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七百三十一章 料理黑暗39

    像是一只小小的蝴蝶,轻轻的扇了扇翅膀,就引起惊涛骇浪。

    网络疯了。

    那一张张照片一个个小视频在不到两个小时里传遍了网上。

    不少人怀疑这个事件的真实性,但明显屏幕里是在做直播。有警察发现有人在偷拍,冷着一张脸过来驱散,正在直播的人不止一个,口中说好,却趁机又拿着手机往前探了探。

    嗯,垫在地面的一大片白布上几十具小小的身体仿佛刚从垃圾堆里挖出来的破布娃娃,脏兮兮的,还残肢断臂了。

    破败。

    有的甚至早就露出森森白骨。

    这副画面如同一场巨大的飓风迅速的席卷向全国,引起轰动。

    而在司机的指认下,大队长带着一伙人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被封起来的洞窟。

    院子是建在一片悬崖下面的,穿过竹林爬上并不算陡峭的崖壁,走了大概十分钟,就看到几块大石头中间一个黑乎乎的洞口,像是野兽的嘴巴,稍微不注意要被吞没的。

    司机手指着,“就是那里。”

    大队长让两个人押着他,其余的就朝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

    果不其然,虽然光线很弱,但还是看到倾斜着有个一人来高的大洞,已经被灰白灰白的水泥完全封住了,明显跟周围石头的颜色不一样。

    “砸!”

    一声下令。

    队员们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铁锤铁锹往封洞的水泥上用力使去。

    那水泥封得并不太结实,几分钟就被砸开了,顿时一股恶臭从里面疯涌出来。

    “唔…!”

    措不及防。

    砸洞的人被呛了个正着,捂着口鼻屏住呼吸就飞快的退出来。根据司机的交待,这洞里扔了不知道多少的尸体在,又完全被密封住了,指不定有多少的尸毒没排解出来。

    遭了。

    看来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去医院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才行了。

    万一中毒了,不得了。

    有毒,还不知道这洞里有多深,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有进展了。

    必须要有专业的工具才行,比如防毒面具,比如攀岩工具。

    等等。

    半个小时后,专业人员到达了,先是给洞里做了毒气测试以及氧气密度的测试,再用生命探测仪检测里面是否还有存活的。

    很遗憾,并无。

    其实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在专业人士使用一系列仪器终于测算出洞窟的深度后,终于可以下洞了。

    带着防毒面具的警察全副武装被身上的装置绑得严严实实的,从洞口缓缓而下,他头上带着的强光灯把洞壁照得很清楚,潮湿的绿色的青苔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阴气十足。

    虽然空气好了很多,但在外面还是能闻到很明显的腐臭气。

    洞很深,而且真的很大。

    没多久,下去探路的警察扯了扯绳子,然后就被拉出来了。

    看着他从底下拍到的红外线照片,所有人都沉默了,流泪。

    很黑。

    在宽阔的洞窟里,一堆高高隆起像是小山一样的,依稀可见得发黑干瘪的面孔,没有完全腐烂掉,显然已成了湿尸。

    空洞的眼睛望着镜头,很茫然,似乎在说为什么,为什么呀。

    好半晌,才听到从赶来的大脑壳说,“一定要把底下的尸体全部弄上来,不能再让孩子们待在暗无天日的世界了。“

    很严肃。

    “可是,”有人提出异议,“这里地势险峻,大型工具之类的没有办法运上来,洞里又十分复杂,加之底下的尸体实在太多,操作起来的难度非常大。”几乎是不可能的。

    犹豫道,“反正人已经死了,不如……”算了。

    “糊涂!”

    大脑壳训斥道,一双锐利的眸子严厉的看着那人,“现在这事已经闹得全国皆知了,所有的民众都在注视着咱们的一举一动,稍有错误,就堵不住悠悠众口。更何况,上头的大佬们在来的路上已经给我打了电话,说务必要把这件事处理好,付出任何代价,一定不能让的形象受损。”

    深呼吸一口气,环视一圈,见所有人都低着头,他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做起来很难,可这次不是死个把个人,是几百个,也许还不止,还都是小孩儿,民众已经愤怒了,这个紧要的关头,如果咱们再不作为……”他看了眼在场的人,冷笑一声,“到时候就不是丢饭碗这么简单了。”

    “千万不能辜负民众的信任。”

    大脑壳发话了,再不可能做到,也要完美的完成。

    “是。”

    大脑壳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市局的肩膀,“好好干。我还要回市里去给上头汇报详细的情况,就先走了。”

    还要应对记者。

    好烦!

    等一众大脑壳离开,市局的脸瞬间就板起来了,“赶快行动。”

    “是!”

    市在继拐卖案跟连锁杀人案后,又曝出了一个惊天大案。

    这次真的是掩不住了。

    人是很有包容心的物种,能包容欺骗,能包容背叛,能包容暴力,也能包容贫穷跟不被疼爱,但却无法包容杀死孩子。

    多残忍的人才能下如此毒手呀。

    特别是一些崇尚人权的国家也开始纷纷报道这件事。

    亚历山大。

    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像是有人在低语。

    思如坐在悬崖巨大的石头上,粉红色的裙子没有一丝波动。

    “我知道你们不甘心,放心吧,是你们的东西,始终都是。”

    “呼!呼!”

    似有凉风从脸颊掠过。

    她勾起嘴唇,每个人的身体都是生而自有的,从别人的身体里拿走属于别人的东西,再安放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就算比对出是匹配的又怎样,到底不是原生的,会排斥。

    多正常呀。

    健康的时候肆意的糟蹋身体,等到内脏负荷严重最后无法承受变得枯竭衰败后,才后悔莫及,千方百计的寻找替代品。

    替代品?

    呵,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愿意在死后无偿的捐献器官呀。

    可想而知替代品从何而来。

    可怜。

    她低头看了眼正在竹林里忙得热火朝天的穿制服的,走了。

    忙着呐。

    对她来说,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还有不少事等着她去做,比如,提供小孩的人。

    :。: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