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一百二十章 赵丹的雷霆手段

    赵丹这一下发难是如此的突如其来,以至于整个大殿之中的所有赵国大臣一时之间全部都愣住了。

    这才刚刚开场,怎么突然就抓人了呢?

    剧本不对啊!

    其中最过震惊的,当然莫过于此刻被几名宫廷卫士给牢牢架住的司马说本人了。

    司马说一边挣扎,一边高声道:“大王,臣有何罪,以致大王如此对臣?”

    赵丹看着司马说,脑海之中浮现出了这司马说的资料。

    这司马说出身韩国司马氏,其先祖为原晋国大司马韩厥谥号韩献子,韩国先代国君之一,因此这司马氏亦是如今韩国公族分支之一。

    数十年前的赵武灵王时代,韩国司马氏因政治斗争失败而被迫逃离韩国,来到赵国定居。

    赵惠文王时期的权臣李兑对于司马氏一直是非常不信任的,甚至曾经在暗地里对着亲近之人吐槽说:“司马氏,韩人也,韩人素以申不害为师,其族人诡诈,不可信之。”

    在奉阳君李兑执政赵国的几十年间,司马氏并不得重用,甚至还遭到了打压。

    直到李兑被赵惠文王罢相之后,司马氏才渐渐的在赵国之中崭露头角,开始有了气色。

    六年前,司马氏的当代家主司马说在赵威后摄政期间被任命为灵寿令,治理以灵寿城为中心的中山故地,这标志着司马氏开始进入赵国的权力圈子之中。

    在这六年来,司马说治理灵寿城,虽然算不上多么的政绩斐然,但倒也可以称得上是兢兢业业,至少在场的其他赵国诸大臣们是这么觉得的。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司马说即便算不上顶级大才,但说他是一个合格的灵寿令是没有问题的。

    这就让这些赵国大臣们心中觉得司马说似乎有点冤。

    而且司马说在这六年时间也并不是白混的,至少在赵国的政坛之上,司马氏的盟友还是有那么一些的。

    于是当下便有好几名赵国大臣出列,纷纷对着赵丹奏道:“大王,臣闻司马说此人兢兢业业,未曾听闻有何叛国之举,大王莫不是有所误会?”

    司马说见有人帮其说情,当时更是大声的喊冤了起来,单单看司马说的模样,倒好似受了无比的冤屈。

    赵丹端坐上首,似笑非笑的看了司马说,以及为司马说讲情的那几名赵国大臣一眼,缓缓说道:“尔等真的认为这司马说无罪?”

    几名赵国大臣对视一眼,最后是其中一名中大夫硬着头皮说道:“大王若有此司马说之罪证,不如拿出来予臣等一观,否则大王如此贸然将司马说下狱,恐难服众也。”

    “也罢。”赵丹点了点头,说道:“寡人今天便让尔等心服口服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赵丹挥了挥手,高声道:“呈上来。”

    赵丹话音一落,又有几名赵国宫廷侍卫搬着几大捆竹简上了殿,来到赵丹的面前将这些竹简放下,又从中翻找了一番,然后将一封竹简放在了赵丹面前的桌案上。

    这个行为让大殿之中的其他赵国大臣都是面面相觑,一个个完全搞不懂赵丹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赵丹不慌不忙的拿起了这封竹简展开,然后念了出来。

    “十月八日,武皇令傅豹遣使拜访司马说,携五车礼物入府,三时辰后离府。司马说亲送至府门口,双方状皆愉悦。”

    “十月二十四日,傅豹之使者又领三车礼物至,一刻钟后离府,司马说之长子送至侧门而出。”

    “十一月,傅豹率武垣众叛赵降燕。三日后,傅豹之使再至司马说之府,自后门入,后门出。”

    ……

    赵丹一条条的念了下来,越念司马说的脸色就变得越发的惊讶和恐惧,到了最后司马说的身体甚至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其他的赵国大臣们听了,也同样是相顾而失色。

    要知道武垣令傅豹率众降燕之事,早就已经为天下所知,这司马说居然与傅豹如此接近,其图谋为何显然已经是昭然若揭。

    “……十二月九日,傅豹自灵寿城动身前赴邯郸,临行前嘱其长子甚久。待傅豹离去之后,其长子便于城中暗自招募大量游侠,又联络司马氏诸亲信,似有不轨之心。”

    念到这里,这封竹简上的内容就被赵丹念完了。

    赵丹将竹简放下,目光平静的直视着面前脸色大变的司马说,道:“司马说,你还有何话说?”

    此时此刻,司马说心中的惊惧可谓是无以言表。

    明明本该极为隐秘的事情,却又是如何被赵丹所得知的呢?

    而且还一条条一件件列得如此清楚,简直就如同亲眼所见一般。

    但即便如此,司马说也没有放弃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只见司马说一咬牙,高声说道:“大王所言无凭无据,怎能以此定说之罪?大王如此行事,如何能令众人心服也?”

    赵丹看着司马说,原本平静的目光渐渐的变得冷厉了起来。

    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抵赖?

    赵丹森然开口,目光之中杀气闪烁:“司马说呀司马说,想不到到了此时,汝仍要在寡人的面前如此狡辩。也罢,寡人今天便让你心服口服,带上来!”

    又过了片刻之后,十几名身材精干、身着胡服、胸口均绣着“监察卫”三个小字之人便押着几名蓬头垢面,五花大绑的犯人走了进来。

    司马说刚刚看到这几名犯人的面容,脸色便是巨变,看上去似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为首的一名年纪大约在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对着赵丹恭敬行礼,高声道:“监察卫一处副指挥使毛遂见过大王。”

    没错,这个毛遂便是那个前不久跟随着一起出使楚国的,并且说服了楚王元的那个毛遂。

    在毛遂归国之后,赵丹便将这个毛遂从赵胜的府上要了过来,并且安排到了监察卫之中,成为了一名监察卫副指挥使。

    赵丹看着毛遂,说道:“毛遂,你且将你在灵寿城中的见闻说来。”

    毛遂点头应诺随后道:“回大王,臣奉大王之命率众埋伏于这司马说之府外,这几日果见有诸多灵寿城官吏与游侠头目出入于司马说之府中。臣擒数人而讯问之,从其人口中得知司马氏一族意欲叛上作乱,只等这司马说自邯郸而归,便效仿那武垣令傅豹,率灵寿降燕也。”

    说完这番话之后,毛遂又伸手一指那几名被押上来的人,以及这些犯人身后的一箱竹简道:“臣既知其欲作乱,便提前动手将此逆党灭之。幸得大王洪福,司马说逆党大部均已被诛,逆党之头面人物皆已在此,箱中竹简乃此逆党之供述,请大王明查。”

    赵丹点了点头,转头看着早已经浑身瘫软的司马说一眼:“司马说,汝还有何话可说?”

    司马说面如死灰,一言不发。

    赵丹摆了摆手:“拖出去,斩了。”</>

    < ="-: r"><r>r();</r>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