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面见魏王圉(为超超大红点打赏加更,第五更)

    赵丹就是在这种可喜的氛围之中来到高唐城。

    随同赵丹到来的,还有整整三万赵国大军。

    在抵达的当天,三万大军陪同着赵丹举行了一次声势浩大的进城仪式。

    当五百名威风凛凛,在太阳的照耀下犹如沐浴着金光一般的具装甲骑兵作为全军先锋昂然进城的时候,立刻就给所有见到这一幕的高唐城民众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俗话说得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在数以万计的高唐城民众亲眼目睹了具装甲骑兵以及赵国士兵们是如何的兵甲锋利精神抖擞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之后,高唐城民众心中对于赵国的评价顿时就高了一个等级。

    看着街边那一双双带着无比崇拜眼神的目光,赵丹心里同样也是颇为舒坦。

    民心这个东西,其实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在这个时代,人们最相信的就是强者。而这个时代的最强者,一定是拥有着最强大军队的那个国家。

    如今,这支最强大的军队来到了高唐城之中。

    赵国,就是那个最强大的国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高唐城之中的民众终于开始对赵国官府和官员的统治管理表现出了服从的态度,赵国对高唐城的掌握也随之开始加快了。

    在赵丹抵达高唐城后的第二天,魏王圉、齐王建、韩王然以及燕国相邦乐间纷纷抵达。

    其他人倒也没什么,就是齐王建在看见那高大巍峨的高唐城墙之时,神情颇为复杂,心情更是五味杂陈。

    这可是齐国的五都之一啊,而且还位于土地肥沃地理位置重要的河间地,对于齐国来说战略意义十分重要,绝对不是一座能够随意丢弃的城市。

    高唐城当年曾经在齐王建父亲齐襄王手中失而复得,但如今却又要在齐王建的手中失去。

    而且这一失去,就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度归来了。

    不知为何,当齐王建遥遥看向高唐城之时,这位齐国的国君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非常丧气的想法。

    或许高唐城再也不会属于齐国了。

    已经从邯郸提前赶来会合的齐国相邦后胜知道齐王建心情不好,于是便赔笑道:“大王,那赵王已经安排好了驿馆,大王一路奔波想必也已经是颇为劳累,不如便早些进城歇息罢。”

    齐王建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看了后胜一眼,冷冷的说道:“寡人累了,今天便不进城了。”

    说着,齐王建挥了挥手,好像赶苍蝇一样把后胜赶下了马车。

    后胜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懊恼不已的走下马车,对着一旁围上来正准备献殷勤的其余齐国大臣将军们喝道:“都没听到大王的话吗?速速去扎营!连扎营这种事情都干不好,要汝等又有何用?”

    在后胜的骂骂咧咧之中,一座营地便在高唐城外很快建起来了。

    只不过比起那高大无比的高唐城,这座建在城外的齐国营地对比之下,却又显得十分的简陋、渺小且凄凉了。

    一城一营,和如今赵齐两国之间的境遇何其相似!

    对于齐王建的悲凉和悲痛,赵丹自然也是知道的。

    但是鉴于双方之间的敌对立场,想要赵丹对齐王建升起什么同情心,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赵丹在这个时候,其实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忙。

    那就是和魏王圉的会面。

    一次宴会。

    这其实是一次非常特殊的宴会,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城中其实还有韩王然和燕国相邦乐间两位堪称国家首脑的重要人物,但是赵丹却只单单邀请了魏王圉。

    没有舞姬,也没有音乐,两位国君相对而坐,美酒佳肴摆满桌案,看上去就好像两名多年未见的好友正在一起饮酒叙旧。

    说起来这两位国君的确也算是故人了,可他们所讨论的事情和饮酒叙旧却扯不上一毛钱关系。

    首先开口说正事的是魏王圉。

    “赵王,汝究竟要如何才肯撤出对东阿城的包围?”

    表面上问的是东阿城的数万魏军士兵,但实际上双方都很清楚,这里所真正讨论的是停战条件。

    不达成停战议和的条约,东阿城之中的那些魏军士兵怎么可能出得来?

    赵丹笑了笑,对着魏王圉说道:“寡人要乘丘和亢父。还有,朝歌要割让给韩国。”

    “什么?”魏王圉立刻就瞪大了眼睛,怒道:“赵王,汝不要太过分了!”

    乘丘、亢父,都是魏国的土地,这两座城位于济水、大野泽以东,深沟以北,乃是一片平坦、肥沃的平原地区。

    这里和赵国济水以西的阳晋隔河相望,又与齐国平陆、楚国曲阜接壤,地理位置是非常重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赵国真的获得了这块土地的话,那么赵国和楚国的领土就达成了接壤,而原本接壤的魏国和齐国则会被赵国给分割开来。

    但魏王圉之所以如此光火,真正的原因其实还不在这里。

    不就是割地吗?说实话,魏王圉之前也不是没有朝秦国割地赔款过,虽然难以接受,但毕竟忍个几天心里的憋屈也就散了。

    真正的原因其实在于,乘丘、亢父这一块地方,距离魏国现在的都城陶邑是在是太近了!

    如果赵**队在这里集结,那么只需要渡过深沟,然后急行军一天就能够抵达陶邑城下,完成对陶邑的包围。

    对于魏国来说,这威胁也太大了,简直就好像一把刀子放在了陶邑的脖子面前,而且还是常驻的刀子。

    所以即便魏王圉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向赵丹让步的准备,这时候也忍不住想要和赵丹争论一番。

    虽然魏王圉的语气听起来很冲,但是赵丹却并没有多少的怒气,而是笑眯眯的对着魏王圉说道:“魏王啊魏王,汝这样的选择,可是相当不明智啊。”

    魏王圉冷着脸,道:“寡人不明白赵王说的什么意思。”

    赵丹哈哈大笑,道:“魏王,寡人的意思其实很简单,东阿城距离陶邑,难道真的很远吗?”

    赵丹这句话一说出来,魏王圉顿时脸色大变。

    说起来,东阿城距离陶邑——还真不远。

    也就那么几百里的路程。

    只要赵丹一声令下,那么最多七天时间,二十万赵国大军就会出现在陶邑城下。

    赵丹的话还在继续:“如果寡人没有记错的话,陶邑城……似乎离济水也很近哪!这要是离河水太近,其实也不太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一波大水给淹没了!唉,魏王汝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魏王圉如遭重击,整个人的脸色突然变得一片惨白。笔趣库 www.biqiku.com