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59 稍微拉一波仇恨

    菲尔斯难以置信的看着莫染手上的那张亡灵制裁证。

    不仅是他,几乎所有人都被那张卡惊住了。这个红衣少年看上去最多不超过十八岁,说他只有十六岁或许会更令人相信。或许修士会比普通人更容易保留年轻的形态,但那至少是修炼到某种境界才能做到,或者说,修炼到更高的境界以后再以大神通大法力修补自己那些已经老化了的细胞颗粒。

    可是,难道说这少年竟然能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修炼至超越普通甲乙丙丁四级的天地玄黄境界了吗?不可能吧,这几百年来,公认的修炼进度最快的是二百年前华夏昆仑山下某个苦行僧,但也是在三十岁之后超越普通等级的了。

    至于能以大神通修补自己老化细胞,恢复年轻容颜的天级修士,一来那基本上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二来基本上到了那个境界,外表的皮相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人家也不至于把大把的力气浪费到那方面。

    难道这少年是在胡说八道,他其实本来就是个不满十八岁的臭小子而已?

    可是,《亡灵法术使用禁忌及通行准则》这一特殊法令确实是在五十多年前设下的,虽然最高执行委员只有十三个,但每一个都是拥有强大力量,在某项领域中最为顶尖的存在。比如黑暗议会的副会长,比如华夏鬼族联盟的盟主,又比如飞洲各族联合法师的代言人,虽然还有几人身份神秘,并没有公开露面过,可要人相信莫染就是其中之一,还不如相信其实菲尔斯也是其中之一呢。

    “你是制裁者?简直好笑,臭小子,你是从哪个长辈哪里偷来的证件吗?”

    看吧,人家菲尔斯就不信。

    连夏娜都忍不住白了莫染一眼:“我要是跟人说我是地级以上的强者,估计人家会给我俩大嘴巴子让我清醒清醒。话说回来,你没事儿参与这种协会干嘛?”

    莫染耸肩:“毕竟五十年前,我还是阴间恶鬼司的负责人,参与制定这种法规是职责所在,更别说这个会议从一开始就是阴间开的头了。”

    这让夏娜好奇了起来,小声问:“你们管的也太宽了吧?”

    “没办法,自从非人类存在公开于世,并获得了人类社会的认可以后,那些作乱的恶鬼就更难抓捕和管理了。”

    夏娜顿时表示同情和理解。

    自从整合了非人类存在以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维护人类与非人类存在之间关系的法规法令,那些单纯老实的非人类或许不会在意,但某些爱耍小聪明的族类却常常会在几种法规之间钻空子。如果只是一点半星的小事,或许大家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但一旦被某些有心的邪恶存在利用,引起的麻烦就大了。所以,各国政府对此衍生出的种种问题都相当头疼啊。

    恩……这就大概跟《未成年人保护法》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保护了一个人渣一样让人纠结吧。而莫染他们制定的这个新法令,大概就类似于《未成年人渣处置法》?

    莫染已经收起了自己的亡灵制裁者证,抬起手来勾画起阵法来,每一笔画出,空气中就多了一道火焰。

    一道又一道细细的金红色火焰闪着灼热的光,慢慢构成了一个繁杂而精致的阵法。

    “你……你不能随便制裁我,我并没有造成恶劣影响!”感受到那阵法中蕴含的恐怖力量,菲尔斯尖叫起来,随即他反应过来,念动咒语就要逃走。

    然而,令他绝望的是,他四周的地面仿佛被禁锢住了,根本没有办法共鸣他的咒语。

    “放心,你不会消失的,毕竟你罪不至死。”莫染说着,阵法已经绘制完成。

    “夏,夏娜小姐……”道格家主也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非常不妙,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菲尔斯他只是一时糊涂,请手下留情啊。”

    夏娜一脸的爱莫能助:“我又不是亡灵制裁者。”

    问题是他只听你一个人的话好吗!道格家主气得瞪眼。说实话,如果事情不是发生在他地盘上的话,他才懒得怪菲尔斯老鬼是被消灭还是被封印呢,可事情偏偏就是在他地盘上发生的,如果他真的坐视不理的话,巫师协会那群老鬼一定会跑来胡搅蛮缠的。

    阵法已经被莫染投向了菲尔斯,而菲尔斯眼睁睁的看着燃着烈焰的阵法笼罩在自己头顶上,却只能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

    除了尖叫,他好像也没有别的应对了。

    啧啧啧,叫成这样,用杀猪来形容都对不起这么多年来吃下去的猪肉。

    对于菲尔斯,夏娜丝毫没有半点同情。这次是因为有莫染出手阻拦,如果莫染不在呢?况且,从这老头的行为来看,恐怕这不是他第一次仗势欺人了,不收拾他,难道还留着他继续去欺负下一个人?

    “放心,只是让他暂时冷静一下,体会一下作为一个没有力量的老人应该如何生存而已,这也可以很好地帮他体会弱者的心情,从而对自己过去做的事情认真而深刻的反省。”莫染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对于夏娜询问的眼神只是略微摇了摇头,示意她稍后再说。

    菲尔斯委顿在地上,连眼中那两团幽光都黯淡了下去。

    无法相信啊,竟然会被这么一个小鬼封印了力量……这个小鬼,这个华夏的小鬼……该死的!

    “我一向是不忍心随意杀生的,虽然他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活人了,但我依然决定保留他的存在。”莫染对道格家主笑道,这话与其说是解释,可听起来却更像是威胁。

    这个该死的小鬼,竟然敢这么趾高气扬,难道他是想说赏我一条命吗?

    “希望他能痛改前非,毕竟,活了这么久不容易。”

    还轮不到你对我说教!

    “至于封印时间么,我还没有想好,不过,如果我记得的话,一定会来给他解开封印的。”

    你会故意忘掉的吧小混蛋?用不着你来给我解封啊小混蛋!

    交代完一切,莫染再也没看过一眼地上烂泥一样的菲尔斯,而是直接向道格家主提出了告别。

    在这种场合下,道格家主就连挽留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他该怎么说?说你先别走,等巫师协会的人来了,你应付完再走吗?

    所以,半小时后,路元就驾驶着小烈进入了国际航道,而刚修复完血脉还没恢复精力的易阳则是被夏娜丢上了回华夏的通用飞车航班上,跟他一起的,还有瘸着腿的古宵寒。

    “好了,现在可以解释了吧。”夏娜晃了晃玉无邪,提醒莫染别忘了她想要知道的答案。

    莫染的传音顿时在她脑海里响起:“暂时还要留他一命。”

    “……我本来也没说要宰了他啊。”说实话,夏娜本来想着教训那老混蛋一顿,让那老混蛋吃个亏就行,毕竟那家伙品行再怎么垃圾,好歹也是殴洲巫师协会的,如果做得太过火,或许会因为更大的争端。可她没想到莫染会直接以制裁者的身份封印了那老混蛋的力量,如果在力量封印期间,那老混蛋的什么仇家找上门来,恐怕他这辈子就不用再等莫染去给他解除封印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原本打算整死他的吗?”什么叫暂时留他一命啊。

    “这种没有感化也无法令其悔改的存在,如果没有利益往来的需要,还是直接消灭比较好,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不过,他毕竟是巫师协会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夏娜挠挠头,有些不放心的说,“你突然来这么一手,肯定会得罪巫师协会,咱们现在正是需要助力的时候,不适合拉仇恨吧?”

    莫染笑了声:“所以我才留他一命啊。”

    “喂,你不会以为这么做人家就不记恨你了吧。”

    “要的就是让他记恨我。”

    “莫染同学,你再兜圈子的话,我可能会发飙。”

    见夏娜语气变得不爽,莫染收起了玩笑的念头,解释道:“现在需要把水搅浑,既然黑暗议会也盯上了阴间,那就索性把他们都拉进来,让他们越乱越好。我给他的封印并不算太强大,他们巫师协会的会长完全可以解开。留他一命,至少和巫师协会的矛盾不会大到不可收拾,而我在道格家,当着道格家主的面教训他,这绝对会让巫师协会的人不满。根据我先前的经验,巫师协会都是一群神经兮兮的偏执狂老头子,他们会记恨我,但也不会放过道格家族。”

    “所以,你这是在道格家族和巫师协会之间埋下一根刺呗。”夏娜明白了,接着莫染的话说下去,“有道格家族分担仇恨,巫师协会也不会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你一人身上。”

    “不仅如此,最重要的是,我需要巫师协会的仇恨。巫师协会跟咱们华夏的鬼修不同,他们强大自身不是依靠日复一日的修炼,而是通过某些乱七八糟的阵法和咒语,吸引来死魂甚至人类生魂进行吞噬,从而获得力量。我掌管恶鬼司这么多年,偶尔做过统计,大概近百年来,巫师的数量比以前增长的快了,力量也比以前有了明显的提升。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如果他们的力量增长过快,那说明殴洲人间存在的死魂越来越少,殴洲的地狱机构所承担的压力就太轻了,到时,他们就有更多闲心去寻找咱们阴间的秘密。我需要给巫师协会一个攻击我的理由,接下来的事情,你懂得。”

    夏娜当然懂得,防守反击呗。干掉一批跑来找死的巫师,增加殴洲的死魂,从而给殴洲的地狱机构增加点工作量,免得他们也盯上华夏阴间这块肥肉。毕竟,地狱和阴间不一样,他们没有能力控制灵魂的转世轮回,只能机械的收容死魂,然后将死魂关在牢狱中,等待死魂慢慢消亡。据说,在某次瘟疫期间,殴洲的地狱鬼满为患,牢狱根本不够用,甚至还造成了死魂溢出现象,对凡间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眼下多事之秋,清理巫师协会要慢慢的来,如果我直接杀了菲尔斯的话,恐怕他们根本顾不上跟道格家族扯皮,立刻就追着咱们过来了。”说这话的时候,莫染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若不是事情都赶在了一起,其实一口气清理掉他们是最好的。”

    夏娜嘴角微抽,喵的这小子看着无害,可本质里还是那个掌管了几百年恶鬼的家伙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样子的莫染,无端的让她想起了当初一句“他们总以为我不敢动手,为了让他们相信我,也只好动手”就大开杀戒的吴罪。

    可是,很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因此对莫染生出任何恐惧心理。事实上,在面对吴罪的时候,虽然她时常会提心吊胆,但那种畏惧却并不是来自于力量的威胁,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

    而且,她现在连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畏惧都快没了。

    等……等等!

    她该不会是心境上起了什么不可能出现的变化吧?比如整天被人凑,于是受到了某种惯性暗示,被潜移默化的接受这个?!

    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的夏娜,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动作之大,连专心驾驶的路元都感受到了,奇怪的问:“娜娜你怎么了,冷?不该啊,现在定温是二十六度,不冷不热正正好。”

    “没啥,刚刚无聊找小说看,一不小心看了个超级狗血恶心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夏娜顺口敷衍过去,大脑里简直要乱成一锅粥。

    大脑?先等一下!

    “混蛋珏瑟,你这会儿绝对不允许偷窥我的思想,知不知道?”喵的,珏瑟那个偷窥狂万一又偷窥她怎么办。

    “放心,我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告诉莫染小子的。哦,吴罪那边也不会说。”珏瑟的话里分明充满了恶意的笑意。

    这话的意思分明是他已经偷窥过了。夏娜欲哭无泪,她是不是该感谢莫染并没有寄居在她的脑海里,不能偷窥到她?

    可现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她这种诡异的心路历程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以及,让她生出这种诡异狗血的念头的人,究竟是莫染还是吴罪,总不能是他们两个吧?这话要是说给安安他们的话,指定会一人赏她一个大嘴巴子,警告她脚踏两条船的最后结果一定是溺水而亡,就算是她会游泳都没用。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