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亲,证拿出来看看 > 168 小翠的妙用

    仆佣什么的,当然是不至于了,她和他们之间并没有直接利益关系,既没特别的去拉拢谁,也没去得罪过谁。况且,如果只是一个寻常的仆佣的话,张大叔也不用故弄玄虚了,直接点名就可以了。

    那么,是夏家的某个人……比如,她的兄弟姐妹?

    出于对夏娆能力的信任,夏娜有理由相信,这女人即使嫁了人,照样有本事在夏家作妖,更有本事笼络住当时几乎已经起了疑心的夏妘。

    “恩……需要一点点消息啊。”夏娜站在窗边,庭院中,夏妘正拉着夏澄在说些什么。

    莫染走上前来,好笑的问道:“需要什么消息?”

    “比如,我亲爱的妹妹夏妘三小姐,最近在干什么,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之类的。”夏娜同情且嘲讽的看着夏妘。

    这个被夏娆同样玩的团团转的夏妘,和她当初一样,是夏娆手中一颗好用的棋子。不过,不同的是夏妘对夏娆更死心塌地,而她至少还保存了那么一点点良知。

    即使那时候对夏娆全然信赖,但偶尔她也会犯疑惑,奇怪夏娆某些话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像是挑拨离间。不过,她竟然会立刻认为自己是在胡说八道,更把夏娆这种不怎么恰当的言词当做是说错了话,也真是够蠢了。

    “主人主人,我可以啊,我可以帮你啊!”小翠从玉无邪中飞了出来,粉色的花瓣上,一颗清澈透顶如最上乘的露珠就那么摇曳着,却始终没有滴落下来。

    似乎,在天山那种灵气充足的山中,这小家伙不停地用光妖力再重新修炼妖力,如此循环着,使得她的妖力更为精纯凝练了。

    见小翠自告奋勇,夏娜顿时反应了过来,还用愁监控什么的吗,这不是有小翠嘛,只要是有花草的地方,小翠就能尽情施展——当然,前提是不被人发现。

    “我现在妖力是丙等二级,佑佑如果帮我放大的话,可以稳稳的达到乙等二级以上,无限接近乙等三级,外面那位小姐的法力应该不超过乙等二级,所以,她应该是不能发现我的。”

    夏妘的修为当然还没超过乙等二级,她今年才十四岁,能达到乙等一级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夏娆那样的天赋啊。

    “那么,我去了哦。”小翠欢快的冲夏娜打了个招呼,然后整个身子化作粉色的流光从窗口透出,落星一般落到了窗外的草坪上消失不见了。

    “莫染啊,你有没有发现,小翠她可以是个万能监控器?”夏娜笑嘻嘻的看着前方一棵小草冲自己这边挥动了几下叶片,然后是前面的花朵,然后是前面的树枝。

    莫染笑了,他忍不住想起自己小时候,那时候,他也偶会会充当小翠的角色,去偷偷探查点事情呢。

    “傻笑什么呢。”白了莫染一眼,夏娜又将目光放在了夏妘那边。

    夏妘的身边,一颗刚抽出嫩芽的小草正随风轻摆。

    当然,夏妘是不会发现的。她是夏妘,是夏家的三小姐,是八大世家的传人,骄傲如她,需要去留意脚下一棵小草吗?这根草是何时抽出嫩芽,又会在何时开出花朵,这跟她有什么关系?若她高兴,轻抬一下脚就可以将这小草碾碎。

    “她现在越来越嚣张了,仗着有人撑腰,你看看这个家里根本就没人能管的了她。”夏妘阴沉着脸,两只手无意识的拧着手中的花枝,“再这么下去,我估计你早晚有一天还会被她害死。别忘了,她可是因为你才被关去永城的,以她的心胸,怎么可能会不记恨你?”

    夏娜瞪圆了眼,她的心胸?她心胸怎么啦,虽然胸是小了点,但她心宽啊。

    夏澄脸色也不好看,他没办法不去想起当初的情景,那一次,他差点被淹死在水中,而推他落水的正是他的亲姐姐。在他几乎要窒息失去意识的时候,推他入水的亲姐姐却在一边冷眼旁观。

    “你传她这么点儿谣言能有什么用,你觉得她是那种在意外人眼光的人?”夏澄有点不屑的看着夏妘,他总觉得虽然夏妘是他这一头的,可脑子怎么看都有点不太好用啊。再过几个月,他可就十三岁了,大哥都二十了。在外人眼中,大哥是夏家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呢……

    当之无愧?别搞笑了好吗,且不说父亲修为高深又值壮年,完全能等到他成年羽翼丰满,就说大哥那脑子吧,做什么都那么较真,讲究个什么光明磊落,一点城府算计都没有,夏家要是交到大哥手里,迟早要没落。

    夏娜戳了戳莫染,怪笑道:“没想到啊,最了解我的竟然是这小子。”

    似乎是察觉到了夏澄的鄙夷,夏妘冷哼了一声:“说你笨你就不聪明,你想想看,她现在不说是华夏公敌,估计也不远了,只要咱们再努力推上一把,她这罪名是钉得死死的。到时候,父亲就算是想要对她手下留情,那也要看华夏九州无数修道同仁们同不同意呢,你觉得父亲会为了她而与整个修道界乃至妖族鬼族翻脸?”

    当然不会。

    “到时候,就算父亲念在父女情分上偷偷放她走,整个华夏也没有她半点容身之地。到时候,她也就只能躲到阴间去,这辈子恐怕都不能随便在凡间露面了。”夏妘说着,冷笑起来,“那阴间是什么环境,你应该晓得吧,就算她靠上了冥主又怎样,阴间连太阳都见不着,整日阴风阵阵,日常照明都是汲取的月光,她能忍多久?再说了,冥主是什么人,这会儿是宠着她,可过几年呢,过几十年呢?等她被冥主玩腻了,到时候阴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凡间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我看她能到哪儿去!”

    夏娜忧伤啊,夏娜心里苦啊,夏娜一把一把的往下薅头发啊……话说难道她就这么拉仇恨吗?

    或许,这仇恨并不是因为某个人某件事引起的,而是日积月累一点一滴融入到夏妘心中的。

    周围大人的忽视,会令夏妘羡慕并怨恨上那个夺走了大人们目光的人。而隐藏在夏妘身边的夏娆,恰好可以利用大人们的忽视,一点点将夏妘的羡慕全都转化为怨恨。当一切过去以后,她失去了一切,而夏妘也重新获得了大人们的目光,夏妘对她的怨恨就变成了幸灾乐祸与嘲讽,以及某种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放松。

    然而,这种放松并没有持续下去,当夏妘真的以为一切都过去了的时候,她重新出现了,并且以另一种方式重新获得了众人的目光,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这一切只会点燃夏妘当初的怨恨,并比当初燃烧的更加炽热。

    唔……她这么分析应该没错,不过,除了大人们的忽视与夏娆的有心诱导以外,她或许也应该再加上一条——她自己并没有打算努力去修复与夏妘的关系,即使她知道夏妘只是被夏娆玩弄于股掌之间。

    好吧,她必须要承认,她没那么好心,也没那么多丰富的情感,以前不打算,以后也并不打算用左脸挨完揍易湖再送上右脸,直到温暖了夏妘的心窝,让夏妘体会到来自姐姐的关爱与诚意,最终大彻大悟,上演一出姐妹情深的八点档狗血剧。

    “你还有很多朋友呢。”

    莫染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他说话声的,还有一直都是透着丝丝凉意的双手。

    “你啊,要不是死人的手暖不热,我真想随时随地给你裹一张电热毯。”夏娜无奈的叹气,“有那么明显吗?”

    “都在脸上写着。”莫染轻叹了口气,两手轻轻揉捏着夏娜的肩膀,“我能理解,所以我那时候特别庆幸遇上了姐姐。”

    在血缘亲情无法相信的时候,还有一线希望尚存,不至于坠入绝望的深渊。

    “我以为这话你要去跟夏澄说呢。”夏娜撇了撇嘴,这种被亲姐姐推到水里去的经历,他们两个应该更有共同语言啊。

    说完,她忍不住轻叹了口气,垂下了眼帘。

    虽然一直说着不在意,可到底还是会在意啊。亲情这种东西,为什么就跟她没缘分呢?收回来的那么多记忆里,可以看到莫聆夜的家人是那么的热情,那样的家人才算是真正的家人吧。

    不过,正如莫染所说的,她还有很多朋友呢,至少她并不是一无所有。

    “莫染,谢谢你等我。”

    “这种事情,需要道谢吗?”

    夏娜抬头看向莫染,一抬眼,便撞入了正凝视着自己的目光中。

    忽然,有那么一点点羞涩啊。

    “主人主人,他们走了呢!”

    小翠欢快的飞回来,上下摇晃着喋喋不休的说:“他们好坏啊,原来是他们在欺负你!我听他们说还要继续在各大网络媒体上散布谣言呢,而且他们还打算做手脚,让你的父母都讨厌你——哼,他们还说你父母本来就不喜欢你,呸,我还不喜欢他们咧!还有啊还有……”

    那一瞬间的暧昧气氛骤然消散的干干净净,夏娜飞快的转开了视线,干咳一声道:“好了好了小翠,刚刚我一直有在听你传来的声音,他们又不是头一天这么讨厌我了,你不用生这么大的气。”

    “就是讨厌他们!”小翠的花朵往旁边一转,仿佛小孩子生气的扭头一般,花瓣上的露珠都差点被甩出去。

    “好好好,讨厌他们,我们都讨厌他们……”夏娜一边哄小翠,一边忍不住好笑,怎么她这么是要提前体验当娘的滋味吗。

    珏瑟落到了莫染耳边,低声怪笑道:“只差一点的感觉怎么样?”

    莫染哼了一声,不动声色的一指头将珏瑟弹开,招手让小翠落到自己手上,柔声说道:“小翠辛苦了,不过,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困难的任务要交给你,你能做好吗?”

    “当然能!”小翠从莫染手中跳起来,扑扇着两片绿叶飞快的说,“小翠什么都能做!”

    “但在这之前,小翠一定要保证,不管任务有没有完成,都要先保护好你自己,绝对不可以受伤,可以吗?”

    夏娜斜着眼瞅着莫染,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她知道,这小子估计挺适合去哄小孩。

    “好的好的!”小翠欢快的答应。

    “那么,等下我交给你怎么连接网络,怎么使用摄像头和监控器。然后,辛苦你去监视刚刚那两个人,在他们秘密商量做坏事的时候,将他们商量的过程给录下来连线给……”说到这里,莫染停顿了下,扭头问夏娜,“你父亲的交友账号,你有吗?可以接视频的那种。”

    这个么……夏娜歪着头想了想,不太确定,只好掏出手机翻找通讯里。半天,她才从家族群里找到夏威烈的账号,然后在自己的私人好友里搜索了下,确定她曾经加过夏威烈为好友。

    虽然加了好友,但从来没有说过一个字,哪怕一个表情。这种好友在通讯录里应该不少,而如果作为至亲的话,那就不知道会有几人是这样了吧。

    现在,夏娜已经明白了莫染的用意,不由得挑眉点头。想了一想,她嘿嘿一笑,说:“先让他们俩高兴一会儿,等他们以为板上钉钉,我彻底成了华夏的罪人之后,再让我亲爱的父亲大人好好的看看他们的嘴脸。唔,估计到时候,也该到吴罪当时说的时间了。”

    记得在殴洲的时候,吴罪说过,大概要一周左右的时间,他才能做好成为一个食言而肥的无耻小人的准备。

    唔……真是惭愧啊,她不仅是一个能蛊惑冥主出卖华夏的祸水,而且还是一个能蛊惑冥主做出自食其言的行为的祸害。

    话说回来,明明才回来了四天,就算加上路上的时间也只能算是五天,怎么感觉好像过了一个月那么长?一定是这几天太紧张了,绝对没有别的原因!

    再等两天,吴罪同学应该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来,然后将他自己当初说出去的话彻底吃回肚子里去了吧。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