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击

    孙冰臣还有客人要接见,所以在交代完严礼强的事情之后,孙冰臣也就离开了花厅,严礼强辞别了孙冰臣,随着孙冰臣身边的那个侍从,离开了花厅,在庄园之中转了一圈之后,就来到了一个小院里。

    “大人还要在平溪城中再呆几天,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我住在旁边的院子,你有三天的时间处理你在平溪城中的事情,三天之后,作为大人的侍从,就要随时准备在这里听令做事了……”相比起第一日所见时的冰冷,这个时候的孙冰臣身边的护卫首领,态度稍微温和了一点,不过依然是冷冰冰硬邦邦的。

    对此,严礼强也不介意,因为严礼强知道,有些人喜欢对你笑面相迎,但心中说不定正想办法给你捅刀子,而有些人对你冷冰冰,但却是真正可靠的人,他看人看的从来不是表面的态度,而是一个人的人品和质地,这个孙冰臣身边的护卫首领,在严礼强眼中无疑就是属于后一种人。

    “好的,三天时间也够我处理身下的事情了,对了,我现在还不知道大哥姓什么,该怎么称呼?”严礼强微笑着说道。

    “我姓梁,都在大人身边做事,你以后就叫我梁大哥就行了!”

    “好的,那我想问一下梁大哥,不知道以后我在大人身边主要负责什么事情,需要做什么准备?”

    “作为大人的侍从,你的差事由大人亲自安排,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我也不知!”

    “大人身边还有其他侍从么?”

    “跟在大人身边的护卫仪仗是很多,但你以为大人身边的侍从是谁都能当的么?”梁义节冷冷的哼了一声,“大人是正二品的高官,按照朝廷规定,身边有官身品阶的带刀侍卫最多也就是四个人,在来甘州之前,大人的侍从只有两个,我算一个,还有一个有事回归宗门,这次来巡查就没有跟在大人身边,你是大人身边的第三个侍从,正儿八经的从八品的带刀曲部校尉,每月都有俸银的,可莫要觉得这份差事谁都能干,不信你出去问问,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

    “多谢梁大哥,我知道了,我初来乍到,若有不懂的地方,还请梁大哥多多指教!”

    “嗯,走吧,我再带你认识一下大人身边的仪仗和其他护卫,你以后在大人身边进出也方便……”

    说着话,梁梁义节就带着严礼强走出了院子,在孙冰臣下榻的这个庄严之中走了一圈,介绍孙冰臣身边的人给严礼强认识。

    这次跟着孙冰臣来到甘州的人,总共只有一百多人,这一百多人中,有一个小旗的护卫,还有一队仪仗。

    按照大汉帝国的编制,一个小旗的护卫是100人,而一个队的仪仗是30人,这130人,再加上孙冰臣和梁义节,总共也就132人,现在再加入严礼强的话,也就是133人。

    跟在孙冰臣身边的那个小旗军官也是从帝京来的,虽然职位不高,但是军衔却是曲部校尉,比普通的小旗军官要高出一阶,也刚刚和严礼强齐平而已,至于那队仪仗,队长的最高衔阶也比普通的队长要高出一级,是武更,连校尉都不算。

    在知道严礼强成为了孙冰臣身边的侍从之后,那一百多个护卫和仪仗,看严礼强的眼神,充满了毫不掩饰的羡慕甚至是嫉妒,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严礼强才第一次体会到孙冰臣身边侍从这个身份的分量。

    在和孙冰臣身边的人基本认识了一圈之后,严礼强也就离开了孙冰臣所住的庄园,他有三天的时间处理私事,随后就要真正到孙冰臣身边报道了。

    要说私事,其实也没有太复杂的事情,只是需要到郡国术馆去说一声而已,实际上,也就是差不多相当于提前结业了。

    严礼强回到国术馆,找到史长风,见到了国术馆的馆长,然后很快就把事情办妥了。

    史长风估计事先已经从石达丰或者是沈腾的口中得到了一点消息,还不算太吃惊,而那些第一次听到消息,知道严礼强被巡查使亲点为侍从的国术馆老师,还有原本与严礼强不太熟悉的国术馆的馆长,则是下巴惊掉了一地。

    最后,是郡国术馆的馆长,亲自把严礼强送出了国术馆的大门。

    “礼强啊,,以后跟在孙大人身边,可不要贪图安逸,一定不能放松修炼,要尽心尽力为国效力,这国术馆中的诸多学生,以后可都要把你当做榜样啊……”长着一张大众脸,头发胡子花白的郡国术馆馆长在国术馆的门口对严礼强殷切的说道。

    “馆长放心,我记住了,不会给咱们平溪郡国术馆丢脸的!”

    “以后若有时间回到平溪城,可要多来国术馆中看看!”

    “好的,好的,馆长和各位老师请留步,请留步!”

    在对着国术馆的馆长和一干老师鞠了一躬之后,严礼强在国术馆一干师生目光的注视下离开了。

    ……

    石达丰和沈腾已经等在了街道的转角处,一看到严礼强过来,石达丰一把就把严礼强搂住了,恶狠狠的说道,“今天我和沈腾随便选地方,随便吃,你请客!”

    “不错,今天你这顿饭,必须要请!”沈腾似乎也恢复了过来,在一旁笑着说道。

    “行,只要石兄和沈兄喜欢,今晚的花销,就全部包在我身上了!”

    ……

    吃饭的过程无需多说,石达丰选了平溪城内的一家高档酒楼,半点没有想着给严礼强省钱的意思,一顿饭吃到天黑,待到三个人都有些醉意的时候,石达丰和沈腾最后才放过了严礼强,三个人在酒楼分开的时候,已经天色很晚了。

    严礼强让酒楼叫了两辆马车,把石达丰和沈腾送上车,在看着两辆车离开之后,严礼强才返回酒楼里。

    在酒楼里要了两碗醒酒的梅子汤喝下,再用冷水洗了两把脸,严礼强的那点酒意,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然后严礼强自己也没有叫马车送,自己一个人走入到夜色之中。

    ……

    一个小时之后,严礼强出现在了平溪城南边的一片平民聚集区的街区之内,在一番七拐八拐之后,严礼强就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边上的老酒馆中,上到了酒馆的二楼,要了两碟小菜,选了一个不引人注意的靠窗的位置,一边随意的吃着,一边盯着来往路口的人物。

    两刻钟不到,齐东来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街口……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