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奇异山洞

    “哈哈,现在能出什么事,整个京畿之地的人,元气汤都喝得差不多了,咱们已经胜券在握,也就剩最后几天,圣主的大计,也就成了,到时候朝廷之中的那些狗官,还有狗皇帝,一个都跑不掉,全部给我去死,未来这大汉帝国,就是咱们白莲教的,圣主做皇帝,天国临世,指日可待……”

    “呵呵,鲁兄说得对,到时候如果天国临世,鲁兄可以弄个将军做做,我也弄个刺史什么的,不过眼前还是小心些好,咱们两个看守的这里可是要害所在,圣主都要来检查的,等吃完饭,晚上的巡视,咱们还是不能松懈……”

    “司徒兄说得对,虽然这里够安全,不会有人来捣乱,但晚上的巡视,咱们还是不能放松,过一会儿我再来看看……”

    “嗯!”

    山洞里两个人说着话,就走了出来,严礼强低头,刚好就可以看到两个人的脑袋和肩膀出现在自己脚下,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走着,鲁天星的手上还提着一个油灯,就朝着前面的院子走去,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后院的药铺之中。

    严礼强的身形悄悄的从石壁后面滑了下来,就像一只壁虎一样,一下子来到山洞的洞口,然后一下子闪到了山洞里。

    一条小溪就从山洞里流淌了下来,一道开凿出来的粗糙石阶,就顺着小溪往山洞里延伸进去。

    山洞里黑乎乎的一片,只是细微的溪水之声在流淌着,但在严礼强眼中,却犹如白昼一样,纤毫毕现,严礼强目光灼灼,非常小心的往山洞里走着,那石阶上有一层青苔,青苔上有前面的人留下的脚印,严礼强低头看了看,就就踮着脚尖,踩着前面人留下的脚印,无声无息的朝着里面走去,大概走了十多米,山洞里有一个弯,拐过弯,一道铁门就出现在严礼强面前,挡住了进去的路,严礼强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铁门上了锁,铁门上都是鸭蛋粗的一根根的钢筋,就像监狱牢房里的那种铁门一样,那一根根钢筋之间的间隙不大,但正常人却绝对无法钻过去,山洞里的那股小溪,就从铁门下沿的缝隙之中流淌了出去。

    看到这道铁门,再看了看那把铁锁,严礼强的眉头皱了皱,这铁门和铁锁在他的力量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他随手就能把他扭断或者拧开,只是这样一来,这门一被破坏,就容易被人发现了,想要进去的话,最好不要留下行迹才是。

    他又看了看那道铁门中间留下的一道道间隙,用手比了比,然后就心中大定,这门别人进不来,但却难不住他,他修炼的千面神功的基础,就是锁骨换形之术……

    严礼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站在那铁门面前,全身的骨骼关节发出一阵轻微的细响,严礼强的整个身形,一下子就变矮变小了一大截,而且整个身体一下子还变得又瘦又扁,差点连身上的衣服都撑不住了,随后严礼强先把自己的头从栅栏之间伸了进去,然后身体就像水蛭一样的蠕动着,最后眨眼的功夫,整个身体都从那栅栏之中钻了进去,就像橡皮人一样,在钻进去之后,严礼强的骨骼肌肉一阵颤动,就又恢复了原状——这种程度的锁骨换形术不能保持太长时间,而且在这种状态下整个人的实力和战力的发挥会受影响,所以一过来,严礼强就恢复成了之前的模样。

    在漆黑蜿蜒的山洞里再再走了几十米,潺潺的水声越发的清晰起来,随后,那山腹之中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溶洞,溶洞里上上下下,都是耸立的钟乳石,到处怪石嶙峋,层层叠叠,一股泉水,就从那溶洞一面石壁的缝隙上流淌了下来,在溶洞的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水池,那水池之中溢出的水,朝着山洞外流去,就是那条小溪,刚才被鲁天星拿进来的那些木桶,就摆放在那个小水池的旁边。

    毫无疑问,这里就应该是那些“山泉水”的源头了……

    严礼强走到那个小水池的旁边,蹲了下来,仔细查看,那水池之中的水是从岩壁的缝隙之中流淌出来的,清澈见底,看起来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难道这泉水有问题,这泉水是从岩壁的缝隙之中跑出来的,莫非带上了一些来自于地下或者山体之中的矿物质的毒性?

    严礼强心中暗暗想着,但转眼之间,他就把自己的这个想法推翻了。

    不对,因为从从水池之中溢出流淌的那条小溪,在穿过外面的宅院之后,也是流到了山下,还经过山下的那个村子,有可能被人畜饮用,严礼强几次来帝京城,在帝京城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还从未听过有人说帝京城附近的水源哪里有毒的,以前办《大汉帝国时报》的时候,他和方北斗让人搜集京畿之地的各种奇趣新闻之类的消息,也从来没有人说过帝京城外哪个村子的水不能喝,人畜喝了会中毒的。

    看着水池中那清澈的水,严礼强用手捧起了一点,轻轻尝了一口,仔细回味了一下,那水质入口柔和甘甜,比他上辈子喝的许多瓶装矿泉水都要好喝,问题应该不是在水源上。

    这水没有问题,那么,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

    严礼强从水池边站了起来,游目四顾,打量着这溶洞之中的布置。

    突然,严礼强眼神一凝,因为他看到就在不远处的那一堆木桶的旁边,放着一口灰黑色的大水缸,和这里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这里原本就有水,取水也方便,再放一口大水缸,似乎没有这个必要。

    他走到那个大水缸的旁边,发现那个大水缸上面还盖着一块木质的盖板,水缸的旁边,有一把长把的木瓢,也不知是用来干什么的,他小心的揭开那个大水缸上面的木盖板,立刻,就嗅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腥味,那腥味有点像鱼身上的味道,但又不同,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严礼强看向水缸,只见那个水缸装着一些奇怪的灰褐色的液体,那奇异的腥味,就是那些灰黑色的液体的味道。

    那些灰褐色的液体黏糊糊的,有点像是胶水软化掉的果冻,又有点像是鲶鱼身上的那一层滑溜溜的粘液,显得非常奇怪,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伸出手,小心的用手指从水缸的边上摸了一点,放在手上捻了捻,感觉很滑腻,那些放在水缸之中灰褐色的粘液,一拿起来,发现就是透明的,几乎完全看不出什么颜色……

    这是什么东西?

    以严礼强两辈子的见识,这个时候看着这么一缸东西,他也懵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看看这个水缸,再看看放在水缸面前的那个长把木瓢和那些装山泉水的木桶,严礼强几乎敢肯定,这带着一股奇异腥味的黏糊糊的液体,应该就是这山泉水的问题所在……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