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特种神医 > 第六百一十四章 长生果的威力!

    (新书《医品宗师》正在连载中!)

    “赢了。? ? ”

    “我们赢了吗?”

    药园中,低声的询问声响起。

    稍许。

    “赢了,我们赢了!”

    “太好了。”

    “终于赢了。”

    “大魔头死了……哈哈。”

    “杜仲,杜仲……”

    震天的欢呼声,骤然自那药园中爆而出。

    与此同时。

    高空中。

    提着大魔头的尸体,利用帝一剑将大魔头的心口完全洞穿的杜仲,终于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右手一挥。

    一团乳白色的阳炎飞射而出,笼罩着大魔头的尸体,悬浮在虚空中炽烈的焚烧起来。

    “嗖……”

    突然。

    一个破风声传来。

    一直在药园中恢复的木老,猛的就冲上高空,直接来到杜仲身前。

    “小心。”

    木老一边拉着杜仲急退,一边张口道:“他还没死。”

    “什么?”

    杜仲大惊。

    “当年那一战,他根本就没死。”

    木老张口说道。

    这话一出,杜仲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当年未死。

    那就代表,那个时候大魔头并没有使用三生诀复活,也就是说,大魔头还有一条命!

    这一刻。

    杜仲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年那一战之后,大魔头就消失在了武林中数十年。

    若是大魔头当时真的使用三生诀复活的话,他又怎会需要那几十年的时间来恢复伤势?

    人都复活了,又何来重伤一说?

    果然。

    就在木老拉着杜仲暴退而出的时候,全身上下被炽烈的阳炎包裹焚烧着的大魔头,竟是突然动了一下。

    只见。

    在阳炎的焚烧中,大魔头那副被九绝诛魔阵摧残得残缺不堪的身体,竟是缓缓的直立了起来。

    其小腹处,一团幽黑的光芒,骤然爆起。

    就宛如黑洞一般。

    那幽黑的光芒一出现,竟是瞬间就把包裹在其身体周围的阳炎,全部吞噬一空。

    阳炎消散。

    大魔头那残破的身体上,血肉竟是以一种极为恐怖的度,开始疯狂的长了出来。

    眨眼间。

    便是恢复如初。

    “呼呼……”

    嘴巴一张,刚恢复过来的大魔头,一边大口的喘息着,一边张口哈哈大笑起来。

    “妈的!”

    见到这一幕,杜仲拳头一捏,忍不住的破口大骂。

    “趁现在,用你刚才使用的阵法。”

    木老赶紧出声提醒道。

    “不行,用不了。”

    吉闰靠上前来,脸色苍白至极的张口道:“这个阵法,短时间内只能使用一次,就算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再次使用,也必须要先修炼聚集到足够的九绝之力才行,我们之前在药园中修炼的目的,就是为了提取传承令牌中的九绝之力,如今这九绝之力已经被我们消耗一空了,想要再次凝聚,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话一出。

    木老脸色大变。

    “没错。”

    杜仲深吸一口气,脸色铁青的张口道:“没想到,他居然还有一条命,我们都被他给骗了!”

    “这下糟了。”

    木老眉头一紧,神色也极为难看。

    “桀桀……”

    似乎是听到二人的话声,大魔头突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肆意而疯狂的大笑着,一边语气森然的张口喝道:“你们每一个人,都得死!”

    “趁现在。”

    杜仲眼珠一转,张口喝道:“他现在才刚刚恢复过来,能量已经消耗一空,现在是他最虚弱的时候,趁现在杀了他!”

    说话间。

    体内能量一动,杜仲立刻冲着大魔头暴冲上去,手中帝一剑瞬间凝聚成形,正对着大魔头的心口,带着一股极为尖锐而凌厉的劲气,凶猛无比的刺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

    “轰……”

    一层金色的涟漪,突然自大魔头体内波荡而出,就宛如那水中的波纹一般。

    涟荡间。

    那一圈圈的能量涟漪,竟是逐渐的幻化成为了漆黑之色。

    仅仅一瞬间。

    一股巅峰时期的恐怖气势,便是轰然自大魔头体内波荡而出。

    “哗啦……”

    冲天的黑炎爆起,瞬间就与冲到其身前的杜仲,重重的对撞在了一起,直接将杜仲远远的给掀飞了出去。

    ……

    见到这一幕。

    药园中所有人的脸色全都惊变。

    谁又能想得到。

    已经被杜仲斩杀,只要稍晚一分钟的时间,身体就会被彻底焚烧成灰烬的大魔头,竟然复活了。

    不但复活了。

    甚至,还在瞬间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完了。”

    “这下完了。”

    “他怎么会没死?”

    “不可能,他明明已经被杜仲杀了,怎么可能会没死?”

    每一个人都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高空中,那天魔再临的大魔头。

    刚才。

    是他们最接近胜利的一次。

    如今,杜仲的九天诛魔阵无法使用,三位战神与不可知地三大家主都不是大魔头的对手,就算再多一个杜仲,也毫无作用。

    这场战斗。

    仿佛,解决已定。

    ……

    “哈哈……”

    大魔头疯狂的大笑声,震惊天地。

    大笑间,大魔头望向杜仲等人,张口道:“长生果虽然不能长生,但它依旧是一枚旷世仙果。”

    闻言。

    杜仲眼眸一缩。

    一切的一切,他都明白了过来。

    大魔头得到长生果之后,根本就来不及炼化,就现了长生果不能长生,因此当时体内能量充盈的大魔头,便是将长生果所化的庞大能量,全部压制在了体内封印了起来。

    刚才。

    在九绝诛魔阵中。

    大魔头不断的反抗,甚至在明知要死的情况下,还不顾一切的使用禁术,目的就是为了拖延九绝诛魔阵的时间。

    禁术,让他拖延了整整十五分钟。

    最后五分钟,他都一直在强撑着,忍受着那恐怖罡风的席卷。

    他的目的。

    就是要把最后一次三生诀复活的机会,留在九天诛魔阵消散之后,然后解开体内长生果能量的封印,将实力瞬间恢复到巅峰。

    这个计划,完美!

    在这个计划的成功施行下,大魔头转瞬间就恢复了全部的实力,就仿佛从未受过丝毫伤,也从未消耗过半分能量一般。

    杜仲怔住了。

    他算计了大魔头这么久。

    却在这最关键的一战中,被大魔头给算计了。

    就在这时。

    “唰!”

    破空声响起。

    大魔头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杜仲身后。

    “都给我滚……”

    一声震怒。

    大魔头右手一动,那恐怖的镇魂黑镰很能够扫而出,瞬间就将以吉闰为的八人,远远的轰飞了出去。

    八人被震飞。

    高空中,只剩下杜仲和木老俩人。

    “师父。”

    一边与大魔头对视着,杜仲一边张口道:“带他们回药园。”

    “放屁!”

    木老震怒。

    他知道,杜仲这是准备把他给支开,不想让他再度受伤。

    “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杜仲张口道:“这一战无论结果如何,这里的一切,终将化为乌有。”

    闻言。

    木老长长的吐了口气,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一般。

    他知道杜仲的意思。

    现在要斩杀大魔头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杜仲缠住大魔头,然后动用核弹。

    在长生树画像被杜仲收走,又被杜仲拼命缠住的情况下,大魔头根本不可能逃出蓬莱仙岛。

    到时,核弹一落。

    正如杜仲所说那般,这里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走!”

    杜仲紧咬着牙关大吼。

    见状。

    木老痛心的把双眼一闭,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便是身形一动,快的冲向被轰飞出去的八人,将他们一一的带回药园。

    “桀桀……”

    “放心,你死以后,我很快就会送他来见你的。”

    大魔头肆无忌惮的疯狂大笑着。

    可杜仲却并未搭理他,反而转过头,朝着下方药园中看了一眼。

    映入眼眸中的,正是徐鸿儒。

    药园中。

    徐鸿儒在接触到杜仲目光的时候,毅然决然的睁大双眼,没有丝毫迟疑的点了点头。

    杜仲的意思很明显,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点头的同时。

    徐鸿儒的手掌一松,那一枚乒乓球大小的定位器,顿时显露出来。

    只见。

    在那定位器上,仅有唯一的一个红色按钮。

    他知道,只要一按下这个红色按钮,他所在的位置,便是会立刻出现在国防部的雷达上。

    随时准备射的核弹,也会在定位器亮起的同时,射出去。

    “我已经做好去死的准备了。”

    望着大魔头,杜仲突然咧嘴一笑,张口问道:“你呢?”

    “桀桀……”

    大魔头讥讽般的大笑起来。

    大笑间。

    伸手朝着下面指了指。

    杜仲低头一看,只见下方早已结束的大战,竟是又再度展开。

    那些已经死亡的黑袍人,竟是又齐齐的站了起来,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异常的冰冷,身上散着恐怖的魔气。

    血尸!

    “这就是你不管他们死活的原因?”

    杜仲紧咬着牙关,怒声质问。

    “即使身死也能为我所用,这是他们的荣幸!”

    大魔头哈哈大笑。

    显然。

    在赶来仙岛之前,大魔头就在这些人的体内,中上了秘术,所以无论他们死不死,大魔头都能在转瞬间,让他们化为血尸。

    正如尺前。

    在寻找仙岛的途中,大魔头明明没有时间炼制,却能将已死的手下,作为血尸召唤出来一样。

    下方。

    喊杀声一片。

    低头,望着那些明明已经满身伤痕,却依旧不顾生死的选择以死相拼的武林人士,杜仲的眼眶忍不住的红了。

    他想到他们的儿女,想到了他们的父母,想到了他们的妻子,也想到了华夏人可能会遭受到的灭世般的灾难,想到了无数人可能遭受的悲惨命运,想到了血流成河的大地……

    (笔趣库 .biqiku.)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