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第一百零八章 树苗与园丁

    靠,有钱了不起是不是?得宠了不起是不是?大方了不起是不是?

    夏娜答曰:是!

    虽然出身夏家,但她得宠时正年幼,等长大以后,赫然已经是一个人见人厌的废人了,所以,她到底也没有亲身体会过传说中那种购物狂的滋味。比如,像眼前这位姓何的少年这样,看见中意的东西,不是挑拣质量和尺码,而是大手一挥——

    “这个号的蓝色红色和白色各来一套。”

    或者……

    “这几双样式的不要,其他的号的白色都要。”

    夏娜觉得自己真特么傻啊,她就该提前和各大商铺打好招呼,带这小子去转一圈,得拿多少提成啊。不过,话说回来,她这算不算是为中州的经济繁荣做出了突出贡献?

    再一次挥别恋恋不舍的店员们,夏娜终于体会到了那些陪女朋友逛街的男人的痛苦。

    “那啥……何煜啊,你累了不?”

    何煜停步,回头斜睨夏娜:“不是你提议要逛街的么?”这才两个小时竟然喊累,果然是修为低下的弱鸡。

    “我提议……是我提议……”夏娜欲哭无泪,她提议的是逛小吃街啊,结果才刚说了个吃字,就被这小子以“刚吃过早饭不饿”给打发了。

    “算了,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真不愧是夏家老二。”何煜不快的甩了甩袖子,左右看了看,随口问道,“不是说你们中州的小吃街出名么,哪儿呢?”

    夏娜顿时原地满血复活。

    中州的小吃街,那是真的出名,并非夏娜为了吃而胡诌出来的。放眼华夏大地,能出现小吃街比购物街环境更优美,配套设施更齐全,人流量更大的真没几个,所以也就早就了小吃街比购物街更繁荣的情景。

    “从这头到那头,中州小吃街的总面积大概是十五平方公里,街道长四点五公里,宽约近四公里,南来北往的客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美食。不论你是喜欢国内大众化的饺子面条米线,还是偏远地区少有人知的特色菜肴,或者将南美丛林土著原汁原味的特产,这里应有尽有。当然,你明白的,这里不允许公开售卖一些尚存争议的食品——”

    何煜耳朵动了动,飞快的捕捉到了夏娜话里的某些内涵:“不允许公开售卖,也就是说确实有人在私下售卖咯?”

    “这个……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去品尝一下,毕竟这条街我还算熟悉,不过,我事后是不会承认带人去过的。”

    还算熟悉?珏瑟觉得这真是夏娜这辈子所说过的最最谦虚的一句话了,她对这里起止是还算熟悉啊,她闭着眼睛都光闻味儿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这里任何一家她想去的店铺好吗。

    见夏娜说的神秘,何煜稍稍来了点兴致,也压低了声音问:“都有什么稀罕东西?”

    “头胎紫河车,来源绝对干净卫生,你如果想要品尝妖族的,他们也有渠道搞到手……”

    何煜嘴角微抽,打断了了夏娜的话:“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那……烤蝙蝠?可不是南方那些普通蝙蝠,是血族饲养的特种蝙蝠,拥有一定智慧,只差一点点就达到国际禁止食用智慧动物的限定智商了呢。”

    “我不想吃蝙蝠。”

    “不喜欢啊……那要不要去尝尝南非洲某个特殊食人部落的手艺?放心,绝对不是人肉,他们用烹调人肉手法烹调出来的动物肉也别有一番风味……”

    “算了,你带我看看这里普通的特色就行了。”

    好吧,看来是不能赚外快了呢。夏娜小小的失望了下,但很快就打起了精神带着何煜到了某家烤兔肉的摊位,然后不经意的就看到了对面的素食铺子上坐着一个熟人。

    这丫头还真是小心啊。易阳一边慢条斯理的品尝着面前的胡萝卜,一边笑嘻嘻的冲夏娜挥了挥手。

    夏娜随便回应了易阳一下,立刻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和老板讨价还价上。

    “刚刚那个是狼族吧?”何煜疑惑的再次看了眼那个正在吃胡萝卜的青年,难以置信的问,“看他不像是穷的走投无路的样子。”

    “所以,素食只是他的爱好而已。”夏娜耸了耸肩,对于自己上辈子的一时报复竟然会塑造出一头食素的狼这件事,感到相当的自责。

    当初逼迫米克尔吃青菜豆腐的记忆已经收回来了,看着记忆里那个金发狼族青年痛苦的吃着会令过敏的豆腐,她简直要爱上前世的自己了。

    会有狼人把素食当**好?何煜无法接受,可再怎么看那个狼人,他都没办法不承认:那个狼人吃素吃得很开心。

    “不用管他,他不喜欢吃肉,不会来蹭咱们的东西吃。”夏娜将何煜的注意力拉回来,免得这小子一直盯着易阳看。

    易阳是她召唤来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万一在外面遇上了麻烦,至少有这个妖力早就突破了甲等的家伙在,可以多一层保险。就算是什么事都没有,就当她是请朋友吃饭联络一下感情好了……

    请朋友吃饭,好心疼,钱包好疼。

    中州小吃街实在太大了,纵使夏娜想带何煜多转几家,可何煜的消化系统是有限的,才转到第三街道,他们的脚步就停住了。

    “你……真的还能吃?”何煜觉得自己这会儿真是大开眼界了,一个吃素的狼不说,还有一个怎么吃都不会饱的小丫头。

    这丫头身高能过一米五,那都得感谢她是穿鞋的而不是光脚的吧。可就这么个小小的身子,竟然从头到尾一直在吃吃吃,她究竟都吃到哪儿去了?夏家大小姐身高一米七二,身段妖娆,那才是标准的女性身材,就算是见过一面的才十四岁的夏家三小姐,那也早就到一米六了吧。这丫头该不会是……

    “你有没有听说过基因隔代转移现象?你家祖先有兔族或者猫族的基因吗?”

    靠!

    夏娜瞪眼,从她十四岁那年听人提起基因隔代转移现象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可能逃不开这个话题。

    “好吧好吧,你只是发育的晚。”何煜说着,可他脸上的怪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夏娜这只是一句敷衍。

    老娘才十六,就算过了年,那也才十七,二十三还窜一窜呢,到那时直接窜到一米八!夏娜恨恨的碾着脚下一只蚂蚁。

    (蚂蚁: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夏娜!”

    一声来者不善的呼唤,将夏娜从某种不良情绪中唤醒。

    夏妘很恼火,特别恼火,她才不过有事出去了一小会,这丫头就见缝插针的将何煜给缠走了。大姐也真是的,干嘛对夏娜那么客气,什么冥主看中的人,她呸!

    “哟,这不我家可爱的妹妹小妘妘嘛。”夏娜当然不会被夏妘那一脸的恼火吓到,懒洋洋的冲夏妘招了招手,扭头对何煜说,“那是夏妘,在血缘上应该是我的妹妹,我不知道她来找我干嘛,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是来跟我说她有多想我。”

    想她?夏妘这会儿确实是想,想抽她。

    她就不明白了,这死丫头究竟要招惹多少男人才甘心,一回来就抢了大姐的未婚夫不说,结果刚勾引到冥主就把不要的男人又甩给了大姐,这么久以来,还一直跟御灵芝不清不楚的,现在人家何煜才刚来,这丫头就又缠上了。听大姐说,之前某次聚会上,这丫头不知道跟那个余家的余经跑哪儿去了,两人消失了好半天才回来,到现在余经都还惦记着那天的事情。大姐说她还小,这种事情不能打听太多,哼,那就是说那两个做大人的事情去了呗。

    呸,不要脸。

    夏娜很准确的从夏妘的眼神中看到了她对自己的问候,所以,她很纳闷,她这段时间好像都没见过夏妘吧,怎么这丫头要追到小吃街来问候她?

    等……等一下,结合这个特殊的问候,再联系到身边这个特殊的人。夏娜恍然的瞪圆了眼睛,将目光转到何煜脸上,很小心的问:“何煜啊,我问你个事情?”

    何煜对夏家姐妹间有什么恩怨根本不感兴趣,岂止是不感兴趣,他是相当的不耐烦,你们姐妹间吵架回家吵去不行么,非要在我眼前碍眼?不爽的哼了一声,他算是允许夏娜开口问了。

    “你对我家这位夏妘小姐感觉如何,有没有觉得她很可爱或者很漂亮或者很讨人喜欢?有没有一种想追她的冲动?”如果是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她觉得任何一个做姐姐的都不能这么赤果果的揭穿妹妹的那点小心思,但如果是夏妘,夏娜觉得自己有必要作为一个有爱的姐姐,很认真的关心一下妹妹的恋情。

    夏娜刚开口说要问问题时,夏妘直觉感到不对劲,可当着何煜的面,她怎么也不好意思大呼小叫的和夏娜吵啊。于是,她就听到了这个直切中自己心事的问题,整个人瞬间呆滞,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从脖子到额头全都火辣辣红彤彤。

    然而,何煜没想到夏娜会问这种问题,愣了一下后,没好气的哼了声:“无聊。”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呢,竟然会问他这种无聊问题,她根本就是拿他做幌子去攻击夏妘吧。

    多么简单简洁而又饱含深意的两个字啊。夏娜同情的看着夏妘,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再接再厉咯。”

    “真是够了,街也逛了,东西也吃了,我先回去了。”他可不想看夏家姐妹吵架打发时间。

    眼看着何煜头也不回的离开,夏妘克制半天的阴狠表情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原本俏丽的小脸此刻变得有些可怖。

    “矮油,真吓人。”夏娜撇了撇嘴,“人都走远了,你不追上去?”

    “夏娜,你这贱人绝对不得好死!”夏妘咬牙切齿。

    “没事儿,死了以后大不了去阴间混日子。”夏娜毫不在意自己亲妹妹对自己发出的诅咒,反正这些诅咒对她毫无用处。

    阴间!夏妘又狠狠地咬了咬牙,自打夏娜和阴间使者认识以后,就嚣张起来了,如今更是勾引到了冥主,简直是不可一世了。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夏娜没兴趣在这里和夏妘大眼瞪小眼,毕竟,除了拉个金主出来胡吃海塞以外,她还有正事儿要做呢。

    夏妘深呼吸,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免得做出当街打人的粗野举动,尤其是眼下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如果她敢做出让夏家名声蒙羞的事情,父亲母亲一定不会轻饶她的。夏娜,夏娜!今天的羞辱,她以后一定会讨回来的!

    目送夏妘离开,夏娜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略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怎么,还真盼着她当街跟你打一架?以你的实力,在她面前撑不过一分钟,你该不会指望我跑出来帮你打她吧?”易阳走到夏娜身边,好笑的问,“好像不论是姐姐还是妹妹,对你的感情都是那么的特别啊。”

    夏娜相当无奈的叹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恕我无知,真没看出来。”

    夏娜甩了易阳一个白眼。

    你当然看不出来,毕竟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倘若一棵小树苗,破土而出的时候就显露出和周遭树木截然不同的特质,那些园丁们总会格外在意这棵小树苗的。他们会更加精心的照料,会为这棵树苗人为的改造更优美的环境,会将这棵树苗塑造的更加与众不同……最终,毁了这棵树苗。当这棵小树苗并没有长成园丁们预想的那样,收获了失望的园丁们,又会怎么想,怎么看待这棵浪费了他们无数精力却毫无用途的树呢?

    “走了,有正事跟你说来着。”夏娜没心思和易阳讨论树苗与园丁的故事,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易阳谈。

    夏娜的正事……会是什么?易阳很好奇,这段时间来,夏娜似乎忙得很,是不是就在忙这所谓的正事?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