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第三十七章 这反差太大,我接受不能嘛

    依照佑佑的说话,阴间现在已经彻底大乱了,反叛一方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他不得不从藏身体逃到凡间,因为被反叛军追得太紧,身边又没有其他护卫,只得找了一处灵气丰沛的地底灵脉暂且容身,哪想到会有人将灵脉挖开。

    “舅舅他说丢了一样重要的东西要去找,将玉无邪给了我,自己孤身一人不知去往何处。”佑佑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正躺在床上打着哈欠将自己的经历当做故事来听的夏娜。

    一定是舅舅他们给他讲过去的事情的时候,将过程美化了,否则,就是那魂珠存放多年过期变质了,不然的话,那个传说中的夏娜怎么可能会变成这副模样?这哪儿是一句性情大变能解释过去的,根本就是人格再造嘛。

    察觉到佑佑的目光,夏娜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了?”

    佑佑扯了扯嘴角,别开视线没好气的说:“没什么,后面的事就是你今天带着珏瑟叔叔来找我。”

    只有这些?夏娜总觉得这小子还有话没说完,比如那个被他称作“舅舅”的小鬼,从珏瑟的描述上来看,似乎那小子当初经常被她欺压。唔……不会是欢喜冤家那种狗血的设定吧。

    “莫染去哪儿找东西了?”珏瑟狐疑,莫染那小子从来都不在意什么身外之物,他一直随身携带的东西就两样,玉无邪和夏娜的魂珠……等等!

    夏娜已经转世重生了,那小子该不会是以为自己弄丢了夏娜的魂珠,所以又跑回去找了吧?想到这个可能,珏瑟的注意力猛的转到了夏娜身上。

    “喂,干嘛这样看我,就算你没身体,我也能感觉到你在看我的好吗。”夏娜简直要怀疑那个莫染会不会是真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了,怎么提到他的时候,这两个家伙都会转过头来注意她。

    “你……那个御灵芝资质不错,以你对他的了解来看,他勤奋吗,修炼努力认真吗?”

    “灵芝哥做什么都很认真的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珏瑟继续问,语气很凝重:“那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在三五天,或者一个月半年之内,修为暴涨三五倍……不,三五十倍?”

    夏娜翻了个白眼,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珏瑟:“就算是白痴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吧。”

    所以,你的灵芝哥有可能会被打成白痴啊。珏瑟真不想告诉夏娜这个噩耗,可当他想到自己似乎一直都在旁边看好戏,今天还差点亲眼看着夏娜与那男人这样那样……他忽然觉得莫染有可能会连着他一起打成白痴,毕竟,如今的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可以轻易教训莫染的器灵了啊。

    因为种种原因,已经接纳了一个事儿妈器灵的夏娜,很快也就适应了身边再多一个老气横秋熊孩子的事实。

    可是,她还是纠结啊,你说那么一可爱的孩子,粉嘟嘟的小脸蛋亮闪闪的大眼睛,唇红齿白的,怎么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呢。

    “这种修炼进度……说实话,就算不用掩饰,我想蓝凌也不会怀疑她就是那个潜力值第一的夏娜吧。”佑佑万分不解的问珏瑟,“真的有必要让她隐藏实力?”

    珏瑟干咳了一声,已经记不得究竟是多少次提醒佑佑了:“她没有前世的记忆,现在的性格完全是这一世的环境塑造的,但是,有一样东西,她和前世没什么区别。不,应该说是比前世还要强她记仇的本事比前世更强了。”

    夏娜斜眼撇着佑佑,怪笑道:“作为你母亲的救命恩人,我见到你母亲后的第一面,一定是要向她描述你是如何对我这个救母仇人恩将仇报的。真好奇啊,听珏瑟说你母亲对你管教的特别严格?”

    佑佑那一脸的鄙夷僵住了。

    “还有,我今天准备了足够的辣椒油。”

    话音落下,夏娜手指一晃,那枚晶莹温润的玉环无声的落下,浸泡在了一碗通红的辣椒油中。

    “这是南丑洲特产的魔鬼椒,除了辣以外,什么特点都没有。”

    “你……”

    佑佑张嘴只挤出一个字,再说不出别的话来了,璀璨的小火苗正从他的嘴里往外蹦,而他那张冰雪粉嫩的小脸,此刻已经红润得仿佛能够滴血。不光是脸,简直是从头到脚都如同被涂了一层上好的胭脂一般啊。

    珏瑟长叹:“你这性格也是愁人,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让何馨带你。搞得你性格随了你爸,偏偏得了她开嘴炮的本事。”简直是那两人身上最不讨喜的两样东西都给了这小子啊。

    玩笑归玩笑,夏娜还是对目前的处境相当了解的。

    高层全部逃离阴间,现在的阴间应该已经尽在反叛军的掌控之中了。而她这个竟然胆敢一再收留流亡余孽的凡人,一旦被爆出,伺候她的就是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酷刑了吧。可是,她想跑也跑不了啊,就算没了珏瑟,冲着她五百年前和蓝凌的那场恩怨,到不了十八层地狱也能到十七层半。

    “珏瑟,我说真的,有没有办法让人相信我确实不是那个夏娜?”

    “如果我有实体的话,我一定会给你翻两个白眼,所以我对你的回答只能给你口述一个表情手动白眼。”

    想也知道不可能啊。夏娜叹气,但三分钟不到就立刻又重新精神了起来。捡到佑佑都三天时间了,这不也没见什么人找à é来么,人海茫茫,她也没那么容易就被暴露出去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韬光养晦积累实力,好歹她也是曾经的武力值第一,阴间这场热闹,既然掺和进去了,就要玩得痛快一点。

    敲门声响起,这个点儿,夏娜不用问也知道是又到早饭时间了。

    真是搞笑啊,自打她被蓝凌盯上以后,连早饭待遇都比以前好了。

    撇撇嘴,把玉无邪从辣椒油里捞出来擦干净丢进旁边的水杯里降温,夏娜换了鞋出门了。恩……这都三天了,夏娆那女人也该有点反应了吧。

    等到夏娜走远之后,珏瑟才落到了佑佑肩上,没好气的说:“上次泡清凉油,上上次泡开水,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可是……”已经慢慢恢复了正常的佑佑委屈的扁扁嘴,不甘心的说,“舅舅总跟我说她是多么的厉害,多么的善良单纯有担当,还特别能干特别认真,简直是鬼差的楷模……我接受不了嘛。”

    珏瑟叹气,他该怎么跟一个八岁的孩子去解释 ré眼里出西施这种事情呢。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