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两百九十五章 神秘人物

    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

    严礼强双眼精芒闪动,打量着眼前这个道士模样的人,不知道这个人是骗子还是想要设计逃脱就张口胡来,这样的大帽子,严礼强哪怕是做梦的时候都没想过可以戴在自己头上,这些行走江湖的方外人物,很多时候,一张嘴就能把活的说成死的,死的说成活的,而且还特别善于揣摩别人的心思,张口闭口就是天道苍生黎民社稷,还有各种玄虚莫测的手段,让你不知不觉就着了道,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上辈子的那些骗子在这些人面前,就是渣渣。

    只是……徐浪他们要是安排这么一个人来给自己下套,实在不知道要干什么,而且未免也太看中自己了吧?

    “你认识徐浪吗?”严礼强突然单刀直入的问道,然后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道士脸上的表情,特别是瞳孔的细微变化。这也是严礼强上辈子掌握的“小技巧“,可以通过一个人瞳孔和面部细微表情的变化,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在说谎。

    “徐浪是何许人,贫道没有见过,不过这几日在帝京,却听说有个叫徐浪的人和人在生死台上决斗,却被人暗箭所伤,弄得沸沸扬扬!”那个道士微微一笑,从容的说道。

    从这个道士脸上的表情和瞳孔的变化之中,严礼强发现,这个道士居然没有在说谎,或者,这个道士说谎的道行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严礼强心念电转,在看了那个道士两眼之后,突然一松手,转身就朝着巷子外走去,半句话也不多说。

    那个道士微微一楞,随即就连忙跟了上去。

    “不要再跟着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严礼强没转过头来,只是脚步微微一停,然后冷冷的说道。

    身后的脚步声一下子停下了,严礼强刚刚往着巷子外面走了几步,突然,那个道士的声音又在严礼强的身后响了起来。

    “莫非公子对四年后的那场浩劫,真的就无动于衷么?”

    就是这一句话,让严礼强的身形一下子就像被电了一下一样,严礼强停下脚步,慢慢的转过了头,看着那个道士,那个道士还站在原地,双眼平静如水的的看着严礼强。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公子莫非对四年后的那场浩劫,真的就无动于衷么?”

    严礼强的嘴角抽了抽,然后指着道士大骂,“神经病,死杂毛,你脑袋是不是吃丹药吃糊涂了,什么大劫不大劫,你做梦吧,你可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吃谁的饭,再敢和我胡说八道,在这里妖言惑众,小心我送你去见官,让人砍了你的脑袋!”

    大骂了那个道士一顿,严礼强转过身,脚步不停朝着小巷外面走去。

    “贫道就住在帝京城外小云山白龙观,公子若是想见我,可以随时来白云观找我!”那个道士还在严礼强身后说着,但严礼强的脚步却没有再停下来。

    “青衫少年持金盏,廿八午后入西华,天意无常以为常,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严礼强走出巷子的时候,那个道士奇怪的歌声还飘到了严礼强的耳中,严礼强回头,那个道士却已经不在小巷中了。

    严礼强看看自己今天身上穿着的这一身青衫,还有手上拿着的这把金盏菊,表面虽然镇定,但心中,却早已经翻江倒海,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如果说之前那个道士的话还让严礼强有些戒心,那么后面那个道士在说出四年之后的浩劫的时候,严礼强的心中,其实早已经无法再保持镇定,而那个道士最后的那首歌中,前两句似乎说的是自己今日午后穿着青衫拿着金盏菊从西华门进入帝京,但那最后一句“人间正道是沧桑”却有些不同寻常,因为这句诗,是严礼强前世太祖的诗词。

    这个道士是什么人?

    他怎么知道四年后的那场天劫?

    还有,他今日在这里和自己碰面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还有那句太祖的诗词,是纯粹的巧合,还是想暗示着什么?

    无数的疑问出现在严礼强的心中,让严礼强的心搅成一团乱麻。

    严礼强在街上呆呆的站了好一会儿,最后才收拾一下思绪,把那些疑问和重重心事压下,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候,辨认了一下方向,然后朝着甘州会馆走去。

    ……

    甘州会馆在帝京的钱局大街,整个会馆占地十多亩,分成了几个巨大的四合院,大气堂皇,非常气派,大汉帝国各州在这帝京之中都设有会馆,这会馆,就有点像各州的驻京办和商会的结合,各州来到帝京的官商人员,只要是有点身份和关系的,都可以住在这会馆之中,除此之外,这会馆之中还能招待宾客,打听帝京的各种消息,对诸多来到帝京的异乡人来说,各州的会馆是他们在帝京最信任的所在。

    甘州会馆的大门外,站着四个护卫模样的人,严礼强来到甘州会馆的门口,抬头打量了一下甘州会馆的招牌,然后就朝着会馆里面走了进去。

    “这位小兄弟,这里是甘州会馆,若要卖花请到别处!”四个护卫打量了严礼强一眼,一个二十多岁的护卫就上前一步,客气的把严礼强拦了下来。

    严礼强本身就年轻面嫩,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还没有行成年之礼,再加上他手上拿着一大把金盏菊,而且穿得也普通,不算出众,居然被门口的几个护卫以为是来卖花的,严礼强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是来找人的!”严礼强开了口。

    严礼强一开口,那熟悉的甘州口音一下子就那个拦着严礼强的护卫楞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一些,“不知这位小兄弟要找谁?”

    “我要找……”严礼强刚刚要开口,没想到一个让他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礼强……”

    严礼强回头,就看到一辆华丽的马车刚刚驶到了会馆的大门口,陆佩恩从马车的车窗那里露出了一张带着惊喜意味的脸……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