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秦牧的大眼怪

    “天宫到底该如何医治?”

    秦牧把初祖肉身的伤势治愈,又用了两日时间调理他的神藏,缺少灵药便直接种植栽培,然而初祖肉身伤势虽然痊愈,但是气色越来越差,时常陷入昏迷之中。

    这是因为元神的伤势和天宫的伤势太重。

    面对初祖的元神和天宫伤势,秦牧束手无策。

    药师传授给他的医术和医道,能够治疗神桥境界或者不曾走入南天门的强者,但是神境的天宫伤势,对药师来说也是一片未知地带。

    而且,银针已经下不到天宫之中,如何引渡药力成为一个很大的难题。而蒸或者煮也是不太可能,无法渗透到天宫,至于服下灵丹妙药,也没有可能让药力直达天宫。

    初祖的元神已经不在灵胎神藏中,而是处在天宫之中,观其修为,多半已经到了斩神台或者玉京的境界,只有进入初祖的天宫之后才能知道他的具体修为境界。

    初祖的元神状态已经糟糕透顶,他无法放出自己的元神让秦牧治疗,想要治疗,只能进入天宫。

    “我还可以化作阴影入侵,进入他的神藏,将药力引化助他疗伤,但是南天门我进不去!”

    秦牧围绕初祖走来走去,仔细盘算,南天门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关隘,是神祇从伪神成为真神的关卡,需要元神拥有真神的力量才能进入。

    大育天魔经虽然有着各种奇妙的功法,但任凭功法再精妙也须得遵循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修为境界。

    秦牧的修为境界远未达到进入南天门的层次!

    初祖人皇又昏迷过去,这次昏迷中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梦,一直在说梦话。

    “我有罪……”

    “我不再逃了……”

    “我来赎罪了……”

    “对不起……”

    ……

    秦牧皱眉,这种意识昏迷极为不妙,说明初祖的元神已经出现瓦解的趋势,不能再拖延了,必须要尽快将药力送到天宫!

    “南天门,我过不去,但有些东西可以过去!”

    秦牧飞速炼制治疗元神伤势的丹药,炼得越来越多,最后将这些灵丹妙药统统收起,向灵毓秀道:“秀妹,我去为初祖治疗伤势,你留在这里,一定要当心赤溪!”

    灵毓秀紧张的握着盒子,重重点头。

    秦牧突然身躯化作一道阴影,钻入初祖人皇的眉心之中,他从灵胎、五曜、六合等神藏中飞驰而过,过了良久,终于来到神桥神藏。

    他站在初祖人皇的神桥上,只见这条神桥光彩如虹,而神桥下则是各个神藏层叠相扣,五曜七星,六合天人,而在六合下则是黝黑的幽都,那里是生死神藏。

    秦牧定了定神,沿着神桥向桥的另一端走去,那里是初祖的天宫。

    他走到桥中央时,不禁微微一怔,只见初祖人皇的神桥是完全相连的,并未断掉!

    延康国的神通者神桥都是断开的,即便有鹊桥诀玄引诀和神渡诀,神桥还是有一部分没有连接上,因此需要最后用神渡诀飞渡直达彼岸。

    而初祖的神桥是完全连接在一起,并未断掉。

    “是了,他与我一样,都是出身自开皇血脉。我们的神桥并未断去。”

    秦牧向前走去,许久之后,他来到神桥尽头,抬头仰望,南天门耸立在云雾飘渺之中,巍峨广大,尽显沧桑。

    这座南天门是天宫的门户,周围的云气自动形成羊角、夔龙、朱雀、玄武、凤凰等各种符文形态,还有雷纹风纹等奇妙云气纹理,一座门户带给秦牧无以伦比的威压,厚重异常。

    进入这座门户,撑不住便元神崩散!

    秦牧定了定神,取出饕餮袋,摸索一阵,从饕餮袋中取出两枚玉眼。

    太阴玉眼和太阳玉眼。

    秦牧思索片刻,猛地咬了咬牙,催动万神自然功,试图为这两枚玉眼赋予灵智!

    他在万神自然功上的造诣并不高,只是涉猎过,能否赋灵成功他也没有把握。

    他等待了许久,两枚玉眼依旧没有动静,秦牧微微皱眉,正欲再度施展万神自然功,突然太阴玉眼啵啵两声从大眼珠子下长出两条细腿,又是啵啵两声,眼睛上长出两条细细的胳膊,伸了个懒腰,叫道:“憋死我了!哥,哥,别把自己憋坏了!”

    秦牧错愕,突然旁边的太阳玉眼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两条细长胳膊捧着自己的大眼珠子笑得满地打滚。太阴玉眼也笑得发疯,跪在地上,两条小胳膊疯狂捶地:“他还以为我们没醒,还打算再唤醒我们一次!”

    两只大眼珠子又在满地打滚。

    秦牧黑着脸,道:“好了,够了,别笑了……再笑便把你们打回原形!”

    这两只玉眼连忙闭嘴,细胳膊细腿站好,太阴玉眼道:“我觉得咱们的腿有点太细,总担心会折了。”

    太阳玉眼的大眼珠子垂下来,试图看自己的腿,但怎能看得到?

    咕噜。

    太阳玉眼滚了出去,连滚十几周这才停住,太阴玉眼乐不可支,笑得跪下来疯狂捶地!

    秦牧手掌颤抖着狠狠的揪掉自己两根胡须,喝道:“闹够了吧?我把你们唤灵出来,可不是看你们耍宝的!”

    两只玉眼连忙又站在一起,老老实实的听训。

    秦牧取出自己炼好的灵丹妙药,缠了一个大包裹,道:“你们进门之后一直往前走,将这些灵丹带到初祖元神的附近,然后将药力化开。”

    他正要将这些灵丹交给这两只大眼珠子,突然醒悟过来:“好像我的万神自然功修炼的不到家,每次召唤出来的东西都有些不靠谱。比如唤醒箱子,箱子便总是喜欢搜集骨头和尸体,在大墟的上皇沙漠唤出一个沙丘巨人,便只会啊啊的大吼,跑步速度特别慢。这两个家伙会不会也不靠谱……”

    他想了想,取出一枚灵丹,道:“你们试着将药力化开。”

    太阴玉眼突然一道光芒射出,将灵丹切成两半。

    秦牧正要说话,太阳玉眼一道火光射出,灵丹化作飞灰。

    “这样做是不对的。”

    秦牧耐心道:“你们一个是太阴,一个是太阳,阴阳相合,应该像我这样化开药力。”

    他又取出一枚灵丹,双眸变化,左眼太阳右眼太阴,两道光芒同时洞照在灵丹上,顿时灵丹药力化开,香气扑鼻。

    “再试一次,你们同时催化药力!”

    两只玉眼又一次将灵丹烧成灰烬,秦牧耐着性子指点它们控制自己的力量,连续试了十几次,这才成功一次。

    秦牧又让它们试验十多次,成功几率渐渐提升,这才松了口气,道:“有着四五成的几率也算可以了,你们进去之后,一颗一颗的将灵丹药力化开,不要一股脑全化开了,当心失败就功亏一篑。记住,不可贪玩,一定要把灵丹化开,否则我把你们打回原形!”

    两只大眼睛向南天门走去,太阴玉眼把大包裹背在身后,走入南天门时,两只大眼珠子都顿了一下,然后走了进去。

    秦牧不由紧张起来,目送两只眼珠子走远,突然,太阳玉眼道:“走得太慢,咱们滚吧!”

    “好!”

    秦牧瞪大眼睛,只见那两只玉眼骨碌碌滚向天宫深处,让他不由捏了把冷汗,好在包裹没有散开。

    “不靠谱,不靠谱,为何我每次唤灵唤醒的家伙都这样不靠谱……”

    两只玉眼一路飞快滚动,还你一拳我一脚的将对方打飞出去,欢快无比,秦牧脸色铁青,不断的抹去额头冷汗,很快他便看不到这两个家伙,只听南天门后面的天宫中传来嘭嘭嘭的撞击声,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个大圆球飞起又落下,应该是被另一只玉眼踢到空中。

    他等了许久,两只玉眼这才来到斩神台,斩神台上凶气滔天,只见一个男子跪地,引颈受戮,空中一口刀光无人自动,不断斩落下来,斩向那跪地男子的脖子,一次,又一次。

    跪地男子的脖子已经快被斩断,要不了多久,便会被斩杀。

    两只大眼珠子对视:“应该就是这里吧?这人在寻死吗?”

    “他寻死的话,我们救不了他,还是回去吧。”

    两只玉眼往回滚,一路滚下山去,突然又停了下来:“主人说了,不把这些灵丹药力化开,便将我们打回原形,现在回去的话就死定了。”

    这两只玉眼又滚了回来,蹦蹦跳跳登山,来到斩神台上。太阴玉眼将包裹打开,取出一粒灵丹,两只玉眼催动太阴之气太阳之气,将灵丹化开。

    连续化开十几枚灵丹,毁了七八颗,这两只玉眼都有些不耐烦,太阳玉眼提议道:“不如一发化开,回去之后便对主人说都化开了!”

    “好!”

    两只玉眼兴奋得瞪大眼睛,嗡嗡两道光芒照耀在包裹上!

    灵毓秀守在初祖人皇身边,心中有些焦急,秦牧化作阴影进入初祖的神藏中已经很久了,至今还没有现身,她也不知道秦牧是否能够成功救回初祖。

    不过初祖的气息渐渐的变得微弱,显然伤势是越来越糟!

    突然,灵毓秀站起身来,谨慎的盯着走过来的班公措。

    班公措满面笑容,徐徐走来,笑道:“秀公主,初祖的伤势怎么样了?我也精通医术,或许可以献一份绵薄之力。”

    灵毓秀抓着小匣子,淡淡道:“不劳费心。放牛的医术比你好多了。”

    赤溪从另一个方向走来,不紧不慢道:“小丫头,秦小友的医术的确高明,但任由他再高明也难以将药力送达天宫,继续拖延下去的话,初祖人皇必死无疑。这里,也只有我才能救他,只有我才能进入他的天宫。”

    哒。

    灵毓秀将小匣子打开一线,赤溪心中一紧,停下脚步,筋肉收缩,随时准备飞速远去躲避斩神玄刀。

    他另一颗脑袋看向班公措,班公措谨慎上前,一脚踩在药圃上,四处乱踢,将秦牧种植的药材踩得乱七八糟。

    他在让灵毓秀分心。

    药圃里的药材很多是秦牧种植来医治初祖的伤势,倘若被毁了,初祖的伤只怕便没救了!

    而且,灵毓秀分心,便会让赤溪抓住机会,一举夺回小匣子!

    到那时,初祖人皇、灵毓秀和秦牧便任由他们拿捏!

    灵毓秀额头冒出一根根青筋,依旧死死的盯住赤溪,咬着牙关,低声道:“大尊,你也是被初祖人皇救下来的族人的后代,难道你便没有任何感恩之心?”

    班公措微微一怔,似笑非笑道:“我是穷凶极恶之辈,天下人都想杀我而后快。初祖人皇如果知道当年他救下的人,会有我这样的后代,一定不会出手相救。我一点也不感激他!”

    赤溪向他抛了个眼色,班公措迟疑一下,却没有继续向前走去,笑道:“我在草原上毒死了千百万族人,我岂会因为初祖人皇当年的义举而感激他?我不会……”

    赤溪又向他抛个眼色。

    班公措咬牙,迈步走上前去,灵毓秀目光依旧紧紧锁定赤溪,厉声道:“你难道便不怕我用斩神玄刀杀你?”

    班公措面色复杂,从她身后走来,徐徐伸出手,一点一点的向她手中的匣子抓去。

    灵毓秀再也忍耐不住,飞起一脚向身后踢去,踢在班公措的面门之上,班公措仰面便倒,昏死过去。

    “没用的东西!”

    赤溪大怒,但也在灵毓秀出脚时抓住机会,手中神通便要爆发将灵毓秀轰杀,突然初祖坐了起来,赤溪心中一惊,转身便走,消失在森林中。

    “我会救你。”

    初祖人皇脸色蜡黄,轻声道:“那时候,无论你有多坏我都会救你,因为你们是最后的人类了。”

    班公措张开眼睛,翻身向初祖跪下,重重磕了几个头,身躯化作一道黑烟离去。

    灵毓秀终于放松下来,双腿一软坐在地上,惊讶的看着班公措化作黑烟消失,低声道:“我那一脚绝对无法将他踢昏,难道他还有人性?”

    秦牧从初祖人皇的眉心中飞出,道:“人性,应该还有一点儿吧?”

    ————四千字大章,谢谢大家昨天这么多打赏,破费了!</>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