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两百九十九章 枪如龙

    经过将近二十天的修炼,严礼强已经可以在水潭中的那块石头上慢慢站稳,渐渐的找到了抖大枪的感觉。

    特别是今日,因为有心里藏着事情难以发泄,严礼强就只能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忘我的修炼之中,更加拼命的修炼起来,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把帝京四年后要发生的那一切暂时抛出脑海,获得暂时的宁静。

    400多斤重的龙脊钢大枪在抖动起来之后,随着严礼强的施加在枪杆上的力量逐渐增加,那大枪的枪杆抖动的频率也变得越来越快。

    严礼强闭着眼睛,把整个人的注意力集中的双耳之间,而他的身体上的每个细胞,每条筋脉,每一块肌肉,甚至是每一块骨骼,也随着大枪的颤动在颤动着,但是他的双腿却像在石头上扎了根一样,牢牢的固定在了石头上……

    严礼强也不知道自己抖了多久,他只感觉随着自己自己施加的力量越来越多,那大枪抖动震颤的频率越来越高,传递到他手上的力量也就越强,闭着眼睛的他,慢慢感觉自己手上的大枪就像活了一样,那大枪不再是一个死物,而是一条被自己捏拿着身体的狂蟒孽龙,在挣扎着,翻滚着,咆哮扭动着,就像想要从自己的手上溜走一样。严礼强的全身,已经被枪杆上传来的震动震得彻底发麻,没有了知觉,严礼强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还有身体的存在,支撑着他的,只是心里的一股强大的意念,不能放手,只要自己不死,就继续抖下去……

    就在严礼强感觉自己已经要达到今日的极限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耳中。

    “嗡……”

    那个声音低沉洪亮,犹如一声龙吟,居然是从他手上的大枪之中传来的。

    严礼强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才发现那杆大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抖得完全变成了一团虚无的影子,在以极高的频率震颤着,在这一刻,龙脊钢的大枪就像变成了严礼强上辈子体检时候用来检验听力的音叉一样,开始不断的发出一阵阵“嗡……”的声音……

    这个声音,就像带着一股神秘的能力,一下子就把严礼强的全身穿透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音叉一样的“嗡……”声中,严礼强早已经麻木得失去了了感知的双手双脚,在这一刻,就像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解冻的食物一样,又慢慢恢复了知觉,还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瀑布上飞洒下来的一股水线落在了颤抖的枪杆之上,那水线,一下子就变成了无数滴细小晶莹的水滴,在枪身上跳动起来,就像无数欢快的水的精灵,在跳动之中,水线变成水滴,大的水滴变成小的水滴,小的水滴变成水雾,严礼强整个人一下子就被一团水雾包围了,那头顶的阳光一照下来,一道小小的人工彩虹就出现在了水潭的上面。

    在那一片低沉的“嗡……”声之中,原本睡在茅草屋之中,几乎从来不来看严礼强修炼过程的的李鸿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茅草屋之中冲了出来,站在水潭边上,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用一种难以言说的目光,呆呆看着挎着一条彩虹,整个人被一团白色的水雾包裹住的严礼强,还揉了揉眼睛……

    ……

    “噗通……”就在身体的知觉完全恢复过来之后,还没有坚持几秒钟,严礼强突然感觉一阵力竭,手上的那条狂蟒孽龙再也拿不住,一下子从自己的手上飞到了水潭之中,而他也一下子失去平衡,一下子从那块石头上栽到了水潭里。

    严礼强浑身湿漉漉的从水潭之中爬到了岸边,才发现自己的师父李鸿途已经来了,正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师父,你怎么来了……”严礼强喘着粗气,抹了一把脸,走到了李鸿途的面前。

    “刚才感觉如何?”李鸿途盯着严礼强的脸问道,“身体上有没有什么和平时不一般的感受?”

    “这个……开始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发麻,整个身体就像不属于自己的一样,就像消失了,但是那个枪杆开始发出声音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又活了过来,不麻了,慢慢又有了知觉!”说到这里,严礼强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师父,我这个修炼速度是不是太慢了,差不多二十天了,才能在那块石头上站稳……”

    “你知道你师父我当年用了多长时间才能在石头上站稳,让大枪发出龙鸣之声?”

    “这个……要不要十天?”严礼强估摸着说了一个数字。

    “哈哈哈哈……”李鸿途突然大笑起来,随后笑声一敛,深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的看着严礼强,沉声说道,“差不多,我也就用了十多天而已,不过你现在的修炼速度,也不算慢了……”

    “是吗,我感觉自己的修炼速度好像还不够快,比师父你来,还差了一点……”严礼强咕哝了一声。

    听严礼强这么说,李鸿途的眼皮跳了两下,怪眼一翻,“去把龙脊枪捞上来……”

    听到李鸿途这么说,严礼强只是微微一愣,但也没有迟疑,转身就再次跳入到潭水里面,把那杆龙脊钢的大枪重新从水潭下面捞了上来,然后拿着大枪,一步步的走到了李鸿途的面前。

    “用枪刺两下……”李鸿途命令道。

    “刺哪里?”

    “当然是刺虚空,刺空处,难道是我活腻了要你刺我不成?”李鸿途骂道。

    严礼强晒笑一下,拿起长枪,看了看面前的空地,然后一枪刺了过去,收回手,然后又一枪刺了过去……

    咦……

    刚刚刺出两枪,严礼强就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刺出长枪的感觉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自己随意一枪刺出,枪头就在空中变成一道虚影,瞬间划破空间,定在了目标点上,自己不仅感觉用枪的时候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而且还毫不费力,那出枪的速度,不知不觉也似乎比以前快了好几倍。

    严礼强意犹未尽,继续使了两个动作,发现一切似乎都变得非常的容易。

    严礼强激动了起来,“师父,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枪术的真本事?”

    “什么真本事,这只是入门,真本事还在后面呢,修炼之路不进则退,不可有丝毫放松,以后还是每日来这里修炼,不得间断……”李鸿途严厉的说道,然后指着水潭,“你早上在石头上照旧修炼,中午吃完饭后,就自己拿着枪到水下去练习抖大枪……”

    “啊,到水里去抖?”

    “当然,什么时候你能练到在水下抖上半个时辰不上来换口气再说,好了,去吧,我要睡觉了……”一边说着,李鸿途就一边打了一个哈欠。

    “好,那师父,我走了,明日再来……”严礼强把大枪留在水潭里,然后穿好衣服,就离开了。

    李鸿途一直用严肃的表情看着严礼强离开,一直到严礼强走远之后,他自己也才转过身,慢悠悠的返回茅草屋。

    严礼强没有看见和听见的是,在李鸿途转身的一刹那,他的这个师父的脸上那严肃的表情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兴奋到极点的扭曲,李鸿途双眼放光,老脸潮红,双手忍不住紧紧握了起来,口中还喃喃自语,“我当初可是用了整整七年,整整七年才听到龙枪初鸣,你只用了二十天,二十天就如此了,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的枪术修炼的绝世天才……”

    ……

    离开箭场后山的严礼强并没有直接返回自己的住所,而是先去拜见了刘公公,给刘公公请了一个安,然后接着就找小李子和小春子打听了一下昨晚帝京城中发生的事情。

    小李子和小春子两个人就是刘公公的眼睛和耳朵,不仅是这鹿苑内的事情,就算是帝京发生的事情,两个人也要每日汇报给刘公公。

    而严礼强听到的消息是,就在昨晚,工部侍郎左藤在家中被人刺杀……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