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料理黑暗45

    胡老三半躺在地上,脑袋无力的偏向一边,口水从嘴角流下,地面已经湿了一滩,他很痛,如果实在要形容的话,那就是武侠小说里写到的筋脉尽断了,半点都动不了。

    那药是老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方子。

    单两样药分开,是没有问题的。但不同的比例混合,就不一样了。

    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的。

    慢慢死。

    要知道以赚钱为目的的只会想方设法的降低成本,不愿花钱。

    这些小孩子虽然各有缺陷,但绝大多数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只是生活上会有不便。福利院可没那么多闲钱养闲人。

    粮食很贵的。

    要等到这些小孩子自然死亡后才取走得用的器官,得天荒地老吧。

    不可能。

    既然等不了那么久,那就让所有小孩儿都在那一天夭折吧。

    还要保证所需的器官的健康跟新鲜。

    那种药很厉害,会加速身体的衰败,强制性的一点点的粉碎肌肉跟神经中枢细胞,却对各器官不会造成丝毫的影响。

    很神奇。

    但过程却是痛苦的。

    毕竟是小孩子嘛。有严重心脏病的就撑不了,顶多过几个小时就会死。有其他缺陷的只会陷入筋骨俱碎的疼痛中。

    嗯,痛着痛着,就麻木了。

    到时候城中村做手术的时候就不需要打麻药了,节省成本。

    麻药不好买呀。

    胡老三很想闭上眼睛,可悲的是,他连这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

    那小鬼没有杀了他,只是灌药,如果及时医治的话是会好的。

    如今只能寄希望于福利院其他人了。

    好累。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胡老三感觉到他面前似乎站着一个人。

    他努力的睁大眼睛,终于看清了,是个很青春美丽的女人。

    有点眼熟。

    像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那女人漂亮的鹅蛋脸,白皙的皮肤,大而清澈的眼睛,红红的嘴唇,柔顺卷曲的头发上有一片枯败的烂掉的叶子。

    在什么地方呢?

    只见那女人勾唇一笑,轻轻的蹲在他面前,迎面扑来一股香气。

    真香呀。

    像……像是被蚂蚁爬过的快要腐烂了的臭球花。

    “呵呵。”

    女人的声音清脆极了,她说道,“难受吗?”

    胡老三很想点头,可他点不了,只能用眼睛祈求的望着女人,期望女人能读出他眼里的求救。

    “好。”

    在他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就听到女人继续说道,“放心,马上让你解脱。”

    死吧。

    胡老三惊恐的睁大眼睛。

    不!

    可没用了。

    女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张薄薄的湿纸巾,轻轻的放在他脸上,皱着眉,把稍微有点偏的湿纸巾小心的拉正了。

    追求完美。

    又慢慢的附上第二张,第三张……

    “听说这样死掉不会影响容貌,我虽然恨你,可不能违背审美。”

    胡老三终于呼吸停止。

    在最后的那一秒,他终于想起为什么会有种熟悉的感觉了。

    是她呀。

    怪不得一时间想不起,原来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两年了。

    年少轻狂。

    至少胡老三是这么认为的,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老了。

    前半生他没有钱,又好吃懒做不务正业,每日里游手好闲的,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姑娘愿意跟他,连死了男人的寡妇都看不上他。明摆着一个火坑,谁会傻不拉几往里跳。

    胡老三打光棍好多年。

    后来他有钱了,喜欢去外面廉价的洗发厅做做头发按按摩。

    很爽。

    可多了也就那样,没新鲜感,不刺激。

    胡老三在某天闲得无聊的时候出去瞎逛,就看到刚下班回家的一个女孩,二十来岁,穿着碎花雪纺衫跟鱼尾包裙,脚上踩着淡粉色的高跟凉鞋,肩上挎着一个米色的小包。

    很白领。

    他的眼睛都直了。

    只盯着女孩被裙子裹紧的臀部一眨不眨,口水都流出来了。

    真圆。

    那腰可真细,真会扭,扭得他浑身都热起来了,气血上涌。

    这么好的女人,简直不是发廊里的能比得上的,如果能来一回,他死了都值。

    可惜这样的小姐姐是万万看不上他的。

    唉!

    虽然得不到,但不影响看呀。

    胡老三每天到处乱晃,从跟别人的聊天中,知道了那女孩是才从大学毕业的学生,每天坐车去城里上班,晚上回到出租屋休息。

    因为房租便宜交通也算是便利,有不少上班族在这里租房。

    几天下来,胡老三也摸清楚了,女孩是跟同学一起合租的。

    在一个老房子。

    他本来没想要干什么的,可那天喝了酒,出去闲晃的时候刚好碰见女孩一个人匆匆走着,当时的天色已经很暗了。也许是酒壮怂人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完全控制不住,冲出去就把女孩往黑暗处的巷子里面用力的拖。

    死死的把她压在身下想欲行不轨。

    女孩被吓了一大跳,挣扎不开就想大声呼救,才刚刚出声,就被一双难闻干瘦的手紧紧的捂住口鼻,那手捂得很紧,力气很大。才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女孩就没了呼吸。

    不动了。

    胡老三也没想过要杀人,他……其实没有很慌,在福利院早就做顺手了,见过不知道多少死人,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还没享受到。

    不过他也没有浪费,才刚死,身子还软乎着,任由他摆布。

    事后,胡老三直接把女孩的尸体扔进了下水道里,他可不敢让老板知道他招惹了成年人,当初跟着老板一起干的时候,老板就说过,不许惹事。

    他怕。

    怕再回到之前穷得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那会儿,是真穷呀。

    穷得连自尊都没有。

    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失踪了,就连警察也查不出来,不了了之。

    那段时间失联的女孩特别多,有女大学生,有女白领,胡老三不知道那些莫名其妙不见的女孩子是不是都跟他一样。

    被人弄死了。

    他把这事埋藏在心底,谁都没告诉,可他万万想不到,那个因为他一心恶念的女孩居然在两年后回来了,要了他的命。

    这,是命吧。

    轮回。

    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所以说,不能做坏事呀。

    :。: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