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七百零一十章 逃生

    严礼强来到井口,没有贸然上去,而是先小心的看了看出口的情况。

    刚才绑着太子的铁床就丢弃在密道之中,太子殿下却已经不在床上,在这种情况下,那铁床没有办法弄上去了,估计随行的侍卫太监是把太子殿下从床上松绑了,不然没有办法把太子殿下弄上去。

    井中有两具尸体,整口井的井水都变成了红色,看那两具尸体的服侍,应该是东宫的侍卫,这是看那两具尸体,严礼强就知道太子殿下他们一行人应该是出事了。

    井口上面,隐隐传来嘈杂声,但那嘈杂声却不再井口附近,这就说明,这井口上面,应该没有人。

    严礼强一下子从井口中窜了出去,一下子就落在一个院子里,这院子,是帝京城少府织染署下安置在帝京城外东边的一个染坊,专门负责给皇宫之中各位贵人用的那些锦、罗、纱、縠、绫之类的织品染色的,谁都不知道的是,这织染署下属染坊的井中,还有一条逃生的密道连接着帝京城中的东宫。

    那浓浓的血腥味就是从这个院子里传来,入眼所见,整个院子里都是尸体,不下三四十具,而且那些尸体,基本上都是太子殿下身边的随行人员,一群太监,还有一对侍从侍卫,夹杂在这些尸体中的,还有十多具尸体,从穿着上看,似乎就是你这染坊之中的工人,那些染坊工人的脑袋要么被砸烂,要么被砍了下来,从那些脑袋上来看,依稀还可以看到那些脑袋面孔生前狰狞的模样,这些工人,也如太子殿下一样,是魔虫虫卵的感染者。

    严礼强细细观察了一下地上那些尸体的伤口,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从现场的情况上来看,似乎是太子殿下一行人逃到这里之后,一从井口出来,就遇到了染坊之中的这些工人,然后双方爆发了战斗,随后太子殿下一行人损失了不少人手之后离开,只是,细细看太子殿下随行的那些侍卫和太监身上的伤口,严礼强却有新的发现,死在这里的那些太监和侍卫,一些人脖子和脸上的伤口一看就像是被野兽啃噬过的一样,毫无疑问,这些人就有可能死于这染坊之中的工人甚至是被松绑的太子殿下的口中,但是,让严礼强疑惑的是,其中有几具太监和侍卫的身上要害处的致命伤口,明显是被兵器所伤…

    怎么回事,难道是被白莲教的人伏击了,还是太子殿下身边的那些人中,有白莲教的内奸……

    这个朝廷,从曾经的宰相到太医令居然都不是人,所以,太子殿下身边有几个内奸,在关键时刻反水,严礼强一点也不奇怪。

    院子里的尸体不少,但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却绝不止这些人,很多人应该还活着,严礼强就直接冲出了院子,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院子的外面。

    这染坊就在帝京城东边的一条河边上,靠近染坊的,是帝京城东边的几个集镇和村子,严礼强一出染坊,就听到周围的集镇和村子里传来巨大的喧哗之声,无数的火把,灯笼,在黑暗之中,星星点点,就在那些集镇和村子中亮起,无数的百姓,就举着灯笼和火把,混乱而嘈杂的,朝着远处逃去,那些火把和灯笼,在路上,汇成一条闪动着河流……

    这样的景象,让严礼强精神一振,那些集镇和村庄虽然混乱,但是这种混乱,却不是那些行尸走肉带来的,严礼强看到那些集镇和村庄里跑出来的人,大多都是正常人,骑着马的,骑着牛的,赶着车的,扶老携幼,举家奔逃,这样的景象,和帝京城西边那些一个村一个村大多数人完全被魔虫虫卵感染的情况完全不同,东边这边的村子,居然很多人都侥幸活了下来,这些人喝下的元气汤中的虫卵,应该就是自己得到的那一条魔虫的虫卵,这些人在发现帝京城周围情况不对和城中升起的烽烟赤柱之后,瞬间,就做出了明智的决定——逃!

    在接连遭遇了一晚上的变故和生离死别之后,眼前的景象,那些黑暗中星星点点的灯火,对此刻的严礼强来说,就成了最美的画卷和星星点点的希望,让严礼强倍感安慰。

    这至少让严礼强知道,他今晚拼命所做的一切,是值得的,就算在这帝京城中,依然有百姓因为他在这场浩劫之中活了下来,开始逃跑,只要活着,只要能逃出去,就有希望,总好过全部人死在这里!

    那染坊外面的路上,也有明显的血迹,那血迹朝着不远处的一片竹林之中延伸过去,严礼强在看了一眼远处的情况之后,就收回目光,沿着染坊外面的路上的血迹,迅速追去,只是跑了几十米,就又在竹林之中发现了一具太子殿下身边太监的尸体,这具尸体,胸口一片猩红,有一个长达一尺的创口,依然是被兵器所伤,旁边有两颗被砍断的竹子,断口仍新……

    严礼强继续朝着前面追去,那地上的血迹,还有那每隔十多米就能看到的地上的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尸体,还有林子中地上杂乱的脚印,就像路标一样,在指引着严礼强方向。

    就在那片竹林之中冲出将近千米之后,严礼强终于听到了前面传来的兵器交接之声还有人的怒吼之声,再冲出几百米,到了竹林的边上,一条河水横在前路上,就在那河边,有两个幽静的院子和一个不大不小的码头,从东宫之中冲出来的那些侍卫太监,就被围在了码头边上,刚刚离开皇宫之前那些人还人数众多,起码几百人,而这个时候,连串变故之下,那些人就只有不到四十人了……

    而围着他们的,正是白莲教的人,人数有上百,之前才和严礼强打过照面的鲁天星,司徒飞两个人就正带领着白莲教的那些人,把从东宫跑出来的这些人都围住了,不出严礼强所料的是,两个穿着宫中侍卫服侍的人,正站在白莲教的一边,正在围攻着一群皇宫之中侍卫。

    严礼强刚出现在林边,就听到一个老太监用尖细的嗓音撕心裂肺的哭喊了一声,“太子殿下……”

    场中刀光一闪,此刻宛如行尸走肉的太子殿下,不知为何在场中乱窜,想要咬人,然后就被鲁天星一刀从头劈到了脚,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变成了两半……

    “我呸……”一刀劈了太子殿下的鲁天星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怪笑两声,“都他妈成行尸走肉了,还太子殿下呢,这堆烂肉要是太子,老子岂不是能当你们的太上皇,嘿嘿,不过你们也算提醒了我,砍了当朝太子的肉身,怎么也算是立了一功,给咱们圣教的儿郎做出了榜样,大家加把劲儿,把这些朝廷的狗奴才狗太监都砍了去给他们的太子殿下陪葬……”

    ……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