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七百七十二章 大匠之名

    听到欧铁心的邀请,严礼强哈哈一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哈哈,正有此意,就算欧大人不说,我也想去看看,这水火机的作坊就在前面么?”

    欧铁心指了指前面,“制造这水火机的作坊就在前面,再走几步就到了!”

    “哈哈哈,礼强,当初听到你和张大师弄出了水火机,铁心就让人不远万里的从平溪郡买了三台水火机托镖局运送回来,一回来就带着一堆工匠把那个水火机拆了研究个遍,开始仿造,铁心可是对这水火机可是赞不绝口啊!”骆玉田也笑着说道,然后又看了看欧铁心,“铁心你这次若有什么问题,这次可当面向礼强请教,这可机会难得,其他匠械营就算是想请礼强去指导,也未必请得动!”

    “哈哈哈,骆老哥客气了,我今天来这里,也是来长见识的!”

    骆玉田指着严礼强,“谦虚,礼强你又谦虚了!”

    严礼强笑了笑……

    “我倒有一个问题想向严大人请教,听说这水火机当初乃是大人和灵山派的天下第一机关大师张佑容一起发明出来的,不知大人当初会怎么想到发明出了这个东西?”欧铁心开口问道,他这一问,随行的一干工匠都露出倾听的神色,因为这个问题,他们也很好奇,刚好今日天工大匠亲临匠城,所以正想聆听一下。

    “当时张老哥曾亲手做了几个小玩意儿,拿出来和我一起讨论,想让那东西不需要人力就能运转不休,我们一起讨论过,有一次在煮茶品茗的时候,看到沸腾的茶壶在水汽的冲击下茶壶盖子扑腾扑腾的上上下下的动了起来,因此才得到灵感,找到了以水火之力来推动东西运转不休的法子!”

    “佩服,佩服,没想到这水火机这样的利器,居然是喝茶喝出来的!”欧铁心和一干匠人听了,一个个都用惊叹的眼神看着严礼强,严礼强如果不说,他们都不会想到,原来这水火机居然是两位大能在一起喝个茶看到茶壶被烧开就发明出来了,牛人果然是牛人。

    “为匠到最后,走的都是格物的路子,格物致知,观万物而并作,造福天下,流芳百世,你们可切莫轻视了自己手上的本事才是!”

    听到严礼强的话,欧铁心和一干匠人都心中一震,感觉这话韵味无穷,足可以让为匠之人受用终身,连骆玉田听了,都忍不住再赞了一句,“礼强说得好!”

    一行人说着,没走一会儿,就到了一个占地几十亩的大作坊这匠城里制造水火机的作坊之中,那作坊里有两根大烟囱,正在冒着滚滚农杨,那烟囱的下面,就是融铁的炉子,热气滚滚,铁水横流……

    众人来时,那水火机的作坊里一群工匠正热火朝天在忙活着,一个匠头模样的人满头大汗的连忙跑了过来,给骆玉田,严礼强还有欧铁心等人行礼,随后就带众人巡视参观。

    在那个匠头的带领下,众人走到了作坊里面,就刚刚看到一堆匠人在忙活着,这水火机的制造,最关键的几个重要部件都是铸造出来的,所以这作坊里最重要的工序就是铸造。

    “欧大人,我看这水火机的作坊应该是刚刚扩建出来的吧?”严礼强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这作坊里有很初级的流水生产模式,但是,严礼强扫眼一看,还是可以看到那融铁的炉子,还有那些砂箱都很新,至于这铸造的工艺,那就不说了,看起来和自己手下制造局的差别不大,但实际上,在这样的铸造工艺之中,一些细微的差别,就足以带来巨大的影响。

    “大人也看出来了,以前匠城之中所生产的东西,需要铸造的器物不多,所以这铸造作坊也不大,但是要制造水火机,以前的铸造作坊就不够了,必须扩建,眼前的这个作坊,就是新扩建出来的!”欧铁心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严礼强,完全直来直去的说着,“这里虽然也生产水火机,但是我们照着大人麾下制造局的水货机的样子造出来的水火机,却总不如大人制造局的水火机好用,经常会出问题……”

    “是不是你们浇筑出来的铸件上经常会有砂孔?”严礼强随意的说到。

    “啊,大人你看出来啊?”欧铁心和一干匠头都惊讶的看着严礼强,所有人都没想到严礼强只是来这里看了一眼,就一下子发现了问题所在,“我们这里正是因为铸造出来的东西问题太多,十件之中只有一两件能用,才效率低下,而且耗费无数,实在令人伤脑筋,骆大人赏赐千两黄金寻求解决之道,也一直无人能够解决……”

    “那边在清理着砂型,我们过去看看……”严礼强说着,就来到了作坊里几个工匠在拆着砂箱的地方,看着那几个工匠正在清理着铸件外面的砂型。

    随着砂型被清理,砂型下面的铸件也露出了它原本的面目,这铸件,正是水火机中最关键的缸体部件,这样的部件,只能通过铸造的方法来成型,靠敲敲打打完全不行。

    严礼强蹲下看了看,那被清理出来的缸体的表面上,用肉眼一看,就能看到不少的砂孔,非常影响缸体的质量,他用手抓了一把清理下来的砂型,放在手上搓了搓,然后站了起来,这样的问题,当初制造局也遇到过,不过后来被严礼强依靠记忆中强大的知识储备能力解决了。

    说起来也是大汉帝国可悲的地方,这铸造的工艺,其实并不复杂,翻砂铸造的工艺早就有了,除了这工艺之外,更复杂的空腔融蜡铸造法也有,只是这些铸造工艺,长期以来所用的地方,并不是用来提高生产效率上,而是用来铸造那些精美绝伦的各种礼器之类的东西,比如各种鼎,钟,和陪葬之物,这些东西都是用铜或银来铸造,说白了就是给权贵鱼豪门大族享受和彰显身份用的。

    而用在能提高整个社会生产效率上的铸造锻造出来的钢铁器物,就少得可怜,相应的,铸造也就变成了打造,最后只能依靠铁匠叮叮当当的打造出一点东西来,整个社会的生产力,长期都得不到提高,连带着铸造工艺,也长期停滞不前,真正懂钢铁铸造的人物,简直是凤毛麟角一样的存在。

    铸造和打造虽只有一字之差,但随后演化出来的社会发展方向,却天差地远,一个,还是农耕社会,而另外一个,却朝着初步的工业化的方向大踏步前进,最后一骑绝尘……

    估计这匠城以前绝少会铸造什么钢铁器物,所以现在开始仿造水火机,才发现虽然工艺是那个工艺,看似不复杂,也能掌握,但是因为一些细微的差别,他们却无论如何也造不成像制造局一样的成品。

    “大人,这个问题可以解决么?”

    严礼强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站了起来,“这个问题可以解决!”

    “那不知这个问题出自何处,我们一群匠人想了一年,都没有找出问题所在?”

    “你们在聚砂的时候是不是用了稻草灰和干砂?”

    “这有什么问题么?”欧铁心疑惑的看着严礼强,“之前匠城之中铸造的一些器物,做砂型模具的时候,也不正是如此,但以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

    “你铸造的器物是铜的还是铁的?”

    “是铜的!”

    “铁的融化温度将近比铜的融化温度高出一半,相同体积下的重量也大出很多,虽然是同样的翻砂铸造工艺,但你以为两者用的聚砂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么?”

    欧铁心精神一震,连忙对着严礼强拱手,“还请大人赐教!”

    “铸造铁模之所以会产生砂眼,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砂型凝固后脱水干燥后表面强度急剧下降,表面砂粒很容易被更重更滚烫的铁水冲蚀落入铁液中,如此才会产生砂眼,想要不产生砂眼,聚砂的时候就不能用稻草灰和干砂,而必须加入湿度更大的黏土,或者掺入少许浆糊一起搅拌,随后砂型要重压成型,在砂型下箱浇铸半个时辰之前,还要给砂型喷洒水雾,不要让其干燥,可记住了……”

    严礼强说的,可是工匠之中的秘法,价值万金,如果放在别的地方,这绝对是那些工匠之家传男不传女的绝活,听到严礼强说出这个解决铸件砂眼的办法,欧铁心和旁边的一干匠头工匠都大喜,一个个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严礼强,这天工大匠真不是吹出来的,只看一眼,就知道问题所在……

    骆玉田也笑了起来,“礼强啊,这样一来,这作坊里造出的水火机,大概就能和你麾下制造局造的一样了吧?”

    “骆老哥想听实话么?”

    “什么实话?”

    严礼强摇了摇头,“就算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匠城作坊里做出来的水火机,只是比你们以前的好,但和制造局的相比,还是会有差距,而且这差距非常难以弥补,以后的差距或许还会越来越大!”

    刚刚还有些高兴的欧铁心一下子就不服气起来,“大人这么说,怕是夸大其词了,同样的水火机,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差距?”

    骆玉田也一脸疑惑的看着严礼强……

    看到欧铁心身上穿着的那件皮质的围裙上黏着一根短短的头发,严礼强伸手把那根头发捏了起来,“在我麾下制造局,这根头发重量几何,粗细几何,体积几何,我要求所有合格之工匠要可以完全测量计算出来,如果要用铜铁做出一根和这头发一样的东西来,所有人还必须画出一样的图纸来,没看过这根头发的人照着图纸去做,能做出完全一样的东西,不知在这匠城之中,何人能告诉我这头发重量几何,粗细几何,体积几何,你们画出图纸来,让别人来做,能有几个人可以做出和这根头发一模一样的东西来?”

    包括欧铁心在内的一干工匠,听到严礼强的问题,再看看严礼强手上的那根头发,一下子全傻了眼。

    还是欧铁心第一个反应了过来,“难道大人的制造局中有不同的度量体系?”

    严礼强点了点头,“不错,我麾下制造局和灵山派千机堂中已经采用了一套全新的度量衡,机关格物一道,如果没有更精确的度量衡标准,就难以有更大的发展,天下万物,对我等匠人来说,必须俱可度量!”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