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秦王稷醒了(第三更)

    咸阳宫。

    或许是因为秦王稷病倒的缘故,此时此刻的咸阳宫之中显得气氛十分冷清,偌大的宫殿到处听不到一点声音,寂寥得一片死气沉沉,让人心生恐惧。

    赵柱带着几名秦国大臣在咸阳宫的长廊里急匆匆的快步而行,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

    因为就在刚才,一直被赵柱看成废物,已经砍了好几个的秦国宫医们,终于带来了一个让赵柱欣喜的消息。

    已经昏迷了将近一个月的秦王稷,竟然在刚才奇迹般的再次苏醒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的赵柱大喜过望,立刻中止了正在进行的秦国朝议,率领一般秦国重臣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此刻跟着赵柱的身边的几个人之中,吕不韦赫然在列。

    很显然,此时此刻的吕不韦已经得到了赵柱的信任,开始进入到了秦国的核心中枢之中。

    当然了,以吕不韦的资历,如今还只能够跟在众人的最后方当一个吊车尾的角色。

    众人行色匆匆,片刻之后很快就来到了秦王稷的寝殿外。

    就在众人来到寝殿大门的时候,却被守在门口外的侍卫给拦了下来。

    “大王有命,唯有太子方能进入,其余人必须在外等候。”

    一听这话,众人不约而同的都愣了一下。

    但既然是秦王稷的命令,那肯定是不可能有人违抗的。

    所以在片刻之后,赵柱走进了秦王稷的寝殿之中。

    寝殿很大,有一股非常浓重的药味,让人闻起来很不舒服。

    刚刚走进寝殿,赵柱就看到了自家的父王秦王稷坐在床榻之上,脸色十分的苍白,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虚弱。

    秦王稷很显然感受到了赵柱的到来,缓缓的抬起目光,父子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

    赵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来到了自家父亲的床榻面前,朝着秦王稷大礼参拜。

    “儿臣见过父王。父王身体无恙,是儿臣之幸,更是大秦之幸也!”

    赵柱将头趴在地上,等了片刻之后才听到一声虚弱之极的呼唤。

    “柱儿,且起来吧。”

    赵柱立刻起身来到了秦王稷的床榻之前,关心的打量着自己的父亲。

    这一打量,赵柱的心中就不由得微微一跳。

    虽然仅仅过去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是眼前的秦王稷和之前相比,苍老了至少十岁以上。

    之前的秦王稷虽然满头白发,但是龙行虎步精神健旺,给人一种老当益壮生机勃勃的感觉。

    但现在这些都从秦王稷的身上消失了,如今的秦王稷已经变成了一名垂垂老矣的老人,任何人看到他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生命的光芒正在悄悄的离他而去。

    这种感觉让赵柱一下子就红了眼眶,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哽咽:“父王、父王受累了。”

    看着一脸悲伤的赵柱,秦王稷一张老脸上微微的露出了笑容,嘴角轻轻地颤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秦王稷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喉咙之中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昏天暗地,一时间完全喘不过气来。

    秦王起的这个表现让身边的几名宮医们一阵手忙脚乱,又是捏肩又是捶背,足足用了好一会的时间才总算是让秦王稷重新恢复过来,停止了咳嗽。

    正是由于这一片混乱,所以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一名老太监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出现在了宫殿之中。

    好一会之后,终于恢复过来的秦王稷十分勉强的张开嘴巴说了一句话。

    “除柱儿外,都出去。”

    毫无疑问,秦王稷的话就是最高旨意。因此很快的,整座大殿之中就只剩下了秦王稷和赵柱父子两人。

    但奇怪的是,老太监却仍旧静静的站在宫殿的角落,看上去并没有任何想要离开的意图。

    赵柱显然注意到了这个老太监的存在,在发现这个老太监竟敢不听自家父皇的话之后赵柱立刻就恼火了,对着这名老太监喝道:“还不速速滚出去?”

    赵柱的喝斥让秦王稷注意到了这名老太监的存在,秦王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让他留下。”

    既然秦王稷已经开口,赵柱也不会再多说些什么,只是有些疑惑的看了这名老太监一眼,然后坐在了秦王稷的面前。

    不知为何,赵柱的心中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今天父王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特别的温和。

    这种眼神并不像是寻常那种君王看待臣子的神色,而更像是一个父亲看待自己儿子的神情。

    说实话,这种神情自从赵柱长大成人之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秦王稷的脸上看到过了。

    就在赵柱胡思乱想的时候,秦王稷突然又一次的咳嗽了起来,而且这一次他的身体颤抖得更加的严重了。

    赵柱这一吓非同小可正准备高声呼喊,刚刚退出宫殿之外的医生,但是却发现秦王稷对着自己轻轻摆手,显然并不希望那些医生进来。

    赵柱倒是有心想要帮秦王稷顺顺气,但是这位安国君大半辈子都是被人伺候的,又哪里会伺候人了?

    一时间搞得手忙脚乱。

    就在这个时候,老太监无声无息的出现了。

    “安国君,臣可代劳。”

    赵柱如逢救星,立刻让开。

    果然在老太监的一番揉捏拍打之后,秦王稷又一次的顺过了气来。

    看着秦王稷这痛苦的神情,赵柱犹豫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父王既然刚刚苏醒,不如先休息几日,然后儿臣再来拜见。”

    出乎意料的是,秦王稷居然拒绝了赵柱的提议,反而开口缓缓说道:“寡人已经昏迷多久了?”

    赵柱不敢怠慢,回答道:“回父王……父王昏迷已经将近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秦王稷楞了一下,脸上颇为惊讶,显然并没有想到这个答案。

    过了一会,秦王稷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寡人居然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活着,看来……还真是侥幸。”

    赵柱急忙说道:“父王有太一神忽悠,又怎会如此轻易舍弃儿臣和大秦子民离去?”

    秦王稷微微摇了摇头,缓缓的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对着赵柱说道:“寡人昏迷的这些天,发生了哪些事情?”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