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46 我要见我朋友,请体谅

    天道似乎很公平,给了人类强大的繁衍能力,却给了人类最普通的体质和寿命,将强大的体质和长久的寿命给了妖类,却限制了他们的繁衍能力,一切都控制在一种微妙的平衡~щ~~ā

    然而,世间万物太过庞杂,偶尔,天道也会算错,比如,人类之中偶尔也会出现力量强大到几乎非人的存在,而妖类之中也偶尔会出现血脉力量薄弱到不符合妖类标准的成员。

    “本部那边许诺可以开启一次始祖祭坛,强化阿阳的血脉,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易尹目光灼灼的盯住司杰。

    司杰当然明白,这意味着原本有可能因为血脉薄弱而寿命比其他兄长都短的易阳,可以拥有正常狼人的体质,不会英年早逝。

    可是,他还是无奈的摇摇头道:“我想他应该也明白自己的体质,毕竟身体是他自己的,他又不傻。可他确实什么都没有告诉我……放心吧,易伯伯,今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再劝劝他。”

    走出易家大门,司杰回头看了看,摇头笑了笑。

    既然那家伙这么郑重的拜托了他,那他又怎么能不答应呢。如果他敢打着什么为那家伙好的名义做什么事的话,那家伙可能会恨他一辈子吧。至于开启始祖祭坛强化血脉,如果那家伙宁死不肯去的话,本部那边的人也不是那么乐于助人的非要拉那家伙去啊。

    说来说去,都是夏家那二小姐带来的麻烦,整天拖一堆麻烦,怪不得她长不高!

    (夏娜:好,你丫的司杰,我记住了!)

    信步走到了一间咖啡厅里,往靠窗的桌前一坐,要了杯咖啡,司杰就懒洋洋的晒起太阳来。

    至于夏家二小姐么……先等等吧,不急不急,反正急的人不是他。

    直到晚上,才刚回到中州城的夏娜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夏小姐,好久不见,最近可好?在下想你想了一整天,终于还是忍不住给你发了信息。”

    看完信息的夏娜嘴角直抽眼角直跳,忍不住瞥了眼旁边的莫染。

    莫染正在收拾路元的沙发,准备晚上在沙发上先将就一晚,见夏娜看自己,不禁笑道:“怎么了?”

    “没啥,就是跟你说句辛苦了。”这小子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可实实在在是个醋坛子,要是这么暧昧的短信让莫染看见的话,估计那个想了她一天的人可能会死的很惨吧。

    见夏娜半天没回信息,那个号码又发来第二条信息。

    “现在挂念夏小姐的人很多,但请相信,我绝对是最有诚意和善意的一个。”

    ……你丫的谁啊,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吗,拐弯抹角的搞什么鬼。

    不等夏娜回信,第三条信息也来了。

    “我有个朋友,为了夏小姐连性命都不要了,难道夏小姐不感动吗?”

    夏娜简直无语了,这特么谁啊。这次她不打字了,直接拨通了那个号码。

    “夏小姐终于看到信息了。”

    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让夏娜微微一愣,这个带着戏谑笑意的声音听起来确实有几分耳熟啊。

    “怎么,夏小姐贵人多忘事,不记得在下了?”司杰语带嘲讽,“说的也是,夏小姐忙的很,没工夫搭理——”

    “靠,司杰你丫的!”夏娜终于想起来了,这不司杰吗,就是那个杰斯特的后裔!喵的,当初没收回记忆的时候还纳闷为毛传说中文雅的血族贵族竟然会出这么吊儿郎当的奇葩,现在才知道,那是他们家族遗传,他们的始祖就是个那么不着调的家伙,无怪乎后裔也都嬉皮笑脸没个正形。

    矮油,这才几句话就认出他来了,他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呢?司杰笑了两声,没在意夏娜话里那句“你丫的”,而是直接说道:“夏小姐回了中州,不打算看望一下老朋友吗?”

    这话说的夏娜一愣,随即就皱起了眉。

    司杰不待见她,这件事不用猜,先前那次见面,他就很直截了当的向她表现了他的不爽。所以,他应该不会有心情主动找她闲磨牙。而且,他也没她的通讯号码啊。

    所以,这号码是别人给他的?能把她号码给他的人,除了易阳,她不做第二人想。问题是,易阳为什么要把她号码给司杰,而司杰为什么会问她去不去看望老朋友?难道说,易阳出了什么事,连主动联系她都不能了?

    “说吧,易阳怎么了?”不猜了,这小子既然联系她,肯定是想告诉她点什么。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有个朋友为了你连性命都不要了,你就不感动吗?”司杰懒洋洋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很轻松,但只有此刻看见他的人才知道,他脸上没有半点笑意。

    夏娜不耐烦的呵斥:“别耍嘴皮子,到底怎么回事?”

    她这段时间一直没怎么联系易阳,一来是整天一堆麻烦在眼前晃悠,没心思想别的,二来也是知道自己麻烦多,不想拖易阳来蹚浑水。难道说,她到底还是给易阳惹了麻烦吗。

    会是圣主教的人?不,不应该啊,虽然圣主教和黑暗生物一直是宿敌,但自从两百年前世界公认的生物平等公约成立以来,任何组织或个人都不允许因为生存形态力量组织结构的原因对其他生物进行打击,圣主教也一再限制了教徒的活动。至少,在明面上,没有人会再因为对方是血族或者狼人,就一定要杀个不死不休。况且易家在华夏立足多年,早已融入到了华夏的灵脉保护之中,圣主教毕竟是外来力量,怎么也不该在华夏的地界上这么嚣张的行事啊。

    “你不是随便哪里都可以去的么,去直接问他啊。”司杰怪笑,“只是别撞到某些人就好。”若是被本部的那几个家伙撞到,那就最好不过了,是这丫头主动找上门的,跟阿阳可就没什么关系了,阿阳也没必要为此内疚什么。毕竟,这丫头的脑回路不同于常人,谁也管不了嘛。

    “我倒是想去,可我只能到他们家客房,他房间在哪儿我又不知道。”夏娜翻了个白眼,她的地图点没开全啊,易家她只去过客房,又没去过易阳的房间。

    听完这话,司杰倒是一愣,他只知道夏娜可以通过阴间到处乱跑,却没想到这个传送门竟然还有这种限制,只能传送到本人曾经到过的地方。

    “不过,你既然为了他主动找我,我想应该是他拜托你的吧,所以,麻烦你干脆利落的把事情跟我说清楚。否则——”夏娜没说“否则”会怎样,但阴测测的磨牙声让司杰浑身的汗毛一紧。

    事情却也不复杂,三分钟的时间,足够司杰解释清楚了。

    “好了,我明白了,你可以滚了。”夏娜挂上了电话,然后陷入了沉思。

    易阳的血脉天生比其他兄弟都薄弱?怪不得她总觉得那家伙像人类多过像狼人呢。这换成人类身份的话,就是先天不足,体弱多病吧?只是因为狼族的体质太强,所以表现在易阳身上,只是体质略弱于族人,偏像于人类而已。所以,寿命也会比其他狼人更短一些。那个死脑筋的家伙,遇上能延寿的事儿也不好好考虑考虑,谁让你真出卖我了,咱俩商量商量,编个剧本糊弄一下你们老家来的老乡不就行了?

    虽然是这么想着,可夏娜却慢慢的笑了起来。

    说起来也是怪,明明易阳是以粗鲁闻名的狼族,可偏偏彬彬有礼,比号称黑暗之中的鬼族的血族司杰更像贵族,这两人的身份真该换一换的。

    那样的话,她才懒得管司杰是长命还是短命。

    “夏娜,出什么事情了?”莫染等到夏娜打完电话才开口询问。

    “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易阳——易阳你应该知道吧,我交的一个狼族朋友,当初米克尔的后人。”

    听夏娜讲完来龙去脉以后,莫染秀气的眉也皱了起来。他没想到,不仅圣主教的人盯上了夏娜,连那些黑暗议会的人也盯上了夏娜,这和五百年前可不太一样。

    “毕竟大环境不一样了啊,当初黑暗议会被圣主教打的东躲西藏连个正脸都不敢露,哪跟现在似的还能上电视打广告?他们现在受法律保护了,当然有底气觊觎更进一步的东西。”

    所以,五百年前,他们只能来这里寻求合作以对抗圣主教的打击,而如今却敢来和圣主教图谋同一样东西。

    珏瑟落到了莫染的头上,懒懒的说:“所以说,贪婪这种东西,是不分国界不分族类不分性别的。而且,五百年前,阴间还只是传说中的地方,而现在,阴间已经彻底公开的出现在了人类面前。”

    “正好,我又是凡间中,唯一一个能光明正大进入阴间的人。”夏娜补充。

    所以,她身后总会拖上一大堆麻烦啊。想到那些麻烦,她忍不住狠狠瞪了珏瑟一眼:“自打你出现就没好事儿!”

    “当我想来找你帮忙?我巴不得岁月静好呢。”珏瑟没好气的还嘴。..

    “切。”夏娜再次甩了珏瑟一个白眼。

    不过,抱怨归抱怨,既然知道了易阳的处境,她要是还能坐视不理的话,也未免太对不起易阳了。毕竟,人活一世,能有几个朋友肯掏心挖肺的对你?

    第二天一早,叮嘱路元不要远离中州,夏娜就前往易家了。

    “你好,我是易阳的朋友,麻烦帮我通报一声,谢谢。”说实话,夏娜本想变身过来的,但想了想易阳现在的处境,又怕变成南霞以后会被拒之门外,倒不如直接上门了。

    反正早晚也是要见的。

    听说夏娜竟然主动上门求见,易尹不由得心里一喜,一边传话让门口的护卫送她进来,一边飞快的让人去通知殴洲本部的人来。

    见引路的护卫走的方向不对劲,夏娜出声道:“麻烦请带我去见一下易阳,我打不通他的电话,只能上门来找他了。”

    “我这就是带你去见少爷。”护卫低头答道。

    “……大哥,我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只有主人房和大客厅才会在正北方的吧,难道你们易家的例外?还是说,易阳他现在已经接任家主了?”夏娜翻着白眼说,“我认识的大户人家少,你可别骗我。”

    护卫脸上一红没话辩解,但却也没换了方向。

    “好吧,这是有别的什么人要见我?”夏娜挑了挑眉,往正东方向看了眼,她记得易阳说过,客房在西边,而他的住处在东边。

    “……”护卫不吭声。

    “我知道,你是职责所在,我也不好太勉强你。”夏娜也没指望护卫能说出什么有用的来,干脆自己调转方向往东边走去。

    恩,还好她提前问了司杰,对于易阳住处的大概方位还能摸清。唔……等到了地方找不准具体位置怎么办?恐怕就只能是通讯基本靠吼了。

    见夏娜私自变了方向,护卫一急,忙快步上前拦住她,冷声道:“夏小姐,请不要在易家随意走动,否则,在下也只有得罪了。”

    莫染脸色微沉,上前一步,灵力放开直冲向面前的护卫,盯住他道:“你这是在威胁她?”

    巨大的威压令护卫脸色发白,他才发现,这个一直跟在夏娜身边不声不响的秀美少年竟然有如此之高的修为。在威压袭身的瞬间,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更是丝毫提不起对抗的念头。

    “在,在下职责所在,请夏小姐……务必体谅。”艰难的说出这句话,护卫全身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

    “我很着急见我的朋友,也请你体谅。”夏娜丝毫没打算退后一步,她虽然看起来没那么紧张,但心里早已不耐烦了。会通过司杰向她传话,恐怕易阳如今被限制的很厉害,连普通网络都无法使用,不亲眼确认易阳现在的状态,她怎么都不放心。

    护卫强撑着身体不倒下,断断续续的说:“少爷他没事……真的,少爷他一点事都没……是我们老爷想要先见夏小姐一面,稍后自会带夏小姐去见少爷……”

    “没关系,等我见了你们少爷以后,自然会去向你们老爷请安。”夏娜说完,绕过护卫就直接向前走去。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