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一百零五章 拍桌子的赵丹

    公元前年月日,夜。

    邯郸宫城,龙台。

    “当!”的一声响,一尊青铜爵被扔到了地上,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了下来。

    赵丹面色铁青,盯着面前这名风尘仆仆的赵国裨将齐凌,一字一句的问道:“所以长平战场处,寡人交给廉颇的四十五万大军败局已定了?”

    齐凌低头不言,实在是这位裨将只是一个传信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赵丹心里这叫一个气啊,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眼中寒光闪闪,显然愤怒已极。

    尼玛的,寡人辛辛苦苦坐镇邯郸运筹帷幄,啥都帮你廉颇弄好了,只要你好好的守住长平那就屁事没有,打赢了这场仗就给你加功晋爵,圆你一个封君梦。

    结果你廉颇倒好,现在居然派人跑来告诉寡人,说这仗守不住了,打不赢了。

    ??

    特么的,早知道这样,寡人还不如让赵括上呢!

    说不定在提醒了赵括之后,不会上当的赵括还能够杀白起一个措手不及呢。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毕竟这个时候该发生的都已经全部发生了,赵丹的心中很清楚,就算是这个时候再去换帅,也已经来不及了。

    赵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竭力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一些,过了好一会才对着面前诚惶诚恐的齐凌说道:“汝且和寡人说说,到底长平是怎么一个情况!”

    是的,这齐凌才刚刚通报了廉颇说的话,赵丹就已经气得拍了桌子发了火,都还没来得及听齐凌汇报具体情况。

    更可气的是赵丹原本打算砸个酒杯出出气,结果这青铜爵还砸不烂···

    赵丹现在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可能需要砸烂那么一两个人头出出气了。

    齐凌显然也被赵丹的怒火给吓了一跳,老实说齐凌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赵丹了,因为在赵军从邯郸开拔长平战场的时候赵丹就出面为大军激励送行过。

    但是不知为何,齐凌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位大王,似乎远比几个月之前见过的那位大王要更具威严了,仅仅是这么一个充满怒火的眼神,就让齐凌有一种情不自禁想要发抖的感觉。

    齐凌被赵丹吓得不轻,赶忙开口一五一十的将所知道的所有事情一一道来。

    但老实说,齐凌知道的情况也比较有限,毕竟齐凌只不过是一名裨将,地位说低不低说高不高的。

    赵丹听着听着,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长平关失守?这怎么可能?”

    虽然并不懂军事,但是赵丹也明白长平关失守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赵军的侧后方已经被秦军占领,接下来白起的下一步目标就必然是故关,等到截断了故关之后,廉颇的赵军似乎就可以打出了。

    为什么赵丹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呢?因为在历史上的那个长平,白起就是这么干的!

    这让赵丹对廉颇的怨念值又再次上升了一些。

    要知道白起可能突袭长平关的这件事情,赵丹可是早就已经在书信里告诉廉颇了,廉颇也早就在回信中信誓旦旦的表示长平关绝无问题,秦军就算是会飞都飞不过长平关。

    可现在呢?

    现在赵丹的心里只想说一句,而且还是特别大声的那种。

    强忍着骂人冲动的赵丹沉吟了好一会,突然开口问道:“大东仓河谷和小东仓河谷是否失守?”

    齐凌忙道:“回大王,大东仓河谷虽遭遇秦军猛攻,但臣动身之时,尚未有被秦军攻占的迹象。”

    赵丹又问道:“故关是否失守?”

    齐凌摇了摇头,道:“臣正是从故关归来,当臣经过故关时,见乐乘将军正率军布置防线。听闻故关兵士所言,已打退秦军数次进攻。”

    直到听到这句话之后,赵丹的脸色才总算是稍微缓和了一些。

    历史上的白起,乃是把赵括诱出之后,一路奇袭长平关,另外一路突击大小东仓河谷,然后两路会师故关,将赵军包围在韩王山一线的狭小地带之中,最终完成了一场举世震惊的超级大胜。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白起仅仅是突破了长平关,威胁到了赵军的故关后路,但是并没有完全切断赵军的故关后路。

    而且就算秦军占领了故关,整个长平前线的赵军也仍旧拥有着韩王山-泫氏城-大粮山这么一道连成一体的完整防线,比起历史上只能困守韩王山的赵括所部处境要好得太多,辗转腾挪的空间也大得太多了。

    而且不仅如此,白起所构建的这个包围圈,也比历史上的那个包围圈要大了好几倍。

    越大的包围圈,就越容易被突围,这是非常浅显易懂的军事常识。

    换句话说,现在廉颇所率领的赵军,虽然局势相当不利,但是至少还没有被白起逼到绝境。

    一想到这里,赵丹的脸色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老实说,对方的主帅毕竟是白起,被白起打成劣势,这赵丹还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

    这毕竟是一个赌局,在决定全面开赌之前,赵丹就已经做好了有可能失败的心理底线。

    现在赵国也只是劣势而已,廉颇也说了要尽快搬救兵,这就说明只要搬来救兵的话,那胜负犹未可知呢。

    一想到这里,赵丹心中对于廉颇的怨气也稍微消了一些。

    毕竟廉颇现在虽然说处于下风,但至少还没有把赵丹的四十五万大军给全部赔进去。

    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就算是赵军最终不敌,应该还是能够撤退出至少一半的部队,那就还有着东山再起的本钱。

    要知道历史上的长平之战,赵军四十五万人可是全被白起杀了,只留下两百多个未成年赵军士兵回邯郸报信···那可是赵国整整一代青壮都被屠了,根本翻不了身,毕竟青壮不是麦子一年就能长出来,怎么也得十几二十年。

    总的来说,劣势,但并未绝境,尚有翻盘机会!

    一想到这里,赵丹心中就不觉有些郁闷。

    这个白起果然不愧一代战神之名,千防万防,结果最后还是没防住啊。

    赵丹沉默了片刻,最终朝着齐凌挥了挥手:“寡人知了,汝先回去休息吧。”

    齐凌下去之后,赵丹独自一人坐在殿中,久久不言。

    即便是身为穿越者,即便事先早就已经对所有结果都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赵丹才发现,想要带领着赵国在这场不占优势的大赌局之中翻身,真的有种难如登天的感觉啊。

    “砰!”赵丹突然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难如登天又如何?寡人既然来到这个世界,那便是要逆天而行,纵使秦国天命所归,寡人也要将这该死的天,掀出一个窟窿!”

    激昂过后,赵丹再一次的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至大殿之中的青铜宫灯内的灯火都已经摇摇欲坠,赵丹才再一次的幽幽开口了。

    “现在,看来只能够指望平原君了···”

    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赵国也好,秦国也罢,都已经是掀开底牌互拼胜负的时刻了。

    在长平方面的开牌之中,白起看来已经稳压廉颇一筹。

    想要依靠廉颇来战胜甚至拖住白起,现在看上去都有些不太现实了。

    赵丹和赵国想要翻身,就必须打出一张王牌,一张足够逆转局势的王牌!

    在赵丹看来,自己能够打出去的这最后一张王牌,便是位于邯郸之中的赵国相邦,平原君赵胜。

    赵国是否能够翻身,就看在大梁作为说客的平原君赵胜能否力挽狂澜,为赵国逆天改命了。

    为了配合赵胜的游说,赵丹已经竭尽所能的做出了所有力所能及的布置,将自己穿越者的知识发挥到了极致。

    但是有一个词说得好“事在人为”,这事情安排得再好,终究还是要靠“人”去完成的。

    赵丹作为赵国的君王,必须要坐镇中枢,那自然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

    否则的话就算赵丹有三头六臂七十二化身也忙不过来。

    再说了,什么都让赵丹这个国君干了,还要大臣们来干嘛?

    所以赵丹当然是负责统筹大局分配任务,然后分配到任务的臣子就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各个臣子的能力,在这里就体现出来了。

    长平方向赵丹自认为安排的也很不错了,可廉颇还不是被白起给压制了?

    所以现在,就看赵丹的这位亲叔叔,赫赫有名的战国四君子之一,赵国的相邦平原君赵胜,给不给力了!

    “平原君,切莫辜负寡人的信任啊···”</>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