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八百五十四章 一剑飞天

    天龙王的脑袋奇大无比,悬浮在两人中间,这尊龙王的脑袋已经尸变,变得绿油油的,即便是长长的龙须也变成绿色,遍布湿哒哒的尸水。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秦牧和“御天尊”的神通隔着天龙王的脑袋爆发,秦牧抬手抓住一口围绕自己飞行的飞剑,一剑刺出,无数环绕他飞行的飞剑随着这一剑而动,剑潮贴着天龙王的脑袋,每一口飞剑都沾染尸毒。

    他的飞剑在来到天龙王脑袋的另一边时,绿色的剑潮化作剑阵,将“御天尊”淹没。

    而在同一时间,“御天尊”直接动用的是天道神通,天道四十九,四十九种天道被他催动,化作四十九种不同的神通形态。

    玄都天公的身上居住着数不清的神魔,日夜观摩测量,天道神通已经被天庭摸得七七八八,天公的身躯都被天庭架构出来,天道神通也被推演出来。

    秦牧只从天火棱柱晶体中推导出天火大道,而天庭却早已将其他不同的天道悉数推导出来,只是唯一欠缺的是,天庭的天道是用宏观术数来建构,而缺少了微观层次上的建构。

    “御天尊”施展的天道神通分成不同的神通形态,有天纲如网,有天火晶楼,有天乞如船,天纪如碑,天穹如盖,天阳如日,天阴如月,天穴如渊,各种天道神通突然间聚拢,化作一印,组成神通的细密符文唰的一声竟然从天龙王的脑袋中穿过,似乎没有遭遇任何阻碍,直接向秦牧轰去!

    他们两人的神通没有相遇,而是第一时间向对方的本体攻去,务求在第一时间干掉对手。

    因为他们之间还夹着天龙王尸变的脑袋,尽管天龙王此刻浑浑噩噩,变成尸妖,但实力还在。

    倘若尸妖对他们下手,谁也挡不住,因此第一时间除掉对手才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

    天道印仿佛天公亲临,有一种浩浩荡荡,天威盖世,无可匹敌之感!

    而在天龙王脑袋的这一边,秦牧直面天道大神通,突然撕掉眉心的柳叶,第三只眼张开,目光深邃如渊。

    “吾身所在既是幽都!”

    狂暴的幽都黑暗魔气涌出,霎时间他仿佛沉沦在幽都的黑暗之中,秦牧头顶火焰熊熊,那是九幽黄泉形成的两只魔角。

    他像是土伯从幽都走出,掀动了幽都的大道,幽都的大道规则化作无数锁链缠绕在他的身上。

    秦牧带着锁链,探出大手,迎上天道印!

    另一边,剑阵威能爆发,无数飞剑以诡异的频率跳跃,每一招都是劫剑的第二式,提劫,然而所有的飞剑消失,出现,形成的劫恰恰组成不同的阵法!

    他的剑道,共有两篇,开劫,提劫,所蕴藏的剑道见解也各不相同。

    不过原本的开劫剑提劫剑都很是简单,蕴藏的道理虽然很深,剑招却极尽简约之能。

    现在,任何一口飞剑所施展的提劫剑也极为简单简约,然而不同的提劫剑招组成在一起,却是极为复杂的剑阵!

    而且每一次跃动之后所化的剑阵,竟然完全不同!

    这正是他这些日子跟随瞎子学习延康变法的成果。

    延康变法,在阵法之道上的成就极多,而且这种成就是建立在开皇时代的阵法成就基础之上。

    瞎子便是延康阵法的集大成者,他主导延康的阵法之道的变法,与许多仁人志士一起,将阵法之道用在民生上,改善民生。

    秦牧却是将阵法之道用在了自己的招法神通上,在提劫剑中加上了阵法上的变化。

    “御天尊”陷入不断变化的提劫剑阵中,突然气势陡变,他身后一道神桥横空,元神屹立在神桥的尽头,南天门之前。

    他的身后,重重叠叠的天宫浮现出来,形成一片浩瀚天庭,金光璀璨弥漫云霄。

    天庭三十六重天,七十二座殿,七十二宝殿中最高的便是凌霄宝殿。

    那里光焰重重,无数异象翻腾,化作一尊顶天立地的古神天帝危坐的景象。

    “万道至尊,万道归一!”

    “御天尊”抬手一印,迎上秦牧的提劫剑阵,剑阵威能爆发,然而迎上他这一道神通,剑阵的威能像是陷入泥沼,无数飞剑被定住,剑阵顿时散乱。

    “御天尊”神通爆发,无数飞剑所化的剑阵支离破碎。

    “御天尊”破阵之后,腾空跃起,却见天龙王绿油油的龙须向他卷来,险之又险的从他身边飞过。

    另一边,秦牧生生打碎他的天道大神通,随即侧身,身躯突然变得极致扁平,立在那里仿佛一条黑线,与黑暗相容。

    天龙王粗大的龙须嗤嗤穿过,没有触碰到他分毫。

    这尊龙王的大脑袋眼珠子骨碌骨碌的滚动,停在这个黑线前,却看不到秦牧在哪里。

    这一招是秦牧从班公措身上学到的,在逃命和伪装之道上,班公措独步天下,一时无两。

    “是了,你还是幽都神子。”

    天龙王的脑袋上,“御天尊”急速奔行而来,笑道:“用幽都大道对抗天道,对你来说并不困难。”

    天龙王的龙须舍弃秦牧,向自己的脑袋上奔走的“御天尊”插去。

    “御天尊”身形如同鬼魅,躲避一道道龙须的攻击,那龙须可软可硬,竟然将一片片龙鳞插穿,露出龙鳞下的腐肉。

    与此同时,散乱飞行的飞剑突然呼啸飞来,那道黑线中探出一只手掌,迎着飞剑重重一拍,飞剑上的尸毒向后飞去,露出飞剑铮亮的本体。

    叮叮叮碰撞声不绝,飞剑回归化作剑丸,被秦牧抓在手中。

    天龙王的脑袋横冲过来,张开大口,腥臭的尸气喷出,一口将秦牧吞没,就在他将秦牧纳入口中的一瞬间,传送符文爆发。

    待到他的大口闭合之时,传送光芒乍现,秦牧消失。

    下一刻,正在天龙王脑袋上奔走的“御天尊”身后突然光芒乍现,秦牧一剑刺向他的后心。

    “御天尊”身躯陡变,化作鸟首人身,脑后一**日光晕,大日沉降下来,让秦牧这一剑刺入大日光晕中,这口神剑顿时被烧得赤红,不断有金汁铁浆流下。

    秦牧双足发力,持剑向前挺刺,“御天尊”吃力,向前狂奔。

    两人在尸变的龙王脑袋上奔行,每一步都沉重无比。

    秦牧身躯摇晃,又有两颗脑袋飞速生长出来,另有四条手臂从腋下钻出,手掌千变万化,最终化作剑指,各自点在眉心。

    劫剑第一式,开劫。

    他的剑指点出,三道剑指各自点在神剑上,神剑威能顿时爆发。

    “御天尊”闷哼,大日光晕被刺穿,突然他身躯再度一变,化作一尊神女。

    他原本背对着秦牧,此刻化作神女的同时,脑袋、身躯、四肢竟然齐齐向后变化,变成正面秦牧的诡异形态。

    “她”的双手向刺到自己胸口的神剑扣下,双手之间竟然形成一个无底深渊。

    归墟深渊。

    这是黑暗中疯狂旋转的巨大漩涡,深不可测,让秦牧的开劫剑嗤的一声没入深渊之中,连同秦牧一起吞了进去!

    秦牧被他的归墟神通吞没,周围无数符文旋转,再度施展传送神通飞出。

    “御天尊”抬手托天,天空中无数星光炸开,无数星辰汇聚成星河,化作天罗地网。

    秦牧的身形刚刚从传送光流中浮现,立刻被天罗地网挂住,一时间无法挣脱。

    他再度施展传送神通,突然又是电闪雷鸣,再度被天罗地网挂住。

    他的身形连连闪躲,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天罗地网所擒。

    “御天尊”双手翻飞,天罗地网越织越密,无数星光汇聚,更加密集,秦牧在天罗地网中闪烁不定,能够腾挪的空间越来越窄。

    “谁能精通古神所有大道神通?”

    “御天尊”突然化作奎木狼星君,狼首人身,腾空而起,避开天龙王的龙须攻击,直奔秦牧而去,笑道:“唯有我,唯有这具肉身!天狼啸月!”

    他长声唳啸,口中光芒化作洪流,轰向天罗地网中的秦牧。

    秦牧手中的神剑突然化作一杆金笔,金笔挥洒,在天罗地网中画出一座门户,开门便走。

    天狼啸月神通轰入门户之中,杳无声息。

    “御天尊”惊讶,飞身冲入门户中,笑道:“下界的大道神通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刚刚冲入这座门户,天龙王的龙须也穿了进来,接着龙须扣住这扇门户的两边,天龙王绿油油的大脑袋往门里挤,嘿嘿笑道:“我看到你们了!”

    “御天尊”纵身跃起,化作朱雀,翼展数百丈,振翅飞行,躲开天龙王的攻击,却见前方秦牧手持金笔,金笔挥洒,一片天宫跃然而出。

    秦牧在天宫中奔行如飞,笔走龙蛇,还在不但向前冲去,随着他的金笔挥出,前方层层叠叠的空间不断显现。

    接着,一条天河自他笔下流出,滔天大水从天而降,呼啸奔腾,直奔“御天尊”所化的朱雀而去。

    朱雀飞行速度太快,来不及躲闪,突然身躯旋转,待到天河冲到跟前时,他已经从朱雀化作玄武,玄龟咆哮,踏河而行,腾蛇绕身,震动羽翼,速度更快。

    而他的后方,天龙王尸变的大脑袋则被天河冲击,满脸都是水。

    天龙王大怒,张开大口用力一吸,天河从他脖子下流出。

    天龙王张开大口,沿着河水向前冲去。

    “御天尊”即将追上秦牧,突然只见秦牧画出一口天梭,腾身跳到天梭中,天梭两头尖尖,呼啸飞起。

    天梭中,秦牧持笔挥毫,一尊体魄庞大伟岸的神出现在他的笔墨下。

    那是天帝。

    秦牧画到天帝的眼睛时,掀开天帝眼睛,坐着天梭冲了进去。

    “御天尊”刚想跟着他冲进去,却发现撞在天帝的眼睛上。

    “人呢?”

    “御天尊”心中一惊,后面,天龙王的大脑袋冲来。

    秦牧身形出现在悬棺中,纵身跃下天梭,转过身来,只见他身后是一幅天宫图,竖立在黑暗中,闪动着幽光。

    秦牧抖了抖手中的笔,笔化作剑丸,接着剑丸迸发形成剑海汪洋,布在天宫图四周。

    秦牧身躯一晃,化作幽都神子的形态,黑暗弥漫。

    他探出手掌,抓住天宫图,用力一抖,图内空间顿时湮灭!

    天宫图湮灭的同时,剑阵威能爆发,剑阵中传来天龙王和“御天尊”的嘶吼声,剑光如潮涌动,将他们淹没,然而这两人却在剑光中若隐若现,即将破阵!

    突然,天龙王的尸变大脑袋冲出剑阵,骨碌碌滚动,一路不知向何处去了。

    而“御天尊”紧随天龙王身后,紧跟着他冲出剑阵,他刚刚冲出剑阵,突然身躯僵硬感应到背后的杀意。

    他豁然转身,只见秦牧身后天河奔流,天宫若隐若现,秦牧的元神站在天河上,手持一口宝剑,脚踏天河从天上奔腾而下,一剑袭来!

    “御天尊”看到这一道剑光时,剑光已经来到他的眉心,待他看清全貌时,秦牧的元神已经一剑刺穿他的头颅,出现在他的身后。

    月底啦,月票别留着啦!牧神记求月票,没月票推荐票也行啊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