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第五十五章 围观客人们觉得这些料难以接受

    “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

    见有人走到自己这边停下,易阳皱起眉,有些防备的看着正不快的看着夏娜的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瞧上去有几分眼熟,可他偏偏想不起来。该死的,都是那杯酒害的,这丫头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喝下去的。

    何毕眉头微皱,尤其是见到易阳竟然敢伸手拦下自己后。

    “先生,请你自重。”面对何毕的冷眼瞪视,易阳毫不推让。开玩笑,他好不容易才把那根鸡翅塞下去,这才刚成了朋友,就眼睁睁看人把朋友带走不成?

    “这话也正是我要说的。”何毕冷笑,拂开易阳的手道,“我是他的未婚夫,你有何资格拦我?”

    未婚夫?

    四周偷偷看热闹的客人眼睛亮了,脑海里已经飞快的描绘出了一出大戏。

    啧啧啧,把别人的未婚妻带出来,然后再灌醉,是打什么主意?

    不过,话说回来,这女孩子瞧上去年龄好小,大概也就十二三岁?这么小就被订婚了,对他下手的人简直是禽兽啊。

    好在夏娜也不是醉到人事不省,就算是她想醉得爬不起来,还有一个珏瑟盯着呢。论起清心咒,珏瑟可是使得得心应手——谁让他对酒鬼特别有经验呢。

    “头疼啊……”夏娜呲牙咧嘴的揉着脑袋,咬牙切齿的提醒珏瑟,“以后能不能更加温和的叫醒我!”

    珏瑟嗤笑:“放心,下次你再喝醉,我一定等你**以后在慢慢的温和的叫醒你,顺便给你最温柔的安慰。”

    夏娜顾不上跟他斗嘴,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何毕身上,奇怪的问:“你怎么……是御灵芝告诉你的?”有御灵芝在,何毕想知道她在哪里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御灵芝?”何毕眉头皱得更紧,冷声道,“你该不会是忘记我们今晚有约吧?”

    虽然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但看到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和别的男人在自己预定约会的餐厅里喝酒,还喝到醉醺醺,他还是会很不爽。这种不爽,大概类似于一个男人正要跟老婆协议离婚,但回家推门一看,尚未接到离婚协议书的老婆正跟一个不认识的小白脸在自家床上盖着棉被讲故事那么不爽吧。

    同时,何毕也略感到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里,那个名叫御灵芝的护卫是从来不离夏娜左右的,怎么今天会放任夏娜一个人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喝酒?

    “我知道啊,你给我那母亲大人发过信息了,可我不是说了我不去了么……”夏娜同样不爽的回瞪着何毕。这种不爽,大概类似于一个女人正在欢庆自己重获自由,然后早就分手了百八十年的前任突然莫名其妙的找上门来求复合吧。

    看吧,男人和女人对自己的定位,从根本上就是不一样的。

    “不去?那你还来这里?”何毕简直觉得这女人是在来这里之前就喝醉了。

    “我来这里是因为……你约的就是这里?!”夏娜终于反应了过来,怪不得她说要来这里吃饭时,御灵芝没再吭声,敢情是地点重复了啊。

    察觉到四周打量的目光越来越多,何毕心中愈加不快,微微侧过身子避开大半人的视线,压低了音量道:“我们非要在这里说么,难道就不能换个地方?”

    换地方,行啊。夏娜一点头,冲一旁的服务生招手道:“买单,这位先生结账。”

    素白可爱的小手毫不客气的指向了何毕。

    何毕也没心思和夏娜纠结这点小事,见夏娜同意换地方,立刻起身就往二楼去。

    夏娜翻了个白眼,冲一旁有些迷茫的易阳咧嘴一笑:“为毛都拿抓奸的眼神看咱们?这婚约又不是我想要的,他抢娶民女我找谁评理去啊我?”

    围观客人默默点头:抢娶民女,重点词!

    “他一会儿要跟我姐订婚,一会儿又跟我订婚,还不知道等会儿是不是要跟我谈他继续打算娶我姐的事情呢,这婚约变数大的很。”

    围观客人再次默默点头:始乱终弃,重点词再次!

    “我母亲和我姐也是搞笑,为了敷衍婚约,干脆把我推出去充数,我招谁惹谁了?”

    围观客人瞠目结舌:这是什么母亲什么姐姐,后妈吧?

    作为五感灵敏的狼族,易阳岂会感受不到四周越来越热切的眼神,他忍不住干咳一声,打断了夏娜的继续抱怨,提醒道:“我看你也喝的差不多了,还是回去休息吧……你体质不好,万一出了什么问题,那可就不好收拾了。”至于那位何先生,就先让他等着好了。

    “说的也是……还是回家吧,万一撞见我哥又得是麻烦。你说他一块万年不开窍的石头,怎么一开窍就开在我身上了,苍天在上,他要是再执迷下去,我家那不是断根了吗。”

    围观客人纷纷低头去捡自己瞪出来的眼珠子和掉在地上的下巴:苍天在上,这是什么家庭啊,这倒霉孩子竟然还有个变态哥哥!

    幸好在珏瑟的控制下,夏娜还算维持了大脑的基本清醒,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楼梯,她撇嘴道:“让我上去谈我就上去?你自己左手右手谈去吧,回家!”

    回家。

    回家啊……呵呵,那里原来是家?

    晃晃又有些想要混乱的大脑,夏娜知道自己今天确实喝多了,想要伸手拍拍易阳的肩膀却发现够不着,只能拍拍他的手臂道:“辛苦你了,还得麻烦你送我一程,改天我请你吃饭。”

    听夏娜说愿意走,易阳松了口气,忙拿起她的书包扶着她离开。

    买单?既然那位何先生乐意买单,他也不是那么大男子主义要面子的人……哦,狼啊。

    “不用到我家门口,不然你也有麻烦,就到前面那排萤木前头停车,然后你赶紧走,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眼看离夏家大宅越来越近,夏娜出声提醒道,“放心,虽然七十二度的酒是烈了点儿,但还放不倒我,这点儿路我走回去是没问题的。再说了,谁还敢在我家门口飙车撞我不成?”

    这倒是实话,八大家族的地位举足轻重,寻常人有哪个敢在八大家族的地盘上造次?

    易阳点头,看夏娜下车以后走起路来确实不怎么摇晃,这才放心的离开了。虽然他们路易家族也不是小家族,但如果因为一点小事和八大家族产生什么正面矛盾,终归不好。

    而夏娜就在这个据说寻常人不敢造次的地盘上,被不寻常的人哐当一下给撞飞了。

    至于上了二楼等候的何毕,已经阴沉着脸离开了吴氏烧烤店。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