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过河

    太阳落山之前,清平镇上断掉的那根铁索桥面前,又聚集了大把的人。

    文管事和手下的工匠,已经打造好了修桥需要的铁锁和铁环,文管事和几个工匠,就站在桥的这一边,指着两边的桥墩和那些断掉与残留的铁锁铁链,研究着怎么能尽快的把桥修好,不少人也聚集在这里在看着热闹。

    突然,桥头位置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严大人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围在桥头的人都自觉的恭敬的让开一条路,然后严礼强从后面走到了桥头的位置。

    严礼强波澜不惊的回到清平镇,下午还有时间再修炼了几遍易筋洗髓经,虽然刚刚和才和鬼王干了一场,但在易筋洗髓经的强大功效之下,他身上的伤势,又好了一些。

    “见过严大人……”文管事和几个工匠连忙走了过来,对严礼强躬身行礼。

    “不用多礼了!”严礼强摆了摆手,“我听说你们已经把修桥需要的东西打造出来了,所以过来看看,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启禀大人,东西我们已经打造好了!”文管事指了指摆放在地上的那一堆东西,卑微的说到,“我们现在正在这里看看怎么把这桥修好!”

    “不错,不错,你们效率倒挺高的!”严礼强看了看那些东西,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修桥的方案是什么?”

    “我们准备先派几个工匠带着这条绳子顺着这两条铁锁摸到河对岸,先把这条绳子拉起来,再把修桥用的这些东西用绳子滑过去,那些断掉的铁锁,有的需要补上一个铁锁就能拉起来,还有几根铁锁,掉到了河里,需要让人先把用钩子勾住打捞起来,再和这些铁锁铁扣连起来,那些掉到河里的铁锁打捞起来有点困难,要把断裂的铁锁重新修补好也要一点时间,不过我们会尽快弄好……”文管事一边说着,一边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严礼强,两个时辰,已经是文管事咬着牙说出来的极限,因为再过两个时辰,差不多就是亥时了,要是两个时辰内弄不好这些,今晚出行的时间就要被耽搁了,这种时候,这时间可耽搁不起。

    “两个时辰?”严礼强愣了一下,看看面前的这些工具,又看了看那几条断掉之后耷拉在河里的铁锁。

    文管事汗都下来了,以为是严礼强不满意,他弯着腰,一脸苦相的看着严礼强,“大人,这……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那铁锁沉重,打捞需要时间,要把断裂的铁锁铁扣补起来也不是易事,要再快的话,恐怕……恐怕……”

    严礼强哈哈一笑,拍了拍文管事的肩膀,和颜悦色的说到,“两个时辰的确太久了,不过这修桥的事情就不麻烦你们了,既然工具都已经准备齐了,你们就在岸边看着好了,我看修这桥的话半刻钟就好了……”

    半刻钟?

    文管事和他身边的几个工匠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严礼强,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

    严礼强笑着,已经一把把那些修桥用的工具绳索和打造好的几百斤重的铁锁铁环一把拿了起来……

    “大人,你这是……”文管事惊愕的看着严礼强。

    “哈哈,你们看着就行!”严礼强说着,就在这边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身行一跃,手上拿着那些东西,就直接如飞鸟翔空,横跨十多丈长的河道,稳稳的落在了对岸,这边所有的人都惊呼了一声。

    落在对岸的严礼强把手上的其他东西放下,只拿着一圈绳子,那绳子上有个猫爪一样的铁钩,这个东西,是打捞掉到河中的铁锁用的。

    严礼强把那根长长的绳子抖开,在手上挥舞起来,然后轰的一声就把绳子朝着河中甩了下去,铁钩像标枪一样的入水,溅起了十多米高的水花,然后严礼强慢慢把绳子拉起来,等那绳子的铁钩离开水面,那铁钩之上,果然就勾着一根断掉的铁锁的锁环。

    “严大人把铁钩钩上来了……”桥头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嘿,一把就钩上来,严大人这手本事真是绝了……”

    河水滔滔,看不到底,那断裂的铁锁掉在河中,大家只能看出一个大致的方向,想要一把就用钩子勾上来一条,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换其他人打捞,只能把铁钩丢下去,一次次的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勾住捞上来,哪里会像严礼强这么干脆利落。

    而且那根掉在河中的铁锁看重量怎么也有一两千斤,严礼强就像老翁钓小鱼一样,就那么轻轻松松的就把那一根铁锁拉上来了。

    严礼强一手拉着铁锁,轻轻一抖,那刚刚从河中拉出来的铁索一下子水珠飞溅,变得笔直,横跨河面,随后严礼强拿起一个打造好的铁锁,扣在那根断裂铁锁的一个环扣上,那比大人拇指还粗的铁锁的锁扣,在严礼强手上,就像泥巴做的一样,随严礼强随意揉捏。

    严礼强拎着铁锁往桥头这边的桥墩上一扣,一拧,整个铁锁一下子严丝合缝,就这么拉好了,轻松无比,修好这根铁锁,严礼强只用了不到半分钟……

    桥头这边的一干人已经看得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下一秒,严礼强就如此泡制,简单的重复着这个过程,下钩,把河中的铁锁拉起,然后在断裂的铁锁处扣上打造好的铁锁铁环,拉直,在桥墩的锁扣上一扣,一拧,完事。

    也就五分钟不到,那一根根被斩断的铁锁就被严礼强这么一根根的捞了起来,然后重新再桥墩上固定好,原本已经破损的铁锁桥,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一根根的铁锁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被修复好了,一座坚固的铁索桥,又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严礼强不慌不忙的踩着修好的铁索桥重新走到了文管事的面前,“这铁锁已经重新拉好了,要车马过的话,还要在铁锁上把桥面铺好,下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依然目瞪口呆的文管事一个激灵,回过了神,“啊……大人放心,所有的桥面的木板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铺好……”

    “嗯,你们也辛苦了,听说你们今天都没有吃饭,弄完这些让大家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就准备走了!”

    文管事连忙点头……

    弄好这些,严礼强就离开了,随后文管事和几个工匠当心那边的铁锁铁环没有固定好,还顺着铺好的铁锁摸到了河对面细细检查了一下,所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几个人看到被严礼强扣在桥墩上的铁环,一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一个个铁环的接口,直接被严礼强拧成了麻花一样的形状,坚固得不能再坚固,细细看,那铁环上面甚至还留有严礼强几根手指的指痕,那指痕上的纹路都侵袭可辨……

    “这……这铁环这么粗,可是用精钢打造出来的啊……这……这得有多大的力气才能随手就把铁环的接口拧成这样……”一个工匠失神的喃喃自语道,“咱们要是在铁匠作坊里弄成这样,那还不得千锤万打,要用一两天的功夫才拧得过来行……”

    文管事也眼睛发直的吞了一口口水,“别愣着了,赶紧做事……”

    铺桥面用的木板就是从清平镇上拆的那些门板,所有的门板,拆下来后按照长度锯好,刨好,然后打上孔,穿好绳子,在铺到桥面上之后,把绳子在铁锁上一固定好,那桥面就出来了。

    还是和昨天一样,亥时一到,严礼强就带着所有人马来到了桥头,开始过桥。

    严礼强骑在彩云追月上,第一个过了桥,然后就立在桥边,等着后续的人马和车辆一个个过来。

    铺好的铁索桥稍微有点晃荡,不过却已经可以让车马过来了,所有的车轮和马蹄,又重新裹上了棉布,马蹄和车轮在木板上发出的声音,也格外的沉闷。

    在容贵妃的马车过来之后,那马车在严礼强面前停下,车窗气孔后面的帘子掀开了,又露出容贵妃的那一双大眼睛,“严大人辛苦了,听说今日修桥全靠严大人,要是没有大人,这桥现在有可能还修不好……”

    “娘娘客气了,我只是出一把蛮力,还是跟着我们的工匠得力!”严礼强谦虚的说到。

    “那今晚可以离开惠州城么?”

    严礼强点了点头,“过了这桥,差不多就是惠州境内,后面我们可选的路就多了,只要我们沿途避过那些危险的地方,今晚一定能过惠州城!”

    “那就拜托严大人了!”

    严礼强点了点头。

    马车的帘子也放了下来。

    等所有人马过了河,严礼强抖动缰绳,又和彩云追月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带着队伍上了路。

    天空之中,火眼金雕在盘旋着,扫视着地面上的情况,到了这里,有火眼金雕这么一颗侦查卫星在,严礼强一下子就感觉轻松了很多,不需要再像昨晚一样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看到前路上行尸走肉多不容易闯过的,严礼强就带队绕道走,这一路行来,虽然多饶了一点路,路上也有搏杀和硬闯之时,但总的情况却比昨晚要好很多……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