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六十七章 青梅竹马来相配17

    陈娇说不来上班就不来,简直任性。

    王石一点办法都没有。

    幸好公司招到了新的文员。

    但依然觉得很不好意思。

    当初是他自己毛遂自荐,相当于是走关系。

    还信誓旦旦保证过的。

    我女朋友有经验。

    我女朋友没问题。

    我女朋友……

    巴拉巴拉。

    结果才一天,就惹这么大的事。

    脸被女朋友打得好疼。

    火辣辣的。

    看见好兄弟几个都不好意思抬头。

    虽然大家都说没什么。

    但他不是傻子,明显感到公司的气氛变了。

    加班的时候还会专门问一下他。

    王石:……

    心里有一股气憋着。

    很难受。

    这么客气。

    感觉被孤立了。

    遗世独立。

    呵呵。

    公司新来的大学生小妹做事很勤快,嘴巴很甜,见人就是哥哥姐姐的叫,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很讨人喜欢。

    但李冰不喜欢她。

    上班就上班。

    笑什么笑。

    又不是来卖笑的。

    反正动不动就找茬。

    鸡蛋里挑骨头。

    大学生本来就没什么工作经验,又是才来公司,肯定要熟悉几天公司业务才能上手。

    而且又没人带她。

    简直一头雾水。

    难免会做错嘛。

    很正常。

    李冰逮着了就是骂。

    教训。

    什么动作慢呀。

    浪费纸墨呀。

    成天抱着手机不离手呀。

    各种嫌弃。

    各种看不惯。

    大学生:……

    每一次被挑剔都面带微笑很谦虚的接受。

    心里就吐槽。

    不就是做错一点点嘛,就盯着不放。

    而且总觉得随时都在盯着自己。

    每次一犯错,就跳出来。

    指着自己埋怨。

    她就是一新来的,有必要吗。

    反正过了几天,大学生就说不来了。

    李冰也没问别的,比如说为什么不来之类的。

    本来就看不惯,走了更好。

    眼不见心不烦。

    又去网上发招聘。

    特别表明要踏实的,不要话多的。

    大学生:……

    尼妹,老子哪里话多了。

    找工作的人到处都是。

    李冰面试了好几个,最终选了一个高中毕业有两年工作经验的妹纸。

    高中妹纸长相一般,身材一般,身高,唔,有点矮,还不到一米六,看着就不是那种话多的。

    人很踏实勤快,做事很利索,很熟练。

    也不管李冰叫李姐,直接叫李总。

    李冰:……

    李总什么的听着真特么的舒服。

    特别高大上。

    比那什么姐洋气多了。

    李姐一听就土不啦叽的。

    跟她气质不符。

    而且显得年纪大,跟个中年妇女似的。

    反正很不舒服。

    李冰觉得自己这一次是招对了人。

    很放心。

    不再盯着了。

    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去找周晨浩。

    周晨浩手里拿着电话,满面愁容。

    又被挂断了。

    听见门开的声音,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了。

    “小冰,为什么阿音不接我电话。”

    声音很彷徨,很茫然。

    李冰:……

    本来是想找你约会的。

    结果你跟我说别的女人的事。

    说道,“可能是没听见吧。”

    周晨浩摇头,不会的。

    这几天他一直在打电话,不可能没次都错过。

    一定是不想接。

    或者直接被拉进了黑名单。

    拒绝来电。

    “我要去找阿音,我要去问清楚。”

    女盆友不见面,不接电话,还说要分手。

    反正周晨浩是坐不住了。

    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思如。

    李冰很无语,安慰周晨浩。

    但周晨浩不听。

    再冷静下去,女朋友都要没了。

    李冰也没有办法,就说现在去了也没用,说思如要考研,谁特么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呀。

    “你先等等,我给她打个电话试试,等下班了,我陪你一起去。”

    让周晨浩先上班,自己走到外面去给思如打电话。

    然后,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了。

    李冰木着脸,为什么阿晨打就挂掉,她打就通了。

    她才是徐若音的真爱吧。

    真是哔了狗了。

    一点都不想。

    还不如打不通呢。

    b,打通了。

    思如直接问有什么事。

    一点都不客气。

    李冰也很直接,问她在什么地方。

    思如:……

    凭啥告诉你。

    老实交代,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冰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她到底想干什么。

    思如摊手,星辰大海什么的她一点都不想去征服,所以,也不愿意组团。

    李冰:……

    谁特么把这个中二的家伙拖出去斩了。

    思如:好吧,当她没说。

    就是想干你们。

    看你们过得不开心,她就高兴了。

    思如就说,“我不想干什么呀,就想好好看书,考上研究生。”

    语气很无辜。

    不用崇拜姐,姐就是这么追求进步的一个人。

    “那你怎么不接阿晨电话?”

    听到这话思如就更无辜了。

    “我为什么要接他电话。”

    都分手了还接个屁。

    说分手就分手。

    分手了就要断得干干净净。

    跟前男友做盆友什么的,呵呵,盆友,说得好听,听起来好纯洁的关系。

    对于这种进行过身体深入交流的盆友关系,思如表示接受无能。

    哦,徐若音跟周晨浩还没走到那一步。

    两个人还真特么是纯洁无暇的男女盆友。

    珍稀动物呀。

    男女盆友中的大熊猫。

    速来围观。

    李冰也很无语,你不接阿晨的电话,接她的又是怎么回事。

    明明更讨厌她吧。

    简直莫名其妙。

    思如微笑,我是不会告诉你原因的。

    敬请期待吧。

    会有惊喜。

    很大的惊喜呢。

    但现在,思如摊手,无可奉告。

    李冰就问思如到底什么意思,说思如这样子影响到周晨浩的工作了。

    思如:关我屁事。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李冰:……

    反正很生气。

    每一次跟思如说完话,都气得要死。

    以前徐若音很好欺负,现在怼起人来要把人都气死。

    没办法,只有先哄住周晨浩。

    等下了班,两个人就忘思如租房的小区去。

    周晨浩一路上都很忐忑。

    又很兴奋。

    李冰一直在劝他冷静,给彼此一点时间,先不要见面。

    等下次见面,妥协的就不是他了。

    说这也是给徐若音一点惩罚。

    惩没惩罚到阿音他不知道,他自己却很难熬。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三秋不见恍如隔世。

    隔世,谁特么还想不想得起上辈子还有个男盆友。

    周晨浩心里很虚。

    有点害怕。

    手心里都是冷汗。

    一路上都在想一会儿见面了他要说什么话,要做什么表情,是板着脸,还是先道歉。

    板着脸,肯定会吓到阿音。

    先道歉,就代表他做错了,是他妥协。

    好难呐。

    周晨浩纠结的不得了。

    李冰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听。

    心不在焉。

    李冰也看出来了,也不说话了。

    但是心里很气。

    气周晨浩软,气思如作。

    小区是那种旧式的。

    很久以前修的房子。

    也没有什么门禁,谁都可以进去。

    两个人一路畅行,走到思如住的那一层。

    站在门前,周晨浩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很厉害。

    抬起手,踟蹰了半天也不敢敲门。

    最后还是李冰看不下去了,说“让我来。”

    然而,木有人开。

    李冰手都敲痛了。

    门还是关着。

    两个人:……

    不会不在家吧。

    李冰抿唇,“可能是还没回来吧。考研很辛苦,要看书到很晚的。”

    周晨浩没说完,眼睛就盯着门。

    好一会儿,才见他叹口气,“小冰你先回去吧,我再等一会儿。”

    表情很失落。

    李冰摇头,“我还是陪着你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被安慰了,周晨浩心里好受了点。

    于是,连个人从六点一直等到八点。

    李冰:……

    好特么的累。

    周晨浩的脸上已经沉得能打雷下雨了。

    但还是不肯走。

    思如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

    看了眼大门的方向。

    微笑。

    就是要这样。

    既然得到了就不珍惜,那就再失去一次吧。

    有个人说过这样一句话。

    人生有两件事很痛苦,那就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都让人抓心挠肺的。

    特别是已失去。

    很久以前,有个猴子说,曾经有一份真正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去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这莫过于此的痛苦,思如也想让周晨浩尝一尝。

    至于李冰,得不到的时候就会幻想得到了会是什么样子。

    但不管是什么样子,都会很美。

    越得不到就越控制不住去想。

    幻想的东西都是很完美的。

    完美。

    呵,世界上哪有什么完美的事情。

    反正思如不去开门。

    爱站多久站多久。

    以前周晨浩追徐若音的时候,更辛苦的事情都做过。

    站一会儿算什么。

    徐若音还死了呢。

    既然一开始就走的虐恋,那就一直虐下去吧。

    虐虐更健康。

    思如戴上耳机,继续看书。

    周晨浩跟李冰一直在外面等到十点。

    最后还是回去了。

    没办法。

    两个人直耸耸的立在楼道里,脸色还很难看,跟讨债似的。

    有人经过,就看一眼。

    那眼神,啧啧,反正不对就是了。

    打电话跟物管说这里有两个外面的人,站很久了,看着不像是好人巴拉巴拉。

    让物管去把人给弄走。

    万一是黑社会,万一是恐怖分子,万一是海盗。

    呃,最后一个不可能。

    接到电话的物管:……

    小区里混进了不法分子?

    这不能呀。

    看着不像好人的他们都会拦着,然后询问,填资料等等。

    但不止一个业主打电话来。

    必须得去看看。

    如果抓住了坏人,得到警察局的嘉奖,今年社区里的最佳小区评选就有望了。

    还带上两个人高马大身强力壮的保安。

    以防万一。

    不然歹徒要是拒绝逮捕殊死搏斗怎么办。

    而被小区保安围住的周晨浩跟李冰:……

    心情很复杂。

    还有点方。

    就解释,说屋子里住的是他女盆友,一直没接电话,很担心。就来看看,但等到这么晚也没回来。

    物业还是不信。

    这家的房主是个老太太,儿子买了新房就把她接过去了,老房子租出去收点租金还房贷,租房子的是个挺漂亮的姑娘,温温柔柔的。

    一直都是一个人,从没见过她带男盆友回来。

    周晨浩就很无奈。

    一般都是阿音过去帮他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

    反正就解释,说这家真是他女盆友住的地方。

    两个人最近闹了点矛盾。

    物业也没办法,就给思如打电话。

    说外面有个自称是你男盆友的人,站在门口不走,吓到人了。

    周晨浩脸色有点难看,他一张帅脸,分分钟帅死你,怎么可能吓到人。

    让思如能不能出来一下,两个人把话说清楚,这么堵在楼道影响别人。

    思如直接就说没男盆友。

    “追我的人海了去了,个个都想当我男盆友,谁知道外面是谁。”

    让物业直接把人赶走就行。

    然后把电话挂了。

    物业:……

    摊手。

    也很无奈。

    你看人家姑娘说没男盆友,也不愿意开门,还说不知道是谁。

    所以您哪就走吧。

    这么晚了。

    你不休息他们还想打个盹儿呢。

    再不走信不信我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哟。

    哦,不是,叫警察哟。

    请你去警察局喝茶。

    警察局一夜游。

    周晨浩跟李冰没办法,对着大门喊了几声,没有人回答。

    最后还是灰溜溜的走了。

    两个人都挺尴尬的。

    颜面无光。

    等他俩走了,思如就把门打开,伸出个脑袋往外面看。

    看到没人了才松了口气。

    物管大叔还没走。

    就问思如那俩到底是谁,是不是坏人,人贩子或者是跟踪狂。

    看见一挺漂亮的小姑娘就尾随,就想这样那样嘿嘿嘿。

    没办法,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报纸上手机上全是这种失联的新闻。

    某某某天,某个大学生不见了。

    某某某天,又是某个大学生不见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别提多可怕了。

    他们小区要是出了这种事,就出名了。

    今年的最佳小区评选肯定出脱。

    思如叹了口气,脸上有点伤心,有点无奈。

    “其实我认识他们。”

    物管大叔什么人呐,火眼金睛,一看思如这样子就知道其中有故事。

    赶紧问她既然认识怎么还不开门。

    很关心的样子。

    然而他眼里的八卦之光已经出卖了他。

    思如接着叹气。

    然后咬着唇,皱着眉,委屈又生气的样子。

    双眸闪着泪光。

    “他带着小三来找我,耀武扬威,我为什么要开门。”

    “明明是劈腿,还骗我说什么只是朋友。有这样一起同居的朋友吗?”

    “追我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追到了就叫人家煮饭婆。”

    “我好恨,男人都这么无情无义,我再也不要看到他了。”

    “嘤嘤嘤……”

    “砰。”

    物管大叔呆懵中。

    请给我一秒钟的时间缓冲。<r>r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