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33 被遗忘的小家伙

    种植园的事情没什么好谈的,毕竟位置面积大概价格,大家心知肚明,要说谈,也就是谈谈究竟打算正儿八经的收购,还是直接征用了。

    不过,看莱恩这老头的意思,他一时半会还不想贸然得罪一个身份特殊的血族,虽然妮可现在整个家族就她一人,看上去是落魄了点,可全世界的血族还没死绝啊,你稍微欺负一下,人家或许不想管闲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要是往死里欺负,那不是逼着人家跟你死磕吗。况且,他手下那么多种植园,再加上一些没本的买卖,以及某些势力的暗中资助,手里还是不缺钱的。

    “那么,就这样?”妮可看着桌上那张关于安非家族种植园的地图,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但还是打起精神说,“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的话,我希望我这里可以尽快恢复正常。”

    这话说得夏娜猛点头——别的不说,首先把通讯信号放开啊,特么的大过年的我一条拜年短信都没收到。

    莱恩笑的跟邻家老爷爷似的和蔼可亲,点点头道:“放心,我们的生意谈的很愉快,我回去让律师整理好文件,忙完了交接事宜就立刻帮妮可小姐修理通讯设备。”说完,他又看了眼莫染,点点头道,“年轻人目光很长远,确实察米尔那孩子已经足够独当一面了,我会放他自由的。”

    自由?夏娜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估计那个混蛋巴不得自己被莱恩禁锢在身边一辈子吧。不过,想想莫染的要求,她也忍不住想要冷笑。杀人不过头点地,见惯了死亡的莫染根本没那么好心放察米尔一条生路,他之所以不打算要察米尔的性命,只是觉得那样未免太简单了。对于这种寄生虫一般的存在,最好的处置方式是就让他离开养他的米缸,在太阳的暴晒下慢慢干枯。

    至于察米尔脱离莱恩军以后会沦落到哪里,是变成小混混还是乞丐,那就没人关心了。

    送走了莱恩,大家心里都微微松了一口气,唯独朗牧有些不放心。

    种植园毕竟是安非家族的产业,如今被迫卖给莱恩,即使在来年可以给莱恩一个教训,可对于妮可来说,终究还是一件伤心的事情吧。

    见朗牧担忧的看着自己,妮可扬起了笑容:“我没事,我很好。那些种植园也不过是种着玩,我本来就打算和你一起去华夏生活的,种植园又不能带走,也只好卖掉了。而且,我也想好了,如果人妖联盟因为我将种植园卖给莱恩而降低我的声誉值,取消我的后裔名额的话,我打算将卖种植园的钱捐出去做公益,我想大概可以勉强维持住我的声誉值。所以,这笔交易,我仍然没吃亏。”

    话是那么说,可自己主动卖掉,跟被人强买强***起来终究不是个滋味啊。

    路元抓耳挠腮,勉强从肚子里掏出几句安慰人的话来:“妮可小姐,华夏很漂亮的,等你到了那里以后就知道了,到时候,你可以慢慢看风景就会忘掉那些种植园了。而且,华夏的美食全世界闻名,如果你不知道哪里有好吃的,可以问娜娜的……”

    夏娜顿时瞪了路元一眼,这丫头说的,好像她多爱吃似的。

    “好了,我说我没事就是真的没事。”妮可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再谈这个话题,目光投向夏娜,笑道,“咱们还是尽快研究一下该怎么给种植园施肥吧。”

    这特制的肥料一旦撒下去,来年的收成必然是惊人的。

    “这个嘛……”夏娜看看那两箱药水,有些为难的挠挠头,“虽说是这个药水对其他动植物都没有影响,甚至他还当我面尝了一口,但问题是——种植园那么大,咱们怎么才能保证一处不落的全都撒上?”

    是啊,这可不是你在家浇花,一个喷水器就能搞定的事情。

    大家顿时都皱起了眉。

    “对了,水源!”妮可脑海里忽然一亮,飞快的说,“这几个种植园都要从恩斯斯河引水灌溉的。”

    只要将药下进水里,自然就会随着水被浇到田地里。

    “可是……这会儿还不是播种的时候吧?等到他们播种浇水,估计水里的药早不知跟着河流流到哪里去了。”夏娜摇头,否决了这个看上去很完美但却有着最致命缺陷的提议。

    “是哈,只要河水是流淌着的,不管有多少药,几天也就流走了啊。”路元点点头,有些纠结的问妮可,“难道附近没有湖吗?或者其他引水的渠道?”

    妮可无奈的摊手:“你也知道,我们这里比较干旱,为了保证地下水位不再继续下降,早已不允许继续挖掘深井了。所有土地的灌溉,要么依靠雨水,要么依靠恩斯斯河。”

    夏娜忍不住咕哝了句:“就不怕恩斯斯河被抽干。”

    “那倒不至于,为了保证恩斯斯河的水量,每年雨季,政府会通过法师联盟联合集中雨水投入到恩斯斯河中去,避免雨水浪费在其他不需要的地方。”

    “那倒有意思,也省了你们法师的麻烦,不用一个个盯着附近的土地去下雨了,只集中照顾好恩斯斯河就行。”朗牧说着,有些遗憾的看了眼那两个大行李箱,如果恩斯斯河是个圆环的河流该多好啊,从这头流到那头还注入到自己的河水中。

    几人讨论了一阵子,却怎么也没能讨论出个实用的计划,看看挂在南方正中的太阳,也只能先解决午餐问题,然后再进行下一波的继续讨论了。

    午餐比昨天半夜临时赶工出来的夜宵更加丰盛,除了当地的特色美食以外,庄园的大厨甚至还竭尽所能的做了几道看上去很像华夏菜的菜品。

    照例,妮可的面前摆着一盘干煸鸭血。

    路元看了几眼鸭血,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一个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妮可小姐,你只吃动物血液吗?”

    妮可一愣,随即明白了路元的意思,不由得笑道:“对于我们血族来说,只要是血液,都可以维持营养供应的,只不过是人类的血味道会更加香甜一些,但也不是必须不可。不过,我想朗应该不会喜欢为我炒一盘干煸人血的,虽然我相信如果我想要的话,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血放给我喝。”

    “……妮可,我们可以先吃完饭再谈干煸人血吗?”朗牧有些纠结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番茄酱,他又想起刚认识妮可的时候,她竟然给了他两大包人血,说是从医院血库里买来的,要他烹饪给她品尝。

    丰盛的午餐结束,话题重新回到了如何下药上来。

    “如果我们有足够的人手倒也好说,可这种事情根本不能让更多人知道啊。”夏娜嘟了下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脖子上挂着的玉无邪,没好气的问里面的佑佑,“平时不是蹦跶的挺欢的嘛,怎么现在有困难了就装闭关了?你那信号放大器能放大我的工作范围吗?”自打被吴罪揭穿以后,她也懒得刻意隐藏珏瑟和佑佑的存在了——人家早就知道的事儿,还藏什么藏。不过,打从来了阿穷汉,珏瑟和佑佑就不怎么说话,有时候她主动喊一声才会引来回应,不然这俩就跟不存在似的。

    “别吵吵,等会儿再搭理你。”佑佑不耐烦的声音从玉无邪中传出来。

    哎呦喂,还给你脸了是不是,夏娜哼了一声就要拽起玉无邪教训这小子,却被莫染按住了。

    “玉无邪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莫染皱眉看着玉无邪,这是他曾经修炼过的地方,他比任何人都要熟悉这枚看上去再寻常不过的平安扣。

    “是有东西啊,佑佑那小东西在里头住着呢。”夏娜奇怪的看着玉无邪,不知道里面究竟还多了什么……

    等等,多了什么!多了个东西啊,是多了个东西啊!

    她竟然给忘记了。

    路元也瞪大了眼睛,很显然,她也想起来了。

    “小翠!”

    没错,是小翠,夏娜之前从齐州大学门口小路上捡来的那个才刚成形的树灵,那个拥有她血脉的小家伙。

    佑佑不爽的声音传出来:“你才想起来啊,你压根就把小翠忘在我这里了吧?”

    夏娜干咳了几声,看看莫染恍然的眼神,以及路元同样尴尬的表情,结结巴巴说:“最近这不事儿太多了嘛……忙……”

    为了让小翠更好的修炼,她当时就吧小翠塞玉无邪里让佑佑照顾去了。然后紧接着就发生了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从齐州出来直接就被夏娆那女人软硬兼施的带回了夏家,又在婚礼上出了那么一档子事情,还要担心老狼的下落,离了夏家又直接跑来阿穷汉……这前前后后折腾了十几天,她竟然忘了小翠还在玉无邪里了。

    “小翠,谁?”朗牧一头雾水,他不记得有过哪个朋友叫小翠啊,还有,夏娜脖子里带的那个玉石平安扣难道是件可以远程通讯的法宝吗,为什么有小孩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妮可也好奇的看着夏娜,对于华夏修士的法宝武器,她还算有一些了解的,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夏娜这会儿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孩子说些无关的话。

    青色的氤氲雾气从玉无邪中一丝一缕的散发出来,模模糊糊在夏娜面前形成了一团绿雾。

    “主人,小翠修炼了好久好久,感觉变化了好多呢。”小翠稚嫩的声音从绿雾中传出来。

    “……”夏娜此刻心虚的很,她真没脸说自己差点忘了这小东西。

    绿雾不停地翻滚着,然后慢慢凝练缩小,终于凝结成了一片翠玉雕成的绿叶。和当初的绿叶不同,这片绿叶的旁边不仅多了一片更加鲜嫩的叶芽,而且还多了一颗小小的花苞,透着鲜嫩的粉色。

    “你……还带开花的啊。”夏娜从来没亲自养过木灵,她只见过夏家后院里那棵老杨树的树灵,可那老家伙身上从来就没有过什么花儿朵儿的啊。

    “主人对花粉过敏吗?”小翠的声音紧张了起来,,“那我可以不开花的。”

    夏娜赶紧说:“不用不用,你想开就开,我对啥都不过敏。有花就开别憋着——用我给你弄点什么化肥吗?”想了想,她有些不确定的问妮可,“这附近有什么水属性——哦,我是说有什么妖魔吗,比如水里生长的,不论是鱼或者蛇都可以。”

    妮可茫然的摇头。

    “你别扯那些有用没用的了,不是想去种植园里下药吗,这事儿你拜托小翠。”佑佑的语气还是那么多欠扁,“就是不知道你把人家忘在脑后那么多天,还好意思求人家吗?”

    不过,似乎这事儿不用夏娜开口拜托。一听主人似乎有什么困难需要自己出手,小翠立刻自告奋勇要求为主人分担忧愁了。

    “小翠帮咱们去下药,怎么去?”路元有点想不明白。

    既然佑佑出来了,珏瑟也就主动出来了,落到小翠旁边,慢条斯理的说:“这件事嘛,不光要麻烦小翠,还要麻烦一下莫染——就是不知道这小子肯不肯出手干活。”

    莫染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他和珏瑟打五百年前就相看两相厌。

    “别卖关子了好吗。”夏娜的语气有几分危险,“我这几天太忙,忙的耐心存货严重不足。”

    “好吧,我给你们指条明路。”珏瑟晃了晃身子,语气也正经起来,“不是要给大面积的土地下药么,这种事情虽然不能让大量的人类知道,但可以让非人类知道啊。”

    非人类?夏娜眨眨眼,似乎有些明白珏瑟的意图了。

    虽然离开了阴间,而且阿穷汉也不在阴间的管辖范围内,但莫染管理了五百年阴魂,那经验是相当丰富的,随便驭使几个不成气候的鬼魂还是办得到的。而小翠这些天的修炼也积累了一些力量,虽然不能控制太强太大的东西,但和地上的野草进行良好沟通,并使唤野草做些事情也是可以的。

    所以,只要莫染使唤几个鬼魂划开区域,将药水分派给各部分的野草,然后由遍地的野草一点一滴的将药水运输沉淀在土地中,这样一级一级往下分散,自然就可以完成下药的任务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