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45 都在蠢蠢欲动

    &;!--="r:#00"&;热门推荐:

    满意?夏娜当然不会满意,她不爽的地方多了去了。比如安道尔怎么还不滚蛋,雨青究竟出于何等原因会选择和圣主教联手。

    “总不至于是跟何家那位被逐出门墙的先祖似的,被什么正义啊伟大啊之类的狗屁理由打动了吧。”夏娜忍不住想起何念,早在没收回记忆之前,她就知道何家有一位先祖曾经因为犯下大错而被逐出家门,但真正知道来龙去脉,那还是在她从齐州回来之后。

    说起来,圣主教还真是执着啊,五百年来一直坚持不懈的向华夏渗透。所幸的是自从修士和妖怪走入公众视野中后,想要再用所谓的“神迹”去哄弄民众就不容易了。

    你能呼风唤雨?修士也可以啊。

    你能力拔山兮?妖怪也做得到啊。

    你能治病疗伤?现代医学还能给人换头呢。

    夏娜特不喜欢圣主教,跟前世没关系,就算是这辈子,她照样不喜欢。不是因为排外,主要就是看不顺眼圣主教的霸道独裁。想要信徒就踏踏实实给出好处啊,哪有别人不信你就说别人无知愚昧的。信别的神关你什么事儿啦,看不顺眼你去跟人家信的神打啊,干嘛非扯着普通人不放,折腾到人家不能不信你为止。

    这就是典型的牛不喝水强按头,最后终于把牛头按到水槽里。

    看完网上最新的怒怼圣主教视频后,妮可忍不住说道:“你好像……特别讨厌圣主教啊。”

    夏娜撇嘴:“如果有人在耳边喋喋不休的絮叨所谓圣主的伟大慈祥,各种拉你入教,你只会有两种反应,要么被洗脑,要么更讨厌。”

    而她显然是第二种。

    大年初三就这么过去了,在常远带着蓝安安他们各种玩的时候,夏娜和莫染到处溜达了一圈,然后一无所获的回了酒店,并观看了自己怒怼安道尔的视频。

    在所有人到齐之后,朗牧大声宣布道:“我和妮可已经看中了一处店面,准备盘下来开餐厅。”

    这是他和妮可在一起之后就想好的计划,自从跟老板到了阿穷汉,他就知道回去以后自己就失业了——老板特地赶到阿穷汉是去卖种植园的,连老板都要改行了,他当然也就跟着失业了。

    幸好他在厨艺方面还算有点天赋,妮可又比较擅长经营,两人合伙开个餐厅应该还是可以的。

    “风格我已经想好了,就是吸血鬼主题餐厅。”说完,朗牧和妮可相视一笑。

    吸血鬼主题餐厅?老板娘还真应景啊。

    夏娜忍不住提醒他:“这种涉及特殊种族的主题餐厅审核起来比较麻烦,一旦有事也容易被查,你可留神点。”

    “……我的招牌菜是羊血豆腐,干煸鸡血,鸭血粉丝汤,绝不掺人血。”朗牧当然知道夏娜是什么意思。

    “随便你,反正华夏境内的吸血鬼比较少,大部分都是司家的,跟西方那些家族有些渊源,但隔了几百年,关系也不算太深。”想起某个嘲讽自己身材的阴柔吸血鬼,夏娜的心情不是很好,拉长了脸补充一句,“别的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司家可从来不讲究血族的绅士风度。”

    妮可笑了笑没说话,司家的人她也略有耳闻,只能说,可能是司家先祖的基因过于强大,影响了后世子孙的性格吧。不过,她倒是很羡慕司家的繁衍能力,即使是以血族的低出生率,司家现如今的纯血族人也已经超过了一百。难道说,真是华夏的水土比较养人,连生育率都能提高?若是这样的话,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华夏的人口为什么近千年来一直居于世界首位了。

    毫不拖泥带水的行动力一直是朗牧的优点,选好位置以后,他立刻就盘下店面并找到设计装修团队开工了。从头到尾,妮可只负责出钱和欣赏。

    期间,蓝安安和余靓靓已经结束了寒假回学校去了,临走时,蓝安安还不忘提醒夏娜——

    “就算你现在自由了,好歹也回学校里去装装样子,不然,我一个人很无聊啊。”

    夏娜无语望天,她倒是想回去,可她现在眼前摆了一堆麻烦,回不去啊。

    亢州这边是彻底没希望了,所有的大妖怪,哪怕是五百年前曾经共同战斗过的那几位,一听夏娜来了,立刻就退避三舍。

    “我还就不信了!”夏娜恨得将手里的奶茶杯一摔,咬牙切齿道,“那些老家伙一个个的都被雨青调走了,要是他们知道雨青倒头跟圣主教的人同流合污的话,还会听她的话?”

    珏瑟无奈道:“确实,如果他们知道雨青是和谁合作的话,或许会对雨青保持距离。可是,第一,你连他们的面都见不到,怎么让他们知道?第二,他们知道了,就一定会帮忙吗?”

    “可……”

    不等夏娜反驳,珏瑟就再补充了一条:“华夏修士大多都不喜欢圣主教的人,这一点确实可以利用,但问题是,你能怎么去证明雨青和圣主教有勾结?”

    这些确实都是摆在面前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夏娜抿了抿唇没再吭声,她也明白,不解决掉这几个问题,就没办法争取到亢州乃至其他地方大妖怪的帮助。

    尤其是第二条——人家凭什么就一定会出手相助,就因为闲得无聊?

    纠结了一阵子,夏娜终于丧气的垂下头,没精打采的问:“所以呢,你说要怎么办?”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珏瑟语气里也满是苦恼,“上一次之所以会有凡间修士掺和进来,是因为阴间和圣主教的人勾结在一起了,这是所有华夏修士和妖类的大忌。而且,圣主教还肆无忌惮的公开活动,主动出击。可我看他们这次找了不少借口来华夏,恐怕不会再像上次那样轻举妄动了。”

    “那如果吴罪他也跟圣主教勾结在一起了呢?”夏娜忽然灵机一动,飞快的说,“让吴罪勾结去圣主教,然后我路过阴间的时候凑巧得知了这件事,从而公之于众,让所有人都知道圣主教再次借由阴间渠道图谋不轨,而作为引狼入室的吴罪,自然就……”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就小了下去,“这事儿好像不是他会干得出来的啊。”

    但这话却说的珏瑟心里一动,忙道:“你这想法有点意思,先不管他究竟会不会去勾结圣主教,只要造成这种既定事实,让大部分人相信这件事,不就行了么?毕竟阴间和凡间不能随意通行,凡间的人哪能知道阴间的事。凡人或许还不太清楚圣主教的威海,可修士们知道啊,一旦让他们相信圣主教再次进入凡间,他们没办法坐视不理的。”

    莫染也用力点了点头:“确实,关起门来,咱们怎么打都可以,但华夏修士是绝不会接受外来者入侵阴间的。”

    唔……夏娜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的说:“我怎么觉得咱们才更像反派啊,凑在这里阴险狡诈的商量着怎么往人家头上砸黑锅泼脏水。”

    一时间,珏瑟和莫染都干笑起来。

    商量了半天,也没能商量出一个有用的办法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尤其是现在要紧的不只是寻找援助,还要尽快确定失踪了近一年的莫聆夜等人的下落,毕竟,对付吴罪的事,最终还是要落到莫聆夜和洪锦身上。..

    或许他们是在某个地方积蓄力量,一旦有了足够的力量,就会现身的。夏娜只能这么充满希望的去期盼了。可她怕的就是那几位一藏就是百十年,难道她到时候要拄着拐杖颤巍巍的去观战吗?

    这边,夏娜在纠结,那边,易阳也在纠结。

    他真没想到,殴洲那边的家族会这么直接的找上门来,而且还直接找上了他。

    没错,他和夏娜是朋友,而且是关系比较亲近的朋友,至少夏娜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对他来说都不是秘密。

    但是,那又怎样?朋友是用来交的,不是拿来用的。

    “易阳,你这几天有没有遇上什么人?”司杰闲着无聊又晃到了易阳这边,见易阳坐在那里臭着一张脸愣神,不仅笑嘻嘻的说,“你倒是可以做先知了,竟然知道夏家老二有用,早早的就结交上她了。”

    易阳顿时瞪过去:“你们家也来人了?”

    “是啊,家里的事父亲从来不避着我,我当然知道殴洲本部那边来了几个闲得无聊的家伙,说是想跟咱们这边友好互助的去结交几个朋友……”

    不等司杰说完,易阳就冷声道:“如果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绝对不会去交她这个朋友,也免得给她带来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见易阳是真的动怒了,司杰也就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坐到易阳的对面问:“知道你不会出卖她,可问题是——你打算怎么办?”

    “你来的正好,我正需要你的帮助。”易阳忽然想起一事,眼神亮了起来。

    “什,什么帮助?你最好不要说让我去赶走殴洲本部的那些家伙啊,我可没那份本事。”司杰说着,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让人难以相信他竟然会出身于以优雅和斯文著称的血族。

    易阳当然知道好友没这份本事,也当然知道好友是在胡说八道,摇摇头,他亮出自己空空的双手道:“拒绝他们以后,为防止我提前通知夏娜,我的手机已经被没收了,我房间里的一切电子设备网络也都被屏蔽了……”

    “所以,你是想让我帮忙去联系她咯?”虽然在行为上不像一个血族,但司杰还是拥有血族的智商的,他笑着瞥了眼门口,故意低声问,“你就不怕我拿到她的通讯号码以后,第一时间就是把她卖给殴洲本部?”

    “卖?第一,她没躲没藏,上过网的人都知道她昨天才刚在亢州怼了一个圣主教的执事,想找她容易的很。”说到这里,易阳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情绪稳定后,才继续说,“第二,你是我朋友。”

    因为你是我朋友,所以我才会放心的向你求助,因为我知道,即使你再如何不赞同我,也不会背叛我。

    好吧好吧,服了这家伙了。司杰举手投降:“我要是有空了,会帮你给她打个电话的。”算了,跟这家伙做朋友就是这点好,不用担心背后会被他捅一刀子。唔,这都快上百年的交情了,似乎一直都是他在坑这家伙啊。

    从易阳的院子出来,司杰没走多远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司少爷,我们家主等候多时了。”

    诶,易伯伯这么着急?易伯伯不是总说他不学无术丢了司家的脸面,最是讨厌他的么,难得今儿会这么急着见他啊。

    堵了下嘴,司杰懒洋洋的跟上引路仆佣的脚步。

    小客厅里,易家的家主易尹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易伯伯,这才多大会儿,至于这么着急吗。”司杰笑嘻嘻的向易尹打招呼,不忘和门口的小女仆挤眉弄眼抛媚眼。

    这小子从小就没正形!易尹别开脸当做没看见,轻咳一声道:“和阿阳聊的怎么样,他有说什么吗?”

    司杰很是无奈的耸耸肩:“他心情很不好,不想和我说话,并且向我投了一个白眼。”

    “什么都没说?”易尹不信,阿阳最好的朋友就是这小子,别人也就算了,如果是这小子的话,阿阳总归还是能说几句的。

    “那倒也不是,他有问我见没见过殴洲本部的人,我当然说没见过啦,不然他还不得怀疑我是去套他话的?不过,话说回来,易伯伯,咱们有必要蹚这趟浑水去吗?”司杰皱眉道,“咱们早就在华夏落地生根了,难道还要一直对本部那边的人低声下气不成?为了本部的人,你把阿阳软禁起来,就不怕他记仇?”

    听他这么问,易尹忍不住苦笑一声,叹气道:“你当我想?如果不是为了阿阳,我也不至于让本部的人跑来指手画脚。阿阳自己不知道,难道你就没发现?”

    “发现……您是指哪方面?”

    “他的狼族血脉。”

    “唔,这倒是呢,他的血脉似乎比其他几位哥哥都淡薄一点,我一直以为是他总吃素的缘故,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