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七百八十二章 交易

    原本柳归元的确是存了一点私心,想等钱长老和严礼强拼上一场,先消耗一些实力,最好两败俱伤,他再出现,到时候无论是把钱长老拿下也好,还是把严礼强带回剑神宗,他都要省下很多的功夫。

    正因为如此,刚才就算他可以追上两人,但也还是故意落后了片刻,只想着不要把两人跟丢就好,他哪里想到,只是这片刻的功夫,严礼强和钱长老两人就已经分出了胜负,决出了生死。

    血魔大法施展起来看似很厉害,但它同时也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当血魔大法的作用时间消散之后,会让一个人的功力迅速降低,大打折扣,平时的十成功力,在大法消散后能发挥出一半来就不错了。

    就算钱长老的功力只有一半,但也不该这么快就被严礼强击杀啊!

    想到刚刚钱长老在如此发狂的情况下追着严礼强在这旷野之中跑出几百里地,连自己都感到微微有些吃力,而严礼强还能在跑出几百里地之后将钱长老击杀,柳归元心中的震撼,简直无以言表,就像钱长老一样,柳归元也根本没想到,作为朝廷官员,以机关格物之术闻名天下的严礼强,居然有如此强悍的修为,严礼强的实力,已经完全超出了剑神宗内所有人的预料……

    柳归元摸了摸浑身干瘪的钱长老的身体,发现钱长老这个时候整个身体的五脏六腑,早已经被震得粉碎,就算自己不出手,钱长老也绝对活不下去了,自己这一剑,也就是刚好让钱长老咽下最后一口气而已,刚刚钱长老好像就是身不由己被严礼强轰过来的……

    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柳归元剑一收,还双眼圆瞪满脸血污的钱长老,整个人的身体,就一下子委顿在了柳归元面前的地上,再无丝毫的生命气息。

    “柳长老,钱长老他,啊……”身边风声闪动,却是落在后面的练无双已经如飞而来。

    看到柳长老收剑,再看到倒在地上如死狗一样的钱长老,练无双也大吃一惊,刚刚想要说出口的话,只是说到一半,就收住了。

    严礼强看了练无双一眼,发现跟着自己跑这么久,练无双也只是两鬓见汗,气息微微有点急促,但却不见紊乱,心中也不由有些佩服,这练无双果然不愧是剑神宗年轻一代弟子之中的第一人,自己是有易筋洗髓经打底,还有一些奇遇,在刻苦修炼之后才能在这个时候气定神闲,而练无双一介女流,在这个时候却能不把自己和钱长老跟丢,到这个时候还有战力,这样的实力,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强悍两个字来形容了。

    随着练无双的到来,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点奇怪起来——在尴尬之中透出一丝微妙。

    戴着面纱的练无双一双眼睛不断的在剑神宗的两个长老和严礼强的身上转来转去,特别是看着这个时候的严礼强,那目光之中,比起刚才,已经多了很多很多东西,有惊讶,也有好奇和探究,更多的是不服气,作为剑神宗的第一弟子,练无双同样明白刚刚严礼强被钱长老追着跑了这么多里意味着什么,她自己已经感觉很吃力了,但是反观严礼强,年纪不比自己大,之前不比自己有名,但这个时候却气定神闲,额头鬓角连一滴汗珠都没有,这样的耐力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柳归元的眉头微微皱着,眼神变幻,双眼就在倒在地上的钱长老和严礼强的身上游走着,脑袋里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念头……

    严礼强当然也没有闲着,今日立下大功的念蛇,早已经活动了起来,把在场两个人的所思所想看了个通透分明。

    “咳咳……”看到一时间居然没有人说话,严礼强轻轻咳了两声,打破了沉默,“柳长老,练姑娘,对剑神宗之事,我也很遗憾,不过眼前钱长老已经伏诛,死在了柳长老剑下,这剑神宗的事情,我就不便插手了,咳咳,两位有事就忙吧,那我就不打扰了,以后山高水长,希望还有再见之日,告辞……”

    “且慢……”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呼吸的练无双身形一闪,一下子就挡在了严礼强的前面,俏脸一扬,冷声说道,“你和剑神宗的事情还没完,钱长老的事情是钱长老的事情,你的事情是你的事情!”

    “哦,是吗?”严礼强撇撇嘴笑了笑,目光从练无双遮住脸的轻纱上往下移,不由就落在了练无双高耸的胸部,用带着欣赏的目光看了看,然后和怡妃的比较了一下,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

    练无双也一下子感觉到了严礼强目光,柳眉瞬间一竖,双眼寒光一闪,然后想都不想,就呛的一声,拔剑就朝着严礼强刺来,剑光如电,还未到近前,那剑光就一分为二,直取严礼强双眼,这剑势威力声势,乍一看就不弱于钱长老…………

    我靠,这个小妞脾气挺爆啊!

    “我靠,你干嘛!”严礼强也被吓了一跳,但脚下一动,整个人一下子瞬间爆退数丈。

    “无双住手!”柳归元一下子开了口,练无双才一下停了下来,呛的一声收剑归鞘,狠狠的瞪了严礼强一眼。

    “今日倒多亏严公子,剑神宗才能揪出这样的叛逆和奸人,如果任由这样的叛逆和奸人在剑神宗中,将来不知道要弄出多大的祸患!”柳归元的神色已经恢复了从容镇定,一边说着还一边对着严礼强拱了拱手。

    “哈哈,柳长老客气了,我这个人的宗旨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剑神宗的事情,说实话,原本也和我无关,我也不想给自己找这样的麻烦,若不是今日你们来找我,我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所以,柳长老你也不必感谢我!”

    严礼强嘴上虽然说着,但心里,对自己在天道神境之中的这个师父的想法,早已经明了了,他就是等着柳归元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而已。

    “咳咳,刚才公子所言,这钱长老在剑神宗中还和一个人有勾结,想要对剑神宗不利,那个人在剑神宗中地位也非比寻常,不知公子可否告知那个人是谁?”柳归元正色对严礼强说道。

    “这个……”严礼强抓了抓头,眼睛四五十度看着天空,一脸憨笑,开始装傻充愣,“我刚刚说过这话么,我还真不记得了……我好像只说过钱长老的事情啊,怎么还会有其他人呢,会不会是柳长老你记错了……”

    “你……”练无双怒视着严礼强,手又一下子按在了剑柄上,一下子就上前一步,但是柳长老抬了一下手,她有停了下来。

    柳归元一脸正色的看着严礼强,“今日在这里,只要严公子告诉我那个和钱长老勾结的奸人是谁,我柳归元以剑神宗的宗门祖师之灵在此起誓,剑神宗过去与严公子的所有恩怨,今日一笔勾销,剑神宗不再追究……”

    严礼强摸了摸下巴,“这个,剑神宗之事柳长老你能做主么?”

    柳归元双眼精芒闪动的看着严礼强,“剑神宗内的事情不是所有我都能做主,但这件事,我能做主,说一不二,只要严公子同意,以后剑神宗上至宗主,下至普通的外门弟子,绝不会再有一个人来找严公子的麻烦!”

    严礼强撇了撇嘴,“呵呵,原本剑神宗与我弓道社之事就是剑神宗的不对,要不是剑神宗的弟子掳走我的人,还用无耻手段行刑逼供,又怎么会有那些事情,我都还没有找你们的麻烦,你们不找我麻烦,难道我还要感激涕零不成?”

    柳归元想了想,直接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把钥匙,“这样,这是我剑神宗的报恩钥匙,只要严公子把那个人的名字告诉我,严公子从此以后就是我柳归元和剑神宗的恩人,我剑神宗将聘请严公子为我剑神宗丹药谷的客卿,待遇不比灵山派要差,将来若是严公子遇到什么难处,只要剑神宗能力所及,还可以满足严公子的一个要求,严公子看这个条件如何?剑神宗为天下四大宗门之一,到底是想要与剑神宗为敌还是想要与剑神宗为友,严公子一言可决!”

    “哈哈哈,柳长老果然是爽快人,这个条件我喜欢,大家和和气气不是挺好的么,干什么要打打杀杀!”严礼强哈哈一笑,一伸手,柳归元就把他的那把钥匙拿给了严礼强,严礼强接过钥匙来看了看,用手摸了摸,心中涌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记得在天道神境之中,柳归元也给了他一把剑神宗的还恩钥匙,让自己拜入剑神宗中,没想到此刻他又从柳归元的手上接过一把,自己还成为剑神宗丹药谷的客卿,这世事还真是太奇妙了,他心中有些感慨,随后也就把柳归元的那把钥匙收到了自己怀里。

    “严公子可以说了么?”

    “这个……方便吗?”严礼强故意看了练无双一眼。

    “无双是宗主弟子,在剑神宗中地位非比寻常,绝对可以信任,就算公子不说,我也想让无双和我一起听一听!”

    自己这个师父果然心思细腻,不愧是剑神宗的护道人,让练无双也在一旁听着,那是为了避免落人口实,留下隐患,此刻练无双听着,也就等于闾丘明月在听了,严礼强心中暗暗赞了一声,随后也正色说道,“那个与钱长老狼狈为奸,时时刻刻觊觎着剑神宗宗主之位的人,也是剑神宗的一位长老,姓魏,我说到这里,柳长老想必应该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吧?”

    听到严礼强这么说,柳归元和练无双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是一震,剑神宗中姓魏的长老只有一个人,那个人还是剑神宗的副宗主,地位比普通长老要高一些,有些特殊,还深的宗主信任,只是魏长老平时在剑神宗中沉默寡言,非常低调,两人都想不到那个魏长老会是这样的人。

    柳归元沉吟片刻,继续问道,“不知严公子除了知道那个人姓魏之外,公子可还知道其他的消息?”

    “咳咳,听钱长老说的梦话,那个魏长老才是十年前在剑神宗中杀死宗门弟子抢走《血魔真经》的人,而且一直到现在,《血魔真经》的原版还在那个魏长老的手上,除此之外,那个人觊觎剑神宗宗主之位,还有外援,和剑神宗所在之地莱州城中悦安客栈的宋掌柜来往密切,钱长老一直怀疑那个宋掌柜是白莲教的人,有和谐信息,应该可以佐证了吧……”说完这些,严礼强也长长呼出一口气,心中压力陡然轻了不少。

    “此事事关重大,我必须立刻返回宗门禀告宗主!”柳归元一下子就做出决定,神色严肃的看着练无双,“在得到宗门下一步的指示之前,无双你就在严公子身边,寸步不离的保护严公子,严公子是此事的关键人物,一身安危与我剑神宗干系重大,无双你务不要让严公子出任何差错!”

    练无双看了严礼强一眼,眼中精光一闪,“无双遵命!”

    柳归元随后看着严礼强,“严公子,无双是我剑神宗最杰出也是最核心的弟子,深得宗主喜爱,这些日子请严公子务必保重,将来若有机会,说不得还要请严公子到剑神宗一聚!”

    柳归元说完,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一声长啸,一只手提起钱长老干瘪的身体,整个人的身形猛然如跃起数十丈高,人还未落下,一只青色的大鹰已经穿过天空的云彩直冲下来,稳稳的用鹰背接住了柳归元,随后大鹰大翅一张,就直接朝着远方飞去,只把严礼强和练无双留在了这荒野之上……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