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第六十三章 哥哥,你的三观崩坏了吗?

    见怀中女子浑身僵硬一动不动,夏清才回过神来,忙松了手转过身去,为自己的莽撞无礼深感懊恼。

    “那,那个……”夏娜大脑一团乱麻,她简直想不明白一向拘谨,在女色问题上甚至有点羞涩的大哥为什么会突然这么主动。而且,大哥怎么会发现她是南霞的?

    “抱歉!”夏清抢先说道,“是在下一时心急唐突了,还请南小姐不要往心里去!”

    夏娜定了定神,小声道:“没,没什么……夏先生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这么多年来,大哥从来没在别的事情上慌过神,直到狗血的遇上了她的南霞才破了功,刚刚肯定是她哪里露了马脚,大哥才会那么着急冲过来。

    夏清脸颊微红,垂下眼帘不敢直视夏娜的眼睛,讷讷道:“因为,因为……看到了南小姐的手。”说着,他忍不住又瞥了一眼那双白皙细嫩毫无瑕疵的手。

    只是一只手?!夏娜嘴角抽了抽,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恩,确实跟她自身的不太一样。可是,只凭一只手就能认出她来,大哥的眼力……不,执念也太深了吧。

    提到南霞的手,夏清猛然回想起来刚才看到的情景,急切问道:“南小姐,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谁胆敢对你不敬么?”果然与他猜想的一样,南霞小姐定然是在家中受了委屈才会来找娜娜的,否则,她怎么会受了伤不去医治,却来娜娜这里借酒浇愁。

    伤?夏娜愣了下,低头看看,才发现自己的手腕上有一圈淤青。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御灵芝那混蛋留下的。妈蛋,那么想你的茯苓妹妹,你就去死一死啊,死了就能去找她了。

    见南霞脸上露出恼怒神情,夏清忙出声:“南小姐?”

    “没什么。”夏娜回神,摆摆手想要回房间,但忽然心头一动,目光重新回到了夏清身上,摇头苦笑道,“不过是一点小伤罢了……比起我心里的痛,这点小伤算什么。”

    “果然……啊,不,我是说,是谁胆敢伤了您的心?”夏清简直怀疑南霞小姐的丈夫是不是精神有问题,竟然舍得让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子受伤害。

    上钩了么。夏娜再次轻笑了一声,叹息道:“我老公他……唉,我真不知该怎么说他,从来就没见过他那般小气的男人。说实话,我那三个前夫都是很大方的,我们偶尔还会在一起聚一聚。可他却把我管得死死的,只是偶尔和隔壁的王大哥去吃个饭而已,回来晚了住一晚宾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况且五星级的宾馆那么贵,为了节俭,难道我们两个住一间房有什么不妥吗?有什么好生气的呢。让他和我的前夫们来聚会一下,他竟然还发火了,亏我都准备好一整套的道具了呢……若不是爱惨了他,我定要再离婚一次不可……”

    夏清已经彻底蒙了。

    不,一定是他理解错误了,是他用污秽的想法去误解南霞小姐了。什么见异思迁,什么聚众乱,什么水性杨花……这种肮脏的词汇绝对不可能和她有任何关系的。

    还在执迷不悟吗?夏娜眉头微挑,继续再接再厉:“说起来,夏先生你长得也很英俊呢,只是不知道能力如何……有些男人看上去很强壮,可惜却是外强中干,银样镴枪头呢。”亲爱的大哥,很抱歉要彻底破坏你美好的初恋了,我这是为你好啊,万一你越陷越深,将来梦醒的时候还不得一枪崩了你自己?

    “对了,改天把你介绍给我几个闺中密友吧,我那几个姐妹都很喜欢你这类型的男人呢,到时我们一起玩点有趣的小游戏呀。”

    丢下这句话继续轰炸已经原地石化了的夏清,夏娜嘻嘻一笑闪身回屋,然后紧紧关上了房门。

    把门锁落下,再让珏瑟设下几个大威力的防护法阵,夏娜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夏娜,银样镴枪头是什么意思?”

    一个稚嫩的声音让夏娜脸上刚露出的笑容僵住了。

    珏瑟声音阴沉:“等阴间秩序归位以后,我一定要写提案,把严防凡间邪恶文化对鬼差的侵袭当做一件日常工作放到台面上来。”

    好不容易才编了个故事糊弄过去求知欲旺盛的佑佑,夏娜赶紧倒出一颗解酒丹吞下去,重新连上酒精分析仪。

    随着解酒丹的消化,她体内的酒精浓度开始慢慢下降。

    、、……

    终于,当体内酒精浓度降到的时候,夏娜重新感受到了变身的征兆,而降到的时候,变身完成,镜子中出现的是完全的少女形态。

    “°的酒,大概五十分钟会变身,一颗解酒丹大概可以在半小时内解除变身。”夏娜一边嘀咕着,一边在电脑上做记录,“下面是°的,估计要慢点儿了……”

    整整两天时间,夏娜一步都没有出过房门,而她的桌上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度数不同的酒**,从红酒到白酒,从米酒到啤酒,甚至还有两盒酒心巧克力。

    对于夏娜的钻研精神,珏瑟无比佩服,不过……

    “你要是能把这份用心放在修炼上,我估计早就可以丙等一级了吧。”

    “抱歉,我只对我感兴趣的东西有耐心。”夏娜头也不抬的回话。

    当初她为什么那么兴奋的要修炼?呵呵,那是因为她以为终于找到了不拖累某个男人后腿的依仗。而现在么,什么狗屎男人,见鬼去吧。

    这两天里,大哥没再来过她这里,只是给她打了个电话,还没等她接通就挂了,估计破碎了的三观还在重组中。大哥都不来找她,其他人更不可能管她了,唯独来过她这里的也只有御灵芝一人而已。

    他站在她门口,低声下气的求她开门,让她听他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你的苦衷吗?呵呵,你确实挺可怜的,出身卑微,唯一疼爱的妹妹早逝,你凭着个人的天赋和勤奋混出了头,可这世上孑然一身,连个亲人都没有了……可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特么欠你的了?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像所有的狗血剧女主角那样重复三个字——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夏娜不想听御灵芝任何解释,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男人有多会演戏,有多会蛊惑人心,她可不想自己一时心软,导致好不容易堆砌起来的高墙轰然崩塌。

    她没办法不承认,即使她看清了一切事实,在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的时候,还会生出一丝让她自己都犯恶心的动摇。

    “娜娜。”见房门打开,守在门口两天的御灵芝眼中一亮。

    “周末过去了,我该去上学了,麻烦帮我锁门,然后备车。”夏娜正眼也不看御灵芝一眼,面无表情的拎着书包往外走。

    喵的,如果不是要过周末,她哪儿敢憋在屋里两天做科学实验。

    御灵芝神色暗下来,目光转向夏娜的房中,在看到那些大大小小的酒**后愣住了。

    她这两天来要了大量的酒,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可他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喝了那么多酒。

    是因为他么?若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她心里其实还在矛盾中,并不能彻底做出决定,所以才会如此愁闷?

    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御灵芝握紧了拳头。没关系,他还没有完全失败,娜娜一定是他的,永远都会是他的。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