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34 回国的路遥远又坎坷

    正如珏瑟所说,虽然下药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但并不是不能让鬼知道啊。

    夏娜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小声问:“万一阿穷汉这里有哪个通灵师闲着没事拉个鬼来聊聊天怎么办?”

    莫染冷冷一笑:“稍后我会超度这些孤魂野鬼。”

    “……人家给你干了活,你还要杀人,不,杀鬼灭口啊。”夏娜惆怅的看了莫染一眼,叹气道,“动作干脆点,别落下了。”

    反正不管是鬼魂还是野草,正常人都是不会去在意的,也就不用等到夜里了。

    在这片土地上召唤几个鬼魂,比华夏土地上容易多了。毕竟自从阴间建立起绩效考核制度以后,鬼差们的工作效率就提高了许多,抓错鬼或者漏抓鬼的现象少了很多。况且,华夏境内意外死亡的人口也比阿穷汉这里少很多啊,毕竟不是随便哪个地方都是闲着没事就打一仗的。

    不到十分钟时间,莫染就召唤来了几十条鬼魂。看着几十条灰蒙蒙的影子飘在眼前,半个月前还是普通人类身份的朗牧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觉得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尤其是其中几个鬼魂还是直接从庄园附近召唤来的。

    药水有限,夏娜也不敢一次性用完,先选了一片种植园做实验。

    实验结果令人相当满意。

    这些鬼魂按照莫染的要求,每个都挟裹了一试管的药水平均分布在了一片种植园中。然后,小翠寄身到一片树叶上,操纵这片树叶一直飘到了那片种植园中才慢慢落下,然后控制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鬼魂身旁的野草,让这些野草乖乖的从鬼魂体内汲取药水,散布到周围的土地上。如此复制了几十次,正片种植园的土地中,就都均匀的洒满了药水。

    按照交给自己药水的那人说的办法,夏娜让小翠从种植园中随机抽了一点样品土回来。用试纸测试了土地中的药水浓度,看试纸慢慢变了色,她兴奋的一点头:“成了!”

    两个小时以后,莫染回来了,点点头道:“现在,除了我们以外,再没人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了。”

    那几十个孤魂野鬼,已经被超度完毕。

    “主人主人,那些野草说要谢谢你哦。”小翠兴奋的在夏娜肩上蹦跳个不停,被遗忘在玉无邪中这么久,它这会儿算是打开了话匣子了,两个小时都没停嘴。

    不过,那些野草有什么好感谢她的?夏娜奇怪的问:“为什么谢我?”

    “它们说如果没有这些药水的话,土地上早晚要被人种上红花的,而它们也一定会被铲除的干干净净。而现在,那些药水让红花无法生长,时间久了土地也就会被人抛弃,它们也就可以自由生长了。”

    “……它们想多了吧,就算是不种那些,那些地上也可以种粮食,种棉花,种水果啊,到时它们还是要被铲除。”路元好笑的摇摇头,“毕竟是草,没什么智商啊。”

    谁知妮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想多了,如果是给这里的普通农民来种的话,他们才不会费力气把每一棵杂草都清除干净呢。但凡他们有那么一点半点肯努力上进的心,也不会那么穷了。”

    几人相互看了看,都沉默了下去。

    不过,不管怎么说,反正下药的事是搞定了,现在可以准备打点行李返回华夏了。

    在商议回去的方法时,朗牧直接说道:“我和妮可通过大使馆回去。”

    “为什么?你们随便买辆能预定航线自动航行的飞车不就行了吗。”路元不解,通过大使馆回国要办好麻烦的手续,而且国际飞车的速度比私人飞车慢得多,中间说不定还要在印渡或者越北停车上人,耽误时间啊。

    “毕竟这里还是阿穷汉的境内,通过大使馆的国际飞车离开,是最安全的办法了。”朗牧现在追求的不是速度,而是安全,虽然这药下的是无色无味且没有半点动静,可他就怕莱恩那老混蛋又出什么幺蛾子。

    妮可点点头,笑着看着朗牧说:“而且,我还有些事情想要拜托大使馆的人处置,如果顺利的话,或许我的后裔名额还是可以保住的。”

    这话说的夏娜几人都有些诧异,就在和莱恩交换了土地所有权文件以后,妮可的贡献值就自动下跌了,而来自人妖联盟的信息也同步到达,提醒妮可已经失去了后裔名额,如果她不在一周内解除对朗牧的初拥,将会受到严厉的制裁。

    “这些种植园换成的钱,如果全部捐献给公益基金会,应该可以帮华夏建成几十个希望小学,或者图书馆之类的吧。我算了下,获得的贡献值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大,但也能勉强达到维持后裔名额的标准线。”妮可轻晃着手里的文件夹说,“至于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我怎么谈了。”

    夏娜恍然的点头,但随即就反应过来:“那么多钱——全捐?”

    她直到看过合同书,才知道妮可究竟拥有了多少种植园,怪不得起初商量下药的时候,她提过可以让朗牧变成红毛乌鸦出去撒,却被朗牧狠戳了一手指头——要是真靠朗牧自己去下药,估计翅膀飞断了也不够他折腾的。

    “即使全捐,能换到的贡献值也只在标准线上下,如果还要留一手的话,恐怕根本不足以让我留下后裔名额。”妮可叹了口气,忽然可怜巴巴的看向朗牧,“等跟你回到华夏,我就要彻底变成一无所有的穷人了呢。”

    朗牧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我养你。”

    嘶——好冷。

    夏娜和路元拼命搓着身上的鸡皮疙瘩,哪怕是等了夏娜五百年的莫染,看惯了洪锦和莫聆夜日常花式虐狗行为的珏瑟,此刻也都赶到了一阵阵恶寒。

    “那么好吧,你们去大使馆,我们先直接回华夏。等你们到了华夏以后就联系远哥,叫上安安和靓妞,咱们好好聚聚。”夏娜拍拍朗牧的肩膀,顺便把自己一身鸡皮疙瘩拍在他身上,末了,又忍不住问妮可,“需要什么帮忙吗?”

    “暂时没有吧。”妮可笑了笑,耸肩道,“虽然我不是人类,可我好歹现在也算是你们华夏的媳妇了,华夏的大使馆可不能不管我。再说了,我是去给他们送钱的呢。”

    夏娜白了朗牧一眼:“算你小子运气好,竟然能勾引到妮可这样的好女人为你散尽家财。你小子可记住了,要是你敢欺负她,我一定会打到你变成红毛乌鸦,然后把你关进鸟笼子里拔光你那一身毛。

    朗牧嘴角微抽,这丫头的坏心眼越来越匪夷所思了,拔光他的毛?亏她想得出来。

    确定一切都安排好了,陪着朗牧和妮可两人实实在在的进了大使馆,实实在在的在大使馆的安排下上了回华夏的国际飞车,夏娜几人才放心的启动了自己的飞车。

    “好了,咱们也回去,要是开的够快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午夜之前吃个饺子放个鞭炮。”夏娜说着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趴在了路元肩上哼哼道,“这才三天,怎么感觉跟三个月似的累。”

    路元也有同感,自打从夏家出来,似乎神经一直是绷紧的,直到现在才算放松了。揉揉同样有点酸涩的眼睛,她晃晃肩上的夏娜道:“你把小翠收好,我预设好航线就直接自动行驶了,等上了航线,我也要休息一会儿。”

    夏娜点点头,指尖戳戳小翠的花苞,让它乖乖到玉无邪里头去呆着。说实话,她挺好奇的,这玉无邪里面的空间究竟有多大,藏了一个佑佑一个小翠不说,还能藏下一个莫染,看来容量是相当大啊。不过,可惜的是这东西只能存灵体,不能存无意识的物品,不然的话,她出门可就省事了,不管什么证件卡片卫生纸卫生巾(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吗?),全都一股脑塞进去就行了。

    从阿穷汉回华夏的飞车港口倒是比华夏来阿穷汉的稍微热闹那么点儿,毕竟在这个日子里,绝大部分华夏人都是往家的方向赶,没谁打算这个时候跑国外溜达的。而国外的人这个时候却也有兴趣跑华夏去玩玩,毕竟是华夏传承了几千年的传统节日啊。

    “走了走了,准备过港口回家。”夏娜本以为自己不在意的,但这个时候却发现,有种情绪叫做归心似箭。

    轰隆一声巨响,从不远处传来。转过头去,闯入视线的是缓缓升起的黑色浓烟。

    路元一愣,疑惑道:“什么东西炸了?”

    很快,她们就知道是什么东西炸了——飞车的指挥台炸了。

    “我靠!”夏娜忍不住骂了一句,没有指挥台,飞车还怎么执行预设航线,更没办法寻找航行目标了啊,这要是飞上国际航道,那还不得分分钟和别的飞车撞上?就这行驶速度,擦个遍也是粉身碎骨啊。

    这次连珏瑟也没顾上教训夏娜爆粗口会对小孩子造成什么影响了,敏感的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普通人或许会炸个银行什么的(会吗?),可谁没事儿会跑来炸飞车的指挥台啊,只有那些极端分子才会喜欢在交通运输枢纽捣乱,千百年来一直如此。

    果然,没过几分钟,就有打量涂抹着莱恩军部队标志的战斗车辆涌进了这个飞车港口。

    夏娜猛地低下头,顺便把路元的脑袋也按下。她现在心里就一个不好的猜想:该不会是莱恩那死老头子发现了他们干的好事,因为追不上妮可和老狼,所以就跑来找她吧?

    “娜娜,你赶紧回阴间,咱们能跑一个是一个。”路元小声说,很显然,她跟夏娜想到一起去了。

    夏娜瞪她一眼:“傻妞,我会丢下你跑?”

    “总比都被抓了强吧,能走就走,都被抓走多不划算。”

    都特么什么时候,你丫的还算这账,你这抠门劲儿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说话间,莱恩军已经将整个港口都占领下来了。

    “保持安静,我们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所有人都保持安静,待在原地不要随意活动!这座港口现在已经被我们莱恩将军征用,目前将暂时关闭,具体开通时间待定!”

    港口的广播响了好几遍,所有被强行羁留在港口内的人顿时不满的抱怨了起来,可也仅仅只是抱怨,谁也不敢真就跟莱恩军的枪炮去要个说法。

    征用港口的广播响了好几遍,但却不见人来搜查,也没有说要捉什么人,这让夏娜和路元微微有些意外,难道说是她们想多了,莱恩军不是来捉她们的?

    “那他没事儿占个港口干嘛,收保护费?”夏娜不解的四下扫视,附近因为不能离开而愁眉苦脸的大有人在,而她和路元反倒是轻松了许多——只要不是来找她们俩就行,管是为什么不让走呢。

    这时旁边凑上来一个小个子男人,压低声音道:“两位刚从国内来吧?”

    这位说话没用同步翻译器,看来也是华夏人。夏娜点点头,看了眼站在远处的士兵,同样压低声音问:“到底怎么回事?”

    “一看你们就没来多久,对这里的情况还不清楚呢。”因为有同胞在,小个子男人心里舒服多了,往夏娜她们这边凑了凑,蹲在地上说,“你们还不知道呢,就在个月,莱恩军和南方的路基军打起来了,国际报道上说的轻描淡写的,其实那一场的动静可是不小,只不过双方怕引起的国际影响太大,刻意遮掩了……就在上周,莱恩军在路基军又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那次他们的某个将领去路基军控制的周边地区时,路基军控制的飞车港口指挥台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反正那位少校的飞车是大头朝下砸进了飞车港口旁边的河里,等人捞出来,肚子里都养了几条金鱼了。”

    “所以,他们今天是报复来了?”路元简直难以相信,在华夏,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一言不合就打仗的事情。

    小个子男人一摊手:“嘿,那谁知道呢,反正他们不会是想来学习飞车管理技术的。”说完,他冲夏娜挤挤眼睛,“我留意这位小姐很久了,刚刚过证件的时候,我看见你的年龄是十六岁,你是哪族的?”

    “汉族,怎么了?”夏娜忽然觉得心情不太好。

    “我不是说那个,我是问你是猫族的还是兔族的,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应该不是鼠族的才对,难不成你是狐族的?”

    在路元的闷笑声中,夏娜的脸终于黑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