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六面旗杆

    ?

    在赵丹所带来的工匠和民夫们的努力下,仅仅几天时间,一座像模像样的大营就已经矗立在了洛邑郊外。

    虽然只是一座临时大营,但是这座大营看上去仍然是法度规整,各种建筑错落有致,给人一种整齐庄严的美感。

    虽然还是战国时代,但是这时候的建筑其实已经很有特点了。

    在大营之外建有一座高台,高台之上有一大殿,殿前有六面旗杆,赵国的红旗便在中间偏右的那根旗杆上高高飘扬。

    这旗杆是赵丹特地命人所设,看上去有种后世联合国大会楼前一排排国旗的感觉。

    在军营之外,两万赵国精锐负责守卫大营的安全,所有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大营和高台。

    赵国大营位于高台东北侧。

    就在高台建起的第二日,第二名国君到了。

    来的是韩王然。

    看着高台的这六根旗杆,韩王然面露微笑,对着身边的韩国相邦冯亭道:“这位赵王,倒是常有出奇之举。来人,把寡人韩国的旗帜也挂上去!”

    冯亭看着旗杆,若有所思。

    韩国人将旗帜挂在了最右边的旗杆上,然后将大营安在了高台的西南侧。

    第三个抵达的是秦王稷。

    秦国车驾隆隆,两万老秦人精锐士兵昂首阔步,声势惊人。

    看着面前的高台旗杆,秦王稷一声冷笑,道:“来人啊,将大秦旗帜挂上,记得挂在中央!”

    秦、赵两国旗帜并列中央,赵在右,秦在左。

    秦国人将大营安在了高台西侧。

    第四个抵达的是魏王圉。

    护卫着魏王圉的是一万名魏国精锐士兵,一个个精神饱满,士气高昂。

    魏王圉久久的注视着旗杆,突然开口对着身边的段干子说道:“寡人可否取秦国旗帜而代以魏国?”

    段干子身体一颤,赔笑提醒:“大王,秦国现如今尚是霸主之国也!”

    魏王圉哼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并列位于六面旗杆中央的秦国和赵国旗帜,恨声道:“终有一日,寡人必将取而代之!”

    魏国的国旗也挂了上去,但并没有挂在赵国旁边,而是挂在了秦国的旁边。

    魏国人将大营安在了高台的东南侧,正好和秦、赵两国大营都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第五个到达的是楚王元。

    楚王元在一万名楚国士兵的护卫下抵达,但是这些士兵们看上去队列有些松散,士气似乎也并不如何高昂,就连楚王元脸上的表情也并没有多少高兴和喜悦。

    如今楚国境内糜烂的战局,实在是让人高兴不起来啊。

    楚王元眯着眼睛,打量了高台之上的旗杆半天,这才开口说道:“来人,将楚国旗帜挂上去,记得挂在赵国旗帜之旁!”

    楚国人将大营安在了高台北侧,紧靠赵国大营。

    最后一个到达的,便是最晚得到消息的齐王建。

    齐王建自信满满,带来了一万五千名齐国士兵,这些齐国士兵们个个腰身挺直,看上去颇为英武。

    到了这个时候,留给齐国的旗杆只有最后一根了,也就是最左边的旗杆。

    齐王建一看到这副情形,眼睛就马上眯了起来,脸上一丝怒色闪过。

    周朝时候便有“中国”之称,因此中央两支旗杆毫无疑问是最为尊贵的。

    除去中央之外,这个时代又以右为尊,右边总是要比左边尊贵一点。

    可是现在,留给齐国的旗杆只有最左边的,也就是所有六根旗杆之中最为差劲、地位最低的那一根旗杆!

    齐王建冷笑几声,开口说道:“哼哼,秦赵位列中央也就罢了,那楚国不过乃是寡人手下败将,韩魏两国不过是赵国鹰犬,又有何资格位列于寡人之前?来人啊,将魏国的旗帜取下,再把寡人的旗帜挂到秦国之旁!”

    齐王建一声令下,自然有齐国士卒去将魏国旗帜解下。.

    但是这座高台可是被众多大营所环绕,齐王建的这个举动立刻就被魏国大营发觉了。

    一阵马蹄声突然响起,随后一名年轻的魏国将军率领着一支魏国骑兵来到高台面前。

    “末将钟成,拜见齐王。敢问齐王,因何而解下吾魏国旗帜?”

    齐王建哈哈一笑,看着面前年轻的钟成,神态倨傲的答道:“寡人一生行事,何须向人解释!汝不要在寡人面前碍眼,且滚回去服侍汝的魏王!”

    齐王建的语气非常的不客气。

    五国伐齐的起因是齐国灭宋,而当年宋国三郡的地盘,如今可都在魏国人的手里呢!

    而且齐国的大叛徒孟尝君田文,在五国伐齐时身为魏国相邦,也是五国伐齐的组织者之一!

    有了这么一层恩怨在内,齐王建自然对魏国是一点好感都欠奉。

    齐王建话音一落,周围的齐军士兵便是哄然大笑。

    钟成一张俊脸憋得通红,他毕竟只不过是一名魏国将军,根本没有资格和齐王建这样的国君顶嘴。

    但是钟成也有办法。

    “既然齐王执意不听劝告,那么便得罪了!”

    话音一落,钟成立刻拨转马头,率领着身后骑兵朝着高台疾驰而去。

    站在齐王建身边的后胜面色一变,喝道:“快拦住这些魏国人!”

    但是等到这个时候再行动,齐国人其实已经慢了半拍。

    钟成快马奔驰来到高台之下,从身后拿出弓箭,弯弓搭弦,瞄准了那名犹如猿猴一般敏捷、正朝着旗杆顶部的魏国旗帜爬去的齐国士兵。

    “嗖!”箭矢离弦而出,随后穿透了这名马上就要解下魏国旗帜的齐国士兵后背。

    这名齐国士兵一声惨叫,直接从旗杆顶部跌落下来,重重落地。

    眼见是不活了。

    “混账东西!”齐王建勃然大怒:“不过区区一魏国小儿,竟然敢在寡人面前如此放肆?来人,将这些魏国人给寡人统统拿下了!”

    齐王建是真怒了,钟成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任何一名国君都无法忍受。

    后胜令旗一挥,钟成所率领的魏国骑兵们瞬间被团团包围。

    “将这魏国小子拿下,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后胜的命令也是杀气腾腾。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伴随着隆隆的车轮滚动声和脚步声响起。

    魏国大军犹如一条长龙般从营中开出,和齐国大军展开对峙。

    魏王圉就在魏国大军中央,面色阴沉似水,声音无比阴冷。

    “寡人倒要看看,是谁要解下寡人魏国之旗帜!”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