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三百六十一章 黑暗料理-剧毒室友27

    冯正轩醒了,但对失踪那几天发生的事闭口不谈。

    呵,说什么。

    说他撞鬼了吗?还喝了鬼熬的人肉汤,最后还被鬼掐死了。

    一想起那汤,冯正轩又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但吐不出来。

    冯父说,找到他的那个地方,以前是一片坟地。

    他:……

    其实心里早就有所猜测了,所以在冯父说是坟地的时候并不觉得有多惊讶。

    冯父告诉他,那片坟地很早以前就有了,埋的都是附近村里的。但因为之后要搞开发,所有的坟都要无条件的迁走。

    “就没人闹?”

    冯正轩皱眉问道。

    就见冯父一脸嘲讽的嗤笑,“呵,怎么可能。”

    但能怎样,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愿意迁是吧,没关系,有的是办法。

    最后还是迁了,至于那些联系不上家人的无主孤坟,直接拿挖土机刨开,堆在一起烧了。

    “那个地方,空气好,环境也不错,本来是打算建一个高档小区的,结果,还没开工,就闹鬼了。”

    冯父看着他说道。

    先是工人莫名其妙的生病,机器故障,最后连开发商都出事了。

    到工地视察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被卷入到混泥土搅拌车里,死了。

    之后又组织开发了几次,但都无疾而终。

    渐渐的,所有人都对那块地心有忌惮了,就算开出特别大的优惠条件,甚至威胁,都没人愿意接手。

    也因此,那块地就成了荒地。

    冯正轩低下头,“爸,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冯父自然是不信的,如果这世界上真有鬼,那他岂不是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还让冯正轩别乱想。

    冯正轩笑了笑,“没事,我就随便问问,可能是听到爸说坟地的事,就忍不住多想了。”

    他垂下睫毛,遮住眼睛里的复杂之色。真的是想多了吗?呵,那他为什么每晚都会梦见自己在熬汤。

    那口大锅里烟雾缭绕,散发着浓郁的肉香,就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喝呢。

    “哦,对了,你之前让我查的张枚的事,有消息了。”

    冯父突然说道。

    “她疯了。”

    冯正轩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就听他又重复了一遍。

    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疯了?”声音瞬间拔高。

    冯父点了点头,“就在前不久的事情,先是自残,然后就疯了,现在已经被送回她娘家了。”

    “可为什么?”冯正轩喃喃道,脸上明显的迷茫。

    等到冯父走后,才听到他困顿不解的声音,“应该是死了才对呀。”

    怎么会疯呢。

    正想着,突然胸口一阵疼痛,冯正轩皱起眉头,又来了。

    慢慢的把睡衣的扣子解开,露出大半个左胸,只见在他心脏的位置,一个乌黑枯瘦的手掌印触目惊心。

    他伸出手指轻轻的按了按,顿时一股针扎般的疼痛从心脏扩散开来。

    “唔……”

    冯正轩忍不住闷哼一声,顿时额头上冒出了细细麻麻的冷汗。

    这个掌印,是在前几天出现的,明明头一天晚上洗澡的时候还没有。

    就像是……

    不,并不是凭空出现的。

    他想起那个最后没有喝到汤的老头儿,穿着一身老旧的黑衣,往他的胸口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还有赵青原。

    冯正轩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中。

    而在书房里的冯父,他坐在椅子上,定定的看着窗外,也陷入了回忆中。

    那个坟地的事,是真的。

    但又不全是。

    思绪飘回到很多年前,那时候,他也才三十几岁吧,比小轩大不了几岁呢。

    年轻气盛,就想干一番大事业,赚大钱。

    可又没胆子出去闯,整天在家里做着发财梦,那抓心挠肝的滋味,都要把人给逼疯了。

    偶然有一次听人说起城西的那片坟场,本来也没什么。

    但那人之后的一句话,却让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听说那底下埋了个大地主呢,那陪葬品,啧啧。”

    那人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就是那片太吓人了,坟又多。”

    没有那门手艺,谁敢干呐,不过说说而已。

    不曾想却被有心人给听了去。

    冯父上了心,茶也不喝了,匆匆的跑回家问他爹。

    他爹:……

    啥?不知道哇,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回事呢。

    当爹的嘛,多少也猜到自己儿子想干啥,一脸严肃的说道,“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做好你手里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关键是损阴德。

    那个年代的人多少都有点迷信,怕下地狱,怕遭报应。

    冯父敷衍了几句,心里却盘算开了。就如同那个人所说的,坟太多,要想找到地主坟,虽比不上大海捞针,但也差不多了。

    更何况,做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进行。

    除非……

    有人撑腰。

    最好是有个光明正大还让所有人都无法反驳的办法。

    冯父日思夜想,头发都要焦白了,明明有个赚大钱的途径就在眼前,他却无能为力,这种心情,真的难以形容。

    但很快,他就等到了这个机会。

    呵,并不是所谓的开发什么高档小区,是推行火葬。

    当初的思想观念是人死了要入土为安,就算是城里的人,家里谁去世了,就算偷着,也要运回农村里土葬。

    谁也不想被火烧成灰,都灰飞烟灭了,下辈子还能投胎吗?

    反正都是这么想的。

    但这样一来,城市要发展,往外扩,土地就不够用了。

    又正好遇到全国都在推行的火葬的文件下来。

    之后的事情就很顺理成章了。

    城西那块坟地被纳入必须要整改的范围。

    要挖人祖坟,周边村子的农民肯定不能同意呀,这多缺德,就不怕死了要下地狱?

    当时闹得很凶。

    负责的官员就说了,“谁要是现在迁,还没事。再闹,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直接抓进去先蹲几年再说。”

    当然,坟还是要迁的。

    这一番话出来,就有人害怕了,二十多年前不像现在,黑着呢。更何况,还是山高皇帝远的偏僻小城市。

    谁知道进去了还出不出的来呀。

    有的人就被唬住了,虽然心里极度不情愿,还是迁了。

    呵,不光要迁,还得把本来在地下安息的亲人烧掉,火葬,那钱还得自己出。

    真是,憋屈。<r>r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