的脚踩上去,就是一个脚印,屋子里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一个衣柜,一切都简单到了极点,所有的家具还有陈设,甚至是这间木屋,都是用最便宜的松木打造出来的,因为屋子里的窗户紧紧的关着,整个屋子里,都是一股松木的特有的味道。

    床上空空如也,只有一层落了灰的床板,桌子上甚至连一个喝水的杯子和水壶都没有,只有一盏灯,灯盏里的油早已经干了,只剩下一小段烧得焦黑的棉线。

    看着这样简单到极点的住所,严礼强也只能苦笑,不过唯一还能让严礼强稍微感到有点安慰的就是,这个木屋不漏水,屋子里不潮湿,没有半点发霉的味道,遮风避雨和休息应该没有问题。

    严礼强先打开那个衣柜看了看,衣柜里上面空着,不过衣柜的下面却还有一套床上的被褥床垫还有蚊帐,这些床上的用品看起来虽然有些旧,但还算干净,收拾得也整齐。

    “严礼强,这就是你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住的地方了,加油干吧!”

    严礼强大声鼓励了自己一句,然后就放下自己手上的包袱,开始精神抖擞的卷起袖子收拾整理起房间来。

    严礼强先打开了这个房间紧闭着的一道窗户,让房间里通通气,随后就下了楼,在小木屋下面的那堆杂物之中,找了扫帚,撮箕等物,回到小楼上,将灰尘打扫了一遍,又下去找了木桶和麻布拖把,打了水上来,把床柜桌椅还有地面这些看得见的地方都清洁了一遍,在弄干净这些之后,房间里已经看不见灰尘,严礼强才打开那个柜子,把柜子里的床垫被褥拿了出来,抱到了楼下,就在院子里驾着的晾衣服的竹竿上,把被褥床垫蚊帐什么的铺开晒一晒。

    如果时间够长,还可以把被褥之类的拆开洗一洗再用,只是自己明天就要正式“走马上任”,时间不允许,那也就只能先将就一下再说。

    就在严礼强在院子里找了一根木棍拍打着他晾晒着的被褥的时候,严礼强所在的这个小院里,已经来了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一进院子里,就和严礼强打了一个招呼。

    “师弟,新来的么?”

    走进院子里的两个人,都十六七岁的年纪,一高一矮,一白一黑,高个的那个人长得白净,有些帅气,矮的那个黑黑壮壮的,两个人都穿着灰袍,腰上系着灰色的腰带,同样是剑神宗内的外门下阶弟子,刚才在来到这片小山坳的时候,这两个人好像正在那片田里掰玉米,好像也是在这里做杂役,严礼强还有点印象。

    开口说话的是那个白净的高个少年,那个白净少年一笑起来,脸上居然还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很和气。

    “不错,我刚刚被分到这里?”严礼强停了下来。

    “哈哈,师弟你够倒霉的啊,这个院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住了,所有住在这个院子的,以后就都负责打扫天巧峰上面的茅厕,这可是整个剑神宗里最脏最累的杂役活,没想到被你给包了,是不是霍彬那个混蛋把你分到这里的!”那个少年挤着眼睛说道。

    “嗯,是灰衣堂的霍执役把我分到这里来的!”

    “那就没错了,就是那个混蛋,整个灰衣堂姓霍的就只有他一个,而且天巧峰这里的杂役,也就是那个混蛋在负责安排,也不知道兄弟你是怎么得罪他的,他居然这么整你?”

    “我倒没得罪他,不过在戒律院的那几天,和一个人不怎么对付,那个人刚好认识霍执役,所以我就被分到这里来了,对了,你们两个也是得罪了霍执役被他分到这里的吗?”

    “当然,要不怎么说那个姓霍的是混蛋呢!”那个白净少年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我那天只不过在灰衣堂看到一个新来的小师妹有些漂亮,忍不住凑近和那个小师妹说了两句话,和那个小师妹开了一个玩笑,被那个姓霍的混蛋看到,他就把我弄到了这里,还说我品行不端,要好好反思,妈的,他也不照照镜子,我和小师妹聊几句他就说我品行不端,他自己看那个小师妹的样子,差不多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操……”

    “那这位师兄呢?”

    “他嘛,就死脑筋,和他一起进到剑神宗的那一批的其他几个弟子刚刚到灰衣堂就商量着一人送了那个姓霍的二十两银子,他硬着脖子一个铜板都没送,来了一个鹤立鸡群,唯我独尊,然后就被那个姓霍的那个混蛋给分到这里来了!”

    “那可是二十两银子,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再说我来剑神宗可是来学本事的,可不是来学给人拍马屁的,我就偏不送他,有钱也不送,看他能把我如何?”那个黑矮壮的少年气鼓鼓的说道,一脸不服气。

    看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啊,严礼强笑了笑,“我叫严礼强,不知两位师兄如何称呼?”

    “我叫顾泽轩……”白净的那个少年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又指着旁边的那个,“他叫赵慧鹏,平时话不多,但却喜欢听人说话,要是你和他在一起发现他几个时辰不和你说一句话,你可千万别误会,那可不是他对你有意见,而是他本来就如此……”

    “嗯……”那个叫赵慧鹏的少年嗯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

    “对了,刚刚顾师兄说这里很久没有人来住了,难道天巧峰上面的茅厕很久都没有人来打扫了吗?”

    “怎么可能没有人打扫!”顾泽轩笑了起来,“只是这种活,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外门弟子之中轮流来的,算是临时的杂役,抽到谁就算谁,一般最长也就是七天而已,短的也就三天,因为时间不长,所以那些抽到这个活儿的外门弟子都不会搬到这里,剑神宗内数万外门弟子,就算一人一天许多人几年也未必能轮到一次,有些外门弟子,家中有点背景的,姓霍的那个混蛋和其他执役不敢得罪,更是永远都不会被分到这种脏活累活!”

    “那我这间屋子以前是谁在住?”

    “听说最早住你这间屋子的是一个年龄很大的师兄,那个师兄早年犯了门规,被废去一身修为,在剑神宗的天牢里关了七八十年,到老了才放出来,还是一个外门弟子,在放出来之后,那个师兄就住你这里,每天负责打扫清理天巧峰上面的茅厕,后来那个师兄年纪太死了,你这间屋子也就空了下来,一直到几年前,有个初入剑神宗的师兄好像也是得罪了什么人,同样被安排到这里,那个师兄住在这里一直打扫了将近五年的茅厕,一直到一年前,那个师兄进阶龙虎武士,跻身内门弟子行列,最后才从这里搬走!天巧三这个院子,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原来如此!”严礼强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些东西,可不是前些天在戒律院中能了解的。

    说到这里,顾泽轩看着严礼强,语气变得语重心长,“我说师弟,如果你有钱的话,不如找个机会送那个姓霍的一点钱,服个软,再说几句好话,这样就可以早点把这个活给甩了,要不然你在这里,每天就围着几个茅厕打转,一天也剩不下多少时间来修炼,难有进步,这样耽搁几年的话,你将来在剑神宗内的前程也会大受影响,会错过许多机会,实在划不来……”

    “那顾师兄为何不向那个姓霍的服软呢?”

    “哼,我家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大族,不过我家在地方上也是有头有脸的,家中几个长辈都在军中效力,那个姓霍的知道我的来历背景,不敢太过分,耽搁我的前程,我不会在这里呆太久,最多再有几个月,我就走了,我不低头,那个姓霍的也不可能永远压着我!”

    严礼强笑了笑,“其实我的情况和赵慧鹏师兄差不多,我这里也没几个钱,身上总共也就几两银子,就算想要送给那个姓霍的,也拿不出来,而且我觉得,打扫茅厕这活,虽然脏点累点,但也不丢人,我倒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把这活干好,就当时对自己的锻炼!”

    “兄弟,你厉害!”顾泽轩对着严礼强竖起了大拇指,脸上的神色却有些不信,“你要是两个月后还能这么想,我就服你……”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