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35 鼠族

    用各种手段“说服”了那个小个子男人自己确实是人族,夏娜冷哼一声,不爽的瞄了眼那些板着脸占据着各个出口的大兵,心里烦躁起来。

    特么的,连着半个月了,除了找到老狼的下落这件事以外,其他发生的事情就没一件好事。

    本想出了国能转转运呢,结果一摊子烂事刚结束,还没回国就被卡在了飞车港口。

    “那个……夏小姐,路小姐,你们两位这是要回华夏?”小个子男人忘记了自己是如何被夏娜用火焰术说服的,又不屈不挠的凑上来套近乎了。

    路元白他一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嘿嘿,那什么……我看你们的飞车型号相当先进啊,想买到这个型号的飞车,不光是要有钱,没点人脉也是买不到的呢——”

    “所以呢?”夏娜拉长了脸看着小个子男人,想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搓搓手,小个子男人看看左右,忽然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小的贸然问一句,这位夏小姐,可是夏家的千金?”

    “大概是吧。”夏娜耸耸肩,这小子应该是从新闻上看到过她的照片吧,毕竟她现在也算是半个名人了。

    见夏娜这么大方的承认了,小个子男人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又凑上前一步,陪着笑道:“那啥,夏小姐啊,咱们华夏人在国外一定要团结,要互帮互助对不对?”

    “麻烦你说重点。”夏娜这会儿心情很不美好,因为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莱恩老头。

    “我的意思是,莱恩军是阿穷汉几个军阀中最不讲理的一个,咱们华夏人最好还是站在一起同心协力,毕竟咱们背后占着的是华夏,他们也不想随随便便去得罪华夏——尤其是夏小姐你是夏家的千金,身份特殊,待会儿如果需要通过大使馆那边验明身份转送回国的话,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证明一下身份?”

    说了半天废话,小个子男人的真正目的终于扯出来了。

    夏娜斜着眼上下瞅了他几眼,怪笑道:“所以说,你是黑户?”

    “……也不能算是黑户吧,我只是一不小心忘记办护照,然后又一不小心上了一辆来阿穷汉的货船,最后一不小心在阿穷汉干了几年活……”小个子男人搓手干笑,对于自己这一系列的“一不小心”,似乎半点也没感到不好意思。

    “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别跟我扯互帮互助那一套,除非你能帮得到我,否则,咱们之间不是互帮互助,而是我纯粹的帮助你。”夏娜翻了个白眼,指着自己的腮帮子问,“你看我像那种闲着没事就扶老太太过马路的好孩子吗?”

    知道夏娜得这么问,小个子男人丝毫没有局促不安,反而自信的笑了笑:“或许你现在还不需要我的帮助,但或许我今后能帮到你。认识一下怎么样,我叫舒谙,鼠族人。”

    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人类。夏娜了然的点点头,她和路元一早就看出对方的妖族身份了,只是不确定是哪个种族而已。不过,舒谙……姓舒的鼠族人,竟然还需要偷渡到国外去打工赚钱?

    见夏娜面露疑惑,舒谙坦然笑道:“正常来说,我是不应该沦落至此的。可鼠生无常,谁又能预料到自己的命运中究竟会有多少劫数呢?”

    “少说没用的,不搞清楚前因后果,我可不想随便沾惹麻烦上身。”夏娜退后一步,用实际行动来表示自己要和舒谙保持距离的态度。

    “不知道夏小姐有没有听说过十年前北方鼠族的那场风波,如果夏小姐知道的话,或许就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说这话的时候,舒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苦笑。

    十年前?路元忍不住脱口而出:“娜娜十年前才六七岁,怎么可能知道。”

    谁知夏娜却摆了摆手。

    虽然那时候的她确实才六七岁,但作为夏家人,尤其是当时还是家族重心的她,当然是知道北方鼠族发生的那场大风波的。甚至,在她后来失宠的那几年里,经过各种信息各种资料的综合,也对那场风波有了一个比较直观且清楚的了解。

    所以,对于舒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顿时明白了。

    “那我该称呼你什么?太子爷?”夏娜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了几分戏谑味道。

    对于舒谙这个人,她简直想要表示同情,只因为父亲的痴心妄想,结果阴谋失败连累了一家人。舒姓,是鼠族的王族,而舒谙,则是目前北方鼠族之王的亲叔叔的长子——这是夏娜所猜测的。

    十年前,北方鼠族发生了动乱,鼠王的亲叔叔被野心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的发动了谋反,然后被鼠王轻而易举的镇压了下去,连他那句“我不为王,鼠族必亡”都彻底沦落成了笑柄,并演化了出了各种种族的版本,如:“我不为王,狐族必亡”,“我不为王,羊族必亡”等。

    “我说你们家被镇压后怎么没动静了呢,敢情是都跑到国外去了。”夏娜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的男人,忍不住摇头道,“虽然说出来你可能不爱听,可我还是想说,你父亲当初真是够糊涂的。”

    舒谙一摊手道:“谁让我父亲心里藏不住话呢,我原本以为他可以再忍耐一下的。”

    “忍耐?忍到力量积蓄得足够推翻现今你那位堂哥么?”夏娜不由得笑了,她原本以为眼前这位的耐性会好点呢,现在看来,虽然是好点,但还是有限啊。否则,在这种情况下,她绝对不会回华夏去。

    “都这样了,你还回国,不怕被赶尽杀绝?”

    看吧,单纯如路元,也知道得罪了一族之王会是什么下场。

    “我不可能在阿穷汉待一辈子的,眼下正是个好时机。”舒谙笑着说,笑容里透着坚定,“我父亲那句话或许说的有些偏僻,如果修正一下的话,应该是‘舒言为王,鼠族必亡’。我们北方鼠族自南方鼠族分离独立出来三百五十年,不能就这么被舒言葬送了。”

    所以,果然还有其他隐情吗?夏娜挑了挑眉,大脑里已经自动组织出了一个“鼠王昏庸阴谋葬送治下子民,有志之士密谋反抗惨遭镇压,隐名埋名十几载一朝抗争成功”的狗血故事。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让还想继续听故事的夏娜和路元都闭上了嘴,一起安静的坐在自己的飞车上,眼观鼻鼻观心。

    一排士兵端着武器从几人面前走过去,停在了前面不远处。

    “查清楚他们的身份,无关的人尽早让他们滚蛋。”

    虽然这话不怎么好听,但在夏娜和路元耳朵里,简直比唱歌还动听——谢谢,我们这就滚,滚得远远的。

    不过,这个“滚”的前提是得“无关”才行啊。

    夏娜和路元小心的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已经从前面开始检验众人证件的士兵,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搜查什么人。

    “你的证件呢?”莱恩士兵在一个瘦高男人面前停下了脚步,眼神不善的盯着他,“你是偷渡客?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渡到我们阿穷汉来,你的好日子这下是到头啦,给我到牢里过去!”

    这话说的舒谙神色一紧,连带的路元也有点紧张起来,小声道:“他们查偷渡客很严啊。”

    “不……他们应该这次查的就是偷渡客。”舒谙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在阿穷汉十年,对于阿穷汉的情况实在太了解了。在阿穷汉,偷渡随时都在发生,而军方的人也都心知肚明,只要不是大规模的偷渡,他们才懒得管。毕竟,他们也很需要那些手脚勤快的工人和农民给他们干活。

    而现在,他们竟然将偷渡客直接逮捕回去,很显然是特别针对偷渡客而来。

    是对舒谙来的?夏娜疑惑的看看舒谙,又看看还在前方检查证件的莱恩士兵,见他们果真对偷渡客格外在意,尤其是那些身材瘦小的偷渡客。

    可是,这未免太巧了点吧,早不查晚不查,偏偏在这个舒谙认为的最好的回国时机查了起来,尤其是莱恩也到了这里,这说明莱恩军很有把握能在这里查到舒谙啊。

    路元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忍不住低声道:“查到我们这边的话,一定躲不过去的。”

    “不,只要我们说不认识他,就没事了。”夏娜好笑的拍拍路元的肩膀,这丫头太好糊弄了,才聊了会天,就把人家当自己人了。

    舒谙的脸色顿时变得灰暗起来。

    “不过,要是说我们是一路人的话,该怎么才能脱身呢?”夏娜的话又让舒谙的眼神活动了起来,摇摇头,她无奈的叹气道,“说句实话,你身边的人真不怎么靠谱。”不然的话,他的行踪怎么会被暴露的这么彻底。

    舒谙狠狠地咬紧了牙。

    又是一个偷渡客被揪了出来。

    飞车港口的偷渡客是相当多的,毕竟偷渡客不能搭乘官方的国际飞车,一般都是乘坐私人飞车或者自己驾驶飞车进行远距离旅行的。

    “但愿那家伙没有真的跑回家帮他媳妇包饺子吧,不然咱们真就连大年初一的饺子都吃不上了。”夏娜晃着手机叹气道。

    莱恩士兵仔细的一个个检查着在场所有人的证件,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揪出了七八个偷渡客。而一声枪响,更是让其他蠢蠢欲动想要逃跑的人老实的待在了原地。

    “烦请大家配合一下,只要是遵纪守法的公民,我们是不会难为大家的。”莱恩笑眯眯的说着,视线有意无意的投向了夏娜这边。

    看来那老头子真不是冲着她来的。夏娜心下微微松了口气,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老实点的好,即使她能通过阴间跑回华夏,可路元不行啊,她还能把路元扔在阿穷汉不成。

    逃跑者的尸体就摆在前方的空地上,让所有人都熄了逃跑的念头。

    检查证件的士兵已经走到了前面一排,正一个个认真的审查核对证件和本人是否相符。

    夏娜有些着急的看着手机,可屏幕仍然没有亮起来。妈蛋,虽说是尽人事听天命,她这只是顺路伸手一把,能不能帮到全看运气,但她还是希望最好能成功啊,毕竟这个舒谙还挺顺眼的。

    “到你们了,把证件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终于,两个皮肤黑黄的莱恩士兵站在了夏娜他们的面前。

    “证件啊……稍等,我看看我们都有什么证件。”夏娜将手机顺手塞进兜里,一边应声,一边手忙脚乱的从兜里往外扒拉各种证件,“这是我的身份证……护照……还有,这是我的捕妖师助手证,还有学生证,献血证……哦,这个没有,我还没献过血。对了,我还有三好学生证,奖学金证书。你们要吗?”

    两人将夏娜那一堆乱七八糟的证件来回扒拉了几遍,重点核对了夏娜的身份证和护照,确定是本人后,才没好气的说:“身为一个女人,你不应该将自己的东西弄得那么乱。”说完,他们转向路元,要她将证件拿出来。

    路元也如法炮制,拉拉杂杂摆出了一大堆证书,甚至连自己幼儿园的毕业证书都拿出来了,倒是让夏娜诧异的看了她几眼——她是头一次知道真的会有人将自己所有的证书都带在身上。

    “你们两个简直像是亲姐妹,你们太糟糕了,所有的东西都是乱糟糟的。”

    虽然是这么抱怨着,但两个莱恩士兵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路元的捕妖证——能在十六岁就获得这么高级的证书,看来这个小姑娘相当有实力啊。

    接着,两人站在了舒谙的面前,不愉快的说:“请出示你的证件,我们只需要看身份证和护照,并不打算看你是几岁从幼儿园毕业的。”

    这话说的舒谙扯了扯嘴角,他原本想先拿出几本厨师证建筑师证应付一下的。

    见舒谙不懂,两人的神色凌厉起来,死死盯住他,问:“你没有证件吗?”

    “证件当然有,我这不是在找嘛。”饶是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了,舒谙的脸上仍旧是一派轻松自然,笑嘻嘻的说,“你放心,我可是连防疫证都办齐了才来的。”

    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舒谙身上,直到外边传来一阵骚动,才重新分散了众人的注意力。

    一排五辆印着华夏国旗的车子平稳的行驶到了港口前的空地上,然后停了下来。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