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64 寻找

    &;&;最快更新亲,证拿出来看看最新章节!

    向张科长狠狠申诉了一通自己作为一个知法守法爱国敬业的优秀公民的正当权利,夏娜最终取得的让步是空灵的到来。.r雅文吧

    “我知道你身边那位实力远超常人,但你要去的是天山,那里藏龙卧虎,只凭你们几个人,一旦遇上麻烦,想逃都来不及。空灵的实力虽然不能和你们相比,但她的身份决定了不论是谁都不能小觑了她——我已经给了她最高权限。”能做出这个让步,已经是张科长的极限了,此刻,他多希望夏娜是个植物人,他只需要每天浇水施肥就可以了。

    “什么权限?”

    “必要的时候,哪怕启动足以将天山夷为平地的武器,也要保证你的安全。”

    能将天山夷为平地的武器?夏娜愣了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超导弹头?”

    “……我什么都没说过,更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夏娜还想说什么,只听手机屏幕一闪,却是张科长已经结束了通话。

    能将天山夷为平地的超导弹头啊,那可是重量级武器,哪怕世界大战开打都不一定有哪个国家敢拿出来用——当然,总共也没几个国家有能力有技术造出这种东西。这么有分量的武器,现在竟然成为她的屏障,她要不要说服空灵把那玩意儿拿出来当烟花给放了呢?

    不知道空灵是使用的什么交通工具,仅仅四个小时候,她就出现在了夏娜的面前,这比夏娜和路元路上的耗时缩短了一半。

    “你已经快要把张科长气死了。”空灵笑嘻嘻的走向夏娜,伸出手去,似乎是想拍一下她的肩膀,却被莫染毫不客气的拦住了。

    “干嘛?”空灵挑眉。

    莫染冷声道:“不要随便碰她。”他讨厌这个女人,或者说,这个女人的前世,那个叫凌空的狂妄家伙从来就不讨人喜欢。

    空灵略一思量就知道这少年对自己的排斥是从何而来,不禁拉长了脸,抱怨道:“拜托,我已经是个女人了,你还要我怎样?麻烦你不要把我当做一个男人,?”天知道她费了多大精神才消化掉前世的记忆,并重新确立了自己的身份。

    “女人?”莫染上下打量了空灵一眼。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男人,当初的凌空长得相当英俊,而如今转生为女人,相貌也格外俊俏,透着飒爽英气。

    “等你能嫁人再说吧。”恢复前世记忆的人会有什么后遗症,当他不知道么。

    空灵的脸顿时垮下来了。

    没错,虽然她接纳了前世的记忆,也确立了自己今生是要以空灵的人格活下去,但前世的记忆实在太过强烈,导致她心理上难免会出现一点偏差啊。比如,她现在完全无法接受自己将来可能会作为一个新娘穿上婚纱嫁给一个男人,她总觉得自己那是在搅基啊。

    夏娜听得好奇,忍不住问:“这么说的话,空灵你现在喜欢女人?”

    空灵欲哭无泪的摇头,她对男人排斥,可今生的身份决定了她也无法对女人产生什么想法。所以,她是要注定孤独一生了吗?

    一旁的路元不解,听完夏娜的解释后,不禁同情的看了眼空灵。

    对此,空灵也只能朝天翻个白眼了。不过,让她再一次选择的话,可能她还是会选择恢复前世记忆吧。

    或许这是刻在人类骨子里的天性,人类总会一直追本溯源,寻找自己的出现的源头。

    “好了,不扯那些了,现在说说吧,你为什么非要去天山不可?”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不论是凌空还是空灵,这个人一向是干脆而直接的。

    “血色你知道吧,我找他叙叙旧,他应该在天山。”

    血色?空灵努力想了下,很快就从前世记忆里找出了那个实力不俗,并且酷爱拉人拼酒的鬼修。同时,她前世的记忆还告诉她,此人去年冬天刚度过一次天劫,目前应该正处在活跃期。

    不过,真的只是叙旧这么简单?

    空灵挑起了眉,满腹狐疑的说:“你要找他去叙旧?还是酗酒?我记得莫聆夜她每次喝多了就会变身,好像你也——”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夏娜狠狠踩了下脚趾。

    “怎么了?”路元正听得津津有味,却不料剧情突然中断,忍不住疑惑的看向夏娜。

    “那什么,咱们快点走吧,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血色呢。”夏娜干咳了一声。

    按理说,推翻冥主这么重大的事情都告诉了路元,关于她酒后变身的事情就更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了。

    可是……关键在于她的羞耻心啊。当初为了塑造形象,也为了将自己本尊和南霞的设定演绎的更鲜明,她没少用本尊的形态向路元说南霞形态的好话,然后又用南霞形态向路元各种夸赞本尊。如今一旦暴露的话,简直尴尬的要死啊。

    天山山脉已经是华夏的边境了,虽然人类社会几乎已经快要征服了整个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月球基地和火星基地也建设的相当顺利,近两年来还有向木星土星等几个星球发展的倾向,但一些特殊的环境还是被基本完整的保存了下来,这也是妖族和人类无数次碰撞的最终结果。

    跨越安全线以后,道路变得崎岖起来,再往前行进一段路程,干脆就没有路了,路元和空灵也不得不将飞车设置成浮空模式,以免被地面的灌木挂住。

    “到底怎么找啊,难道要我们人手一个大喇叭在山上呼唤他的名字?”空灵最想不通的就是夏娜为什么会这么贸然闯进天山山脉来,这可不是谁家后院的假山,从这头就能看到那头了。

    “别急,咱有辅助。”夏娜唤出小翠来,根据小翠的实力与佑佑的扩展能力,为小翠划出了一片范围,“就这一片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小翠清脆的应了一声,两片树叶一样的翅膀扇动着,粉色的花瓣透出星星点点柔和的光团。

    空灵看的好奇,忍不住小声问:“这是什么,你养的树灵?”

    “五百年前曾落过我一滴血,先前去齐州的时候遇见了,就带了回来。”夏娜怎么也想不到,五百年前不经意的一滴血,五百年后竟然会成为这么一个小家伙。

    “啧啧啧,一滴血啊。这么说来的话,那小东西可以说是传承了你的血脉,叫你一声妈也不为过。”空灵嘿嘿怪笑,“恭喜你,五百年前就为自己传宗接代了。”

    夏娜狠甩了空灵一记白眼。

    不过,话说回来,她还有没有凑巧在别处流过血?如果每次流血都能凑巧滋养一个精灵的话,她可以收获一个精灵小编队了吧。可不论夏娜如何回想,她好像也只有那一次流血过,除那次之外,就是战亡的时候了。很显然,她死的时候流血是白流了,当时打成那样子,但凡有点意识的生物都早早的逃离了,哪还有谁会留下来等着喝她一口血。

    小翠还在努力,柔和的光团散向四面八方,又从四面八方飞回来,融进小翠的花瓣里。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小翠身上的光团才慢慢黯淡下来。

    “主人,他们说没有见过血色大叔,也没有见过其他大妖怪从这里经过。”小翠的声音略有些沙哑,显然这番搜寻消耗了她大量妖力。

    “知道了,你先回玉无邪里休息。”

    夏娜记得,血色当初还有两个好友,一个鹤妖,一个鹰妖,她以为血色来天山会是来找他们的,所以让小翠在搜寻的时候也顺便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强大的鹤妖或者鹰妖。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

    “走吧,再往前。”

    按照莫染当时曾经跟血色走过的方向,夏娜他们再一次循着这条路线找过去。出了小翠之前的搜寻范围后,夏娜敲了下玉无邪,没叫小翠,却是叫出了佑佑。

    “小翠她怎么样,大概要休息多久?”只能问佑佑了,小翠那小东西瞧上去软萌软萌的,可骨子里倔强的很,她要是直接问小翠的话,恐怕小翠会立刻说休息够了可以继续。

    佑佑低头算了下,不太确定的说:“算上与去写的恢复速度,大概也要一个小时吧。”

    一个小时啊。夏娜点点头,看看已经挂在天空正中的太阳,发现这会儿已经是正午了。

    “先找个干净的地方降落,吃了饭再往前找。”夏娜叹了口气,早知道有今天,她就该往血色身上挂个定位仪。

    山上古木参天,飞车落到一片略微平坦的草地上,抬头向上望去,只能见原本明亮耀眼的日光穿过枝叶,变成一道道光束落在地上,印出块块陆离光斑。

    “好地方啊……”夏娜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真不知道雨青究竟什么心态,干嘛非要跟圣主教的那群神棍勾搭,她都已经那么有钱了,修为又高,在亢州地界上也算得上是德高望重,把华夏卖出去难道还能换到什么好处?”

    “谁知道呢,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她这条蛇吞掉一两头猛犸应该都没问题。”空灵靠在自己的飞车上吃面包,她对雨青的了解比夏娜更深,毕竟她可以接触到的关于雨青的资料比夏娜更全面。

    白氏,华夏境内乃至世界上的一流集团,经营数百年屹立不倒,因为对公益事业雷打不动的赞助,多年来早已积累下了良好的口碑和信誉。而雨青,如今正是白氏集团的实际掌控者。从修为上来讲,作为一条两千多年的蛇妖,雨青的修为早已出神入化,况且她还有白氏集团,修炼中需要的各种资源都比其他那些普通妖怪更容易获得。

    “难道说,她是因为太无聊了,所以想找刺激?”路元也加入了讨论,“可我想不明白,如果白素贞真的是她下的毒手,她究竟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是啊,为什么呢,雨青和白素贞在一起上千年了吧,怎么会对白素贞突下杀手的?

    “谁知道呢,这都得等抓到她以后,请她亲自解释了。”夏娜摇摇头,想起自己先前被蓝凌带去鬼差学院的见闻,冷笑道,“如果她不肯说的话,或许鬼差十三刑罚可以让她见识见识。”

    所谓挚友,是那种即使互相知道对方各种缺点,却可以一边吐槽对方缺点一边永远无法互相背离,在险境中可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后背托付的人。而如今看来,白素贞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后背托付给了雨青,而雨青却毫不犹豫的下了毒手。

    休息了一阵子后,小翠再次从玉无邪里出来,按照夏娜给她划定的范围搜寻。

    这一次,依然没有结果。

    “不过,东北方向的一棵小松树说,它有看到圣主教的人经过。”小翠回玉无邪之前,顺口提了一句。

    圣主教的人?来天山?

    夏娜几人顿时都提起了警觉。

    血色讨厌圣主教,不仅仅是出于华夏妖怪对外来者本能的排斥,更是因为他的法力兴致。血色是鬼修,本身就是修炼至阴至邪的力量,而圣主教的力量却是光明一派的,两者从本质上就有冲突。

    而天山山脉作为九州结界的一个节点,一向有大妖怪坐镇,况且这里又荒凉,圣主教的人极少会跑这里来自讨苦吃。

    “难道是跟圣主教的人动起了手?”珏瑟忍不住猜测。

    空灵摇了摇头:“不应该,如果是跟圣主教的人动手的话,我们不可能监测不到。”

    “你们?切,就你们?”珏瑟对空灵所谓的“高科技”颇有几分不屑。

    “去年夏天的某个夜晚,你在夏娜睡着以后,曾经拿她最喜欢的衣服泄愤……”

    珏瑟忙打断了空灵的话:“你怎么知道?!”

    空灵一笑:“没有我们监测不到的事情。”

    “所以,你说我夜里梦游是假的咯?”夏娜危险的看向珏瑟。

    “绝对不是,你真的梦游过,空灵这丫头是在挑拨离间,没错,她挑拨离间!”

    说话间,已经到了小翠所说的那棵小松树前。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