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阴缘不断:冷酷Boss鬼王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凌云山上的案子

    凌云山上,所有尸体都已经被挖掘了出来。挖掘出来的尸体一共99具。这样骇人的数字如果向外泄漏了出去一定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因此所有参与此案的人全都被告知不可以向外透露。

    不能泄密,那么就意味着不能让家人认尸。只靠着法医的勘测,破案难得不可不谓不大。可想而知参与这个案件的人的压力有多么大。尤其是王杨,他是这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人。接到这个任务他都想要骂娘了。能不能让他接一个普通的案子?

    此刻在凌云山的一个旅馆内,这里就成了暂时的办案场所。王杨看着桌子上那一大堆的尸检报告,头也不抬的问杨宇林:“两年内的监控调查了没有?”

    杨宇林同样一脸菜色:“师傅你这不是为难我呢。这么多诶。还有好多中间缺失的,太难了。”

    杨宇林甚至觉得这样做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看那些监控,再看那些已经烂成骷髅架子的尸体。除了知道全是女性外,还能知道什么?倒是可以看出年龄,依旧复原相貌的。然而又不能走访,这又有什么用?干脆弄成无头案算了。

    王杨的眉头紧皱,案子的难度比起之间的睡美人案件难多了。可这该死的,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桩案子竟然和睡美人案子牵扯。否则怎么能够解释那个贵公子的妻子,之前被并入睡美人案件的受害人,她被发现的地点刚好就在这凌云山上。他之前经过勘测,从苏小木的被发现的地点,到埋骨地竟然不超过两千米。

    王杨放下手中的案件,抬头看了看白玥。白玥的能力他最后也清楚了,能看见鬼,能和鬼沟通。就像是那些传言中的灵媒。

    “白玥问出了什么来了没有?”王杨也觉得自己是疯了。曾经不相信鬼神的他,在见过一次鬼之后,竟然靠鬼来破案,这怎么想都觉得讽刺。

    “还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鬼竟然都失忆。而且在这样的山林中竟然只有这么一点鬼魂。他们好像是在害怕什么,平时根本不敢出来。我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他们的。”白玥第一次见到这么胆小的鬼魂。当时想到那个情景都还觉得稀奇。

    “他们在怕什么?”王杨不懂鬼神,只能依照常理推断。

    “不知道。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说绝对不能去一个地方……不过最近他们的胆子好像大了很多。说那里的东西消失了。现在也敢出来走动了。”白玥一头雾水。

    “去找那个地方。”王杨知道那儿肯定有他需要的线索。或许找到的结果肯定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白玥和杨宇林两人跟着王杨办案。他们才是这次案件的主力军,其他的工作人员完全就是打杂的。比如搜集管理证物的,比如收敛尸体的法医,还有负责安保人员的武警……

    王杨带着他们到白玥所说的那个方向。发现竟然越走越偏。直到他们发现了一个溶洞。这个溶洞看上去没有什么特点,只是气温很低。这很正常,三人进入溶洞里边。结果不过走到一百米左右就走不动了。前边全是掉下的石头还有砸断了的钟乳石。

    王杨仔细勘查了现场断言:“这里进行过爆破。”

    “这手法也太高超了吧!”杨宇林在警校进行过相关的培训,因此对被炸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山洞很是惊叹。

    “手法很老道。最难得的是进行这么大规模的爆炸竟然没有引起外边人的注意。”王杨也不知道这次自己的对手是谁?

    “或许我们的重点不应该是谁炸了山洞。”白玥看着前边完全被堵住了的山洞,她再次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那些鬼魂说过,让他们害怕的东西消失了。那么也就是因为这场爆炸让那个东西消失了。所以炸掉山洞的人或许是我们的朋友。”

    “我觉得还是凶手吧!说不定他们更希望毁灭证据。”杨宇林手指捻开手指间的灰。

    “我觉得还是不大可能。你想想我们只是普通的警察,如果对方想要毁灭证据不会用到这么大的阵仗吧!”

    王杨点点头:“你们两也的确成长了许多。这次或许真的不是我们的敌人做的。你们可以估计这个山洞有多大,需要多少炸药。”

    杨宇林恍然大悟。因为出现这种事情,凌云山找了一个借口封了山,游客和普通人都不可能上到山上来。更别说山下还有武警来着。炸掉山洞怎么说都要运输工具运炸药吧!如果不是他们这边的人,又有谁能够上山?

    王杨看了看山洞,这条线索相当于是废了。他吩咐杨宇林:“待会儿出去问问最近有没有运输队过来。”

    杨宇林点点头。刚才垂头丧气的,这会儿又精神了起来。

    王杨等人离开了山洞再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就觉得这或许和那个贵公子有关系了。他又不忘让白玥将苏小木的卷宗取过来,他得仔细研究这个案子。

    然而他等到的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有可能炸掉山洞的真的是那个贵公子,苏小木的的卷宗消失了。她的死亡证明同时被取消?

    死亡证明怎么可能会取消,除非那个人又活了。想到他之前去小县城调查的那座尸体失踪了的案子,那个墓的主人刚好是苏小木。而苏林是苏小木的父亲,是凌云山案子的发现人。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偏偏又像是在一团迷雾中。更别说没有最为直接的证据。

    他抓了抓头,结果发现头发落了一大把。王杨突然就恐慌了起来。想想自家的郭局长,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也和他一样成了一个秃子。王杨立刻将手放下。

    然而还不等他想着要去买个什么护发素保养一下来着,杨宇林突然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冲到他面前:“师傅,又发现一具尸体。一具新鲜的。”

    王杨只觉得他真的要“聪明绝顶”了。

    认命的说:“走去看看。”

    一具平白无奇的男尸。年龄在七十到八十岁之间。死因很明显,被利器刺透心脏,一下子就毙命了。然而发现尸体的地方并不是案发现场,血量不够。死亡时间是两天前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之间。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