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二十八章 备胎少女12

    思如从一开始就把手机的摄像打开了。

    校长看着画面上顾教授匆匆赶来,二话不说就对思如定罪了,眼神就沉了下来。

    谈判专家显然也看到了,问校长,“他是谁?”

    校长表情很奇怪,脸都揪到一起去了,说道,“是我们学校美术学院的顾教授。”

    看着思如的方向,“也是岑海心同学的父亲。”

    谈判专家,在场的警察,还有那个记者都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顾教授被看得不自然了。

    这些人的目光让人很难受,像是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岑海心坐在栏杆上,摇晃着两条腿。

    广播楼下,有人在大喊,说怎么还不跳下来,要死就赶快,他们一会儿还有课要上。

    然后一阵哄堂大笑。

    校长脸色跌青,天台上的各位神情各异。

    校长拿着手机,“我去找人,麻烦你们先看着。”

    谈判专家点了点头。

    “顾教授,你也跟我一起去。”

    顾教授眼里有些挣扎,虽然关系陌生甚至恶劣,到底岑海心也是他的女儿,看着少女身体单薄坐在高高的栏杆上,微笑着扬起下巴,眼睛微微眯着,似乎在感受着风和阳光,悠闲惬意,好似跟跳楼一点关系都没有。顾教授心里终于有点慌了。

    这个女儿是他的亲生女儿,是他真正的血脉,死了的话,就没有了,永远的消失了。他很疼爱顾维熙,但那又如何,顾维熙究其到底跟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顾教授此时并不知道有一种关系叫做血脉之间的牵绊。

    很微薄,也很神奇。

    顾教授担心的看了思如一眼,跟着校长走了。

    校长边走边打电话,顾教授沉默的跟在身后。

    “老顾。”

    校长停下脚步,顾教授抬头看着他,校长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你能不能对岑海心同学好一点?”

    顾教授惊讶的张开嘴,“老方……”

    校长叹了口气,“这是你的家事,本来我也管不着。但如今影响到学校了,你有没有想过岑海心从广播楼上跳下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学校的声誉,我的政绩,至于你,你失去了一个女儿,还有你的名声,逼死亲生女儿可不太好听。我知道你疼爱你那养女,但是老顾,这位岑同学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她的身体里流着你的血,你确定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逼死自己的亲生女儿?据我所知,你那养女的亲妈是造成你们一家骨肉分离的罪魁祸首吧。”

    顾教授身体一僵。

    校长摇了摇头,也不再说什么。

    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明白,岑海心事件如果没有人在后面策划推动,不可能闹得这么大。

    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岑海心就是一个刚入学的大学生,能跟谁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

    没有仇恨,就是利益的牵扯了。

    不然不会这么把人往死里整。

    据他所知,不管是贫民区的街坊邻居,还是某高中的老师同学,都对岑海心赞誉有加。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学习好,心性好,品德好。

    这么好的孩子,别人家求都求不来。

    却被糟践得要去跳楼。

    校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校长跟顾教授去找人,思如就坐在栏杆上跟谈判专家聊天。

    “……你们有没有遇到我这样跳楼的,多不多?”

    谈判专家:……

    “有时候会遇到,但是不多。”

    而且,也没谁像你这么平静的,大多是歇斯底里,哭着喊着,说活不下去了,一脸绝望。

    “哦。”思如想了想,又问,“那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要跳楼?失恋,还是破产?”

    谈判专家:……

    “小妹妹你看你要不要下来,我跟你慢慢说。”

    思如摇头,“还是算了,这上面挺好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谈判专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在上面是挺好的,我们就惨了,得盯着你,生怕你掉下去,还得回答你的问题。

    不过,你问这些你是有多无聊呀。

    思如摊手:可不就是无聊吗?

    谈判专家说道,“失恋的很少,一般是婚姻不顺的,夫妻间闹矛盾,因为孩子,因为婆媳关系,因为钱。其实跳楼的并不是很多。”

    思如哦了一声,说道,“大概是觉得跳楼死得太难看了,脑袋摔碎了,补都补不好。”

    谈判专家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死都死了,谁还知道这些呀,这个岑同学一天脑子里能不能想点正常的。

    思如看着她,“你别翻白眼,你翻白眼不好看,眼睛里的血丝都翻出来了。而且,我这么说是有科学依据的。”

    谈判专家好奇的看着思如,“这还有科学依据?”

    难不成人死了还有感觉,死得不漂亮就不投胎?

    思如扬起嘴角,蜜汁微笑。

    “你没听过这么一句老话吗?”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

    “人活着就为那么一张脸嘛,脸都没了,还活个屁。”

    记者同志,这解释,神了。一定要记下来。

    谈判专家,卒。

    思如皱着眉头,“都说了让你别翻白眼,你本来就长得不好看,翻白眼更丑了,你这样会找不到男朋友的。”

    一旁的警察:别拉住我,先让我出去笑一会儿。

    一旁的记者:明天的新闻可以这样写,“谈判专家翻白眼被跳楼女大学生连番嫌弃,论谈判专家的心里阴影面积。“

    谈判专家面带微笑,努力绷着面皮。

    我不生气,我一点都不生气。

    不好看什么的,没事儿,又不是你第一个这么说,这个世界上不好看的人多了,我算老几。

    这么一想心里就舒服多了。

    至于男盆友,尼玛,能不能有点儿口德,诅咒别人一辈子单身狗真的好吗?你再用同情的目光看我,你再看,很好少女,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劳资不把你成功劝下来,劳资就不是谈判专家。

    谈判专家脸上表情一变再变。

    思如歪着脑袋,一手撑着下巴,“你在生气吗?因为我说了实话。”

    谈判专家:并不想跟你说话了。

    “没有。”

    思如就笑了,“那你是觉得我说得很对了。”

    谈判专家一噎,承认自己长得丑神马的,心里有种莫名的酸涩呀。

    话说这位岑小同学,能不能多一点少女的纯真善良。你这么毒舌会木有朋友的。

    而且,总感觉她在玩自己。

    “岑小同学,你其实不是想跳楼吧?”

    总感觉有哪里没对。

    思如微笑,“是啊,我不想呀。”

    摸着自己的脸,很光滑很细嫩,眼睛眯起,就一副自恋的样子。

    “我长得这么好看,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会面目全非的。人活一张脸呀。”

    在场的众人嘴角抽了抽,自恋狂。

    谈判专家想说既然不想跳楼就赶紧下来。

    就听到思如脸上带着无限的惋惜,摊开双手。

    “可是没办法呀,他们要逼死我,这个学校容不下我,我如此的深爱着南大,我生是南大的人,死是南大的鬼。

    我就算是死了,我也舍不得南大。那些逼死我的人,我同样深爱着他们,同样舍不得他们,我会日日夜夜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其实我更想让他们下来陪我的。”

    天台上风有点大,所有人都感觉有点儿冷。

    齐齐的看着坐在栏杆上云淡风轻说着恐怖话题的女生。

    心里都一个想法。

    这个岑海心,疯了。<r>r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