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特种神医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木仁峰,受死吧!

    “怎么样?”

    环视且震喝了所有人一声之后,木老才转过头来,一脸关切的望着杜仲,柔声问道:“撑得住吗?”

    “撑得住。”

    杜仲勉强的抬起头来,对着木老一笑。

    “你小子,就是爱逞强。”

    木老刻意的板起脸来。

    其实,他早已感觉到,杜仲的身体已经不堪负荷了。

    杜仲自己更是清楚。

    不久前,他才刚刚学会帝一剑第四式,甚至都没能完全掌控住,而这一次,为了救出古慕儿,杜仲在莲花山矿洞中闭关的几天内,都在研究和练习第五式。

    对于别人来说,领悟剑意或许很难。

    但是对于杜仲来说,却不然。

    剑意,是神剑的根本,同时也是神剑的灵魂。

    当初,参加青年武者比武大会,前往山上争夺帝一剑的时候,杜仲就在那石碑上领悟了不少的剑意。

    之后,进入帝一剑幻境中的时候,杜仲更是直接将帝一剑降服。

    这一降服。

    帝一剑的十招剑式,就出现在了杜仲的脑海中。

    或许,这也算是神剑认主带来的传承吧。

    当脑袋中出现这些剑式的时候,杜仲就现自己完全可以使用所有的剑式,只不过剑式越强要求的能量和身体强度就越强,所以杜仲只能一招一招的来练习。

    也就是说,帝一剑的剑意,杜仲已经领悟至大圆满了。

    只是,因为实力不够,所以无法挥出来而已。

    同时也正是因此。

    杜仲在强行使用第五式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在遭受着能量的反噬,包括血肉和经脉。

    这种反噬的后果,除了让杜仲彻底虚脱之外,体内也是遭受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创伤,令得杜仲在短时间之内,很难恢复过来。

    “我真的没事。”

    杜仲咧嘴一笑。

    “行了,别说话,好好休息。”

    木老点点头,搀扶着杜仲盘坐在擂台上。

    等杜仲闭眼恢复之后,才缓缓抬起头来。

    就在这时。

    “咻咻咻……”

    一个接一个的破空声响起。

    只见,在那山巅远处的云海之上,一道道黑影快的暴射而来,分别在远处聚集成三方人马。

    周家四人,加上周家主,一共五人。

    夏家两人,加上家主,一共三人。

    商家两人,加上家主,一共三人。

    “好啊……”

    望着分列三方的人马,木老冷冷的咧嘴一笑,张口道:“你们倒是团结,这一动,三家的精英就全来了,好大的手笔啊!”

    此话一出。

    夏商两家,齐齐苦笑。

    那周家人群中,却是突然传来一声不屑的冷哼。

    闻声望去。

    见到那冷哼之人的时候,木老的脸色瞬间就变地无比的阴沉了起来,一双眼眸中,突然就蔓延出了一条条血丝。

    “周志远!”

    森然的冷喝声,从木老口中传开。

    周志远。

    周家当代精英之人,虽是周家旁支之人,但因实力高强,而被特许加入周家张老殿,为周家排名最后一位的主事长老。

    同时,也正是此人于当年杀了木老的未婚妻。

    望着周志远,木老心中的怒火,顿时就仿佛被点燃的火药桶一般,炸了开来。

    “倒也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从周家人群中凌空迈步而出,走到最前方,周志远一脸嘲讽的望着木老。

    仔细看去。

    此人身着一套金黄色长袍,头上半黑半白的头,被一根纯金簪盘插着,鬓角两侧,还分别悬挂着两缕头。

    高高的额头之下,眉清目秀。

    鹰勾鼻,厚嘴唇,褐黄色的眼眸,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教书先生。

    只是,那风姿绰绰的脸上,却满是褶皱,看上去极为的苍老,总体给人一种很是矛盾的感觉。

    “六十年了。”

    盯着木老,周志远嘴角冷冷的一勾,张口道:“你的胆量哪儿去了,你不是要找我报仇吗?不是要杀了我吗?这六十年,你到哪里去了,怎么就不敢来找我?”

    此话一出。

    木老的眼眸,顿时就抹上了一层冰霜。

    “怎么,回答不出来了?”

    周志远继续张口,说道:“既然你回答不上来,那就由我来帮你回答。”

    “这六十年,你就是个缩头乌龟,一个孬种!”

    听着这些话,木老的脸色越的冰寒。

    “哼。”

    周志远冷哼一声,继续嘲讽道:“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住,连自己女人的大仇,都不敢来报,你难道不是个孬种?不是个废物?”

    周志远步步紧逼。

    “好!”

    木老彻底怒了,双目怒瞪着,死死的盯着周志远,张口道:“既然你想,那这六十年的恩怨,我今天就和你好好算算!”

    话声落下。

    一片冷风袭过,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气。

    “志远!”

    就在周志远正要点头应战的时候,一直站在其身后的,周家另外三家张老立刻就闪身而上,分别伸手压住了周志远的肩膀。

    “不要冲动。”

    一个锦衣老头冷冷的盯着木老,在周志远耳边说道:“这个疯子已经消失了六十年,我们对他现在的实力还一无所知,千万不要犯傻。”

    “没错。”

    另外一个身着黑袍的老头也立刻点头附和着,劝解道:“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我们周家的四长老,你的一举一动,都是代表着我们周家的,千万不可冲动啊!”

    “老四。”

    最后一名身着金丝银袍的老头则是语重心长的拍着周志远的肩膀,张口说道:“现在的情势很不好,除了我们周家以外,入云峰的擂台周围,还有商家和夏家的人在,这木仁峰是个疯子,你应该清楚,一旦把他彻底激怒的话,他就算拼死,也会血洗我们周家,到时候我们周家在三大家族中的要位置,恐怕就不保了。”

    “四张老,请慎重!”

    周家主也上前来,一边盯着木老,一边张口道:“刚才,木仁峰出现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实力非常之强,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如今武林即将大乱,那个大魔头卷土重来,现在实在不是跟他硬拼的时候,一旦拼起来,那个大魔头肯定会趁机而入的,以大局为重啊!”

    听得周围人劝解的言语。

    周志远脸色一横,张口道:“你们不必劝我。”

    “这是我跟他木仁峰之间的事,谁劝也没用。”

    说话间,身形往前一动。

    眼看就要朝着擂台上的木老冲去。

    可就在这时。

    “周老四!”

    一个毫不客气的喊声,自商家那边传来,只见一名站在商家主身旁,手持一把刻印着无数玄奥符文的玄铜重剑的白老头,突然迈步走了出来,一脸温和的对着周志远笑着说道:“今天可不是一个决斗的好日子,小辈们的决斗已经落下帷幕,该散就散了吧,我们这不可知地可拦不住那个大魔头,别打到一半,被大魔头趁机偷袭,那可就划不来了。”

    “哼。”

    周志远冷哼一声。

    “周兄。”

    这边,夏家主话了。

    对着周志远抱了抱拳,夏家主才张口说道:“我们都知道,你们之间的仇怨极深,但是木仁峰为了大局,宁愿在武林中隐居六十年,不来你们周家找麻烦,你又为何不能忍一忍,先以大局为重,等武林浩劫过去,再一较高下呢?”

    “他隐忍六十年?”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周志远突然就放肆而狂妄的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张口说道:“六十年前,大魔头就已经被打跑了,他隐忍什么六十年,这六十年他若敢来报仇,为何不来?”

    “哼。”

    擂台上,木老眯着双眼,冷冷的张口道:“六十年,你连家门都不敢出,还敢妄自嘲讽,既然来了,今日便决出个生死,废什么话?”

    “好!”

    周志远猛然大喝一声,立刻往前迈出一步。

    “周志远!”

    这时,又一个大喝声传来。

    闻声看去。

    只见,夏家一名无比威严的白老者迈步而出,神色肃然的盯着周志远,张口道:“别人不清楚,我他妈的可是清楚得狠,你这个奸狡的小人,心胸如此狭窄,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周家长老的,今天我夏清风只留一句话,今日你若当真要战,引起武林动荡,招来大魔头的话,我夏家绝不对你周家援手一分。”

    “我们周家需要你夏家援手?”

    周志远鄙夷般的看了夏家老者一眼,不屑的张口道:“你也太高看你们夏家了。”

    这话一出。

    整个夏家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至此,夏家不再劝解。

    那边,商家人一听,纷纷摇头,齐齐朝夏家靠了过去,显然是跟夏家站在同一条线上。

    “这这这……”

    周家主无奈,却又不好劝说。

    “木仁峰,受死吧!”

    见没人劝解,周志远冷哼一声,身形一动便冲到了擂台之上。

    而这边。

    木老却是缓缓的转过头来,望着刚坐下恢复的杜仲,眉头微微的挑了起来。

    “放心吧师父,我没事。”

    仿佛是察觉到了木老的担心似的,杜仲睁开眼睛一笑,然后站起身来,说道:“您别忘了,我是个医生,就算受了重伤,我也一定能保护好自己的。”

    “恩。”

    木老点点头。

    等杜仲转身,走到擂台边缘处的一块空地上坐下的时候,木老才噌的一声转过头来,双目冰冷的同时,一股滔天骇人的气势,宛如火山喷一般,瞬间自其体内爆涌而出……

    [笔趣库 .biqiku.]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