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67 谁在黑我

    焚琴的伤势已经大好,因为圣主教的骚扰,同时也是为了揭穿雨青,他索性也同夏娜等人一起下了天山。[随_梦]ā

    因为和苍梧子一样都是禽类,倒是省了交通工具,只有血色没办法,只能上了空灵飞车的后座。可怜安道尔几人因为没有交通工具,血色又没耐性等,干脆将他们捆吧捆吧挂在了飞车的后架上。两辆飞车的后架,一边挂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倒霉蛋,仿佛古代那些过年回家的摩托大军后面挂着的鸡鸭。

    疾驰了几个小时,眼看快到安检线了,空灵招呼了一声停了车。

    “不能再带着他们了,里面还好说,我们有办法抹掉他们出现的踪迹,可前面进了人类活动区域,我们就不好行动了。”空灵皱眉看着在车后晃荡了几个小时,已经彻底成蒙圈的鸡鸭的几人,真是麻烦啊,要不是留着他们有用,还不如宰了省事。

    “说的也是。”苍梧子点点头,看着几人也皱起了眉。

    要揭穿雨青和圣主教的勾结,显然还离不开这几人,可如果带着这几人招摇过市,未免又太显眼了点,那个喜欢四处搅事儿的圣主教一定会借题发挥。

    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这几人不露痕迹的带到人类活动区域么?

    夏娜歪着头想了一阵子,忽然嘿嘿一笑:“假发化妆换衣服,打的他们鼻青脸肿,然后一人一双美瞳,顺便再模糊一下数量咯。”

    别的都好理解,可这个模糊数量是什么意思?

    “他们不是四个人嘛,那咱们给他们凑成五个好了。”

    所以,血色老哥,只能委屈你了啊。

    没办法,论身材特征,只有血色高大壮硕,和这些人高马大的殴洲人最像了。

    血色冲地上呸了几口,臭着一张脸任由夏娜给他化了个他自己都认不出自己的妆。

    “好了,暂时就这样吧,结束!”夏娜收手宣告大功告成,顺便向手机里视频直播化妆教学的余靓靓招了招手。

    余靓靓撇嘴,天知道那丫头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了。

    带着五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夏娜几人心安理得的越过了安检线,进入了人类活动区域,并在空灵的调度下,坐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车。

    “还是按照原计划,咱们兵分两路,血色大哥你们带着这几个渣渣去拜访目前能联系到的大妖们,我们几个回中州,联系一下如今的八大世家。”说到八大世家的时候,夏娜忍不住嘟了下嘴,天知道八大世家会不会相信她者个不招人待见的夏家老二呢。可如今境外势力蠢蠢欲动,无论有多少矛盾和偏见,为大局着想,他们总不至于将华夏的安危置若罔闻吧。

    但愿……吧。

    二小姐回来了。

    二小姐回来了?

    二小姐回来了!

    在夏娜进入大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这一消息传遍了夏家上下。

    不是说有了冥主大人的偏宠,所以对夏家不屑一顾了嘛,怎么这会儿又跑回来了?

    那还用说,肯定是冥主大人玩腻了呗,一个前不凸后不翘连句好听话都说不出来的臭丫头,谁受得了啊。

    在众人还在议论夏娜为什么会回来的时候,夏娜已经进了夏威烈的书房。

    “你竟然还有脸回来。”夏威烈眼神冰冷的看着自己这个次女。

    一直以来,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未看懂过这个女儿。

    夏娜奇怪的挑眉:“怎么,我做了什么亏心事吗,怎么就没脸回来了。”

    “还想装傻么?”夏威烈不想与夏娜多做废话,直接将面前的显示屏转向夏娜,让她看清上面的内容。

    那是一条时事新闻,报道的是殴洲道格家族与华夏阴间达成合作协议的事情。在这条新闻下面,是圣主教对于此事所发表的意见,毫不意外的,圣主教就此抨击华夏阴间不分是非,与邪恶组织达成这种协议,最终会贻害无穷。

    “所以呢?”夏娜耸耸肩,很是好奇的问,“所以您就相信圣主教那群神棍的话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就不需要在这里费口舌去说服她亲爱的父亲防备圣主教的入侵了。

    “我当然不信,不过,道格家族的事情我也要好好的问一问你。”夏威烈两眼冷冷的盯住夏娜,从来没有哪一刻会像现在这样认真的对这个女儿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有了冥主做后盾就有恃无恐,可以胡作非为,连整个华夏都不放在眼里了?”

    夏娜也无比认真的看着夏威烈,轻轻摇头一笑:“不,我可以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但我不会不把华夏放在眼里的。”

    这话说得夏威烈再也克制不住心头怒火,猛然一拍桌子低吼:“你还敢说!你该不会不知道道格家族代表的是什么吧?”

    “我当然知道,道格家族是狼人家族,他们所代表的是殴洲狼人的利益,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代表着殴洲血族以及巫师们的利益。总体来说,虽然在五百年前那场大战中,咱们华夏修士是和他们联手过,但时过境迁,他们如今觊觎上阴间也实属正常,更不要说当初和咱们联手的那两家如今已经成了华夏的易家和司家了。”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

    不等夏威烈说完,夏娜就接话道:“为什么还要将他们引荐给冥主,对吗?”

    夏威烈哼了一声。

    “父亲大人,您想多了。我觉得您可以换一个角度想想,比如他们达成合作意向的这几天来,好像除了新闻上吹的欢以外,似乎还没有其他实质上的行动?”

    这话说的夏威烈一愣。确实,虽然新闻上已经闹翻了天,道格家族也一再高调的表示阴间冥主给了他们明确的答复。可除了这个答复以外,似乎还没有开展任何合作行动。

    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

    夏威烈难得的耐下了性子,示意夏娜继续。

    “别的我也不好多说,但我可以向所有华夏人保证,我绝不会做出出卖背离华夏之事。”

    “若真是如此,那倒是……”夏威烈悻悻的说着,忽然回过神来,瞪了夏娜一眼道,“花言巧语是你的专长,真以为几句话就能敷衍过去?看来是我对你管教的太少了,若再放纵你下去,你迟早要成为华夏的罪人!”

    矮油厉害了我的爹,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我脑袋小顶不住啊。

    夏娜就纳了闷了,那道格家族漫天的放消息,她这父亲大人怎么就这么相信呢。

    “给我滚回你的房间去,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亲生父亲,就给我好好的反省去!”夏威烈阴沉着脸,他虽有心想命这丫头赶去阴间劝阻冥主,但一来只怕会惹得这丫头逆反心上来不肯答应,二来又怕言辞不慎会触怒冥主,最终适得其反,只好先赶这丫头回去,等他想出万全之策以后再叫她来。

    见夏威烈说出这么严重的话来,夏娜只好耸耸肩先回去了。反正圣主教的人一时半会也搞不出大动作来,血色他们拜访大妖怪们也要时间,她现在还不急。最重要的是,她的父亲大人正在气头上,这会儿她说要他出头去联系八大世家对抗圣主教,恐怕不会得到太好的回应。

    “我觉得不太对劲。”回去的路上,珏瑟忽然说。

    见珏瑟开口了,莫染也点头道:“确实。”

    “好吧,看来并不只是你们两个有这种感觉。”夏娜也开口道。

    这一路上,他们所遇到的每一个仆佣,全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那种鄙夷与憎恶。

    夏娜承认,虽然她一直不怎么招人待见,但也不至于在仆佣群中也有这么大的反响才对,毕竟她与他们又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要不,找个人问问?”夏娜一挑眉,目光落到了刚刚偷看了自己一眼就赶紧走开的张妈身上。

    珏瑟懒懒的说:“那就问问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夏娜就很是亲热的冲张妈招起了手。

    “二小姐。”张妈躲不过,只能干笑一声迎了上去。

    “张妈,虽说我没给过你啥好处,可我也没害过你,更没罚过你,是吧?”夏娜笑嘻嘻的说。

    “是,是啊……”张妈继续干笑。

    哼,在家不受宠,好不容易找着了大靠山就开始胡作非为,真是祸国殃民!

    “所以,能不能麻烦张妈跟我解释解释,大家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呢?”

    夏娜脸上的灿烂笑容让张妈不自在的退后了一步,一直挂着的干笑几乎要维持不住,结结巴巴的说:“哪,哪什么眼神啊,二小姐你想多了吧……想多了,大家什么事都没有啊。”

    “真的?张妈,不是我吓唬你,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是谁捡了我丢的那串玛瑙手链,只是我一直没说出去而已。”

    “二,二小姐?”

    “我也知道外门的章老四每个月的三六九都去天都大酒店是干什么。”

    “额?”

    “我更知道您最疼的小儿子是谁的孩子。”

    “二小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家小彭可是老彭他亲生的!”

    夏娜一挑眉:“所以,前面那几条,你是承认咯?”

    张妈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

    半晌,她终于败下阵来,低着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二小姐这几天不知道去哪儿了,可能还不知道,现在你蛊惑冥主出卖阴间,和殴洲黑暗议会勾结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已经,传开了。

    夏娜嘟起了嘴,按照她对现代信息传播速度的理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是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呢,怪不得她的父亲大人一见她就是那副模样了。

    挥手放张妈离开,夏娜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有古怪,绝对有古怪。怀疑我的人肯定有,毕竟道格家族一直在上蹿下跳,但这么统一这么肯定的将罪名扣给我,这中间指定有人在带路。”夏娜抿紧了唇,视线落到了床边已经落了灰的超薄显示板上。因为她许久不曾回来,那显示板还一直留在原本的位置动都没动过。

    先问问远哥他们好了。

    挨个联系了常远,老狼,蓝安安和余靓靓,夏娜得到的回答是现在舆论的声音很统一,所有人都认定她是一个阴谋迷惑冥主,祸国殃民的妖女,连带的连为了她而和道格家族达成合作协议的冥主吴罪都成了一个耽于女色的昏君。

    竟然还有了做祸水的资格,她是不是该表示一下荣幸啊。夏娜嗤了一声,结束了和几个好友的对话,在床上懒洋洋的打了个滚后,打着哈欠说:“是谁这么挂念我?看来是该问问张大叔,他肯定比我清楚。”

    张科长看着闪着的手机屏幕上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忍不住想要叹气,难得那丫头竟然会主动联系他,可他为什么这么头疼呢。

    “你不是回家了吗,放出你那些黑料的人离你很近,你可以自己找。”

    “哟,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啊。既然知道是有人在污蔑我,那你就管控一下言论嘛,看谁在兴风作浪,你就上门查个水表什么的啊,不是说好转发一千条就进去喝茶的嘛。”

    “不好意思,我们倡导言论自由。”请喝茶?如果不是你身份特殊,又一再的向我保证,我都打算请你来喝茶了。不过,这丫头去天山一趟,真的带下来了几个图谋不轨的圣主教教徒,看来他这边也该有点动作了。

    结束了和张科长的对话,夏娜在床上再次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扭头问坐在一边的莫染:“他说人就在我身边,不会是你吧?”

    莫染顿时好笑的拍了拍夏娜的头,仿佛在拍一直顽皮的猫儿。事实上,看着她在床上滚来滚去,他就忍不住想要笑起来,真的好像一只慵懒又顽皮的猫儿啊。

    “喂,你哄小孩呢。”夏娜没好气的白了莫染一眼,终于稍微正经了几分,支着下巴略有所思的说,“既然他这么说了,我也只好从我身边开始找了。”

    离她很近的人有的是,路元他们是绝对不会这么坑她的,她相信他们。当然,珏瑟和莫染就更不会了。张大叔提到她回家的事,所以说,自从她回家后,黑她的人就离她很近咯?那么,会是谁呢?

    (.. = < r='://..'>笔趣库小说</>)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