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料理黑暗4

    这个面馆虽然在学校附近,但位置很偏僻,陈雪被拖进去的时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连求救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捂了浸着迷药的毛巾,眼睛一翻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昏了。

    等她再醒过来,已经在这完全陌生的地方了。

    很暗。

    借着外面的月光只能隐隐看到屋子里大概的轮廓,别说床,连张桌子都没有,角落里堆着些看不清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能闻到一股发霉泛酸的气味,陈雪皱起了眉头。

    她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发疼的脑袋,大概是迷药的后遗症。

    “哎哟。”

    陈雪这才感到腰酸背痛,在地上躺了许久,全身的骨头都僵了。

    这到底什么鬼地方。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摸了摸周围,包不见了,口袋里的手机也不知去向,猛然记起前段时间在某上看到的新闻。

    遭,不会是被拐卖了吧。

    忙站起来去开门,但很遗憾,门是从外面锁着的,打不开。

    陈雪慌了。

    她想到曾经听说的被拐的女孩子会被几万块钱卖到遥远的山区里给因为太穷娶不到老婆的单身汉当媳妇,传宗接代。这些男人也许四五十岁,要么身有残疾,要么脑子残疾,所需的只是一个欲望发泄的对象跟繁衍的工具而已。

    如果逃跑,会被打断腿的。

    从没想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她才二十,有个相爱至深的男朋友,两人已经打算在毕业就结婚,从校服到婚纱。结果被坑了,很可笑,竟是因为一直被教育的善良。

    坏人之所以被称为坏人,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能利用世间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来达到目的,比如人,比如善心。

    如果回不去……

    陈雪用力的拍打着紧闭的木门,大喊道,“开门,放我出去,有没有人,快开门啊。”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音。

    但没人来。

    明明她听到外面是有人在说话的。

    很无助。

    陈雪跑到窗户边往外看,月色如水,外面有几盏昏黄的路灯,除了能看到一排排凌乱的板房,周边还有茂密的树林。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开门呐,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这些坏人,坏人!”

    陈雪喊了半天也没人理,双手紧紧的抓住窗户的木棍,漂亮的眼睛里全是泪水,一脸倔强的咬着嘴唇,“喂……”

    “别喊了。”

    就被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打断,她明显一愣,转头看向屋里,借着并不明亮的月光看到在屋中央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身材矮小瘦弱的小姑娘,因为太暗,看不清脸庞。

    “不会有人来的。”

    平静却冰冷的声音。

    陈雪吸了吸鼻子,手背擦掉眼泪,“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看了眼四周,“你一直在这里吗?为什么我刚才没看见你?”

    刚才?

    思如面无表情,因为她也是刚刚才来的,之前根本就没在。

    从城市中心循着感觉一路到了这个边缘地带,真的很靠边,在一个废旧的垃圾场的后面,时不时的还有工厂在半夜把垃圾偷偷运到这里,散发着恶臭,一般人都不会来。

    来干什么,拍写真吗。

    肮脏的地方孕育着无数的黑暗。

    “千方百计费尽心思把你拐来是为了换钱的,你觉得他们会放了你?”打量她一翻,思如皱眉,“看你年纪不小了,应该是大人了吧,怎么也被拐了,你是不是傻呀。”

    陈雪:……

    天知道那两个看起来很慈祥很质朴的老人是可恶的人贩子呀。

    一时疏忽就遭了。

    “这是哪儿呀?”

    思如:“是哪儿你也逃不出去,外面都是他们一伙的人。”

    陈雪惊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你是说这是团体作案了?”

    “嗯。”

    思如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恭喜你有幸来到这滋生罪恶的摇篮。”有的人终其一生都看不到人性有多险恶。

    陈雪一噎,心里有些奇怪,这个小姑娘说话的语气好成熟呀。

    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才看清面前的人长什么样儿。脸很瘦,两颊一点肉都没有,一双眼睛出奇的大,但看起来却空洞,像是没有生命的玩偶娃娃,微微弯起的小嘴并没有半点温度,这让陈雪想到恐怖电影里梳着齐刘海抱着毛绒熊出现在凶宅里的神秘小女孩,只有两个字能形容,诡异。

    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剧烈的跳动起来,她知道是害怕,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问道,“小朋友,你也是被拐来吗?”

    声音小的像蚊子叫,思如听到了轻轻的颤抖,“是的呀。”

    抬起头,空洞的眼里闪过一抹悲伤,“我已经有很多年不曾见过父母了。”看着陈雪,“连他们的样子都不记得了。”

    是被失去的孩子。

    陈雪心里五味陈杂很难受,走过去蹲在思如面前柔声说道,“他们一定在很努力的找你,别放弃,等咱们逃出去了,我带你去报案,警察小哥哥肯定有办法帮你找到家人的。”

    放心。

    她潜意识是以为面前这小孩是很小被拐,辗转几次被卖掉的。

    思如没说话,她看向门的方向,嘴角勾起,有脚步声在接近。

    门被砸响。

    就听到一个粗大的嗓门吼道,“大半夜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再瞎嚷嚷,信不信老子马上开门做了你。”

    反正卖到山沟沟里的只要是女的能生孩子就行,是不是处长得好不好看都无所谓的,只要脑子正常身无残疾就行。

    牛二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眼里满是淫邪的光,这女大学生个儿高又美,腿还特长,腰也很细,玩起来一定很带劲。

    摇头,这书念多了把脑子都念坏了,不过也好,便宜他们。

    牛二觉得自己很牛逼,他一连字都识不得几个的粗陋人,却尝过了不少肤白貌美的女大学生的滋味儿,真是不虚此生了。

    可惜他今晚不行了。

    “贱人。”

    骂骂咧咧一声就走了。

    陈雪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把手里的木棒扔到一边,太可怕了,她刚才真的以为那人会进来,都准备好自卫伤人了。

    “他……”

    转头一看,屋子里空无一人。

    :。: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