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修真小说 > 大仙木 > 615.第597章 血气不灭

    “吼!”踏炎妖尊怒吼,原本已经化为人形的他,而今颠覆了他往日的形象。

    满嘴狰狞的獠牙,一双手掌更是化为了豹形妖兽的兽爪,根根闪烁着寒芒的利爪朝着许木的头额劈去。

    伴着踏炎妖尊的动作,熊熊火海倾泻而出。

    许木面色清冷,双眸却又似火般闪烁,右拳直捣而出,带着滔天气血,迎上了踏炎妖尊的兽爪。

    近战争锋,拼的就是双方的肉身。

    踏炎妖尊身为妖兽修为破虚,肉身也随之返祖,返祖之身恐怖异常。

    许木血气化海,单从肉身强度而论,不在踏炎妖尊之下。

    双方又各自伴着火焰能量与滔天血气互相攻伐。

    砰!

    拳头与兽爪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瞬间震动起振聋发聩的巨响。

    一股如实质般的声浪涟漪以两人拳爪交击之处蔓延。

    而后许木与踏炎妖尊的身体僵持在了原地,谁也没有动弹一下。

    踏炎妖尊怒视着许木的眼睛,许木亦不让半步的与前者对视着。

    尽皆卯足了力量,欲要在第一次的力量争锋上占得先机。

    血气与火焰力量,亦在两人的周边盘旋。

    短暂的相持后,双方的肉身都因为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而同时响彻起清脆的炸裂声响。

    啪!啪!啪!

    踏炎妖尊只感觉自己与许木交锋的那只兽爪隐隐作痛,许木拳头上爆发的刚猛力量得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作为一只妖兽,从肉身角力上,踏炎妖尊还从来没有在人类修士中遇到过对手。

    毕竟体修已经没落,当今修真界能够修炼到血气化海的体修,可是比破虚大能还要稀少。

    即便踏炎妖尊身为破虚大能,可依旧缺少与体修交手的经验。

    反观许木,他的拳头和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被包裹在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晕下。

    就算是踏炎妖尊的兽爪,在与他拳头接触时,刀锋一般的指甲,也难以划破那一层血气光晕,对他的肉身照成丁点伤害。

    这就是血气化海的恐怖之处。

    或者说,许木现如今最大的依仗,就是他那一身血气,防御力恐怖到令人发指。

    稍息之后,踏炎妖尊眸光一凝。

    咻!身形陡然爆退,结束了他和许木的肉身角力。

    或者说他他不得不结束。

    他以妖兽之躯肉身返祖固然强势,可单论力量而言他显然不是许木的对手,因为他所擅长的是速度。

    因而再见得力量上逊色许木一筹后,他就准备拉开距离以速度致胜了。

    踏炎妖尊的想法,完全逃不过许木的眼睛。

    要知道,他可是有过和踏炎豹王交手的经历,知道他们踏炎一脉的速度有多恐怖。

    “不能让他拉开距离。”

    心头思绪急闪,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之后,许木当即眼眸一眯,随即他倏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给我回来!”

    朝着踏炎妖尊退去的方向一声爆吼,许木伸出的手掌虚空一握。

    轰隆隆!

    从他体内喷涌而出的血气更加汹涌了。

    而后居然在他五指虚握间,形成了一只遮天蔽日的血气手掌。

    以许木那只手臂为起点,那只血气手掌成为了他手足的延伸,悍然抓向踏炎妖尊。

    铺天盖地的阴影随着血气手掌的凝聚,从踏炎妖尊上空当头盖下。

    血气手掌还未降临,所产生的刚猛压力,已经压得那一方天宇下的大地为之一矮。

    狂风也随之呼啸而起。

    踏炎妖尊的衣袍都在上方血气巨掌的压迫下,紧紧的贴合在了皮肤上。

    见得那一方血气手掌强势的进攻,踏炎妖尊突然冷哼一声,他的肉身在力量上虽然及不上许木,可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可是破虚的第二阶段,归墟。

    见得许木如此强势的举动,激起了他身为破虚大能的好胜之心。

    因而他并未有选择闪避,倘若踏炎妖尊有心要躲,以他的速度,完全可以在那一掌未落下之前逃离这个位置。

    一念至此,踏炎妖尊豁然张开了他那满是狰狞獠牙的嘴巴。

    “吼!”

    狂啸之后。

    一道伴着他声音响起而凝聚而成的火焰光柱轰然自他口中迸射而出。

    光柱赤红,伴随着夺目的光亮,将血气手掌覆盖而来形成的阴影都给照亮。

    瞬息间火焰光柱划过一道璀璨的直线,掠过了踏炎妖尊与血气手掌的距离,悍然杀向了那当头劈来的巨掌。

    嘭!

    两股能量碰撞。

    许木拍出的血气手掌在踏炎妖尊火焰光柱阻挡下,被硬生生定格在了半空中。

    毕竟论到修为,还是要数踏炎妖尊的火焰光柱力量更甚一筹。

    片刻的僵持后,踏炎妖尊的火焰光柱轰然从血气手掌的正中央穿透而过。

    绚丽的光柱洞穿血气手掌后,余力未消,径直冲入了天穹,没入了天顶后方的星空。

    那道威力叵测的光柱,如是一柄利剑刺破了苍瑞域的天空,延伸出星空之外不知道多少距离。

    “嘿嘿,雕虫小技。”见得自己这一击所取得的巨大成果,总算将自己方才角力时落下的气势给扳了回来。

    踏炎妖尊发出一声嘲弄的讽刺。

    陡然,笑容刚刚还在踏炎妖尊嘴角上挑起,还没有来得及蔓延的刹那。

    他那一双仿似妖兽一般的兽瞳,蓦地一缩,发出一声惊呼:“怎么可能!”

    顺着踏炎妖尊的目光看去。

    那一只被他口中喷出的本命火焰力量所凝聚的光柱洞穿的血气手掌。

    竟然没有消散。

    在火焰光柱刺入星空的刹那。

    凝滞了不到弹指功夫的血气手掌,再次轰然落下。

    已经失去了最佳躲避时机的踏炎妖尊,毫无意外的被那一只手掌拍中了身躯。

    啪!

    那一只血气手掌差不多有近千丈宽。

    踏炎妖尊的身体,在他面前简直细小得犹如蝼蚁。

    血气手掌如同拍苍蝇一般,径直将踏炎妖尊拍入了下方的大地。

    哐当!!!

    大地震颤起好似地震的摇曳感,泥土砂石满天飞溅。

    作为这一掌的作俑者的许木,见得自己的杰作,这时候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轻轻喃语道:“我命不休,血气不散!”

    说出这八个字眼的许木,笑容蓦然收敛,双瞳中煞气一闪。

    “起!”威严的轻吼声自许木口中震响。

    那一只将踏炎妖尊拍入大地的血气手掌骤然紧握成拳。

    而后腾空而起,不知道抓起大地多少泥土。

    那些土壤中间,踏炎妖尊衣衫褴褛的身形夹杂在其中。

    他的嘴角此刻挂着一抹血气,脸色阴沉似水。

    第一次肉身角力他输了,第二次交锋,又以他的落败告终,他气得几乎发狂。

    将踏炎妖尊双眸几欲喷火的表情看在眼里,许木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而后意念一动,控制着那禁锢着踏炎妖尊的血气手掌一拉。

    咻!

    千丈血气掌印被许木硬生生拉动,朝着自己逼近。

    与此同时,许木举起了另外一只空闲的手臂。

    五指捏拳,淡淡的血气光晕覆盖其上。

    踏炎妖尊是吃过许木血气防御的亏的,那一层可怕的血光配合后者恐怖的肉身,近战自己绝对不是许木的对手。

    见得自己又要被拉回许木跟前,踏炎妖尊当然奋力挣扎。

    “给我破!”

    赤红的火焰能量自踏炎妖尊体内迸射。

    破虚修为被他发挥到极致,恐怖的炽热将下方的大地都炙烤得一片火红,山川都仿似有融化的迹象。

    如此恐怖的力量,偏偏对那自禁锢着踏炎妖尊的血色手掌所产生的效果甚微。

    尽管那只血气手掌被高温灼烧得冒出了白色的烟雾。

    而且还在不断缩小。

    可就是难以摧毁它。

    正如许木所言,他不死,血气不灭。

    “怎么可能!”踏炎妖尊第一次和血气化海的体修交手,见得此番状况委实被震得不轻。

    不等他从惊骇中醒悟过来。

    就这么短暂的间隙,血气手掌已经禁锢着他急速拉到了许木面前。

    当踏炎妖尊看看到许木那一张噙着冷笑的面容的时候。

    后者那早已蓄势良久的拳头,已经悍然打出。

    哗!!!

    许木一动,其体内顿时响起山呼海啸一般的潮鸣之声。

    仿佛他的四肢百骸中掀起了无边的海浪。

    刚烈的血气爆发刺目光华,夹杂着许木的拳头在踏炎妖尊眼中不断放大。

    最终轰在了后者左侧的面庞之上。

    嘭!

    血气手掌爆炸。

    踏炎妖尊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轰上了青天。

    就如同他方才从口中吐出的那一口本命火焰光柱一样。

    被许木以不可思议的力量,轰出了苍瑞域的天穹。

    最终,没入了星空,不见踪迹。

    踏炎妖尊身形划过的虚空,一连串殷红的血迹倾洒而下。

    甚至还有一滴温热的血液,恰巧地落在了许木的脸颊上。

    许木淡淡的将那一滴血液从面庞上拭去,双眸如星辰般闪亮,咧嘴笑道:“血气化海,上古体修不愧是统治过一个时代的修炼体系。”

    话音未落。

    咻!

    许木身形冲天而起,朝着踏炎妖尊被轰飞的星空径直掠去。

    视线移向许木与踏炎妖尊交战的边缘的大地。

    一名清秀的少女将自己可爱的小嘴夸张的长得老大,灵性的美眸呆呆的看着许木破空而去的背影,呆若木鸡。

    显然方才许木与踏炎豹王的战斗她是看在眼里的。

    包括那个轩辕剑宗的破虚大能,被许木拍蚊子一般砸入大地。

    而后又一拳轰出了星空之外的情形都被她尽收眼底。

    如此暴力直接的战斗方式,着实将她惊得不轻。

    呆立良久,少女方才将自己张开得足以塞下一枚鸡蛋的嘴巴闭合,咕哝道:“小许子好生猛,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无空剑域!”武默漠然的声音响起。

    一片剑气领域随着他话语落下轰然展开。

    千万道剑气将包裹在其中的两道身影笼罩。

    瞬时间在他们的身体上留下成百上千道血痕。

    噗!噗!

    血洒苍穹,离和端木蓉径直被无空剑域轰得倒飞而出。

    “土鸡瓦狗。”淡淡的扫了一眼狼狈飞出的两人,武默甚至连追击的意思都没有,以蔑视的语气说道:“法身境和破虚之间的差距,岂是你们可以逾越的。”

    “呵呵,还真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了?”端木蓉轻轻将嘴角的血迹擦拭,对于武默的讽刺回以一个冷笑。

    而后她将面庞偏转看向侧旁的离。

    “离师兄,看来要动真格的了。”

    “好!”离虽然受伤但一身气势不减,那透体而出的战意预示着他而今的情绪正值亢奋。

    点头应予端木蓉一声后。

    手中已经化为破阵子模样的流光掠影枪猛地一抖。

    刷!

    以离为中心,亿万点闪烁的寒芒轰然展开。

    如浪中细沙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偏偏每一粒寒芒中都蕴含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凌厉之气。

    随着离的动作,密密层层的寒芒飘飘荡荡,忽左忽右,捉摸不定。

    破虚神通,天净沙!

    虽然不知道离什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神通大成,可端木蓉丝毫没有惊讶之处,就好似以离的天赋本应如此。

    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多如繁星的寒芒,端木蓉脸色也蓦地一肃。

    一双猩红的眼瞳迸发尺长的血光。

    杀气如刀刃般笼罩她的身体周边。

    “杀戮之身!”

    低沉的嘶吼声从端木蓉嗓音中轻吼而出。

    下一刻,她的皮肤中开始渗透出殷红的血滴,粘稠的血迹将她整个躯体都笼罩在了其中。

    同时,端木蓉一头红发暴涨至数丈之长。

    十指上血色的指甲狰狞的生长而出。

    杀意决最高奥义,杀戮之身。

    当年血滴子凭借这一招,以带伤之身,击败南宫家两大破虚。

    想不到端木蓉竟然将杀意决也领悟到了这种层次。

    杀戮之身施展,端木蓉整个人的气息更像暴戾,当即朝着武默所在的虚空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

    “宰了他!”

    “战!”离没有拒绝端木蓉的提议。

    以天净沙神通,裹挟着端木蓉,悍然冲向武默的无空剑域。

    两人的神通,迅速拉进,而后死命的碰撞在了一起。

    同一时间,隐藏在各自神通中的三人,再一次生死厮杀在了一起。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

    (.. = < r='://..'>妙书斋小说</>)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