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第七十八章 我回来一趟就走

    自己这个次女,什么时候和阴间建立起了这么深厚的交情?夏威烈想不明白,那位叫蓝凌的阴间使者说娜娜像她的一位故人,可难道冥主大人也有这么一位故人不成?

    那什么,夏威烈夏盟主大人啊,你难道从来不看你的聊天工具栏吗,里面不是有搜寻共同好友选项的嘛。

    丢下几句模棱两可的话让夏威烈去纠结,夏娜此刻的心情是轻松加愉快。

    不过,这好心情也只能维持到她关房门之后。

    “你到底死哪儿去了!”终于等到夏娜回来,忐忑了几天的珏瑟气不打一处来。

    不等夏娜回答,佑佑也阴沉着脸扑了来,话里满是怨念:“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回来了呢,你是不是打算把我们扔下就离家出走?”母亲大人在,他发誓他绝对不是担心这个臭丫头,他只是几天没人陪着斗嘴有点儿无聊。

    “不不不,我只是找到了一个办法可以离开这里,而且,还可以想走就走想来就来虽然我压根就不想来。”

    稍微费了点唇舌把这几天的经历告诉了珏瑟和佑佑,夏娜也顺便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帮我这个忙?”

    作为一个**,那人在被她当做挡箭牌使了以后,应该让她体会一下没有挡箭牌的万箭袭来的美妙滋味才对啊。

    “谁知道呢,他喜怒无常又心狠手辣……难道说,他有什么阴谋?”珏瑟说着,又自己否定了自己的推测,“不应该,虽然他够狠毒,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不屑于使用那些阴险伎俩的,如果他知道我和佑佑在这里的话,想抓我们只会正面找门来,不会因为你们什么世家大族的面子就拐弯抹角的费手脚。”

    “所以说,他还不知道你们在这里?”这是夏娜所期望的最好的状况了。

    可问题是,如果不是冲着珏瑟和佑佑的话,那吴罪究竟是冲着什么来的,她?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夏娜抬头望天花板,喵的,她有一句一定要讲。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至少现在不能激起他的任何疑心,你就老老实实的在他面前装傻……哦,你就在他面前维持你的本色吧。”

    夏娜:“……”我这句现在就要讲!

    跟珏瑟交流了下这几天夏家内部的反应,夏娜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招人喜欢,短短几天内,基本几位有名姓的人物都来过了。当然,也都一无所获的走了。

    “御灵芝那小子最古怪,每天到了门口也不进来,一站就是半天。”

    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夏娜眉头不由得微微一挑。这段时间,她倒是将御灵芝的事情放下了不少,再听见这个名字,心里的不爽当然还是有的,但不会再有那么明显的钝痛了。

    那混账跑她门口罚站干什么?还特么天天来……大哥难道没将梦甜香的事情告诉父亲大人么,还是说,父亲大人并不介意这件事情的发生?

    门口又响起了曾经熟悉的脚步声。

    “干嘛,在我门口罚站啊?”

    听到里面传出的那个带着浓浓不快的熟悉声音,御灵芝的唇角微勾,一直阴郁的心情也有些愉悦起来了。

    被大公子教训,他并不在意,被揭穿梦甜香,他也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她还会不会回来。

    家主还惦记着那份灵力修炼心法,只要家主不死心,就不会介意他使用一些小手段。毕竟,在家主的眼中,她只是一件工具,一个心法的载体罢了。或者说,在家主的眼中,这些子女都是为壮大夏家而制造的工具而已。

    而她,曾经是最无用的一个。

    不知为何,他忽然有些怀念那些时光,那些她被当做无用废人的时光。那时候的她将他视作唯一的倚靠,全身心的信赖他,与他形影不离。

    门忽然被拉开,娇小可爱的少沉着脸,背背着一个背包。

    “喂,你不觉得你堵在我门口不走显得很变态吗?”

    变态吗?御灵芝忍不住笑了笑:“大公子也这么说过我。”当他向大公子承认他确实使用了梦甜香之后,大公子那张白皙的脸涨得通红,最终说出这么一句话。但也只是这么一句话而已,全然不同于那天牵扯那个叫做南霞的女人时那么愤懑。

    娜娜,难道你以为大公子可以成为你的倚靠吗?不要幻想了。他只是比其他夏家人稍微对你好了那么一点而已,在夏家,有太多东西比你更重要了,若是面对两难的选择,你不会是他的第一选择的。说到底,你不过是因为在这个家太孤独,所以将他视作了你唯一的……救命稻草。放心吧,我会让你明白,在这个家里,只有我才能做你唯一的救命稻草。

    夏娜倒是不知道大哥还找过御灵芝,不过,她倒也能想象得到,大哥虽然对她没多少偏爱,但还是会尽到一个做兄长的本分。是的,本分,也再无其他了。当然,她不贪心,能有这份本分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比起其他诸位血缘的父母姐妹们来说,真的很不错了。

    “你要去哪儿?”御灵芝视线落到夏娜的背包,长眉微微皱起。

    夏娜歪头,唇角掀出个冷笑:“怎么,我去哪里还要向你报备不成?”

    “作为你的护卫,我要为你的安危负责,我认为我有必要知道你的去向。”御灵芝有些许不解,家主应该不会放任娜娜轻易离开才对,可看她的神情,似乎并不担心的样子。

    “我要去阴间,你如果想去的话,最花楼顶楼,然后大头朝下跳下去就到了。”

    说完,夏娜绕开御灵芝,脚步轻快地走了出去。

    御灵芝没有追去,因为在他视线范围内,那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已经踏入了一道被撕裂的空间缝隙,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然,这情景也分毫不差的传到了夏威烈那里,令夏威烈的脸色更加难看。

    从回来到再次离开,夏娜总共出现了不到三个小时,甚至有些人都还没机会见她一面。

    “以为自己翅膀硬了么?我看你究竟能躲到几时!”夏娆眯眼冷笑,手中的水仙花茎被折成两段。

    一旁的夏妘懒洋洋的说:“人家现在可是阴间的红人,连冥主都亲自邀请她去做客的。呵呵,红人呢,干嘛不留在阴间别回来。”

    回答她的是一声冷哼。

    夏娜当然不会知道那些人在背后怎么嘀咕,即使她能猜得到也懒得猜干嘛去脑部别人是怎么骂自己的啊,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她现在已经从阴间中转回了凡间,正站在吴记烤肉的洗手间里。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