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两百零五章 危机到来

    一夜无话!

    不知道是叶天成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还是他另外有什么打算,想与严礼强比比耐心,反正在离开甘州前的这最后一夜,关在牢房里的叶天成没有再向严礼强提过什么交易,严礼强也没有主动找他要学什么天轮火焰功,这一夜,也就平静的走了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在破旧的石寨县县衙之中吃过一点简单的早餐之后,孙冰臣一行,也就在县令等人的恭送之中,打点行装,重新上路。

    在上路之前,孙冰臣还让梁义节给县令留了两百两银子,而严礼强则找了一个县衙里的一个衙役弓手,买了一壶箭矢——这一路上来严礼强每天消耗的箭矢颇多,所以严礼强用的也不是队伍里其他人的箭矢,而是每到一个地方后自己出钱找人买的。

    把新买来的箭矢还有弓囊跨在乌云盖雪的鞍座之上,严礼强吹了一声口哨,跑过来的黄毛自己跳上了一辆装着辎重补给的车,乖乖的趴在了车上,在把叶天成押到囚车上之后,众人也就上路了。

    这个小小的县城,看起来也只是比陆家庄大上几圈而已,县城里的房子建筑常年遭受风沙的侵袭,看起来都有一股陈旧腐朽的意味,街上的行人不多,偶尔遇到几个,都是蓬头垢面,穿着破旧的棉袄和衣服,瑟缩着身子,低着头,忙活着自己的营生,似乎一点也不关心严礼强一行是何许人物,透露出一股麻木和漠然。

    身旁蹄声轻响,严礼强一偏过头,就看到梁义节已经骑着犀龙马小跑着走了上来。

    “雷大人果然守信,这几天都平安无事,但我们今日就要出甘州,前面路上,许多地方都是荒山野岭,上百里甚至几百里都看不到一个人,一个村子,几十人上百人的队伍要是出事,几天都未必能有人发现,想要叶天成命的人有可能还有不少,礼强你注意一点!”

    “嗯,知道的,多谢梁大哥提醒!”

    “车里还有几套护卫穿的盔甲,要不礼强你换一身盔甲穿上……”

    “咳咳……”严礼强咳嗽两声,前后看了看,然后把自己的衣领敞开了一些,让梁义节看了看衣领下面的一层棕色的东西,小声道,“梁大哥放心,我身上已经穿着一件牛皮软甲了,前后还带护心镜……”

    梁义节微微愣了一下,“啊,你什么时候穿上的?”

    “就前天在融安的时候,刚好我们住的驿馆旁边有一个刀剑和护具店,我去看了看,自己给自己买了一件!”严礼强嘿嘿笑着,“这叶天成现在就是一个烫手的芋头,我就想,就算是雷大人答应不出手,但这叶家在甘州这么多年,坏事做了一堆,得罪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说不定这路上就有什么人想要找叶天成的狗命,我自己对自己好一点,做点准备,免得到时候被他连累了……”

    开玩笑,知道自己带着一个炸药包上路,沿途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叶天成的命,严礼强要是不为自己做一点考虑,那还是严礼强么,这人的性命,有时候说强也强,说弱也弱,有些倒霉的,遇到一根流矢,说不定就送了小命,严礼强自己买的那件软件,两层的牛皮中间还夹着三层的丝绸,穿起来虽然不显眼,但对箭矢的防护力却不弱,对刀剑也有一定的免疫力,要害处还有两块护心镜,这么一件软甲穿在身上,就像穿了一件防弹衣,让严礼强安心了不少。

    看到严礼强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梁义节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最后也只能干咳两声,“嗯,既然礼强你有准备,那就好,那就好,记得真有事的话,大人交代,不要逞强,你把自己保护好就行!”

    “好的,我知道了!”

    ……

    出了石寨县的东门,雷司同派来的那骑兵已经在东门外等候,看到孙冰臣一行人出来,那骑兵就护送着孙冰臣一行人继续赶路。

    刚刚上路没有几分钟,严礼强就眉头皱了起来,因为那种若有若无被人窥伺的感觉,又出现了,严礼强前后看了看,路上没有什么人,旁边是一片荒芜的到处都是砂石的山坡,只是抬头的时候,严礼强看到高高的天空之上有几个黑色的小点,那几个小点,有老鹰,也有秃鹫。

    如果是上辈子,一般住在城市之中的人估计一辈子也看不到一次老鹰,而这个时代,特别是在甘州这样的边陲之地,哪怕是在城里,你随时抬头,天空之中都能看到几只猛禽,鹰这种东西,更多,简直就像前世之中农村里的麻雀一样常见。

    严礼强也不知道是不是天上飞着的东西有问题,只是暗暗又提高了一些警惕,因为有时候,就算是没有这种被窥伺的感觉的时候,天上也会有老鹰秃鹫之类的东西在盘旋着。

    ……

    而同一时间,在距离石寨县东边两百多里外的一片荒芜人烟的一片山坡上,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罩袍,满是花白的头发上系着一颗颗瘆人的惨白的骨珠,脸上的皮肤如干枯的树皮,额头上还纹着火焰一样纹身的沙突人的老者正盘膝坐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远远看去,那个盘膝坐在地上的老者犹如一座矗立在山坡上的黑色的孤坟。

    半响之后,那个老者的眼皮颤抖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睁开那一片弥漫着死气的灰褐色的眼珠,一点奇异的光晕,才慢慢在他的瞳孔之中消散。

    坐在地上的老者慢慢的站了起来,转过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两个沙突人,用沙哑的嗓音说道,“他们,那些人,已经离开石寨县了,可以让我们的勇士准备了,除了叶天成之外,这一次,那个孙冰臣,也不要放过,他欠我们沙突人的血,就在今天偿还!”

    两个沙突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如果严礼强在这里的话,那两个沙突人中的一个,他一定认识,因为那个人就是平溪城中沙突人的首领,被他用过山风的身份坑了一把的那个阿里古金。

    此刻的阿里古金,穿着一身黑色的罩袍,全身上下,流淌着一股冰冷血腥的气息……

    ……

    十多分钟后,上千黑色的骑兵,从山坡后面的山谷之中,如一群从山洞之中飞出来的蝙蝠一样,冲了出来……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