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23 故人

    大排档?

    夏娜诧异的看着珏瑟,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对那种路边美食突然就感了兴趣,毕竟,她当初去小吃街觅食的时候,珏瑟可是表现出不屑一顾的。

    “嗯,去吃大排档吧。”莫染也点头,脸上也时透着古怪的愉悦。

    所以,亢州的大排档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夏娜掏出手机在线搜索。

    并没有。

    “亢州的大排档有什么特色吗?”路元好奇的问,很显然,她也不知道珏瑟和莫染为什么会选择大排档。

    夏娜摇头:“算了,去了就知道了。”

    按照记忆中的方位,莫染引路到了距离东湖不远一处小吃街上,还有两三天就过年,这里远不如夏天时热闹,但好歹还有几家在营业的,不至于让几人饿肚子。

    这里……夏娜一愣,终于明白珏瑟和莫染为什么非要来这里了。

    五百年前,她曾来过这里。

    那时候,莫聆夜还是凡间的歌手,到亢州来参加流风杯歌手大赛,在这片大排档里吃夜宵的时候,曾和某个歌手组合拼酒。

    那些记忆很清晰,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当时的心情,那是一种掺杂着茫然和兴奋的古怪情绪。她不明白莫聆夜为什么会突然生气和人拼酒,但她的骨子里似乎是不安分的,她喜欢这种热闹场面。

    似乎,是她主动将那几个小子扔来的易拉罐又砸了回去,啧啧,她这小暴脾气啊。

    “就这里吧。”莫染在一家挂着“烤全羊”的牌子前停住了脚步。

    夏娜记得,五百年前,他们也是在这里吃的夜宵。想起当时的情景,她不由得笑道:“今天应该不会有人用易拉罐咂咱们吧?”

    “易拉罐?”路元奇怪的看了眼夏娜,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

    “大排档嘛,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稍微多考虑一下也是正常。”夏娜和莫染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笑意。

    正常吗?路元挠挠头,想也想不明白,算了,跟着娜娜就好了,其他的不用管。

    新年期间,生意确实不好,当看到竟然有客人进来后,老板顿时两眼冒光,喜笑颜开的三两步冲上来,飞快的问:“一共几位,想吃点什么,要酒吗,要烤肉吗?放心,我这里的肉是最新鲜的,价格也是最便宜的……“

    “就我们三个,酒……先不要了。”夏娜是多么想说酒有多少要多少啊,但想到自己这段时间一身麻烦,而且还要四处去接收记忆,南霞形态太耀眼,也太不好解释,她就只能忍了。

    总之,没有酒,那就先随便吃点好了。

    菜上来了,路元有点纠结,这里似乎并没有多好吃啊,虽然也不难吃就是了,但作为对夏娜稍有了解的人,她觉得这种东西绝对称不上是美味。所以,夏娜为什么非要来这里?还是说,这里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忽然间,她反应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莫染呢,既然夏娜和莫染都想在这里吃饭,很显然不是冲着吃东西来的啊。

    “那,那个……娜娜啊,我忽然想起我还有点事,你和莫染先慢慢吃着,我这就回去。”

    说完,路元也不等夏娜回答,落荒而逃一般起身就跑。

    这丫头怎么了?夏娜茫然的看着莫染。

    莫染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明白。

    “她抠门惯了,难道是怕买单?”夏娜不解的挠头,不应该啊,路元明知道出来吃饭从来都是她买单的,怎么会因为买单而逃跑。

    “算了,她不在也好,有些话也不方便当她的面说。”莫染懒得去猜测,看看左右并没有人来,他说起了吴罪的事情。

    他早就想说吴罪的事情了,可在夏家的时候不方便,出来以后又一直和路元在一起,现在总算是可以开口了。

    毫无疑问,吴罪对他们所有人都很熟,熟知他们的关系,他们的过往,甚至他们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私事。这就怪了,当年的人一共就那么些,会有谁能对他们了解的这么详细?

    如果说是当年的敌人的话,华夏之外的那群人,因为血脉关系,根本不可能进入阴间,更别提掌控阴间了。可除了那群人以外,他们似乎也并没有其他敌人了。确实,他们也曾收拾过几个恶鬼恶灵,但那些恶鬼恶灵早就灰飞烟灭化作天地间最基本的能量了。

    想不通啊。

    莫染和珏瑟绞尽了脑汁,可如何也想不明白吴罪究竟是什么人化形而来的。尤其是,他偏偏对夏娜百般纠缠。

    “会是夏娜认识姐姐之前的人么,所以我们才对这个人没印象?”莫染提出了一个猜测,但很快就摇摇头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如果是那样,他不应该对我们的事情那么了解。”

    “而且,他还特别放心你。”夏娜最想不明白的,就是吴罪为什么对莫染半点排斥都没有,还主动要求莫染留在她身边保护。不仅如此,甚至吴罪明知道珏瑟和佑佑的存在,却也置之不理。难道说,吴罪并不打算对莫聆夜一行人追杀到底?

    不能吧,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种事情连她这个小白都懂,吴罪不可能不明白。

    还是说,吴罪的自信心强大到根本不在乎这些?他自信这些问题对于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莫染,你说说,如果我真就和你结个婚,然后给他送个喜帖,他会有什么反应?”夏娜忍不住好奇道。

    莫染抿了抿唇,忽然脸上露出了调皮的笑容:“要不然……试试看?”

    “额?”

    “你打算印什么样的喜帖,婚礼是中式还是西式,宾客怎么请?”

    ……喂,你这么起劲干嘛。夏娜嘴角微抽,忽然从莫染眼神里看到了戏谑,顿时瞪他一眼:“好玩是不是?”

    谁知莫染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是,很好玩,因为我模拟了五百年。我想,凡间的婚礼策划师在我面前,都不堪一击。”

    难道这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夏娜朝天翻了个白眼,她总觉得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莫染似乎也有那么一点点偏执狂倾向(一点点吗?)尤其是刚刚那语气,她简直要和另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重叠了。

    莫染正说笑着,忽然神情一凛,两眼向外面看去。

    夏娜愣了下,也扭头往外看。

    一名身穿青色风衣的短发女子正径直向他们走来。

    “她……”夏娜脑海里一阵恍惚,总觉得这女子十分眼熟。

    忽然间,一连串的记忆涌入了脑海。

    小青,或者说,雨青,传说中那条著名的蛇类妖精。

    “果然是你们。”雨青笑了,伸手拉过一张凳子来,就那么坐了下来。

    珏瑟有些意外,透出夏娜脑海,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恰巧在东湖闲逛,忽然感觉到莫染这小子的气息了。”雨青笑嘻嘻的拍了拍莫染的脑袋,没能莫染反应过来,又笑嘻嘻的转向了夏娜,“夏家三小姐,最近名声很响啊。”

    “……还好。”夏娜干笑,在没收回前世记忆之前,她对这条蛇的所有印象都来自于那些传说。然而,等她收回记忆以后,才发现那些传说中的不实之处太多了。

    “老板,加一提啤酒!”雨青拔高了声音冲里面的老板招呼了一声,又回过身来说,“当时就想来找你们,结果临时有了点急事,耽搁了一会儿。等我想找你们的时候,才发现你们竟然跑这里来了——对了,还有个小姑娘呢,人呢?”

    夏娜一摊手:“怕买单,先跑了。”

    闻言,雨青笑了一阵,笑完以后又冲老板一招手:“老板,一会儿我买单!”

    “好嘞。”老板响亮的应了一声。

    一会儿,酒来了,菜齐了,烤肉也上桌了。

    雨青敲开一瓶啤酒一饮而尽,舒服的哈了口气,这才笑道:“五百年没见面,没想到竟然还能见着你们。”

    “我们也没想到。”莫染耸肩。

    “小夏娜,见到你真高兴。”雨青又转向了夏娜,“当初还以为……哈,不提不提,如今大家都能见面,那就最好不过了。对了,莫聆夜呢?”

    一句话,问几人都沉默了下来。

    见状,雨青愣了愣,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最近的新闻,说阴间的冥主现身,我看是莫染出来的,难道说……她把冥主让给莫染做了?不会吧,她这是要干嘛啊,怀二胎了?”

    听她这么说,莫染还没开口,佑佑就忍不住了,没好气的说:“母亲大人才没打算要二胎呢。”他才不要什么兄弟姐妹……唔,如果是个可爱的妹妹的话,那还勉强能接受。

    这话说的雨青不由得笑了,虽然很少见面,但她早就知道莫聆夜和洪锦有一个儿子,现在看来,这个躲在玉无邪中的小鬼就是那个孩子了。怪不得莫聆夜这么多年以来就没有第二个孩子,敢情这孩子吃独食啊。

    “夏娜,你怎么会转生成凡人的?难道说,这也和莫聆夜有关?”雨青很好奇,关于近来声名大噪的夏家三小姐的生平,她也有所耳闻,在半年以前,这位三小姐还是个不招人待见也没什么能力的废人。

    夏娜看了眼莫染,这个问题,还是让莫染去解释吧。

    莫染点了点头,开口道:“你弄错了,近来出现在公众面前的那个冥主,不是我。”

    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让雨青对阴间发生的变故有了个大致了解,莫染才停了下来,无奈道:“看那罪魂的反应,似乎并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也根本没有把我们当做威胁。”

    雨青听的冷了,她真没想到,这二十年间,阴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怪不得莫聆夜这些年间没来人间玩过,原来是遇上了麻烦。

    不过,她想来想去,却也同样想不明白这个罪魂究竟是何方神圣。哪怕是清算当年参与过沙漠之战的那些人,除血色以外,也并没有哪个会和莫聆夜一行人有过太深的交情,同时,还对夏娜有有种古怪的意图。

    “话说回来,小夏娜,被冥主求婚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刺激?”雨青一脸兴奋加好奇的问,“你的身世我也算略有耳闻,如今被冥主当众求婚,而且还是在你那位天才姐姐的婚礼上,是不是觉得特别爽?”

    服了,这条活了得有两千年的蛇精怎么就这么八卦呢,从一来就没消停。夏娜无语的瞅了莫染一眼,反问雨青:“如果你连对方是友是敌都搞不清楚,莫名其妙的就被求婚,难道你不怕对方是打算把你娶回去慢慢折磨吗?”

    “……没被求婚过,没感觉。”两千年的资深单身蛇表示自己对求婚什么的不感兴趣。

    莫名的,夏娜突然很同情雨青,然后,她忽然想起了传说中的另外一条蛇,不由得问道:“对了,你那位姐姐呢?”白素贞啊,多少人心目中的女神啊。

    那个传说中嫁给了凡人,无怨无悔的为一个无能凡人生儿育女的女子,实际上却是被那个凡人纠缠到恨不得牢底坐穿都不想见面的倒霉女人。

    “姐姐她啊……”雨青脸上的笑容略淡了淡,轻叹了口气,“没能度过天劫。”

    所以,灰飞烟灭了?

    夏娜愣了,莫染也愣了。

    珏瑟最先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问:“老冥主……我是说法海,他跑哪儿去了?”

    “他……”雨青犹豫了下,垂下眼帘道,“帮姐姐抵御天劫的时候,一并陨落了……”

    一时间,气氛凝重至极。

    过了一阵子,雨青才率先开口道:“算了,都过去几十年了,不说了。”

    可不说归不说,久别重逢的喜悦到底是消散了。

    勉强又聊了一阵子这些年的过往,以及接下来对吴罪的应对,眼见时间不早,几人也就起身道别了。

    和雨青分了手,走了好一阵子,珏瑟才出声道:“真想不到会是这样。”

    莫染默默的点头,那条白蛇妖力强大,如今骤然听说她竟然陨落于天劫之中,实在让他大感意外。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