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第十一章 能怪谁呢?

    所谓的灵力,是来自灵魂的力量,所以跟身体气脉通不通,经络顺不顺毫无关系?

    对于珏瑟的论调,虽然从来没有实践过,但一直接受正规的修炼教育的夏娜表示自己似乎很难接受。

    “人类的身体终究会败亡,但人类的灵魂,只要没有损毁的话,最终都会流落入阴间接受投胎分配,这一点你可以理解吧?”珏瑟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做老师的天赋,如今竟然要从头开始教一个曾经的鬼差如何去修炼,“所以,除非有大能力者,可以在身体败亡之前自行兵解,或逃避鬼差追捕,或借体重生,一般的修士最终都会以魂体的形态进入阴间,而他们所修炼的法力也会同样消散。但鬼差不同,鬼差本身就是魂体,所修炼出的灵力都是基于自身灵魂而成的,与有没有身体毫无关系。所以,不论你身体如何,不论你究竟能否修炼法力,只要你的灵魂足够强大,修炼灵力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我修炼了一晚上这什么见鬼的灵力,最终结果就是能让这根乱飘的发带老老实实的跟普通发带似的耷拉下来?夏娜两手捏着那条黑色的发带,翻着白眼问珏瑟:“你不说这是一把刀么,我怎么用它砍人?连修指甲都不行啊。”

    “你才刚开始修炼,难道真以为自己是小说主角么,一晚上修炼抵得上别人三十年苦工?你以为能控制斩魂的普通形态很简单吗,如果不是感知到你的灵力确实与它先前的主人是同一种灵力,恐怕它早就幻化出战斗形态将你斩成两段了。”

    “我靠!你这不是拿我做实验么,万一我修炼出的灵力不是那个夏娜的灵力,我早就断气了。”

    珏瑟呵呵一笑:“但你确实就是夏娜。”

    对此,夏娜再次回以白眼。

    不过,若是能够修炼出力量,那倒也不错啊。至少,那样的她不会再成为灵芝哥的负累。

    “好了,之前已经跟你讲过前世的事情,灵力修炼的法门也教给你了。现在听好,有几件事要交给你去做。”

    就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看吧,任务来了。

    第一,修炼灵力积蓄力量,五百年一次的动荡已经开启了,今后的时局会慢慢变得混乱起来。

    第二,阴间已经乱了,原阴间之主莫聆夜和洪锦下落不明,如今占据主导地位的是一名从十七层地狱发动暴动杀上来的罪魂。所以,尽可能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找到莫聆夜和洪锦。

    第三,保护好自己。

    “那名罪魂手段狠毒,性格暴戾,铲除异己从不手软。凡人是不能修炼灵力的,若是让他发现你竟然修炼灵力,定会产生怀疑,进而彻查你的身份。到那时……”

    “到那时,我死得比谁都快对不对?”夏娜欲哭无泪,绝望的问珏瑟,“你能废了我的灵力吗,我觉得我做了十几年的普通人已经习惯了。”

    很显然,珏瑟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珏瑟反应飞快,瞬间就飞到了夏娜的左耳下。夏娜只觉得耳垂微微一凉,往镜子里一看,自己耳垂下已经挂着一只碧玉琵琶的耳坠了。

    “喂,你不觉得戴这种首饰很古怪么?”而且还是单只。

    “小夜她当初一直是这么戴的。”

    唔……似乎小夜她有时候也会抱怨说带着太古怪要换掉他呢。可是,小夜她现在究竟在哪儿?有洪锦那家伙在,应该不会让她有事才对。

    敲门声已经响起了。

    “二小姐,用早饭了,大小姐和小小姐都已经到饭厅了。”

    所以,你是特地在通知了她们以后再来通知我,免得我去太早了大家会忘记我是一个多么懒惰不求上进自暴自弃的人么?夏娜冷笑了一声,随口应了一句“这就来”。

    换好校服,将那根据说是一等一强力的武器绑在头上,夏娜不紧不慢的走去了饭厅。

    果然,夏娆和夏妘都已经坐在餐桌旁了,见她来,两人都抬头冲她笑了笑。

    “娜娜,即使你不需要做早课,但天天睡到这么晚,叫都叫不起来,你难道不感到惭愧吗?”夏威烈不快的看着自己的次女,想当初,这丫头降生时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希望啊,哪想到长大以后才发现竟然是个废人。

    夏娜一摊手:“反正我又不能修炼,起来那么早也是没事做,怪无聊的。再说了,我懒一点,才显得大姐和妹妹更勤奋嘛,不然,找谁去衬托她们?”怪了,怎么没见夏邑那小子,怕是又懒床不肯起来了吧。算了算了,那是她父亲的心头肉,撩拨这两个已经够了,犯不着硬碰硬的再拉上一个。

    果不其然,听到夏娜这话,夏威烈气得将筷子往桌上一拍,冷呵道:“强词夺理,送你去上学,难道就是去学犟嘴的吗?”

    “没啊,我在学校里挺受关注的,每次实践课都是焦点呢。”夏娜笑得特别自然,不紧不慢的说,“老师们讲课旁征博引,特别生动,特别喜欢举例子,而且眼前就有现成的例子,讲得特别带劲……”

    “住口!我没兴趣听你这些拐弯抹角的废话,百脉不通是你自己的身体,难道怪得到别人头上吗?”夏威烈忍不住握了握拳,先前娆儿与他提起何家的事,他还觉得有些亏待了这丫头,如今看来,根本就是这丫头亏待了何家少爷。

    夏娜嘟了下嘴,往自己的位置上一坐,一边漫不经心的撕扯面包,一边低声嘀咕了句:“当然怪不到别人头上,要怪只能怪我自己,谁让我这么废呢,生下来就经脉不通。”

    这音量说是嘀咕吧,偏偏在座的都能听见,说是正经说话吧,她又低着头刻意压低了声音。

    夏威烈这次不是拍筷子了,而是直接将筷子摔到了地上,怒喝道:“你给我滚出去!”

    这混账丫头,难道是在责怪父母没能给她一个好身子吗。

    夏娜呵呵一笑,也不哀求辩白,将手里的面包往嘴里一塞,起身就走。

    唔,是去吃张家烧饼呢,还是去吃王记包子?

    其实,她谁都不怪,百脉不通怪不到任何人的头上——同样,也怪不到她的头上。

    只是,明明任何人都没有错的一件事,为什么偏偏要她承受后果呢。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