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特种神医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何人扰我清净?

    “咻!”

    黑炎如同箭矢,带起一阵刺耳的破空声,瞬间就冲到了杜仲正前方,那巨型坟墓与地面相连之处。

    “啵!”

    一声轻响传开。

    凝目一看。

    黑炎撞击到的那一处虚空中,竟是突然就泛起了一层淡黄色的能量涟漪,看上去就如同水面波纹一般,朝着四面波荡而出。

    随着这层能量波纹的荡漾,那一片虚空,悄然散去。

    露出一个约莫有两米高,一米宽的入口。

    “恩?”

    杜仲一凝,问道:“你怎么知道这座坟墓的入口在这儿?”

    “你不也猜出来了吗?”

    大魔头的淡然一笑。

    的确。

    杜仲也猜出来了。

    因为刚才被他击碎的四尊石像实在是太显眼了。

    一座坟墓前有四尊石像,而且石像还并列成一排,齐齐的守护在坟墓的正前方,若这坟墓的正前方没些什么东西的话,又何需这石像来看守?

    因此,在见到这座巨墓的时候,杜仲就大体的认定了巨墓的入口所在的位置。

    只是没想到。

    大魔头的心思居然也如此细腻。

    “进吧。”

    大魔头张口。

    无奈。

    杜仲只能带头,迈步朝着巨墓内走了进去了。

    这是一条幽暗而深长的通道。

    两边都是坚硬的石壁。

    杜仲走在其中,感觉周围的湿气很重,但这通道内却又没有丝毫脚步声的回响,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加快速度。”

    大魔头的催促声,从身后传来。

    杜仲只得加速前行。

    一分钟后。

    在即将走到通道尽头的时候,前方隐隐的有光亮传来。

    “走了这么久,前面应该是主墓室了。”

    杜仲张口说了一句,旋即又立刻摇了摇头,补充道:“不对,这不像是坟墓,若真的是坟墓的话,其中应该设有很多机关,也会有不少迷惑人的岔路分支才对,可这座墓却是一条道走到头的。”

    “这就对了。”

    大魔头眼中爆出一抹精芒。

    说话间。

    俩人很快的就来到了通道的尽头处。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墓室。

    举目一看,这个墓室的顶呈半圆形,圆顶的中央处,镶嵌着一枚人头大小的夜明珠,除此之外,四周的墙壁上,还镶嵌有四十八枚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这些夜明珠的表面,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导致墓室中的光芒有些暗淡。

    通道口处,有着两层向下的台阶。

    墓室中央,则有着一座长方形的平台,在那平台上,有着一口异常整齐的长方形石棺。

    就连棺盖都极为平坦。

    一眼看去,就不属于近代。

    在这石棺的棺盖上,还镶着七枚鹅蛋大小的夜明柱,呈北斗七星排列。

    扫望着这一切。

    杜仲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在他看来。

    这整个仙人墓中的一切都是假的,这座巨墓以及这口石棺,也肯定是假的。

    “功德眼·开!”

    为了确定心中的想法,也为了提前探查到这墓中是否有危机,杜仲暗中开启功德眼,仔细的扫望起来。

    功德眼一开。

    杜仲就发现,这座墓室果然是假的。

    哪里有人头大小的夜明珠,哪里有四十八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这一切全都是虚幻的,在功德眼下,周围尽是一片灰雾,连块石头都没有,更别说是这么一座巨大的坟墓了。

    “难怪进来的时候,连个脚步声的回响都没有。”

    杜仲心中呢喃着暗暗点头。

    可就在这时。

    杜仲不经意的把目光转移到墓室中央,却发现那一口石棺居然是真实的!

    这一下,杜仲忍不住的微微一颤。

    “原来,这墓室中的微光就是这石棺上的夜明珠散发出来的……”

    暗暗呢喃一声。

    杜仲转头看向大魔头。

    却见,大魔头右手一动,在胸前捏出一个手印。

    旋即。

    “咔嚓咔嚓……”

    地面,突然甭碎。

    七名黑衣人,缓缓的从地下升腾起来。

    “血尸?”

    杜仲大惊。

    “嘿嘿……”

    大魔头冷笑。

    “你居然把你的手下,全部炼成了血尸?”

    杜仲难以置信,这七人正是一路跟随着他和大魔头而来的那七人,其中一人在海上被大魔头亲手击杀。

    在仙人墓的外围雾区中死了两个,最后四个则是全部被慧明击杀。

    这一路来。

    杜仲都没见到大魔头收集尸体,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把这已死的七人,炼成血尸了?

    “既然身为我的手下,他们就应该为我所驱使,更何况他们都是已死之人,能为我尽最后一点力,也算他们死得其所了。”

    大魔头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旋即。

    “开启石棺!”

    大魔头张口下令。

    七名血尸,立刻就朝着墓室中央那个巨大的石棺冲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七名血尸甚至都还未踏上墓室中仰的平台,那石棺之中,便是突然间爆涌出一股漆黑色的雾气。

    这股雾气看上去绵绵无力,可是在触碰到七名血尸的时候,却是瞬间就将七名血尸远远的震飞了出去。

    “何人扰我清静?”

    一个满是威严的声音,徒然自那石棺中传来。

    听到这个话声。

    杜仲脸色惊变。

    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显然。

    从这石棺的样式来看,距近少说也有数百年。

    也就是说,棺中之人葬于此地,也有数百年的时间了。

    数百年的时间过去,棺中居然还有活人,而且此人还如此的清醒,话声也如此的威严,这叫杜仲怎能不惊?

    若是个活人的话?

    那岂不是个老妖怪?

    相较于杜仲的震惊,大魔头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却是突然就忍不住的兴奋了起来。

    “哈哈……果然有人!”

    死死的盯着石棺,大魔头双目爆涌出精芒,张口喝问道:“棺中何人?”

    “滚。”

    “别再扰我清静!”

    回答大魔头的,是一个震慑人心的,极为厚重的话声。

    “哼。”

    大魔头冷哼一声,张口道:“装神弄鬼,既然你不出来,我便亲自请你出来!”

    说罢。

    便是直接催动能量,准备动手。

    那边。

    棺中之人似乎有些愤怒。

    没等大魔头出手,石棺中便是传来一句句根本听不清楚的咒语。

    伴随着咒语的传开。

    “唰唰唰……”

    一个个闪烁声传来。

    这宽敞的墓室中,金光闪烁。

    眨眼间,竟是出现了一道道金甲战士的身影。

    咒语声还在持续,金甲战士也越来越多,到得最后竟是达到了二十之数。

    见状,杜仲脸色惊变,立刻后撤到大魔头身后。

    大魔头也忍不住的脸色大变。

    要知道,虽然这些金甲战士的战斗力不强,但是他们却拥有着无敌之身,即便是与大魔头有着同等实力的慧明,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也连一个金甲战士都解决不掉,这二十个金甲战士,怎么打?

    “你希望我毁了这座墓?”

    大魔头沉声问道。

    “哼。”

    棺中之人回以一声冷哼。

    “既然如此,那我便看看,这些金甲战士是不是真的打不死。”

    大魔头也怒了。

    在当今世界上,他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唯一能与他匹敌的慧明,也不愿以他正面碰撞,拥有着如此强大实力的大魔头,早已习惯了无敌于世间的那种感觉。

    可如今,却碰到了一个似乎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人。

    而且还是一个躺在棺材里的人。

    若是连人都见不到,就被驱赶出去的话,他这个大魔头还算什么天下第一?

    心中怒火上蹿。

    大魔头右手一挥,手中黑镰立刻凝成。

    与此同时。

    那二十个金甲战士,也齐齐飞冲而来,个个挥舞着手中的金色长剑,朝着大魔头凶猛的斩了过来。

    “唰。”

    大魔头右手一挥。

    燃烧着剧烈黑炎的镰刀,破空横扫而出。

    下一刹。

    “砰!”

    一声炸响传来。

    只见,在黑镰的横扫下,第一名金甲战士手中的金色长剑,瞬间爆炸湮灭,身体也被大魔头直接拦腰切断。

    下一刻,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被大魔头切成两断的金甲战士,突然就溃散成了一层金色能量,快速的湮灭在了半空。

    “恩?”

    杜仲愣住了。

    大魔头也愣住了。

    这金甲战士,这么弱?

    显然。

    这些金甲战士与外面那个金甲战士不同,并没有无敌之身,而且还特别容易斩杀。

    这一下。

    大魔头的脸色一转,突然就放肆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凭这些金甲人,我看你怎么阻我!”

    说话间,大魔头身形一动,直接就冲到了金甲战士的人群中,手中黑镰挥舞,眨眼间便是将二十名金甲人全部斩尽。

    没有停手。

    斩掉二十名金甲人的瞬间,大魔头身形一转,挥舞着手中的黑镰,凶猛无匹的朝着石棺狠狠的劈砍了下去。

    “你找死!”

    震怒声,自石棺中传来。

    话声一起。

    那镶嵌着七颗夜明珠的棺盖,骤然弹起,一道黑影自石棺中飞身而出,右手一挥,一层浓厚的黑气喷涌而出,直接就把大魔头手中的黑镰反震了回去。

    “恩?”

    大魔头眉头一挑,脸色凝重了起来。

    因为他感觉到,这棺中之人的实力,竟是强大得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甚至比他还要更胜一筹。

    通道口处。

    杜仲瞪大了双眼,观察着那道黑影。

    此人是一名黑发老者,脸上有几条褶皱,但却并不显老,身着一件黑底金纹的宽大长袍,里面什么也没穿,头上一块丝制帛巾束首,看上去颇为威严。

    奇怪的是,这老者双眼紧闭,似乎不愿睁开……

    [笔趣库 .biqiku.]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