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古代寻亲纪事30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

    两天后是黄道吉日,但发生了这事,祁三夫人就心有余悸,女儿还是要在她看得到的地方才安心。

    然而,思如不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祁三夫人的玻璃心渐渐发凉,笑容都僵了,在思如的目光下越发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先起床洗漱,娘让人去厨房催催早饭。”

    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背影有些狼狈。

    思如勾起嘴唇,垂下的眼眸里闪过一抹讽刺,呵,现在知道愧疚吗当初怎么就那么心大。

    没有责任心的父母,总是要受到一点惩罚的。

    要不要原谅,是小云的事,跟她没关系。

    思如洗漱好,偏厅里,早饭也摆上桌了,很丰盛,光是粥就有好几样,还有各种精致的包点小菜,色泽鲜艳,香气扑鼻,诱人食欲。

    这万恶的有钱人家呀,真太特么的享受了。

    祁三夫人笑容温柔慈爱,显然已经调整好了,只不过眼眶还有些发红,看来是哭过了。

    “阿玉,饿了吧,快坐下来吃点东西。”说着亲手盛了一碗白玉粥放到思如面前。

    也不吃,就眼巴巴的看着,目光里带着祈求。

    思如没拒绝,端起碗就喝了一口,然后夹了个小笼包子直接放到粥里,泡了泡,才送入口中。

    恩,小云这么多年来吃饭一直都是这样的。没办法,是丫环呀,以为馒头泡过水会变大。

    祁三夫人皱了皱眉头,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算了,时间还长,等回府了慢慢教吧。

    贵女的举止仪态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养成的。

    她陪着思如吃了早饭,又在院子里散了散步。

    嬷嬷走进来,蹲了蹲身,“夫人,该走了。”

    “恩。”

    祁三夫人淡淡的应了一声,转头看着思如,笑容温柔,“阿玉,走吧,跟娘回家了。”

    家呀,多温暖的一个词,到今天,总算是圆满了。

    庄子门口,马车已经在等着了,祁怀安站在旁边,一身翠竹泼墨的锦袍,摇着扇子,风度翩翩。

    汤姆苏……

    思如内心默默的吐槽,再看了一眼旁边的祁三夫人,玻璃心的玛丽苏,简直是绝配。

    小云,如今看起来是必然吧。

    人都到齐了,马车浩浩荡荡的启程回京了。

    祁宁泽没有等到暗影,心里本来就很烦躁,然而……

    “你说什么”

    他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觉得是听错了。

    呵,武定王府最小的嫡女和安郡主回府

    没弄错吧。

    难不成暗影真的失手了,他没能杀掉婉玉。

    恩,婉玉的封号就是和安。

    垂手而立的小厮很恭敬,“已经到了城门口。”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喧嚣,很热闹。

    祁宁泽瞳孔一缩,忙走到窗户边,就看到大街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都伸长脖子往城门望。

    不一会儿,就有马车出现在视线里,那标志样式,祁宁泽很熟悉,是老王爷专用的。

    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怎样,思如还是大张旗鼓完好无损的回到了武定王府,京城里大街小巷都在谈论这位神秘的和安郡主,恩,能得老王爷亲自去接,很受宠呀。

    福祥院。

    思如站在正堂中央,面带微笑,“大家好。”

    很客气大方的打了招呼,她觉得没毛病。

    这里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恩,好吧,知道上头坐的是长公主,但别的,就不知道了。

    挨个挨个的问好,麻烦又冗长,不如简单点。

    祁三夫人很尴尬,这丫头……但又舍不得说女儿,只得干笑着帮她解释,“婉玉才回来,很多规矩都不懂,以后慢慢的就好了。”

    拉着思如走到长公主面前,“阿玉,这是祖母。”

    轻轻捏了下她的手,示意赶快行礼。

    思如:……

    就蹲了蹲身,双手叠加在腰侧,“祖母。”

    姿势很不标准。

    没办法,当了那么多年的丫环,从来没有接受过世家小姐的礼仪规矩的训练,很正常。

    长公主刚想喊起身,思如就自己站起来了。

    她:……

    抿了抿唇,“既然回了王府,就要时刻记着自己是王府的人,万不可丢了王府的脸。”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过几日,再给你找个教养嬷嬷,祖母知道你在外吃了不少苦,但基本的规矩还是要会的。”

    思如点头,“谢谢祖母。”

    本来就是礼教甚严的古代,自然要入乡随俗。

    异类,呵,小云可不是得天庇佑的女主,没那么好的命,万一被当作妖邪处置了,得不偿失。

    小心使得万年船,人生在世,谨慎些总没错。

    她态度柔顺,祁三夫人松了口气,不知为何,就是隐隐有点担心,怕会惹长公主生气。

    旁边的嬷嬷递上一个紫檀木的小箱子,长公主接过,打开,里面是一套红宝石的头面。

    那红真的是耀眼极了,头面也十分精致大气。尤其是额头上垂下的那颗宝石,又大又鲜亮。

    她轻轻的抚摸着,脸上露出几分怀念的神情来。

    叹了口气,“这红宝石,还是当年父皇赏赐的。”抬眸看着思如,“如今,祖母就给你了。”

    祁三夫人有些惶恐,“母亲,这太贵重了。”

    据说这套红宝石头面,是已过世的先太上皇在长公主及笈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价值连城。

    关键是那份情怀。

    如此贵重,婉玉一个小孩子怎么消受得起。

    但……

    思如接了,“谢谢祖母。”她神态大方,一点都不拘谨,仿佛这只是个很普通的礼物。

    长者赐,不可辞。

    祁三夫人都愣住了,看着思如不敢相信。

    正堂里其他人也觉得很震惊,不可思议。

    长公主却笑了,“拿着吧,这颜色鲜艳明媚,小姑娘戴着正合适。”又喜庆又漂亮。

    年纪大的人,就喜欢热热闹闹的,太寡淡,不吉利。

    更何况,这个孙女跟她年轻时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连性子都有几分相像,人老了,就喜欢怀旧。

    接着,祁三夫人又领着思如去拜见两位伯母。

    恩,还有堂嫂们。

    这一趟下来,收了不少礼物。

    长公主摸了摸她的头发,“昨晚上吓着了吧。”

    有些心疼的语气。

    思如眨了下眼睛,“没有啊,睡得挺好的。”

    挺好

    长公主皱着眉看向祁三夫人,后者也无语,“儿媳到的时候,婉玉那丫头都睡着了。”

    特别香。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阅读。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