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第一百一十章 鬼差学院

    这就是传说中培养了无数鬼差的鬼差学院啊。

    虽然知道蓝凌不安好心,可一进入鬼差学院,夏娜还是不由自主的东张西望起来,毕竟,她很可能是唯一一个真正进入这里的活人。

    “这里是所有新手鬼差入学测验的地方。”蓝凌很尽职尽责的扮演着一个导游的角色。

    其实,不用蓝凌介绍,自打进入学院以后,夏娜的脑海里就开始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闪过许多细碎的画面,很显然都是她当初在这里上学时的情景。只不过为了防止被蓝凌看穿自己能够回收记忆的真相,夏娜才满脸的震惊又好奇。

    新手鬼差入学测验,这部分记忆似乎格外的清晰鲜明啊……

    冲进脑海里的记忆里,关于她入学测验时的情景似乎特别的清晰,很显然是因为这段记忆特别深刻重要的缘故。

    在入学测验上,她的武力值潜力直接爆了一台测试仪。

    “这个是什么,测试力量的吗?”夏娜指着面前的测试仪问,顺便很是好奇的看着旁边一个正在进行入学测试的新手鬼差将灵力输入到测试仪中去。

    蓝凌点头:“是的,这种仪器可以测试出你的天赋潜力,潜力值高的话,自然将来修炼起来是事半功倍的。鬼差是个长久的工作,尤其是新手鬼差的培训和修行更是积年累月,如果潜力值太低的话,也就没有必要成为鬼差了。因为,在今后的修炼中,实力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最终达不到毕业标准。”

    旁边的新手鬼差的测试数值为,按照夏娜回收来的记忆看,这个数值只能算是一般,测试仪的上限大概在一千五左右,而她究竟是多少却无法探明,毕竟当初给她测试的测试仪已经爆了啊。

    “这仪器听起来好牛啊,随便什么人的力量都能测试吗?”夏娜看着测试仪,心里有点跃跃欲试虽说珏瑟一直说她是当年那批鬼差中潜力值最高的,可她根本没感觉啊。这种力量测试什么的,可是各类热血玄幻里草根主角装逼打脸的大杀器啊,一般来说,那些死爹死娘顺道还被未婚妻抛弃掉的主角们,在力量测试中,要么是战斗力爆表,要么是各类元素魔法亲和力满级,总之,是举世无双的天才什么的。

    “当然,仪器可以根据力量强度换算出力量的具体数值。”看出了夏娜的念头,蓝凌挥手赶开身边的一名新手鬼差,让夏娜走到仪器前,“试试看,按住测试区域,将你的灵力运转起来。”

    夏娜依言而行。

    面对蓝凌,负责测试的鬼差老实的低下头,一声不吭的操作着仪器。

    测试仪的显示屏由黑转红,整个屏幕鲜红一片,显示夏娜的力量属性为红色火属性力量。然后,屏幕中央的数字开始闪烁,不停地扩大。

    …………………………

    终于,屏幕停了下来,最终显示的数字为。

    操作仪器的鬼差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说:“怎么……怎么可能!一千四……怎么会有一千四的……”今天一整天下来,压根就没有突破一千的新人,别说一千了,八百都没有啊,毕竟一千五只是理论数据,谁还真能达到这么高的潜力啊。

    相较于该鬼差的震惊,夏娜倒是有点失望,确实是个高的离谱的数字,但……她当初可是将测试仪搞爆的啊,今天就算不爆表,好歹也给她冲到这样的数值去才对吧。

    “安静!”见鬼差还没从失态中回神,蓝凌冷冷的呵斥了一声,“做好你的工作就好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就老实忘掉!”

    鬼差一凛,忙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刷新机器,将上面那个可怕的数字清除掉,免得让自己记住不该记住的事情。

    一千四,竟然还有一千四!蓝凌轻轻的咬了下牙齿。别人不知道,她当然是知道的,当初夏娜入学测试上因为测试仪爆表而闹出的风波,完美的掩盖了她一千二的潜力值所带来的惊艳。如今夏娜重生了,而且灵魂明显是受了损伤,她原本以为这丫头的潜力值会降低的。如今看来,确实是降低了,却只是降到不会爆掉机器而已。

    “蓝凌小姐,我的潜力值怎么样,还算可以吧?”夏娜充分展现着一个无知少女的好奇心,“他那么震惊的样子,我这一千四是高还是低?对了,你当初是多少?”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在她入学之前,蓝凌是学院中潜力值最高的一个,一千二的潜力值让这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一片目光。

    ……妈蛋,为毛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天生自带嘲讽属性,拉仇恨的技能生下来就是满点的吗?

    “我……不记得了,毕竟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蓝凌笑了,笑得格外的亲切,“潜力值能达到一千四,这个成绩可以进入一流了,很不错呢。”

    负责测试的鬼差深深地低下了头。何止是一流,这个一流是唯一的一个吧?何止是不错,简直是惊人啊。不过,既然蓝凌大人让他失忆,那他就乖乖的失忆好了,什么一千四的潜力值,根本不存在嘛。

    离开测试场,夏娜跟着蓝凌继续往里走。

    鬼差学院很大,但并不像凡间的学校那样有操场或者绿化带等一系列休闲放松的设施,这里有的只是教学楼,实验室,以及修炼室。

    “这里是教务处,要不要去见见咱们的老师?或许会有哪位老师认得你也说不定呢。”

    你都往里走了,我还能说不去见吗?夏娜嘟了下嘴,不知道蓝凌,或者说是**吴罪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好了说到底,她对这个教务处的感情也很深啊,一进门,就有各种记忆往她脑子里狂钻。

    各种被训,各种被骂,各种被咆哮……

    真是特么深刻的印象啊。

    夏娜无奈的接收着自己当初被老师们各种教训的记忆,各种跟烂泥糊不上墙,恨铁不成钢相关的词汇。

    蓝凌已经开始向里面的老师们介绍夏娜了。

    五百年前的……夏娜?

    有些老师已经从记忆中找到了那个一入学就搞爆了测试仪的学生,顺便找回了那些曾经将自己气到爆炸的记忆。拥有一个天赋超群的学生,是老师最大的幸福,但这个学生入学三年以后,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老师们明白,那是一个伪命题。

    “这……果然,一模一样呢。”

    “啊,我有点头疼……可能是昨天不小心摔倒撞的。”

    “说起来,我也有点头疼呢,我要去拿点药……”

    才几句话工夫,教务处已经空了一大半,那些任职超过五百年的老教师们,这会儿集体犯了头疼,休养的休养,吃药的吃药去了。

    夏娜的干笑僵在了脸上,她原本还打算跟老师们寒暄一下,听老师们亲口说说她当年的事迹呢。

    蓝凌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景,看着只剩下几个新老师的教导处,她忍不住也别过头去用力咳了一声:“既然老师们身体不太好,咱们就先去别处转转吧。”

    “也,也是哈……”夏娜身体僵硬,跟着蓝凌转出了门。

    妈蛋,她有那么可怕吗,再说了,她又不是来重新入学的!

    事实上,在躲出去以后,老师们也回过神来了。

    “她好像还是凡人状态啊,咱们学院不可能收凡人吧?”

    “说的是啊,而且,竟然是和蓝凌在一起……当初那场……她忘了就算了,蓝凌会放过她?”

    “这中间肯定有事儿吧?”

    “要是这么说的话,她可能不会再回来上学啊。”

    “那……咱们跑个什么劲儿?”

    是啊,那还跑个什么劲儿啊?

    只可惜等他们回过神后,夏娜和蓝凌已经到了教学楼里了。

    阴暗的教学楼里,楼道两侧挂着储存月光的壁灯,清冷的月光照在地上,也照在两人身上。

    走过教学楼,夏娜并没有收到多少清晰的记忆,很显然这里并没有给她留下多少深刻的记忆。不过说来也是,一段楼道而已,除非她在这里发生过什么大事,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深刻的记忆。从头到尾,收回的记忆也不过是她每天上上下下的上学放学而已。

    “你看,这里是你的画像呢。”蓝凌指着路边一副巨大的画像说。

    她的画像?夏娜愣了下,借着月光看过去,墙上挂的那副巨大的画像,那个梳着红色双马尾的少女可不就是她么?啊啊啊她还没死呢啊,挂这种玩意儿也太不吉利了吧。

    “夏娜,届,殁于大漠一役,荣立特等功……”夏娜将自己头像下面的文字念了一遍,忍不住嘀咕道,“立个功就死,真刺激。”

    “大漠一役,你居功至伟。”蓝凌笑着,亲昵的拍了拍夏娜的肩膀,“你只是不记得了,否则,你一定会自豪的。”

    夏娜怀疑这女人根本不是想拍她的肩膀,而是打算一耳刮子抽死她。

    摇摇头,她敬谢不敏道:“这种记忆还是没有的好,我可不想总惦记着自己死的时候的模样,人死的时候绝对很吓人的说。”

    “真不想恢复记忆吗?”蓝凌眉头一挑,“毕竟是你前世的记忆呢。”

    “可以有选择的恢复吗?比如我前世有什么宝藏藏起来,或者研究出过什么特殊的法术之类的,这种记忆有多少我都不嫌多啊。”这番话,夏娜绝对是发自肺腑说的。

    “这个真没有。”

    “……这个可以有。”

    转过教学楼,蓝凌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带着夏娜继续向前走去。

    夏娜的心里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虽然前面是什么地方她并不知道,但越是往前走,她心里的感觉就越不舒服。那里会有什么让她难受的记忆吗?可这里是鬼差学院啊,难道是在那里罚写过作业,或者挨过骂?

    “你不记得这里,想当初,你第一次到这里来上实践课的时候,可是哭着回去的呢。”蓝凌语气很轻快,似乎在回忆什么事情,嘴角噙着意思笑意说,“其实,不少新入学的都哭着回去,可你作为潜力值第一的新生,难免会引起更多注意。”

    “这里是什么地方?”夏娜眉头皱起,这里真的让她很不舒服。

    蓝凌停下脚步,抬手指了指墙上那个不起眼的路标。

    刑讯教室。

    轰的一下,夏娜的脑子仿佛炸开了一般。

    那些足以让最坚韧的灵魂都颤抖的刑讯,几乎所有第一次上这门课的新生都根本无法坚持到下课,而她更是哭着从里头跑了出来。

    是什么时候呢?

    跟着蓝凌的脚步,夏娜慢慢的向前走着。

    哭着出来……

    吐着出来……

    慢慢的,脸色苍白的踏着下课铃出来。

    再后来,神色平静的等下课以后出来。

    不知在这里来来往往了多少次,她终于学会了坚韧的面对一切,再恐怖的情景都不会再让她有任何动容。

    “正在上课呢,要不要去看看?”蓝凌相当有兴致,因为她又想起了夏娜当初哭着从里面跑出来的情景。

    当真是可笑啊,潜力值第一的新生,竟然会被刑训课吓哭。

    夏娜脸色微白:“那个……不用了吧。”虽然已经接收了这里的记忆,也对那些恐怖场面有了一定的抵抗力,但这不代表着她很乐意看到里面那些东西啊。毕竟,她这辈子好歹是活在一个和平社会,即使是互相想要弄死对方,但见了面还是会笑着拥抱的虚伪世界。

    “怎么,不想看看自己以前上课的地方吗?还是说,里面会有什么东西让你不舒服?”蓝凌的眼睛微眯了一下,视线牢牢的盯住夏娜。

    “我这人小胆啊,刑讯啊审讯啊什么的……听着就吓人。”夏娜干笑,脸色也微微发白,“里面好像有什么吓人的动静,咱不去了好不好?”

    “你害怕?真害怕?”蓝凌仍旧盯着夏娜。

    见蓝凌还要继续往里走,夏娜干脆蹲在了地上,眼圈都红了,说话声明显带了哭腔:“里面声音越来越大了,咱不往里去了行不行……我这人小胆啊,万一看见什么血呼啦的东西,以后回去还谁不睡觉了?姐,你是我亲姐行吗,咱不看了……”

    见她这副惫懒模样,蓝凌愣了愣,随即一笑:“好吧,既然你这么害怕,那就先不去了。”

    应该是不记得的吧,否则,这丫头不会吓成这样。毕竟,在后半学期,这丫头已经不再害怕刑讯课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