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黑暗料理-无罪12

    王健死了。

    再也没有醒过来的机会,不是所有事都能再来一次的。

    最先发现的是林雅,毕竟睡在一张床上,快要天亮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床上湿漉漉的。

    本来就半睡半醒,房间里还有种奇怪的气味,一下子就醒了。

    把灯打开。

    就看到床上一片血红,躺在旁边的王健双目紧闭,嘴角还带着微笑,似乎陷入了沉睡当中。

    林雅喊了两声。

    见他不回答,心中害怕,忙打开门跑出去喊王父王母。

    王父不在,王母好一会儿才开门,一脸不高兴,“天还没亮就乱吵吵什么,有那个精力不如去把早饭做好。”

    懒婆娘。

    林雅抓着她的手,表情很惊慌。

    “妈,你快去看看,王健他好像有点不对劲,床上全是血,我怎么都喊不醒他。”

    急得都要哭了。

    也顾不得两人之间有矛盾,她现在怕得要死,只想拉个人陪她去看看。

    王母:

    当即眉毛一竖,一把推开林雅,指着她就骂道,“好啊,你这恶毒的婆娘,亏我儿子对你那么好,有什么好的都想着你,我这个当妈的都靠后了,你倒好,大清早起来就咒他,看我不打你。”

    早就受够了这娇气的儿媳妇,要不是儿子喜欢,她早就出手教训了,何必等到现在。

    呵。

    居然敢诅咒她儿子,这送à é来的机会不打白不打。

    说罢就扬起手。

    眼角突然看到手上的鲜红。

    王母顿时愣住了。

    林雅大哭道,“妈,你去看看吧,求你了,王健他好像真的不大好了。”

    心里很害怕。

    王母用力推开她,就朝两人的房间急步走去,林雅措不及防,被推出去好几步,如果是在平时,早就打上去了,此时也只是努力稳定好身体,紧跟在王母身后。

    林雅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关门,王母直接进屋。

    就看到大床上,儿子一脸安详的躺着,似乎正在熟睡,弯起的嘴角让人以为他正在美梦之中,当然,如果不是那身体底下还在渗出的鲜血,她一定会那么以为的。

    那血并没有渗得整张床都是,毕竟床那么大,但也占了一张床的大部分,蓝白碎花的床单上,一片鲜红,看起来触目惊心,偏躺在床上的人似乎并未察觉。

    王母觉得有点头晕,身体晃了晃,林雅赶紧上去搀着她,“妈”

    并不是关心,而是害怕,如果王母倒下了,她该怎么办。

    这一次,王母并没有推开她,当然也没看她。

    而是小心翼翼的喊王健的名字。

    但并没有听到回答。

    王母又喊了几声。

    慢慢的走上前去,伸出手轻轻的推了王健的肩膀一下,然后,王健的头就掉下来了。

    在地上滚了几圈,就不动了。

    王母愣了一下,连尖叫都没有,眼皮一翻就倒了下去。

    林雅吓得心脏都要停了,控制不住自己的大叫起来。

    “啊”

    王健的头就在地上,歪着,对她微笑。

    林雅:

    浑身发抖。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倒在她身上的王母,不停的摇着头,眼睛鼓得老大,神情仿若疯癫。

    “死人了,死人了”

    转身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

    天快要亮了,但还是很安静,只有几个老人在花园里散步打太极什么的。

    林雅声音很大。

    很多还在睡眠中的人都被她吵醒了,纷纷抱怨,还有人不满的吼,“大清早的,吵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但没用。

    林雅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她只知道自己很害怕,怕死了。

    因为太害怕,下楼梯的时候直接摔了下来,磕破了头,脸上都是血,想爬起来,但腿又不给力,只得手脚并用往前爬,一边爬嘴里一边念着,“死人了,死人了,好多血。”

    有人听到响声,忙过来看。

    就看到一个女人穿着睡衣在地上爬,像是受了伤。

    也没立即过去,而是去找物业。

    开玩笑。

    现在社会这么险恶,坏人脸上又没标签,人呐,还是要谨慎些。

    物业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

    老人就说在几栋楼梯口有个人好像摔倒了。

    物业忙拿着电筒过去了,老人紧跟其后。

    林雅还在原地。

    物业见状,忙上前把她扶起来,问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看林雅一头的血,物业就想是不是遭家暴了。

    心想现在的男人真不是好的,娶个媳妇就要好好疼嘛,打人算什么,现在好多人还光着呢。

    林雅很害怕,瑟瑟发抖,抱紧自己,“死人了,死人了。”

    物业:

    槽。

    不会吧。

    今天他执勤,不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吧。

    脸都变得严肃了。

    忙问林雅怎么回事。

    林雅摇着头,浑身发抖,双目无神,“我不知道,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杀的,头也不是我碰掉的,不是我,不是我。”

    物业一听。

    顿时觉得这事不妙,内心无比的苦逼,瞬间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忙问林雅住几楼。

    然而林雅只是摇头,嘴里喃喃自语。

    物业只有一个人,也不敢去,就给同事打à à,恩,还顺带给妖妖零妖呃零打了个à à,以防万一嘛。

    没一会儿,同事就来了几个,把林雅交给其中一个照顾,几个人就上去了。

    王健家就在三楼,门大开着,客厅里的灯还亮着,物业保安也没立即进去,先是敲门,然后再外面喊了几声,都没人应。

    这才小心翼翼的进去。

    才进入客厅,就看到其中一个卧室地上躺着个人。

    物业忙走过去。

    才刚到门口,顿时就停住脚步,后面的人忙问他怎么了。

    物业一脸严肃,“别进去,这里死人了,等 á来。”

    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脸上的震惊。

    想了想,马上又给妖妖零打了个à à,这次就很严重了,真的死人了,头都掉了,一看就不是正常的死亡。

    á来得很快。

    警车一路呼啸着,小区里已经站了很多人了,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

    看 á来了。

    都住了声。

    á一脸严肃,直接上了三楼,封锁现场。

    人是死在卧室里的。

    一进去,就看到地上倒着个人,床上还有个人,只是没有头,头掉在地板上。

    á:

    初步断定这应该是一桩谋杀案。

    呵。

    没有自然死亡会把自己的头从脖子上死掉的。

    然后就是一系列的信息收集工作。

    王母还有气,应该只是晕过去了。

    床上那位就惨了。

    死得不能再透了。

    一揭开盖在身上的凉被,恩,睡衣还好好的穿在身上,很整齐,看来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行的。

    然而,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就惊呆了。

    怎么好像手感不对。

    连忙把衣服撩开,顿时惊得,呃,转身就往外冲,扶着墙呕吐。

    太恶心了。

    虽然从外面看上去是很正常的,但撩开衣服,里面纵横交错,伤口还很新鲜。

    仔细一看,顿时吓呆了。

    并不是伤痕,整个身体都被切断了,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再拼在一起,还穿着衣服,乍一看,就是一具看起来正常的尸体。

    这是一起碎尸案。

    á看完尸体后心里就有个大概的方向了。

    接下来,就交给法医了。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各种调查。

    王母醒过来,整个人都愣愣的,还不能接受儿子死掉的事实。

    听到 á问是怎么发现的。

    她终于有反应了,抓着 á的手,很激动的说道,“是她,一定是她杀了我儿子, á同志,你一定要把她抓起来,给我儿子偿命。”

    á一边安抚她,一边套话。

    然后才知道王母话里的凶手是她儿媳妇,王健的妻子林雅。

    而此时,林雅已经被送到了医院。

    她的精神好像出了点问题,医生说是惊吓过度,头上的伤也包扎好了,没什么大问题,养养就好了。

    王父接到à à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王健死了?

    第一个反应就是怎么可能。

    也顾不得再找李家人,匆匆忙忙赶回去。

    王健的尸体已经被拉到了 á局,王父回到家,只看到房间里一床变黑的血迹,顿时觉得头一阵眩晕。

    小区里都在谈论这事。

    纷纷表示可怜。

    天降横祸。

    王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又往 á局跑。

    还王健的尸体。

    á一脸同情,就安慰他,要做好心理准备。

    王父:

    整个过程都是浑浑噩噩的。

    出来后,一句话都不说,蹲在地上就开始大哭起来。

    “都是报应呀,报应。”

    á们:

    把王父扶起来,问他王健平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跟谁关系较好。

    毕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弄死,还不留痕迹,一定是有钥匙的人。

    然而王父只是摇头,一脸悲痛,什么话都不说。

    á还是把林雅列为了第一嫌疑人。

    毕竟案发时,只有她跟王健身处一室,两人这些天还一直都在闹矛盾。

    林雅也没有不在场的证据。

    无端被背了锅,林雅此时还精神恍惚着,林家父母就不干了。

    自己的闺女自己知道,人是有点娇气,但要ā ré,还是自己的枕边人,她是肯定不敢的,连蟑螂都怕的人,怎么可能ā ré。

    就开撕。

    说我闺女ā ré,有本事把证据拿出来呀,没有证据就空口白牙的诬陷人,小心我告你诽谤。

    内心也很复杂。

    怎么就摊上这事呀。

    不过之后 á出具的结果,很令人震惊。

    作案工具是一把杀猪刀,上面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房间里,只有他跟林雅还有王母的鞋印。

    这一切都指向自杀。

    是他自己亲手把自己的身体砍成了那么多快,最后还把自己的头给砍下来了。

    这已经很难以置信了。

    他还要把这些碎块整齐的拼起来,再穿上衣服。

    关键是,做这所有的事,还没有把一直躺在他身边的林雅吵醒。

    这就玄幻了。

    所有 á的表情都是震惊的。

    呵。

    骗人的吧。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人是很脆弱的。

    平时受点伤都觉得痛,更何况,把自己身体砍掉,那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呀。

    王健的身体里并没有验出有服用了药物的痕迹,当然,林雅也没有。

    王健的脸上也丝毫看不出很痛苦。

    恩。

    就像是在美梦中做完了这一切。

    简直

    因为这个案件实在太过诡异,根本一点头绪都没有。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自杀。

    但偏偏自杀是最不可能的。

    没办法。

    一部分人走访调查。

    另一部分人开始调查王健的平生。

    十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很容易就被翻出来了。

    所有人的眼神顿时就变得奇怪了。

    呵。

    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段经历呀。

    十来岁就ā ré碎尸,这心理素质可不是一般的好。

    因为未满十四岁,赔了点钱就没事了。

    也算是付出了代价,为自己做错的事负责了。

    恩?碎尸?

    这两个案件虽然相隔了十五年,但从作案手法来看,有种诡异的相似呀。

    反正也没头绪。

    就从这里开始调查好了。

    恩,从记录来看,当时作案的是有四个人。

    就去查。

    依然是村里。

    另外两家人搬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就只有张强还留在村里。

    然而,前不久,张强也死了。

    虽然没有碎尸,但死在了粪坑里,当初那个李佳怡的尸块也是在粪坑里发现的。

    但李佳怡已经死了。

    会不会是她的家人时隔多年想要为她报仇。

    只能去找李家人。

    很好找。

    李家人:

    当初涉事的四个人,有两个都遭了报应。

    还是很震惊的。

    心里还有种莫名的畅快。

    但他们都有不在场的证据,呵,根本就不在一个城市,火车 ē收费站也都没有他们的出行记录。

    李佳怡的父母这段时间一直还都在加班。

    有ā 作证。

    证据确凿, á也没办法,不可能把罪名强按到他们头上。

    只能离开。

    关à é,李佳怡的爷爷就转过身,走到一个房间,从桌子底下拿出三支香,点燃了,插在香炉里。

    好半晌,才说话。

    “老太婆,终于等到了,那些害了咱们佳怡的人,终于遭报应了。老天呀,终究是公平的,只可惜呀,来得太晚,你没看到。”

    脸上老泪纵横。

    客厅里,李父搂着李母的肩膀,李母抹着眼泪,嘴里念叨着,“佳怡,我的佳怡,我的乖女。”

    桌子上,一个相框里,穿着公主裙梳着小辫儿的小姑娘笑得十分灿烂。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