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料理黑暗29

    牛小子把一具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的尸体放到台子上,转过头,“师傅,可以了。”却没看见小男孩本来抿着的嘴唇弯了弯。

    师傅在衣服外面套了一件脏兮兮的围裙,手里拿着副白手套,他走到台子边,弯腰从台下抽出一个小箱子,打开,里面是一整套雪亮的刀具,闪着寒光,一看就很锋利。

    他掀开小男孩的衣服,直接拿出一把小巧的手术刀在小孩的腹部划开一长条口子,动作十分的娴熟,仿佛做过无数次了。

    取肾。

    急速冷冻的工具已经准备好放在手边了,就等着东西到位。

    但,东西呢?

    木有。

    只见打开的口子里,腰下两侧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奇了怪了。

    师傅左看右看都没发现这具尸体有曾经被打开过的痕迹呀。

    “你在找什么?”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手术台上响起,师傅低头一看,发现已经死掉的小孩不知何时竟睁开了眼睛,瞳孔灰白的看着他。

    “呀!”

    师傅被吓得手一抖,刀子掉在台子上发出叮铛的响声,可再一看,却发现小孩根本就没睁眼,该怎样还是怎样的。

    看错了?

    师傅皱了皱眉头,呼出一口气,看来最近太累了,产生了幻觉,等这一批货处理完,他得跟刘哥申请休几天假了。

    时间不等人。

    像这种已经死掉的如果不赶紧取出来,会变坏的,到时候白干。

    牛小子见师傅已经在开始手术了,他也从死小孩堆里随意的提起一个,准备站起来扔在台上的时候,肚子就痛了。

    嗯,那种痛很难以形容。

    并非是吃坏了肚子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肚子里扯着。

    难受。

    他痛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手里提着的尸体也重新掉到地上,露出一丝眼缝嘲讽的看着。

    牛小子只痛了一会儿就好了。

    他皱起眉头,要不是额头上的冷汗,还真以为是出现错觉了。

    摇头,是赶路太累了吧。

    把脚边的尸体提起来,不温柔的甩到手术台上,拿着刀子就要开膛破肚。那具尸体却突然睁开眼睛,剧烈的反抗起来。

    牛小子:……

    第一反应就是害怕。

    妈呀!

    死人复活了。

    呃?这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小孩根本没死,只是昏迷了。

    牛小子顿时眼中闪过一道狠戾的光,抓起放刀具的箱子里一把尖刀就朝着小孩的胸口猛地刺去,连着刺了好几下。

    小孩没死。

    睁着一双不甘心的眼睛死死的瞪着他,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牛小子冷笑一声,“傻逼!”

    看了眼手上沾满了的鲜红的血,牛小子心中一股戾气袭来。

    没死更好。

    活取的效果可是尸体比不上的,能分到更多的提成奖励呐。

    手术刀冰冷。

    兴许是知道马上就要遭了,台上的小孩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明明胸口被刺了好几下还在流血,可他的力气就是很大。

    牛小子好费力才把他压制住,抓起一把刀直接扎到他胸口,脸上满是狠辣。小孩抽搐了几下,头一歪再也不动了。

    这一次,是真的死了。

    冷笑,想翻盘,门儿都没有。他做过这么多例,从来没有例外。

    迅速划开肚子,手法娴熟的取出需要的东西飞快的放进事先准备好的盒子里。

    就完了。

    正要把已经没有用处的尸体扔到墙角,突然瞳孔猛地一缩,连连后退,什么小孩的尸体,那张脸分明就是他自己。

    怎……怎么会?

    牛小子的心脏都要停止了。他抬手要揉一揉眼睛,却看到满手的鲜血,赶紧把套在手上的一次性塑料手套拿下来,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一看,手术台上的人依然是他。

    没变。

    这到底怎么回事?

    “师傅……”

    浑身颤抖着向站在另一边的中年男人求救,可只喊了一声,声音就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脸上是不可置信,是恐怖。

    “嘿嘿!”

    只见站在对面的师傅侧过脸,鲜血满面,胸口还插着一把熟悉的手术刀,他露出两排被血染红的牙齿,阴测测的说道,“我的肾脏还新鲜吧?”

    牛小子:……

    低头一看。

    不知何时手术台上的人竟变成了师傅,他腹腔满是鲜血,慢慢的做起来,低着头,声音像挠墙般的感觉让人感受极了。

    “新鲜吗?”

    就朝他扑过去。

    此刻牛小子显然也发现了不对劲,怎么可能有两个师傅呢。

    遇鬼了。

    转身就要往楼梯处跑。

    然而肚子在这时候却不合时宜的痛了起来,比之前更甚了。

    仿佛有什么要破肚而出。

    牛小子倒在地上,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头一歪,就死了。

    师傅躺在不远处的手术台上,眼睛大大的睁着,他到死都想不通,明明是在做手术,为什么就突然躺在手术台上了。

    呵,还是在牛小子的刀下。

    很恐慌。

    偏牛小子似乎并没有发现异样,像往常那样就要开始手术。

    这样一来他岂不是要死。

    肯定要反抗的。

    却遭到了牛小子一阵乱刀,最后更是直接在他胸口插上一刀。

    好痛。

    可没死。

    眼睁睁的看着牛小子把他肚子划开,掏出一对鲜活的腰子。

    他做过许多手术,取出过数不清的这样的腰子,其中有尸体,也不乏活体,但不管是死是活,在他眼里都不过标本。

    死物。

    从没有想过会疼。

    这样疼。

    但他已经无法思考为什么会从拿刀子的人变成被宰割的人了。

    视线越来越模糊。

    隐约中,似乎看见他刚才划开肚子的那个小孩从手术台上坐起来,然后歪着脑袋,嘴里好像在说什么,是什么呢。

    他闭上眼睛。

    并没有安静下来,耳旁仿佛有小孩子在笑,很开心很开心。

    有什么开心的呢?

    师傅很纳闷,明明这个世界如此的肮脏,生下来就是受罪的。

    但他再也没有机会想明白了。

    地上,两具尚且温热的尸体倒在血泊里。而空旷的房间里在一瞬间突然被密密麻麻的小孩子占满了。

    面无表情。

    思如坐在手术台上,“走吧,去领回你们的东西。”

    “好。”

    异口同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