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新的开始

    严礼强没有进入平溪城,而是一直走着,直到走到了平溪城西边一个叫做五羊村的地方。

    五羊村在半山坡上,整个村里只有三百多户人家,村子下面,就是一条官道,那官道连接着平溪君西边的两个县,最远,这条官道可以到达白石关,白石关是整个甘州的军事重镇,白石关的外面,就是祁云山,整个祁云山,就是大汗帝国与黑羯部落的势力边界,沙突七部,就定居在祁云山以东的一片狭长区域。

    这条官道的另外一边没有大城,所以往这条官道往来的商队和行人要少一些,也由此,平溪城外的西边的村镇,明显就没有东南两边的村镇那么繁荣,传说之中这个村子最穷的时候一个村里加起来只有五只羊,所以被命名为五羊村。

    五羊村不仅比其他地方要穷,在许多人看来,这个村子风水还不太好,太晦气,因为就在五羊村所在的那座小山包的背面,就是平溪城最大的乱葬岗。

    在平日,平溪城和周边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死掉的,无人认领的死尸,就都统一被人拉到那片乱葬岗,草草掩埋了事,甚至就直接丢到乱葬岗中的山沟里。

    没有谁想要把家安在这么一个靠近乱葬岗的地方,所以在五羊村内,只要有点本事或者赚了点钱的人,都想办法搬走了。这么一来,五羊村里就有许多房子空了下来。

    除了严礼强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严礼强为什么要选择来到这里。

    在来到五羊村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在五羊村靠近官道的地方,还有两家客栈和酒楼,严礼强就在一个客栈之中要了一间房住了下来。

    安顿好之后,在客栈里随便吃了一点饭,严礼强就把客栈里的店小二叫来。

    “不知客官有什么吩咐?”

    “附近可有空下来的房子?”

    “有啊,当然有,既对外出租,也卖!”

    “那你给我找个牙人,明天下午,让他带我在这五羊村里看看!”严礼强说着,就递给了小二七八个铜钱。

    小二顿时眉开眼笑,一把把铜钱装在了自己怀里,“这没问题,没问题,只是不知道客官怎么想在这五羊村里租买房子,这地方可不太好!”

    “这里清净啊,住的吃的都便宜!”严礼强一脸正色,“实不相瞒,我明日正要去平溪城国术馆报道,以后恐怕要在平溪城呆很长一段时间,那城中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样样都比城外要贵,所以我想不如就在城外找一个可以长住的地方,这样算下来能省不少钱!”

    “啊,失敬失敬,原来客官你年纪轻轻,还是郡中国术馆的学生!”店小二恭维了严礼强两句,倒也不算太惊奇,在平溪郡中各县的乡下,要找一个国术馆的学生的确不容易,但在平溪郡,见到几个国术馆的学生却很正常,“实不相瞒,客官你若要想找便宜的住所,那来五羊村可算是来对了,以前也有在国术馆中求学的学生就是租住在五羊村的,就是因为这里住着便宜,这里到国术馆,除了路稍微要远一点,需要费一点脚程,其他都还好,练武什么的,无论是在自家院子里还是去山上,都没有人打扰!”

    “嗯,我也这么想!”

    ……

    店小二离开之后,严礼强在客栈的房间里练习了整整四遍易筋洗髓经,随后才睡去。

    这一晚,万念如潮,严礼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而在入眠之后,则夜梦纷扰,严礼强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那个梦中,无数如真如幻的信息像梦境一样涌入到严礼强的脑海之中。

    严礼强看到自己之前经历的死亡,还有复活重生,加入剑神宗这些经历,居然是他在那个神秘的石头里做的一场如真似幻的大梦,那块石头并不能让他死去后重新活过来,他经历的重生,只是在梦中发生的事情,而他的那个梦,则让他在那个石头之中创造了一个与真实的世界一般无二的平行世界,他创造的那个世界,就在那个石头内的天道神境之中……

    在梦中,严礼强做过两个最重要的选择,一个是选择什么样的身体,是男是女是人是兽,是强大还是弱小,严礼强选择了帅,而第二个选择,是留在天道神境还是醒来,严礼强选择醒来……

    严礼强还在梦中看到,在那个神秘石头的神秘虚空之中,曾经还生长着一颗奇异的神树,那颗神树的名字叫做鸿蒙古树,那鸿蒙古树上的每一片树叶,都被那个石头之中的无数星光淬炼过……

    在他进入那个到那个神秘的石头之中以前,就有无数他难以想象的存在进入过……

    梦的最后,那块神秘的石头,居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只是在他的脑海之中留下了一个进入天道神境的入口……

    ……

    第二天,严礼强天不亮就醒了,醒来的他,回味了半天自己昨晚做的那个梦,然后才开始做眼功,想了想,又做了一遍耳功,眼耳功夫一起来,随后才起了床,在房间里洗漱之后,一口气又做了三遍易筋洗髓经,在整个人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达到巅峰之后,才离开了五羊村边上的这个小客栈,在路边买了两个馒头,一边吃,一边朝着平溪城的西城门走去。

    在交了两个铜板的入城费之后,严礼强进入到了平溪城中,然后一直来到了平溪城内的万松山国术馆前。

    今天来报道的学生,早已经在国术馆的门前排起了队,严礼强自觉的排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严礼强今天来报道的时间,比“上一次”史长风送他来,要早得多,所以排队的学生,自然也和上次不同了,而报道的流程,则还是一模一样,甚至是在这里接待的国术馆的接待人员,也都没变。

    报上名字,核对指模身份,最后领取学员身份牌,报道就完成了。

    就在严礼强刚刚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他一下子看到了一个人——齐东来!

    齐东来也是刚刚来报道,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严礼强。

    在脸上的神色微微僵硬了一下之后,齐东来就转过了脸,与严礼强的目光错开。

    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就像互相不认识一样,在国术馆的门口擦肩而过……

    严礼强用深沉而又平静的呼吸来平复着自己的心中的熊熊杀机,因为他怕自己在这个时候就忍不住想把齐东来这个卑鄙小人给宰了。

    齐东来第一次出卖严礼强是为了洪家,那一次出卖,让严礼强与他割袍断义,恩断义绝,严礼强当时以为自己这样做,算是对齐东来的一个警告,可以让齐东来引以为戒,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一起来到平溪郡国术馆之后,齐东来,又成了黄龙县王家公子王浩飞对付自己的爪牙。

    如果没有齐东来给王浩飞通风报信,那一次父亲来看自己,就不会落在叶逍的手上,自己当时有可能不会那么冲动,后面的很多事情,就有可能不会发生……

    所以齐东来,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人。

    可惜的是,自己上一次虽然杀了王浩飞和叶逍,但最后还是让这个齐东来成了漏网之鱼,而且在自己出事之后,这个齐东来就一下子从平溪城中消失了一样,没有再来过国术馆,也没有再回过家,居然连他父母都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

    在国术馆报道完之后,严礼强就在平溪城买了一些生活用品,然后雇了一辆马车,拉着那些东西回到了五羊村——想要住在五羊村,这些东西必须自己准备。

    店小二已经为严礼强找了一个牙人,在那个牙人的带领下,严礼强在五羊村里逛了一圈,把五羊村的空房子都看了一遍,最后选了一个房子,租了下来。

    那个房子连院子在内,占地差不多一亩,就在五羊村最靠近山头的地方,位置最高,原本住在这里的人家,已经搬到平溪城中去了,这个老院子,也就空了下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住了。

    在和牙人讨价还价一番之后,连带给牙人的佣金在内,最后严礼强用一年一两四钱银子的价格,把这个院子租了下来,当天下午,那个牙人就帮严礼强办好了手续,严礼强在把那个院子打扫了一遍之后,也就把自己从城里面买来的东西,全部搬到了那个院子里。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